邹浩古诗

至远挽不来,庭竹屡陨箨。剖鱼得素书,颇说甘寂寞。矫枉勿过正,执中思子莫。他年同我心,俯仰无愧怍。——南北朝·邹浩《元鲁侍亲还以凡今之人莫如兄弟赋诗送之
其五》

次韵承君见寄 其一

南北朝:邹浩

邹浩(1060—1111)字志完,遇赦归里后于周线巷住处辟一园名“道乡”,故自号道乡居士,常州晋陵人。生于宋仁宗嘉祐五年,卒於徽宗政和元年,年五十二岁。元丰五年进士,调扬州颍昌府教授。吕公著、范纯仁为郡守,皆礼遇之。哲宗朝,为右正言,累上疏言事。章惇独相用事,浩露章数其不忠,因削官,羁管新州。徽宗立,复为右正言,累迁兵部侍郎两谪岭表,复直龙图阁。卒谥忠,学者称道乡先生。浩著《道乡集》四十卷,《四库总目》传于世。

邹浩

金沙手机娱乐登录,幽人寄岩谷,志士从簪缨。所尚初不同,出处皆有行。夫子胡为哉,饮露餐秋英。和璧以为质,黄钟以为声。皎皎文史中,久作星斗明。一见辄心降,端如屈人兵。天意亦可料,祸患矧已经。岂其礼乐时,而不收圭珽。故知阿衡任,便是西山清。我岂夫子徒,猥辱薮泽并。驱车远过我,为我开天庭。凡今落松麈,皆昔所未聆。念此坐相阻,三十六峰横。子言不子随,犹得座右铭。——南北朝·邹浩《次德符韵六诗
分韵见简》

次德符韵六诗 分韵见简

一株短短八九寸,四面青青千百枝。作供佛前偕瑞竹,移根石上入铜池。——南北朝·邹浩《小树》

小树

芜城兆霜雪,颍川凋芰荷。昔别情已矣,今别情奈何。英英二三子,行亦车悬■。后日知谁同,蝉声犹暮多。——南北朝·邹浩《世美归侍政府以送君南浦伤如之何作诗送之
其八》

世美归侍政府以送君南浦伤如之何作诗送之 其八

南北朝:邹浩

芜城兆霜雪,颍川凋芰荷。昔别情已矣,今别情奈何。

英英二三子,行亦车悬■。后日知谁同,蝉声犹暮多。

1

元鲁侍亲还以凡今之人莫如兄弟赋诗送之 其五

南北朝:邹浩

邹浩(1060—1111)字志完,遇赦归里后于周线巷住处辟一园名“道乡”,故自号道乡居士,常州晋陵人。生于宋仁宗嘉祐五年,卒於徽宗政和元年,年五十二岁。元丰五年进士,调扬州颍昌府教授。吕公著、范纯仁为郡守,皆礼遇之。哲宗朝,为右正言,累上疏言事。章惇独相用事,浩露章数其不忠,因削官,羁管新州。徽宗立,复为右正言,累迁兵部侍郎两谪岭表,复直龙图阁。卒谥忠,学者称道乡先生。浩著《道乡集》四十卷,《四库总目》传于世。

邹浩

初闻永嘉叟,招唤作师生。又见金华伯,扳联作弟兄。双峰真有子,二老总关情。所愿勤诗礼,无令负甲庚。——宋代·项安世《卢智子衡州亲迎》

卢智子衡州亲迎

舣岸逢重九,全家上浅山。儿童争险步,城郭有跻攀。采菊迷前路,开樽对近湾。年时吹帽处,不见雁书还。——宋代·项安世《南康军寓居》

南康军寓居

芜城兆霜雪,颍川凋芰荷。昔别情已矣,今别情奈何。英英二三子,行亦车悬■。后日知谁同,蝉声犹暮多。——南北朝·邹浩《世美归侍政府以送君南浦伤如之何作诗送之
其八》

世美归侍政府以送君南浦伤如之何作诗送之 其八

南北朝:邹浩

芜城兆霜雪,颍川凋芰荷。昔别情已矣,今别情奈何。

英英二三子,行亦车悬■。后日知谁同,蝉声犹暮多。

1

纷纷市道久成风,平地青楼作帝宫。白玉相看有君子,坐令高议薄冥鸿。——南北朝·邹浩《次韵承君见寄
其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