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手机娱乐登录自家爱阳光

  现在又是在外面了。  
  我站在火葬场附设的小卖部门口。那里放着一个废物桶,但是根本不能丢东西——桶底是漏的,静静淌着污水。太阳很大,站在室外耀眼的阳光下往小卖部里看,只看到一团漆黑,漆黑里面有一个女人,坐在柜台后面,戴着金耳环和金项链,烫了头发——但烫的年月长了,显得并不新鲜,可以想象她晚上把头钻到被窝里睡觉。女人的手旁边是一个非常旧式的半导体,“呜里哇啦”唱着不知哪派的戏。我看看那女人,女人也看看我,两个人都说不清是善意还是敌意。  
  太阳在我后方,暖暖烤着我的背。我看看那个文眉的女人,掉头又看看花坛里的花——我讶异地发现,草丛中开着朵朵粉色黄蕊的小花,和秦庾奶奶家那儿的那种一模一样。太阳把我的背烤得痒痒起来。  
  这就又是尘世了——快乐的、缤纷五彩的、喧嚷拥挤的尘世。真是值得留恋的:快乐、缤纷五彩、喧嚷拥挤,还有一拨一拨的人群,相互漠然地看着,时哭时笑,说着说不清楚的话——值得留恋的尘世,真的。  
  真的!  
  我无法描述,当我发现同桌躺在一堆花圈后面的时候,是一种什么感觉。这是她死去之后,我第一次看到她——也是今生今世最后一次看到她。我看看她,竟然有些麻木。我知道她是死了,她是一个死人,而我对这个死人毫无感情。  
  悼词是我代表全班同学致的。我记不清自己究竟说了些什么。当时,我站在遗体的右边,一侧脸就能看见同桌的脚。他们给她穿上了鞋,可是我不敢看。不知为什么,我老觉得一侧过头去,就会看到她的光脚底——雪白、冰凉的脚底。生平第一次,我站得离一个死人这样近,可我既不悲痛,也不感伤,只是拼命抵制着害怕的情绪——那种害怕,细小、冰冷,不断刺着我的太阳穴,绵绵密密,几乎打通了我的大脑、凿空了我的声音。我记得悼词第一句是“手执你所爱的勿忘我,我们来送你。”——我念出这句话,忽然被自己的声音吓傻了,不敢再读下去。于是我站在原地,抬头看看眼前的大厅:一排排有秩序地站着人。我没有戴眼镜,看不清他们的表情,只有一朵朵勿忘我紫色的小花纷纷跳入了我的眼帘,异常清晰。我张张嘴,发不出声音来;紫色小花跳动着,我的视线渐渐模糊了,台下传来阵阵抽泣声。不知道为什么,我竟然在流泪。  
  同桌最喜欢勿忘我。我们知道她的这一喜好,也不过是最近的事。有一天,她中午走进教室时手里捧着几株这种紫色小花,显得格外亮眼。我们就问她,把花送给谁。她抿着嘴笑,答道,不送给谁。那天她穿着一条普通的白色连衣裙,摇摆起来似有神仙姿态,在胸前执着那小花,好像初夏六月的清风徐来,又像在教室里打开了一扇紫色小窗——我打量着她,头一回发现,她竟是这样美,就忍不住夸奖一句:“你真配这小花。”她又抿嘴一笑,轻轻地、幸福地说:“这是我最喜欢的花。”挨了一会儿,接着说:“我看见一个人在路边卖,就挑了这几枝。”到快上课的时候,她忽然又说:“我真高兴!”我看看她,又看看她插在小玻璃瓶里放到窗台上的勿忘我,也高兴起来。  
  可那紫色的勿忘我,是属于那个活着的她。现在她死了,躺在那里,是一具冷冰冰的、没有感情的尸体,她也不会再去找瓶子插她最喜欢的花了,一切对她都没有意义。她是个死人。  
  当我走到她身边,把自己的那朵勿忘我放在那里时,我一个劲儿地想着她冰凉的脚,只觉得自己出了很多汗,鞋子里竟是冰凉的。过去我从不知道,脚发冷的滋味这样难受。  
  我身边始终有人在哭——我也在哭。但我心里并不十分伤心。对于躺在眼前的这个死人,我满心的漠然。我怕碰到她、怕看到她,我怕再待在这个大厅里面。这里一拨一拨全是悲伤的人——她的亲戚、她的朋友、她哭得再也哭不动的父母,还有她那冰凉的、僵直的尸体,这里洋溢着一种死亡的气氛——我必须逃出去,逃到外面热闹拥挤的尘世中去!  
