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无花蔷薇金沙手机娱乐登录

    口袋里的钥匙串硌得人生疼,我掏出来,拿在手里抛上抛下,漫不经心。呆望着茫茫的湖面,叹一口气,将其中一把旋下来,这还是宋令韦家的钥匙,走的时候太匆忙,一时忘了拿下来,什么时候得找个机会送回去。我估量着他上班去了,想悄悄地放下钥匙就走。大楼里的管理员见了我,还笑着打招呼。再来这里,已经是另外一种感觉了,像要走的人再回来凭吊一番,欷歔里是如此的惆怅!越是不舍越是伤感。

到底该何去何从
第二天他要送我回去,我不让,说:“你赶着上班呢,我自己打车过去就好了,没多少东西,别耽误了正事。”他不听,提起行李就走,说:“艾,我送你回去,到时候再接你回来,这样,你就不会走丢了。”我看着他,心蓦地发酸,顿了一下,喃喃说:“丢不了。”一路上他都握着我的手,到楼下还坚持送我上去。赵静上晚班,还没出门,见到我们俩站在门外,有些吃惊,问:“你们这是?还提着大包小包的。”我耸耸肩说:“眼睛好得差不多了,当然是搬回来住呀,上下班也方便。”最后一句话是说给宋令韦听的,想让他安心。可是,我并没有立即上班的意思。此刻的我,茫然若失,亦不知该何去何从。
我跟赵静说:“大姐,我想干脆辞职算了。才半年时间,连发生了好几次意外,公司纵然不说什么,可是,再待下去,自己也觉得没什么意思。”她劝我:“这有什么,谁不有个意外呀!大约是你今年流年不利,运道差些,所以碰上这么些事,过段时间就好了。人家都说否极泰来嘛!别多想,辞职可不是小事,最好还是想清楚再说。”我暗叹口气,说:“大姐,我不是一时意气。我想换个环境,重新开始,说不定好一些。没有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事。”
我看着远处,心情寥落,颇有些感慨。她顿了下,然后问:“那你找到新工作了吗?”我摇头:“没呢,我眼睛还没好,等过段时间,心情好一点,再去找。现在——还是先这么着吧。”我最近懒洋洋的,提不起一点精神。风住尘香花已尽,日晚倦梳头。心倦人梳懒,我连吃饭都提不起兴趣。
我跟公司经理打电话:“经理,实在抱歉,愧对您的栽培。最近这段时间,身体不大好,老是出头部,所以想辞职,在家好好修养。”证据虽然淡淡的,可是主意已定。他也没说什么,表示同意,让我去公司交接一下,将苏宁那边的事情安排好。只是一个小员工,没什么过多的手续,说走就走。我到苏宁退了工作服和工作牌,又将专柜备份的钥匙交回,跟大家依依惜别后,就这样离开了。站在街上远远地回头看了一眼,心绪惘然,也不过就这么结束了!以后大概很少有机会再到这里来了。
沿着街道慢慢往回走。夏日似乎已近尾了,半下午的阳光照在身上,并不觉得如何热,只是光线太强了,有点刺眼。路经一座开放式的公园,成群的树木,蝉鸣鸟唱,凉意森森。一时无事,信步走进去,看见一方池子里养着几尾小金鱼,自由自在地游动,慢慢悠悠,底下是五彩的碎石,在阳光的照耀下呈现出五颜六色,波光粼粼,十分漂亮。几个小孩子在一边兴奋地尖叫,吵着闹着要金鱼,一个小姑娘还器得眼泪汪汪,楚楚可怜地趴在栏杆上,眼巴巴地望着,任凭父母如何劝说也不肯离开。我站了那里,淡淡一笑。这样的年纪,想哭就哭,想笑就笑,多好!很久很久以前,我也有过这样的时光。
