图片 13

单老爷子,再失大师

原标题:单老爷子,走好!

单田芳去世享年84岁 “评书四大家”再损大师

9月11日下午3点30分,著名评书艺术家单田芳因病在中日友好医院去世,享年84岁。

图片 1

一代大侠的故事就此落幕。

昨天15点30分,著名评书艺术家单田芳因病在中日友好医院去世,享年84岁。在曲艺界,袁阔成和刘兰芳、单田芳、田连元并称为“评书四大家”。如今四大家中已经有两位离开了我们。单田芳代表作包括《三侠五义》《白眉大侠》《隋唐演义》等。单田芳生前也曾尝试多种艺术形式的演出,他曾和马三立之子马志明、京剧余派传人“小冬皇”王珮瑜联袂演出过“墨壳原态”贺岁舞台剧《乌盆记》,跨界搭档登上不同的舞台。

图片 2

出身曲艺世家24岁正式登台

单田芳原名单传忠,从1954年走上评书舞台至今,已经创作了包含《林海雪原》《新英雄儿女传》等超过100部评述作品。

徐德亮在回忆单田芳时说:“我当时在电台说评书《济公传》的时候,曾经托认识的朋友带我去他老人家家里拜访,评书有的时候就怕说错,我小时候背的书也不多,那次我上他家去也没带点礼物,其实我可以说是听单田芳说书长大的。拜访的当天,他就坐在沙发上,给我说了一段赵云,很精彩。我记得他当时强调,什么年代说什么书,这点特别点醒我。而且说书需要解扣子,单田芳当年是在园子里说书,这和他后来在电台说书不太一样,我当时就问他电台里每隔20多分钟都有一个扣子,该怎么弄。他说有时候没扣子也能说得精彩,看看人家电视剧,有时候没悬念也照样能吸引观众,我很受启发。我也看过他的自传《言归正传》,写得特别好,文章的风格和他说书一样,还有好多丰富的历史知识。”

他在说评书的技巧上也有着自己长处,幽默风趣的同时引人入胜。

单田芳1934年出生于营口市的一个曲艺世家,外祖父王福义是闯关东进沈阳最早的竹板书老艺人,母亲王香桂是上世纪三四十年代著名的西河大鼓演员,人称“白丫头”,父亲单永魁是弦师,大伯单永生和三叔单永槐分别是西河大鼓和评书演员。1953年单田芳高中毕业后,考入东北大学,但因病退学,拜李庆海为师,正式说书。1955年参加鞍山市曲艺团,24岁正式登台,上世纪六十年代即在鞍山成名。1955—1956年间,他先后说过传统评书《三国》和《隋唐》等十多部,以及新编评书《林海雪原》《平原枪声》等。“文革”期间因下放而离开舞台。

有武侠的、战争的、历史的……风格多变,总有人模仿,从未被超越。

《天京血泪》听众多达6亿

在民间甚至有着“凡有井水处,皆听单田芳”的说法,“单田芳评书”已经成为中国传统文化的一个重要符号。

1979年5月1日,单田芳重返书坛,在鞍山人民广播电台播出了第一部评书《隋唐演义》,此后与其合作十余载,先后录制播出了39部评书,风行全国大江南北几十家广播电台。其中《天京血泪》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播出,听众多达6亿。

20岁拿起惊堂木

自1981年以来,他先后出版了近40部评书,是全国出版评书最多的评书演员。《大明英烈》入选《中国十大传统评书经典》丛书。1995年,单田芳成立了北京单田芳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自任董事长,并为中国曲协会员,中国通俗小说研究会会员。

一说就是六十多年

2000年,单田芳出版了《单田芳评书全集》。《中国武侠小说史》一书将其列为大陆的武侠小说作家之一。评书《白眉大侠》和《宏碧缘》被拍成电视连续剧播出。此外,他录制了《薛家将》等多部电视评书并自编自演了《龙虎风云会》等广播评书。2007年,单田芳宣布收山,《老店风云》是他的收山之作。但是在2010年,75岁的单田芳重新出山,录制现代电视立体评书《羊神》。2011年,出版自传《言归正传:单田芳说单田芳》。2012年,在第七届中国牡丹奖颁奖典礼上获得终身成就奖。

单田芳,1934年出生于营口市的一个曲艺世家,外祖父王福义是闯关东进沈阳最早的竹板书老艺人,母亲王香桂是三四十年代著名的西河大鼓演员,人称“白丫头”,父亲单永魁是弦师,大伯单永生和三叔单永槐分别是西河大鼓和评书演员。

北京晨报综合报道

1953年单田芳高中毕业后,考入东北大学,但因病退学,拜李庆海为师,正式说书。1955年参加鞍山市曲艺团,二十四岁正式登台,六十年代即在鞍山成名。1955—1956年间,他先后说过传统评书《三国》和《隋唐》等十多部,以及新编评书《林海雪原》、《平原枪声》等。