  我站在火葬场的小卖部门口,朝里望着那个戴金耳环金项链的女人,温暖的阳光照着我的背。噢,我突然有一个强烈的愿望,我想跑到市中心去乘最拥挤的一条公交车线路,或者到南京路去和那些疯狂购物的外地人一起游行——我只想找一个人多的地方,完全地、轰轰烈烈地融入这个嘈杂的尘世。也许我可以去菜场,走走那种腥湿的路,让鼻子被各种各样的气味填满:葱、姜、鱼腥、鸡粪的臊臭、烂菜的气味、人的狐臭……我想真实地看到这个世界、真实地闻到这个世界、真实地听到这个世界,我想接触这个世界,我想融入这个世界,我想好好活。  
  太阳照着我的背。我想象着我的同桌——她也许已经化成灰烬了。抬眼看看火葬场那根粗大的、直伸入天空的虚无中去的烟囱——很淡很淡的烟从那里冒出来,是一种纯洁的青色。以后我们来看她,就要到骨灰寄存处去,也许还要搭着梯子,在成排成排陌生的死人中间,找到她的名字,她会待在那个狭小的空间里面,小巧的雕梁画栋中间正嵌着她的照片——也许那时,阳光同样地洒落在那个干燥、高大、没有活气的房间里……  
  直到今天,我才明白,原来这个让我兴奋的城市里,还藏匿着这样一个属于死亡的角落,而我所熟悉的人,到了这里就再也回不去了。  
  我远远望着认识和不认识的人——有的在哭,有的在分发什么东西,有的发疯似的穿来穿去,所有人都在忙碌。他们是凭借这忙碌,来驱散死亡的气息吧?我也想做些活人能做的事,来提醒自己生命依然存在。  
  再见了我的同桌,我要回到我那个鲜活可爱、值得恋慕的尘世中去。  

  6月4日星期三晴  
  勿忘我那紫色的小花静静地在我的床头吐蕊。早晨醒来,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它;晚上睡前,我还是要看一看它。  
  今天又在阅览室里遇见了那个小男孩秦庾。他不顾别人在干什么,忘情地大声说:“这可真是颠倒错乱!”我被他吓了一跳——我觉得,在这个学校里,惟一颠倒错乱的人可能就是他。  
  但是,他那孩子般的神情是多么不可思议啊!我总是想多看看他的那个神情。真不明白,他是怎么完好地保留这个叫人着迷的神情的,他的眼角眉梢、他嘴边的细纹、他面孔的轮廓,无一不展现着一种孩子的清澈。不知为什么,我一直想问他,他是不是养过猫。我莫名其妙地认为他养过——也许仍然养着——一只猫。说不定,他的独善其身、愤世嫉俗,以及他那叫人好气又好笑的充满稚气的自私和孤僻,都是从猫那里感染来的呢?  
  在他说出“这可真是颠倒错乱”的那一瞬,我突然悟到了什么——什么呢?我突然想:也许就是他的年龄同他的稚气之间强烈的张力,将他拉扯得如此痛苦吧?也许他的童年正在不合时宜地延长,而妨碍了他的成长吧?——也许这就是为什么,他显得特别浮躁和困惑吧?  
  也许,他只能靠自己的力量去结束他的童年,不管他多么希望延长它。也许,他还没有意识到这一点——我多想提醒他一下啊!可是,我没有那个能力,我不能像王海燕那样,把自己的感受铺陈开来、畅所欲言。  
  况且,这么要紧的事,别人是没法代为点破的,只有靠自己去领悟——我一直这样想。  
  他得靠自己去领悟。  
  我坐在他的对面,虽然没有看他,但是能一清二楚地感觉到他。有的时候,我稍微一抬眼睛,就能看见他放在桌上的手——他的手瘦骨嶙峋,总是烦躁不安地做着轻微的小动作,表情丰富极了,有一两次,我差点看入了神。我不知道别人会不会像我这样,在这种高考前的紧要关头还跑到阅览室去看人家的手,但我就是这样——我天生是一个傻女孩子,会干一些莫名其妙的傻事。  
  我安安静静地在座位上写作业,写出来的字纷纷活了,在眼前围着大圈子跳舞——我多快活啊!  
  这小男孩般的秦庾——我走到门口,仍是想再看他一眼。我有一种直觉,好像和他在一起的分分秒秒都可遇不可求,是很珍贵的——过了一秒,就少了一秒,我和他在一起的时间无可挽回地在缩短着,我不可能再见到他很多次了。不管是谁,想到要分开,我总是有一点不舍。而他——噢,我多喜欢他那孩子般的神情啊!  
  又来了:在我步入阳光的一刹那,心房里突然像开了灯,闪闪发亮。我转过身去……生命化成了我周身一道又一道金色的螺纹线,旋转又旋转、旋转又旋转……我真的有飞起来、向上向上、溶入阳光的冲动。  
  这个小男孩秦庾为我的心房开了灯,于是,整个世界都明亮起来——连天空的颜色都变了!  