沿着偌大的人工湖走了一圈,青石板铺成的小径,走起来颇有意思。有几个老大爷戴着渔夫帽拿着钓竿坐在河边,许久也没见动静。我十分怀疑这湖里有没有鱼,估计也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专为钓而来,而不是鱼。河边上有个古色古香的长廊,大红的彩绘,黄色的琉璃瓦,镂刻的扶手,充满民族风情。我坐在栏杆上,湖水环绕,绿树成荫,迎面吹来凉爽的河风,很久都没有如此惬意安详的心情,偷得浮生半日闲。我日日在生活的旋涡中来回打转,疲惫不堪,却始终挣脱不开,被无形的外力猛地往里推,只能随波逐流,载浮载沉。
口袋里的钥匙串硌得人生疼,我掏出来,拿在手里抛上抛下,漫不经心。呆望着茫茫的湖面,叹一口气,将其中一把旋下来,这还是宋令韦家的钥匙,走的时候太匆忙,一时忘了拿下来,什么时候得找个机会送回去。我估量着他上班去了,想悄悄地放下钥匙就走。大楼里的管理员见了我,还笑着打招呼。再来这里,已经是另外一种感觉了,像要走的人再回来凭吊一番,欷歔里是如此的惆怅!越是不舍越是伤感。
乘电梯上去,站在门前,怔忡了一会儿,终于鼓足勇气,深吸了一口气,轻轻转动门匙,铁门轻微“啪”的一声,打开来。抬眼环视一圈,静悄悄的,客厅里仍旧和以前一样,景物依然,只是光线昏暗。我走到窗边,将厚重的窗帘“哗”地一下拉开,窗外的阳光密密麻麻倾泻进来,满地碎金。我倚着窗台,凭栏眺望,高楼大厦,远山近林尽收眼前。正看得出神,听到身后传来动静,回头一看,愣住了,宋令韦穿着睡衣站在书房前,怔怔地看着我。
我站在光影里,太亮了,眼前白花花的一片,一时间只看得见他的轮廓。用手背挡住光,亦无言地看着他,半晌说不出话来。他轻声问:“艾?”小心翼翼,仿佛怕惊吓到我,转眼就消失了!我知道那种感觉,刹那间以为是幻觉,一不小心就弄破了,再也没有了!站了会儿,走出来,意识流回到体内,有些尴尬,顿了顿,问:“你怎么没去上班?”他没说话,只是望着我。我走近,瞪大眼,惊呼出声:“令韦,你脸怎么了?”眼角一片淤青,已经肿起来了,仿佛被黄蜂蜇了,左眼只露出一条线。嘴角也开裂了,扯出一道大口子。头发乱七八糟,脸色苍白,一点血色也无。
我赶紧上前,拉住他问:“令韦,你怎么了?到底怎么回事?”他闷哼一声,我连忙松手,注意到他手上缠了一层又一层的纱布。二话不说,利落地解开他的袍带,毫不意外,左腹下又青又紫,触目惊心。我愕然,抬头问他:“怎么回事?你跟人打架了?”以他的身份,简直不可思议!他的身手我是见过的,寻常两三个人根本不是对手,怎么会伤成这样!难道说是坏事做多了,被人群殴?他转过身去,不言不语,僵硬地走到沙发边坐下。既然不好意思说,那就算了,估计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我走上前,轻声问:“有没有去看医生?”怕有内伤。
他终于说话了,说的却是:“你为什么来”?目光炯炯地看着我,神情冷峻,与平常大不一样。我站在他旁边,措手不及,有些心虚,本以为他一定不在的!支吾着说:“哦,就来一趟。”他冷冷地说:“既然走了,为什么还要来?”看我的眸光也是冷冷的,像万载的玄冰,寒入心扉。我不知道他为什么如此不满冷淡,身体里仿佛压抑着冲天的怒火。他这样的语气神态,我立马僵在那里,黯然,脸上好像被人扇了一个耳光,勉强笑了一下,说:“既然不欢迎,那我走了。你好好养伤。”将钥匙轻轻放在玻璃桌上,转身要走。