记者 和璐璐

1979年5月1日,单田芳重返书坛,在鞍山人民广播电台播出了第一部评书《隋唐演义》(《瓦岗英雄》),此后与其合作十余载,先后录制播出了三十九部评书,风行全国大江南北几十家广播电台。其中《天京血泪》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播出,听众多达六亿。

自1981年以来,他先后出版了近四十部评书,是全国出版评书最多的评书演员。《大明英烈》入选《中国十大传统评书经典》丛书。1995年,单田芳成立了北京单田芳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自任董事长,并为中国曲协会员,中国通俗小说研究会会员。

图片 3

图为2015年7月24日,辽宁鞍山的单田芳茶楼正式运行,此地也成为以茶会友的评书基地。

2000年群众出版社出版了《单田芳评书全集》。《中国武侠小说史》一书将其列为大陆的武侠小说作家之一。评书《白眉大侠》和《宏碧缘》被拍成电视连续剧播出。此外,他录制了《薛家将》等多部电视评书并自编自演了《龙虎风云会》(正续)等广播评书。

2007年1月26日,单田芳宣布收山,《老店风云》是他的收山之作。2010年7月,75岁的单田芳又选出重新出山,录制的现代电视立体评书《羊神》。2011年,出版自传《言归正传:单田芳说单田芳》。2012年,在第七届中国牡丹奖颁奖典礼上获得终身成就奖。

英雄豪杰、才子佳人,他一说就是六十多年。

三次演出经历,让他终生难忘

作为享誉大江南北的艺术家,单先生经历的演出不计其数。但至今为止,有三次难忘的演出仍然让他记忆犹新。

第一次就是1956年首次登台。那天演出结束后,他挣了4块2毛5分钱。

在当时来说,这笔钱的价值可非同一般。他给家里人买了一斤猪肉、十个鸡蛋、自己还买了一包烟,还剩下三块来钱。

图片 4

第二次1979年5月1日,他重返舞台。

“那天下着小雨,许多亲戚朋友陪我去剧场。当时我心里很忐忑,十年没登台还有人听我说书吗?结果,一进剧场,全场观众都站了起来,掌声雷动。书还没说,我自己先泪流满面。”

第三次是在鞍山体育场讲《隋唐演义》。

讲到秦琼扔暗器时,单先生“噗”的一声,“一道白光”把假牙给吐出去了。当时全场“爆棚”,观众赶紧把牙给他捡回来,拿水冲冲又戴上继续说。

正在这个时候却下起大雨,可所有听众没有退场的,就这么冒着雨听他一直讲完。

“讲评书能讲到这个份儿上,我这行是干对了!”单先生感慨地说。

图片 5

单田芳曾说:

style=”font-size: 16px;”>“一辈子想来,人间的苦,大部分我几乎都受过,什么脏活累活我都干过。回过头来,我觉得挺光荣、挺自豪,就因为我受过那么多苦,我从那里头锻炼过来的,我不娇气。别看我到了晚年了,我经常跟我女儿讲,我说我现在什么苦都能吃,假如说我现在的一切条件都不复存在了,我也没有名了,又是重蹈覆辙……再苦我也不怕。经过这么多年的磨练,我自己觉得已经锻炼得非常坚强了。我现在年近八旬,还不服老,觉得我的这个劲还有的是,要继续趁热打铁,更上一层楼,在晚年再多做点贡献。”

大师已逝绝活将陨?

他曾说:评书后继有人!

有评论家认为,单田芳这代人后就没有评书代表人物了。

对此,单田芳曾表示:“我觉得没那么严重,现在有一批中年人、年轻人都不错,完全能接任。
”可大家知道的评书表演艺术家除了单田芳,只有刘兰芳、田连元等几个人。

听了记者这话,单田芳幽默地说:“因为我们经常上电视,经常出现在镜头前,大家就认为只有我们几个,实质上我们后面有不少人。

对于记者在问题中提到,曲艺界涌现了不少年轻的评书演员,如王玥波等,他们的评书内容可能相较于传统评书更加现代。

对此,单田芳曾说:

“时代不一样了,不管是评书还是相声,都涌现了很多年轻艺术家。我听了一些年轻人的书,觉得很好,他们很有作为,能把老书新说,加进去很多过去没有的比如‘给力’这样的新词儿,观众反响也很好。我不反对这种变化,我自己也很感兴趣。评书这门艺术也需要不断改革,不断创新,符合时代的要求,跟上观众的心理。”

听闻单田芳去世的消息

众多网友也纷纷记起了这个

曾经陪伴了多少人过去时光的声音

图片 6

图片 7

图片 8

图片 9

图片 10

图片 11

图片 12

图片 13

综合 | 中国新闻社 北京青年报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