  我蹦着跳着往教室走去的时候,心里正生机勃勃地成长着一种前所未有的新鲜滋味:  
  心儿在歌唱。  
  是一定想从心眼里唱些什么出来,收也收不住——你去拉它的后腿,却只拉到几片羽毛:“呼啦啦”一声,它直冲入明媚的大太阳里去。  
  心儿在歌唱,金光闪闪的音符上镶着银边。  
  6月5日星期四晴  
  现在是深夜23:47,我刚刚把练习卷上漏抄的政治答案补齐。从椅子里站起来,在房间里来来回回地踱两圈,放松一下手脚——我甚至回忆着小时候学过的芭蕾舞,在这狭小的空间里蹦跶了几下——不行了不行了,步伐那么生疏,以至于我自己为自己的可笑模样笑了起来。  
  我想考完大学以后去上形体课,重温一下儿时跳芭蕾的飘飘欲仙——不知道能实现吗?上次,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在一条小弄堂里看到了一双舞鞋,刚开始没买,等到下定决心,已经走过两条马路了,我又不辞辛苦地折回去买——现在它们就在我的床头柜里,暗影中仍然一如既往地闪耀着那最嫩色的桃皮红,等有一天让我穿着去舞出仅属于我的一季彩虹般的晶莹和浪漫。  
  而现在,我把这个传奇真空密封保存好,耐心等待为它开封的那一天。  
  这段日子的每一天都很快活,不知是什么缘故。长这么大,我对自己从没有过现在这样坚强的信心——我忽然对自己很满足、对自己的生活很满足、对高考这个大限的来临也很满足。我从没像现在这样镇定自若和生机勃勃过,以至于这种情况显得很使人不适应。  
  有时,我在那里背背书也会不知不觉地微笑——我不知有什么事叫我如此幸福,只是一味地感到幸福。太阳真好,我把一切都看得很清楚。可能是因为我长大了吧?那么,长大真是一件奇妙的东西。刚才,王海燕诧异地冲我探过脸,问:“喂,看情书啊?美成这样,至于吗?”我这才大梦初醒地发现,自己背书时一直笑得跟十三点一样。可是我懒洋洋地,不愿意就此打住了自己的惬意——情书?情书是没有的,可天气多好!  
  过了一会儿,王海燕又说:“吉吉。”我慢悠悠地问:“干吗?”她凑到我耳边,嘴里呼出的气息撩拨着我的鬓发——她说:  
  “刚刚喜欢一个人的时候,总是想,不用对他表示什么,就一直这么云里雾里的也不错——对吗?”  
  听了她这句话,我微笑起来,心懒懒的,并不去多想,也没有答理她。  
  心儿真的在歌唱!  
  6月6日星期五晴  
  中午去学校时,又在路边看到上次那个卖花的人。从家里走出来,一路上我一直在倾听口袋里的硬币“丁零当啷”碰撞的声音。第一眼看到他,我就奔过去,毫不犹豫地买了他的勿忘我。  
  走进教室,班里的目光齐刷刷地指向了我。我没料到,小小的一束花,居然会带来如此的轰动效应。他们看看我,又看看我手里的紫色小花,眼睛全都活了。我走到自己座位上,听见他们在问:“这花送给谁啊?”我就说:“不送给谁。”  
  这些榆木脑袋。高三的紧张生活把他们的想像力都篡夺了——买花就一定要送人吗?  
  我找了一个小玻璃瓶,灌进水,把花插进去,放在窗台上。窗开着,初夏的和风阵阵吹送,小花被撩拨得微微摇晃起来,有一种醉醺醺的香甜的快意。我算着一道很烦的数列题目,偶尔抬头看一看那紫色不张扬的小花,没来由地快乐,忍不住对王海燕说:“我真高兴!”她打量着我,很慢很慢地微笑了。  
  王海燕一定是有什么不开心。她看着我微笑的模样,似乎在埋怨说:你怎么可以这么高兴?怎么可以?于是,我笑得也有些尴尬了。  
  不过,多么好的中午!多么好的心情!多么好的花!我时不时看看它们,突然想:要是那个满脸委顿的小男孩秦庾看到它们,他会做何感想?他会微笑吗?他会像那些榆木脑袋一样地问我“这花送给谁”吗?  
  也许……也许,假如他这样问我,那我就把这些小花统统送给他。我多想提醒他看看这些花啊!我多想提醒他知道:这世上有多多少少美丽的、叫人动容的、值得我们喜欢了又喜欢、留恋了又留恋的人和事,正等着我们慢慢去发现、慢慢去消受啊!——勿忘我是的,晴朗的天空是的……对我来说,这个小男孩秦庾,他也是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