当手触到门把时,声音从背后传来:“你究竟为什么搬出去?”不高不低,却像重物压在心头,使人呼吸艰难。我回首,诧异地看着他,他问这话是什么意思?他步步逼近:“为什么不告诉我?”停在我身前,用力嘶吼,像受伤的野兽,“为什么要瞒着我!”我明白过来,倏地变色。难道,他到底还是知道了?惶恐地喊:“不——令韦,我——”声音硬在喉咙里,再也说不下去。他颓然地垂下头,身上仿佛压着千斤的担子,再也负荷不了,喃喃地说:“艾,你答应过我要坦诚相见的!”旋即又大声说,“为什么不告诉我实话?为什么会这样!”委屈失望得像个孩子,对一切无可奈何,只能无力地咆哮。
我双手捏得死紧,努力压制心头的战栗,平静地说:“既然什么都改变不了,所以不想让你知道。对你我,都没有好处。”还是不知道的好,免得徒惹伤悲,白增痛苦。能够无知,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可是事实,永远比预期的残忍。他吼:“那你呢,你就准备这样一声不响,一走了之,然后——一去不回吗?而我,就这样——就这样什么都不知道!至死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死,也不甘心!”他脸因愤怒绝望涨得通红,声音渐渐低下去,低下去,像游丝,像断线,浑然无力。我微微仰头,抽了下鼻子,看着上方幽幽地说:“我不知道,我还没有想好。不过,令韦,我答应你,如果我要走,一定会先说一声的——”他气冲冲地打断我:“不要再说了!”不忍再听下去。可是人生就是这样,天下无不散之筵席。眼下这样,似乎已经走到尽头。我转头看他,眸光忧伤,手指在颤抖,唇色苍白,想说什么却始终都没有说出来。
我瞥开眼,问:“周处找过你?”宋委员以前没告诉他,现在自然也不会告诉他,他自己大概也不愿意再提及。这些事对别人来说,已是陈年往事,没有再说的必要;可是于我和他,却是平地一声惊雷,当头一棒。那么我只能想到周处了,他以前也经常这样帮我出头,可是这次不一样了!总会不一样的,我呜咽地想。两个人是打架了吗?周处呢,有没有受伤?他一定很生气,下手不留余地,宋令韦也是练家子,可是仍然伤得不轻。周处到底跟他说了什么?转念一想,已经不大重要了,我连眼前都顾不了。无边的黑暗,森冷的空气,我红着眼,咽下泪,嘴里又苦又涩,还是看不到一丝的曙光。
他没出声,算是默认了。我抚着伤处问:“伤得重不重?还疼吗?”他如岩矗立在那里,一动不动。我叹口气,说:“过来,我给你上点药。”再三扯他进来,强按着他坐下,用棉签蘸药水轻轻涂在眼睛周围,说:“闭上眼,注意点,可能会有些麻痛。哎!别闪,小心药水渗进眼睛里……”对着眼睛轻轻吹气,心口又酸又疼又胀,滋味难受。他顺势贴在我怀里,闭上眼睛躺下的时候是如此的安静,脆弱,无助。我凄惶地想,不能再待下去!将药放在他手心里,轻声说:“你自己记得擦,别忘了。”推他起来要走。
他拉住我不放,犹在挽留,喃喃低语:“这些事,不是我们的错,是不是?”我背对着他点头,是的,不是我们的错,可是不见得跟我们无关。“令韦,我先走了,你自己要好好的——”他不等我说完,立即接上去:“那么多年前的事,早已成云烟,所以,并没有什么深仇大恨,是不是?”他走上前进,拿起我放在桌上的钥匙,伸到我面前,脸上虽然看不出过多的表情,可是眼眸深处跳动着隐藏不住的期待,像未燃尽的火花,一闪一闪,发出暗红的光。希望、失望在互相拉扯,彼此交缠。
