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53

是关于贰个恶魔,遗传厄运与忠实的妖怪召唤

图片 1

教宗方济各也曾在弥撒中说:这个世代还有许多其他世代,都认为恶魔是个神话,是个捏造人物,是邪恶的体现,但恶魔真的存在,我们必须对抗它。

那么派蒙到底是什么呢?

他把自己召唤的咒文都写下来,称作《所罗门之钥》;然后又用里面的咒文召唤了72名大恶魔来签订契约、为己所用。

图片 2

巴尔是传说中统帅地狱恶灵66军团的地狱之王,相传相貌丑陋,声音沙哑,而且常以猫、青蛙、人形或是三者混合出现。

图片 3

这是一场著名的、被官方教廷记录在案的驱魔仪式,有超过上万的民众观看了驱魔,而它的主角,就是恶魔别西卜,也就是72柱魔神之首巴尔。

《遗传厄运》前一个多小时讲的是一个美国中产家庭那些平淡琐碎的日常生活。如果你没有足够的耐心,甚至会徐徐睡去。

©[遗传厄运]最后的仪式

实不相瞒,我觉得遗传厄运是今年最恐怖的电影。之前我看了不少人吹这片儿多么玄虚,评价多么高。但我一贯相信,眼见为实。在看完这部片之后,我有强烈的不适感。它的确是这些年来很难忘的一部恐怖电影,所以我要和大家仔细说道说道。

©[驱魔人],驱魔时场景

图片 4

图片 5

尽管目所能见的血案已经这么多了,但是愚蠢和贪婪的人总是心存侥幸,即使是现在,在互联网上搜索,还是有大量的人在玩弄召唤恶魔的实验,把玩火自焚当娱乐。

可以说,恐怖片中出现的大部分恶魔形象,都能回归到72柱魔神中来找原型。

图片 6

总的来说,西方文化里的恶魔概念跟他们的基督教信仰总是密切相连的。

图片 7

双亲与兄妹四口,一家人是貌合神离的,人与人间的微妙距离,是迎合,是冷淡,是狂躁,是漠不关心,又是相互试探。

图片 8

更何况,在这家人身后,还有一个从未出场又无处不在的老太太,她是女儿口中爱恨交织的人,也是引魔鬼入门的人。

同样是90年代,墨西哥曾经发生“马塔莫罗斯活人祭祀”事件(Matamoros
human sacrifice
cult)。撒旦信徒们绑架活人,将其炖煮后吃掉,认为这样将会获得魔神的力量。如果受害者临死前没有尖叫求饶的话,就不符合祭祀要求,那么需要换一个祭品替代。当警方破获这个案件时,在现场发现了整整27具尸体,当时在全球范围内引起了恐慌。

图片 9

Goetia ,Aleister Crowley

也是从这时,一种现代性的驱魔概念开始深入人心。

△其实到今天,还有很多人笃信黑魔法。有大量新闻就揭露过如今仍有不少相信黑魔法的人,就像电影里的派蒙教众,采用活物祭祀,请魔鬼现世。

这也成了电影[心中的恶魔]剧本的灵感来源。


**
电影里的派蒙是很丑的,和真实的记载不符合**

图片 10

图片 11

的确,被附身者的表现和动作,其实常常和精神分析角度的多重人格、精神分裂、或是癔症很相像。

  • SPOILERS ,Kati

文章首发于微信公众号「破词儿」

图片 12

1566年1月,一个名叫妮可的16岁女孩被带到了法国拉恩大教堂。

但是在前一个小时如一潭死水的剧情里,却给人很强的压抑感。为什么?第一,导演在处理这些平淡剧情时用了一种非常压抑的色调。整个偏青灰色。音效沉闷。而且在处理节奏上,总是出现戛然截止的状态。让观众觉得这事不简单。

图片 13

第二,在这种平淡叙事中,出现了很多诡异的细节。比如葬礼上有人怪笑。

如果医生解决不了,才是他们出手的时候了。

其中一个撒旦教会女教徒说的话,令我印象深刻,就和《遗传厄运》里这家人的命运一样。她坦白曾经将自己的5个孩子用于献祭。她认为,“死亡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来自死亡的全部力量”。