我当然明白他什么意思,用力吐了口气,淡淡地说:“当然,隔了这么多年,再想起来,再大的事也没什么要紧的。可是,我们,大家,总需要一点时间整理整理,毕竟事情看起来是这样的复杂,一桩接一桩。”总要想清楚再说,时间是最好的药剂。其实我心里并没有所谓的怨和恨,只是觉得惆怅凄凉,像海岸线一样长长地延伸开来,直没入遥远的天边,仿佛无穷无尽。我站起来,慢慢说:“等我想清楚。令韦,你也一样。”他拉住我的手腕,一直没放。我使力扳开,咬着唇艰难地说:“不用送我,你——好好养伤。”快步离去,到楼下迫不及待跑起来,风呼呼地灌进肺里,呼吸急促。一阵猛咳,好不容易直起腰,我拭去眼角咳出来的泪水,对卖奶茶的大婶笑了下,说:“一杯奶茶,要大的。对,荔枝和菠萝口味的,就坐在这喝。”
浓浓的奶茶喝下去,胃里暖烘烘的,感觉到流失的力气一点一点恢复,人也跟着精神起来。骄阳在云层后头隐去,只剩下黯淡的光,空气干燥闷热,似乎在酝酿另一场暴风雨的到来。北京这个夏天,雨水泛滥,断断续续的风和雨,淅淅沥沥,季节似乎错乱了。我站在街头,对着橱窗里华美张扬的服装徘徊彷徨,人滑稽戏如织,一个一个的影子在玻璃窗里一闪而逝。是不是人人终将是过客?在他人的生命里短暂停留,随即飘散?可是,仅仅只为了这一刹那,无数的人前仆后继,奋不顾身,即使萎谢亦在所不惜。
一路上一直在想要不要给周处打电话。手指在黄豆大的键盘上来回游走,说什么好呢?他如此敬重我的父亲,对我一定失望透顶。我移开冷汗涔涔的手,将手机放回去。算了,就这样吧,慢慢地,大家也就忘记了。风起了,开亮了,事情,总会过去的,可是人,人也跟着冷了!我沿着马路晃悠悠地往回走,眼前的一切像在镜头里,如此的陌生惊慌,格格不入,而自己永远都投入不了,无奈,懊恼,悲伤……我大概不再适合这个地方。
我扶着栏杆眺望远处,几乎整个北京城尽收眼底,才发觉天地原来是这样广阔,无边无际,广袤难测。在那遥远的,我不曾到过的地方,是不是另有一番别样的精彩?黄昏的夕阳照旧美得不可方物,天边烧成桃红色的薄云,织成大片的绵缎,云蒸霞蔚。我迎着风吹了下口哨,打着旋飞出去,余音袅袅,久久不散。兴尽之余,悲从中来。天色淡下来,黄昏的风吹得衣衫飘飞,我拢了拢杂乱的长发,心想什么时候剪一剪才好。大热天的汗湿湿地黏在脖子后,实在有些难受。手机响,竟是操曹,我顿了顿,用轻快的语调说:“你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来了?”有一下没一下无聊地踢着脚下的栏杆。
操曹隔了会儿才说:“听说,你搬回来住了?”我点头:“嗯,是呀,以前只是暂住宋令韦那儿,去医院比较方便。”他许久没说话,我说:“你打电话来就是为了问这个呀?没事的话我挂了。”隔着电话不说话,总觉得有点傻,还有——慕名的心慌感慨。他问:“宋家——为难你了吗?”一字一句说得很艰难,又干又涩,仿佛难以启齿。原来他以为我受了羞辱,被赶出来的!他对我仍然这样维护,这番心意,心底实在是感激不尽。我忙澄清:“没有没有,他们——也不屑于做这样的事。”我对宋家早已无威胁力,用不着如此大费周章。
他停了下,岔开话题问:“哦,那你现在在哪?我的意思是你有没有出去。”我仰起头,看着头顶飞过的一只黑鸟说:“没有,我很少出去。”又补充一句:“眼睛还没好。”心情也还没好。看着黑鸟在视线尽头化成一个黑点,然后消失不见,不由得想,如果我背上也有翅膀的话,将要飞向哪里?他支吾着说:“那我现在可不可以上去找你?续艾——我没有其他的意思,只想亲眼看着你,眼睛是不是好一些了,身体怎么样,听赵静说,你这几天不舒服是不是”我立即倾出半个身子往下看,不算高,可是仍旧只看见一个模糊的人影从车上下来,分辨不清,不知道是不是他。

    他拉住我不放,犹在挽留,喃喃低语:“这些事,不是我们的错,是不是?”我背对着他点头,是的,不是我们的错,可是不见得跟我们无关。“令韦,我先走了,你自己要好好的——”他不等我说完,立即接上去:“那么多年前的事,早已成云烟,所以,并没有什么深仇大恨,是不是?”他走上前进,拿起我放在桌上的钥匙,伸到我面前,脸上虽然看不出过多的表情,可是眼眸深处跳动着隐藏不住的期待,像未燃尽的火花,一闪一闪,发出暗红的光。希望、失望在互相拉扯,彼此交缠。

    我跟赵静说:“大姐,我想干脆辞职算了。才半年时间,连发生了好几次意外,公司纵然不说什么,可是,再待下去,自己也觉得没什么意思。”她劝我:“这有什么,谁不有个意外呀!大约是你今年流年不利,运道差些,所以碰上这么些事,过段时间就好了。人家都说否极泰来嘛!别多想,辞职可不是小事,最好还是想清楚再说。”我暗叹口气,说:“大姐,我不是一时意气。我想换个环境,重新开始,说不定好一些。没有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事。”

    沿着街道慢慢往回走。夏日似乎已近尾了,半下午的阳光照在身上,并不觉得如何热,只是光线太强了,有点刺眼。路经一座开放式的公园,成群的树木,蝉鸣鸟唱,凉意森森。一时无事,信步走进去,看见一方池子里养着几尾小金鱼,自由自在地游动,慢慢悠悠,底下是五彩的碎石,在阳光的照耀下呈现出五颜六色,波光粼粼,十分漂亮。几个小孩子在一边兴奋地尖叫,吵着闹着要金鱼,一个小姑娘还器得眼泪汪汪,楚楚可怜地趴在栏杆上,眼巴巴地望着,任凭父母如何劝说也不肯离开。我站了那里,淡淡一笑。这样的年纪,想哭就哭,想笑就笑,多好!很久很久以前,我也有过这样的时光。

    浓浓的奶茶喝下去,胃里暖烘烘的,感觉到流失的力气一点一点恢复,人也跟着精神起来。骄阳在云层后头隐去,只剩下黯淡的光,空气干燥闷热,似乎在酝酿另一场暴风雨的到来。北京这个夏天,雨水泛滥,断断续续的风和雨,淅淅沥沥,季节似乎错乱了。我站在街头,对着橱窗里华美张扬的服装徘徊彷徨,人滑稽戏如织,一个一个的影子在玻璃窗里一闪而逝。是不是人人终将是过客?在他人的生命里短暂停留,随即飘散?可是,仅仅只为了这一刹那,无数的人前仆后继,奋不顾身,即使萎谢亦在所不惜。

    一路上一直在想要不要给周处打电话。手指在黄豆大的键盘上来回游走,说什么好呢?他如此敬重我的父亲,对我一定失望透顶。我移开冷汗涔涔的手,将手机放回去。算了,就这样吧,慢慢地,大家也就忘记了。风起了,开亮了,事情,总会过去的,可是人,人也跟着冷了!我沿着马路晃悠悠地往回走,眼前的一切像在镜头里,如此的陌生惊慌,格格不入,而自己永远都投入不了,无奈,懊恼,悲伤……我大概不再适合这个地方。