©[遗传厄运],一家人召唤死去的女儿,却浑然不知召唤来的是恶魔

世界上最邪恶的男人:克劳利
,霍启明

©[仪式]里的马身恶魔萨米基纳

图片 14

[遗传厄运]里,可以看到奉拜派蒙神的这家人艺术修养都很高,老祖母织的地毯、母亲做的玩具屋展品、小女儿的绘画…等等,都成了一种暗示。

这个片的邪气绝不仅仅来自于画面冲击。那种邪气很有渊源和出处。怎么讲?电影里面一些黑魔法和召唤恶魔的仪式是经过精心考据的。

图片 15

参 考 资 料:

配合着圣水、十字架和圣饼,驱魔牧师们口念祷文,为女孩完成了一场驱魔仪式。

图片 16

[仪式]里,作为初接触驱魔课程的神学院学生,男主即便第一次亲眼得见女孩在十字架面前的诡异动作和怒吼,他也相信那是个可怜的病人。

图片 17

即便目前科学界对驱魔仪式仍嗤之以鼻,颇有微词,但梵蒂冈仍然低调地承认和保留着驱魔仪式。

图片 18

就像[心中的恶魔]里,那个被恶魔附身的女人,如果被精神分析师诊断,结果就是体内有七重人格。

图片 19

就像恶魔的72柱魔神体系里,巴尔、派蒙等等很多恶魔的文化来源,都是其他文化的异教神。

说到这个,咱们要先介绍来自上世纪最臭名昭著的魔法师阿莱斯特·克劳利(Aleister
Crowley)。此人修为很高,性情怪异。
曾在《法之书》中宣称,他就是启示录所言之兽,记号就是666,
具体不展开讲了。(我们之前有详细文章,关注我们公众号,后台回复:**大师1大师2**,观看克劳利的生平。)

永井豪的《恶魔人》,其中和主角不动明合体的反派恶魔,则是排名第7位的魔神阿蒙(Amon)。

图片 20

其实,他也是掌管艺术灵感的恶魔,在科学、艺术、秘法等方面都造诣极深,而且能把这些知识在一瞬间授予人类。

事实上恶魔学,一直是西方文化在暗中流传的一个学问。正如风水、命理一直在中国文明里传承和被人研究一样。这些学问和知识,只能藏在暗处,不能露在明面。所以,即使在基督教会极端严苛的中世纪,不少术士还是在黑暗中疯狂地研究恶魔,并给他们绘制画像。所以派蒙就是其中重要的一个。

图片 21

这一切都让人感觉到这个平庸家庭背后,藏着一个什么秘密。果然,影片从得哮喘病的小女儿,脑袋被电线杆撞飞的那一刻一下子变了节奏。他们的生活开始急转直下。老妈发疯,儿子变得抑郁。悲伤的母亲在陌生大妈的引导下,为死去的女儿做招魂仪式。

图片 22

他们家房子是典型的美国二层小楼,旁边有一个树屋。平常的生活就是上学,上班。毫不起眼,极端普通。

在《圣经》里一写,他反而成了能够和撒旦本人匹敌的地狱之王和大魔神。

美国田纳西州的一个屠夫黑尔(Gregory S.
Hale)也是撒旦教徒
,他将女邻居的头部和四肢分肢,藏在不同的胶桶里,并吃下部分人肉。他曾在屠宰场工作,用动物尸体举行撒旦仪式上传到Facebook,于是被解雇。

将孙子的身体献祭给恶魔之王,那个叫派蒙神的魔王隐忍数年,终于在电影结尾入主这个身体和家庭。

根据《所罗门的钥匙》记载,派蒙女面男身,身骑骆驼,声音沙哑洪亮。头戴一顶金光灿烂的王冠。派蒙伟大的国王,是路西法最忠诚的奉献者之一,是艺术和科学的大师。如果你召唤他,能够在一瞬间艺术灵感、才华、智慧。

因为,电影前一多半,都在让你感同身受,家庭就是这么恐怖:

图片 23

在安东尼·霍普金斯出演驱魔神父的电影[仪式]中,附身的恶魔便是大名鼎鼎的巴尔。


**
Aleister
Crowley**

这个家,所谓的家,也就真的分崩离析了。

图片 24

©[仪式]中,巴尔附身

Making Sense of the Terrifying
‘Hereditary’ Ending ,Chris
Evangelista

传说,《圣经》中古犹太王国伟大的贤王所罗门,不仅有着超人的智慧和治国功业,而且还是一名优秀的恶魔召唤师。

图片 25

当然,还有在[遗传厄运]中现身,72柱魔神中排名第9位的「女脸男身」恶魔派蒙(Paimon)。

The Real Occult connections in Hereditary

巴尔在犹太教的记载中,被描述为给人带来疾病和灾害的苍蝇王(Lord of the
Flies),他的名字,变成了恶魔别西卜(Beelzebub)。

克劳利校对过一遍《所罗门的钥匙》,将里面辨认不清的古文字(希伯来语),年久失传的古阵法,甚至是术士为了藏私画出的伪符,辨别清楚,然后集结成册。

父亲大多时候是隐身的,母亲是冷漠又分裂的,她好像是个好妈妈,但又会在梦游中往孩子身上涂满了燃料待燃。

流传至今的《所罗门的钥匙》,关于派蒙的祭祀,书中含糊其辞,只提到召唤派蒙需要某些献祭。

©49年,一场轰动的驱魔真事,也是[驱魔人]的原型

派蒙(Paimon)是西方神秘文化中的一个重要魔王,来头很大。在《万魔殿》(seudomonarchia
Daemonum)、《地狱辞典》、阿布拉姆林之书( The Book of
Abramelin)、《所罗门的钥匙》等古典神秘学著作中,都专门介绍过派蒙。

耶稣问其名后,用神力将其赶到了猪群的身上,才解救了百姓,后来,耶稣的门徒们也在授权下驱过魔。

图片 26

一个名叫山德森的医生,在将一个多重人格患者催眠后,唤醒了他的另外一个人格,在友善聊过后,得知那是一个灵体。

图片 27

©[心中的恶魔]和[仪式]都有关于驱魔培训课程的内容

原标题:遗传厄运与真实的魔鬼召唤

图片 28


**
《所罗门的小钥匙》中,对于派蒙的详细描述**

其中就有派蒙,他戴着镶有宝石的王冠,身骑一匹单峰骆驼,行走在茫茫天地间。


**
《地狱辞典》中的派蒙形象**

驱魔,也从以前兼有宗教仪式到而今越来越职业化,06年,梵蒂冈甚至举办了一届驱魔培训班。

图片 29

当然,也有精神分析师从恶魔附身的角度做过治疗的尝试。

从剧情介绍来看,前一个多小时的剧情就像是《海边的曼彻斯特》,一种颓丧的,毫无波澜的普通人生活。

山德森医生用心理治疗的方法,最终将其驱离了人体,然后患者的症状也就好了。

这些召唤魔鬼者有有可能是穷人,也有可是衣着光鲜的富人,却由于内心无法抑制的贪欲,用邪门歪道来挤进越发狭窄的上升通道。

©[招魂2]中修女是恶魔华劣克

但更加恐怖的是,派蒙并不是书上的一张画像那么简单。

《华盛顿邮报》对驱魔过程进行了详细报道,引起了人们对这一事件的广泛兴趣和讨论。

此话怎讲?这一家人一直是恶魔的祭品,导演就是像凌迟一样展示他们一家子是怎样一步步走向灭亡的。更为关键的是,恶魔派蒙并不是导演编造的,这是真实的典故。

于是,这时候,基督徒就被赋予了一项驱魔医人、引人走上正道的责任。

图片 30

美国探索频道的一套纪录片中提到过一个案例:


**
黑尔曾上传过自己手持大片儿刀的照片,**

图片 31

活人献祭甚至在一些地方逐渐发展成为了一桩生意。在非洲马拉维出现过一系列谋杀案,死的有成人,也有儿童。凶手是研究黑魔法的巫师。使用人体器官来给富人制作护身符,或者为生意人招财。

当时,还在上大学的著名作家威廉·彼得·布拉蒂,在20年过后,以此为蓝本,写下了一本伟大的驱魔题材小说。

19世纪的画家路易斯•布列塔尼根据《所罗门的钥匙》里的描述画出魔神派蒙画像。而电影里同样出现了这张派蒙画像。

派蒙的名字来自公元两千多年前,古老的美索不达米亚语种,含义是“滴答”、“叮咚”的声音,就像是片子中小女孩一直在发出的弹舌音。

神话传说里第一个召唤派蒙的人是所罗门王,他是圣经旧约里记载的犹太王。所罗门王将自己的灵魂献祭,来换取召唤七十二魔神的能力。于是后世传下来一本召唤书叫做《所罗门的钥匙》。书里记载了如何召唤邪灵,比如准备仪式、法器符咒、祈祷时间。一直到至今,仍有人去效仿。