    我站在光影里,太亮了,眼前白花花的一片,一时间只看得见他的轮廓。用手背挡住光,亦无言地看着他,半晌说不出话来。他轻声问:“艾?”小心翼翼,仿佛怕惊吓到我,转眼就消失了!我知道那种感觉,刹那间以为是幻觉,一不小心就弄破了,再也没有了!站了会儿,走出来,意识流回到体内,有些尴尬,顿了顿,问:“你怎么没去上班?”他没说话,只是望着我。我走近,瞪大眼,惊呼出声:“令韦,你脸怎么了?”眼角一片淤青,已经肿起来了,仿佛被黄蜂蜇了,左眼只露出一条线。嘴角也开裂了,扯出一道大口子。头发乱七八糟,脸色苍白,一点血色也无。

    我看着远处,心情寥落,颇有些感慨。她顿了下,然后问:“那你找到新工作了吗?”我摇头:“没呢,我眼睛还没好,等过段时间,心情好一点,再去找。现在——还是先这么着吧。”我最近懒洋洋的,提不起一点精神。风住尘香花已尽,日晚倦梳头。心倦人梳懒,我连吃饭都提不起兴趣。

    我跟公司经理打电话:“经理,实在抱歉,愧对您的栽培。最近这段时间,身体不大好,老是出头部,所以想辞职,在家好好修养。”证据虽然淡淡的,可是主意已定。他也没说什么,表示同意,让我去公司交接一下,将苏宁那边的事情安排好。只是一个小员工,没什么过多的手续,说走就走。我到苏宁退了工作服和工作牌,又将专柜备份的钥匙交回,跟大家依依惜别后,就这样离开了。站在街上远远地回头看了一眼,心绪惘然,也不过就这么结束了!以后大概很少有机会再到这里来了。

    操曹隔了会儿才说:“听说,你搬回来住了?”我点头:“嗯,是呀,以前只是暂住宋令韦那儿,去医院比较方便。”他许久没说话,我说:“你打电话来就是为了问这个呀?没事的话我挂了。”隔着电话不说话,总觉得有点傻,还有——慕名的心慌感慨。他问:“宋家——为难你了吗?”一字一句说得很艰难,又干又涩,仿佛难以启齿。原来他以为我受了羞辱,被赶出来的!他对我仍然这样维护,这番心意,心底实在是感激不尽。我忙澄清:“没有没有,他们——也不屑于做这样的事。”我对宋家早已无威胁力,用不着如此大费周章。

    当手触到门把时,声音从背后传来:“你究竟为什么搬出去?”不高不低,却像重物压在心头,使人呼吸艰难。我回首,诧异地看着他,他问这话是什么意思?他步步逼近:“为什么不告诉我?”停在我身前,用力嘶吼,像受伤的野兽,“为什么要瞒着我!”我明白过来,倏地变色。难道,他到底还是知道了?惶恐地喊:“不——令韦,我——”声音硬在喉咙里,再也说不下去。他颓然地垂下头,身上仿佛压着千斤的担子,再也负荷不了,喃喃地说:“艾,你答应过我要坦诚相见的!”旋即又大声说,“为什么不告诉我实话?为什么会这样!”委屈失望得像个孩子,对一切无可奈何,只能无力地咆哮。

    沿着偌大的人工湖走了一圈,青石板铺成的小径,走起来颇有意思。有几个老大爷戴着渔夫帽拿着钓竿坐在河边,许久也没见动静。我十分怀疑这湖里有没有鱼,估计也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专为钓而来,而不是鱼。河边上有个古色古香的长廊,大红的彩绘,黄色的琉璃瓦,镂刻的扶手,充满民族风情。我坐在栏杆上,湖水环绕,绿树成荫,迎面吹来凉爽的河风,很久都没有如此惬意安详的心情,偷得浮生半日闲。我日日在生活的旋涡中来回打转,疲惫不堪,却始终挣脱不开,被无形的外力猛地往里推,只能随波逐流,载浮载沉。

    第二天他要送我回去,我不让,说:“你赶着上班呢,我自己打车过去就好了,没多少东西,别耽误了正事。”他不听,提起行李就走,说:“艾,我送你回去,到时候再接你回来,这样,你就不会走丢了。”我看着他,心蓦地发酸,顿了一下,喃喃说:“丢不了。”一路上他都握着我的手,到楼下还坚持送我上去。赵静上晚班,还没出门,见到我们俩站在门外,有些吃惊,问:“你们这是?还提着大包小包的。”我耸耸肩说:“眼睛好得差不多了,当然是搬回来住呀,上下班也方便。”最后一句话是说给宋令韦听的,想让他安心。可是,我并没有立即上班的意思。此刻的我,茫然若失,亦不知该何去何从。

    他没出声,算是默认了。我抚着伤处问:“伤得重不重?还疼吗?”他如岩矗立在那里,一动不动。我叹口气,说:“过来,我给你上点药。”再三扯他进来,强按着他坐下,用棉签蘸药水轻轻涂在眼睛周围,说:“闭上眼,注意点,可能会有些麻痛。哎!别闪,小心药水渗进眼睛里……”对着眼睛轻轻吹气,心口又酸又疼又胀,滋味难受。他顺势贴在我怀里,闭上眼睛躺下的时候是如此的安静,脆弱,无助。我凄惶地想,不能再待下去!将药放在他手心里,轻声说:“你自己记得擦,别忘了。”推他起来要走。

    我赶紧上前,拉住他问:“令韦,你怎么了?到底怎么回事?”他闷哼一声,我连忙松手,注意到他手上缠了一层又一层的纱布。二话不说,利落地解开他的袍带,毫不意外,左腹下又青又紫,触目惊心。我愕然,抬头问他:“怎么回事?你跟人打架了?”以他的身份,简直不可思议!他的身手我是见过的,寻常两三个人根本不是对手,怎么会伤成这样!难道说是坏事做多了,被人群殴?他转过身去,不言不语,僵硬地走到沙发边坐下。既然不好意思说,那就算了,估计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我走上前,轻声问:“有没有去看医生?”怕有内伤。

    我当然明白他什么意思,用力吐了口气,淡淡地说:“当然,隔了这么多年,再想起来,再大的事也没什么要紧的。可是,我们,大家,总需要一点时间整理整理,毕竟事情看起来是这样的复杂,一桩接一桩。”总要想清楚再说,时间是最好的药剂。其实我心里并没有所谓的怨和恨,只是觉得惆怅凄凉,像海岸线一样长长地延伸开来,直没入遥远的天边,仿佛无穷无尽。我站起来,慢慢说:“等我想清楚。令韦,你也一样。”他拉住我的手腕,一直没放。我使力扳开,咬着唇艰难地说:“不用送我,你——好好养伤。”快步离去,到楼下迫不及待跑起来,风呼呼地灌进肺里,呼吸急促。一阵猛咳,好不容易直起腰,我拭去眼角咳出来的泪水,对卖奶茶的大婶笑了下,说:“一杯奶茶,要大的。对,荔枝和菠萝口味的,就坐在这喝。”

    他终于说话了,说的却是:“你为什么来”?目光炯炯地看着我,神情冷峻,与平常大不一样。我站在他旁边,措手不及,有些心虚,本以为他一定不在的!支吾着说:“哦,就来一趟。”他冷冷地说:“既然走了,为什么还要来?”看我的眸光也是冷冷的,像万载的玄冰,寒入心扉。我不知道他为什么如此不满冷淡,身体里仿佛压抑着冲天的怒火。他这样的语气神态,我立马僵在那里,黯然,脸上好像被人扇了一个耳光,勉强笑了一下,说:“既然不欢迎,那我走了。你好好养伤。”将钥匙轻轻放在玻璃桌上,转身要走。