事实上,现在很多教会的驱魔师也不愿意直接给人驱魔,他们常常会鼓励人们先去看精神科医生。

图片 32

他们由神转为恶魔的过程,伴随的是基督教统治西方文明的过程。

图片 33

电影前半段,让你以为这是一部家庭恐怖片;到了后半小时,画风一转,其实,这是一部可以类比[驱魔人]、[罗斯玛丽的婴儿]的恶魔片。

图片 34

图片 35

1909年,克劳利曾在一座高山山顶,举行性仪式来召唤远古恶魔,并用鲜血献祭。据克劳利在书中记载,这次召唤是他魔法生涯的分水岭。有说法是克劳利当时已经得到了恶魔给予的智慧。

图片 36

这个家庭是美国典型的辛普森式家庭。一个从性格到外表都极其平庸的老爸,一个有点神经质的艺术家老妈。两个还在青春期的孩子。

图片 37

盯久了他的照片我有想吐的感觉,你呢?

是当时那些研究占星术、炼金术及卡巴拉的民间神秘学爱好者,假托所罗门王之名,创立了这一体系。

《西方神秘学指津》
,乌特·哈内赫拉夫

“邪恶的灵魂,神的死敌,抬头看这神圣的十字架,奉主及救世主耶稣基督之名,我命令你,离开这可怜人的身体,永不复返。”

图片 38

比如《马可福音》第5章开篇说,耶稣在行过加拉大地区时候,发现了被恶魔附身的民众。


**
《魔鬼圣婴》**

图片 39

比如母亲经常梦到的诡异梦境。

结果,后来巴比伦入侵,不小心将封印恶魔的瓶子打开,72魔神才来到世间。

《遗传厄运》是导演阿里·艾斯特的处女作,在此之前他仅有一些执导短片的经验。艾斯特从小就爱研究神秘学有关的书籍。我印象最深的是他在采访时聊起结局,对邪教献身的这家人有一种宿命论的态度。一言以蔽之,非死不可。

在此之前,女孩已经连续数周举止怪异、严重抽搐,嘴里还说着无人能懂的语言。

图片 40

1825年,法国神秘学家在一部魔鬼作品集《Dictionnaire
Infernal》里,描绘了各种各样的恶魔形象。

极度惊吓之下,儿子来到树屋,发现很多赤身裸体的邪教徒密密麻麻地跪拜在一起,吟唱着一个名为派蒙的恶魔,这个祭坛里有一个戴着皇冠的妹妹断头。奶奶和妈妈的无头尸体也以颂扬的方式在查理面前跪下。告诉他,他就是派蒙。原来他们家所有的死亡和厄运,全都是一场人为预谋的献祭。目的是召唤地狱恶魔派蒙,附身到这个男孩身上,到此为止,全片结束。

图片 41

基本所有人看完电影之后不明觉厉,一头雾水。但又觉得邪气逼人。观众对这种沉闷一个半小时,却在最后半小时开始血腥疯狂的剧情感到极度不适。但又感觉说不出什么门道。对此,我进行了深入的研究。发觉这部电影要比你表面所看到的更加邪性。

在72柱魔神中,其实派蒙神的名气不大,要数最具名气的,还是排名首位的巴尔。


**
所罗门的钥匙,Clavis
Salomonis,英语:Key of
Solomon,现在神秘学的普遍说法是《所罗门的钥匙》是文艺复兴前期欧洲术士假托所罗门王之名写的,成书于于14或15世纪。当时的教皇保罗四世(Pius
PP.
IV)曾钦定此书为邪书,下令全部焚烧。但就像文革时期的地下禁书一样,再严厉的查封手段,也不不会阻止地下传播的,而且会越传版本越多。**

被称为“所罗门之英灵”的这72名恶魔,有着一个更为著名的名字:所罗门王72柱魔神。


**
这个类似人大校徽的图案在电影里无处不在**

在基督教的观念里,灵界是真实存在的,既然有上帝存在,那就有恶魔。

责任编辑:

小男孩名叫约翰·霍夫曼,在姑妈死后出现了类似附魔的症状,于是,请来了地区主教,进行了一场长达一个月的驱魔拉锯战。

1991年,澳洲墨尔本曾有过一例撒旦教杀食儿童的大型案件,家长声称,他们的孩子被骗到镇上的撒旦教会,并被强迫吃人肉。有的孩子被强迫和成人发生关系。

© 本文版权归作者  破词儿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图片 42

©恶魔派蒙(Paimon)形象


**
《所罗门的钥匙》所记载的阵术符号**

图片 43

Dictionnaire Infernal ,Jacques Auguste Simon Collin de
Plancy

作者/卷卷毛

图片 44

©耶稣为民众驱魔治病

图片 45

除了巴尔,[仪式]里现身的,还有排名第4位的马身恶魔萨米基纳,他精通回魂、降灵术,当召唤者希望他以人形显身时,他也会变成人形。

图片 46

他戴着镶有宝石的王冠,身骑一匹单峰骆驼,行走在茫茫天地间。

尤其是不可知论者,无神论者或虚无主义者的人,他们的脆弱的理性是很容易被世界和人类的黑暗面所击败的。在虚无中,恐惧的人们会产生疯狂的结论:上帝也许不会降临,但是魔鬼一直在游荡。

而人这种由神赋予自由意志的造物,常常偏离神的道路,而堕入撒旦引导的邪恶道路。

比如女儿喜欢剪小鸟脑袋。

位列首位的“苍蝇王”巴尔(Baal)、三头恶魔阿加雷斯(Agares)、能望见过去未来的魔神瓦沙克(Vassago)、马身恶魔萨米基纳(Samigina)…

图片 47

©[遗传厄运]里,母亲做的玩具屋

图片 48

©一生驱魔无数的安莫斯神父,会鼓励人们先去看医生,确认真的被恶魔附身再接受驱魔


**
克劳利自称在召唤中见过派蒙,这是他画的和派蒙相遇的自画像**

从过去到而今超过500多年,梵蒂冈天主教教廷每年都要进行上千起驱魔仪式,为那些身体与灵魂都被占领的人而战。

这时一家人的厄运真正开始了。魔鬼来到他们家门口。整个的影片节奏进入疯狂状态。在短短的半小时之内,阁楼出现了祖母的无头尸首;父亲被火烧死;母亲发疯,自己把自己脑袋割了下来;全家只剩下大儿子幸存着。

可见,72柱魔神形象大多都有原型,而且由异教神成恶魔的这一转变,都少不了《圣经》的大笔书写。

图片 49

图片 50

图片 51

在《圣经》中,本就有详细记录耶稣基督在人世间30余年中多次驱魔治病的经历。

图片 52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遗传厄运]是今年最出色的恐怖片。

图片 53

还有在[招魂2]中出现的、吓瘫一众人马的修女,其原型是排名62位的恶魔华劣克(Valac);


**
地狱词典中的群魔画像,左下角就是派蒙。**

这就是后来改编成电影也照样引起轰动的[驱魔人],70年代最成功的恐怖片,可能没有之一。

影片的前一个小时在用大量篇幅去描述他们平庸的生活细节,像是去参加祖母的葬礼、爹在上着平庸的班、老妈在屋里做微型模型、孩子在学校里做一些琐碎的事情。

但其实,他的形象源于公元前1300年古国腓尼基的丰饶之神,他是“巴尔王子”,是掌管太阳、雷雨和丰收的支配者。


**
网上有大量的召唤恶魔的“爱好者”**

克劳利有没有获得恶魔的智慧,我们已经无从得知。唯一清楚的是有不少人也想获得魔鬼的礼物。他们盲目崇拜血腥献祭。一直到现在在新闻中还有这些事例。

不过,虽说是所罗门王72柱魔神,其实这一恶魔体系跟所罗门王没半点关系,它出自一本17世纪的恶魔学著作《所罗门之钥》(Lemegeton)。

2018年5月,洪都拉斯一个叫做Izaguirre
Torres的妇女当街被绑架,带入郊区一个房屋内。等警察找到时,只发现了她身穿黑袍的尸体。身下是一个巨大的五芒星团,旁边点燃黑色的五支蜡烛。等尸体正面翻过来,Izaguirre
Torres的手心被人刻出五芒星的图腾。

但在古早时,他也曾是美索不达米亚神话里中东的一位神。

1949年,《华盛顿邮报》头版上一个14岁附魔男孩被神父拯救的故事引起了轰动。

至于,是不是真的有恶魔存在、能不能招魂唤醒恶魔、驱魔是否真的有用,我相信,每个人也会有每个人的答案。

这里,深陷恶魔套路,无处自救的家庭,让人叹息,但也让人对西方文化里的恶魔(Demon)概念多了一丢想要探究的好奇心。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