    他停了下,岔开话题问:“哦,那你现在在哪?我的意思是你有没有出去。”我仰起头,看着头顶飞过的一只黑鸟说:“没有,我很少出去。”又补充一句:“眼睛还没好。”心情也还没好。看着黑鸟在视线尽头化成一个黑点,然后消失不见,不由得想,如果我背上也有翅膀的话,将要飞向哪里?他支吾着说:“那我现在可不可以上去找你?续艾——我没有其他的意思,只想亲眼看着你,眼睛是不是好一些了,身体怎么样,听赵静说,你这几天不舒服是不是”我立即倾出半个身子往下看,不算高,可是仍旧只看见一个模糊的人影从车上下来,分辨不清,不知道是不是他。

    我双手捏得死紧,努力压制心头的战栗,平静地说:“既然什么都改变不了,所以不想让你知道。对你我,都没有好处。”还是不知道的好,免得徒惹伤悲,白增痛苦。能够无知,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可是事实,永远比预期的残忍。他吼:“那你呢,你就准备这样一声不响,一走了之,然后——一去不回吗?而我,就这样——就这样什么都不知道!至死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死,也不甘心!”他脸因愤怒绝望涨得通红,声音渐渐低下去,低下去,像游丝,像断线,浑然无力。我微微仰头,抽了下鼻子,看着上方幽幽地说:“我不知道,我还没有想好。不过,令韦,我答应你,如果我要走,一定会先说一声的——”他气冲冲地打断我:“不要再说了!”不忍再听下去。可是人生就是这样,天下无不散之筵席。眼下这样,似乎已经走到尽头。我转头看他,眸光忧伤,手指在颤抖,唇色苍白,想说什么却始终都没有说出来。

    乘电梯上去,站在门前,怔忡了一会儿,终于鼓足勇气,深吸了一口气,轻轻转动门匙,铁门轻微“啪”的一声,打开来。抬眼环视一圈,静悄悄的,客厅里仍旧和以前一样,景物依然,只是光线昏暗。我走到窗边,将厚重的窗帘“哗”地一下拉开,窗外的阳光密密麻麻倾泻进来,满地碎金。我倚着窗台,凭栏眺望,高楼大厦,远山近林尽收眼前。正看得出神,听到身后传来动静,回头一看,愣住了,宋令韦穿着睡衣站在书房前,怔怔地看着我。

    到底该何去何从

    我瞥开眼,问:“周处找过你?”宋委员以前没告诉他,现在自然也不会告诉他,他自己大概也不愿意再提及。这些事对别人来说,已是陈年往事,没有再说的必要;可是于我和他,却是平地一声惊雷,当头一棒。那么我只能想到周处了,他以前也经常这样帮我出头,可是这次不一样了!总会不一样的,我呜咽地想。两个人是打架了吗?周处呢,有没有受伤?他一定很生气,下手不留余地,宋令韦也是练家子,可是仍然伤得不轻。周处到底跟他说了什么?转念一想,已经不大重要了,我连眼前都顾不了。无边的黑暗,森冷的空气,我红着眼,咽下泪,嘴里又苦又涩,还是看不到一丝的曙光。

    我扶着栏杆眺望远处,几乎整个北京城尽收眼底,才发觉天地原来是这样广阔,无边无际,广袤难测。在那遥远的,我不曾到过的地方,是不是另有一番别样的精彩?黄昏的夕阳照旧美得不可方物,天边烧成桃红色的薄云,织成大片的绵缎,云蒸霞蔚。我迎着风吹了下口哨,打着旋飞出去,余音袅袅,久久不散。兴尽之余,悲从中来。天色淡下来,黄昏的风吹得衣衫飘飞,我拢了拢杂乱的长发,心想什么时候剪一剪才好。大热天的汗湿湿地黏在脖子后,实在有些难受。手机响,竟是操曹,我顿了顿,用轻快的语调说:“你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来了?”有一下没一下无聊地踢着脚下的栏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