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崔石师四首,喜清远兄至以齐已诗长忆旧山日与君同聚沙十字为韵金沙手机娱乐登录

远别沉吟古墓边,伤心曾忆五年前。何人重觅鸾溪上,才问崔郎已渺然。——明代·释函是《悼崔石师四首
其二》

喜清远兄至以齐已诗长忆旧山日与君同聚沙十字为韵 其四

明代:释宗泐

(1317—1391)明僧。浙江临海人,俗姓周,字季潭,名所居室为全室。洪武中诏致有学行高僧,首应诏至,奏对称旨。诏笺释《心经》、《金刚经》、《楞伽》,曾奉使西域。深究胡惟庸案时,曾遭株连,太祖命免死。后在江浦石佛寺圆寂。有《全室集》。

释宗泐

高秋多爽气,新雨过池塘。客至潮初长,林纡径未荒。悬壶三岛胜,载酒一溪长。地僻门如水,亭幽石作床。天边横朔塞,树杪带帆樯。鸟作春风语,花分禁苑香。餐霞玄鹤洞,看竹白云房。心静风神秀,身閒宠辱忘。玉书劳问字,金菊待传觞。长对千山碧,从教百草黄。凉飙随羽扇,清露洒荷裳。妙悟尊生诀,丛谈却老方。胸中藏海岳,笔底驾梯航。洛社追随地,芳林藉宠光。——明代·庞尚鹏《卢方伯枉过园亭酬和十四韵》

卢方伯枉过园亭酬和十四韵

墓上华,开满枝。行人看花行为迟,行人有恨花不知。不生名园使人爱,却生墓上令人哀。谁家此墓临古道,寒食无人来祭扫。莫是东君惜无主,遣此閒花伴幽兆。聊持一杯酒,酹尔泉下客。今日此花开正好,但恐明日花狼籍。人生似花能几时,古人今人皆可悲。——明代·释宗泐《墓上华》

墓上华

银河高挂玉楼前,笑拂彤云尺五天。几处关山明月好,何人终夜不成眠。——明代·庞尚鹏《夜坐
其二》

夜坐 其二

明代:庞尚鹏

银河高挂玉楼前,笑拂彤云尺五天。几处关山明月好,何人终夜不成眠。

1

悼崔石师四首 其二

明代:释函是

函是(一六〇八——一六八六),字丽中,别字天然,号丹霞老人。本姓曾,名起莘。番禺人。年十七补诸生,与里人梁朝钟、黎遂球、罗宾王、陈学佺辈,并以高才纵谈时事,举明思宗崇祯六年乡试第二。会试不第,谒僧道独于庐山,祝发于归宗寺。既返广州,主法诃林。明亡,徙番禺雷峰,创建海云寺,举家事佛。孤臣节士,皈依者众。历主福州长庆、庐山归宗,及海幢、华首、丹霞、介庵诸刹,晚年主法雷峰。著有《瞎堂诗集》等。清陈伯陶编《胜朝粤东遗民录》卷四有传。

释函是

山林麋鹿性相便,称意何须负郭田。挂树猕猴常近席,散花仙侣不离筵。半窗梅月清宵梦,一榻松风白昼禅。慧约草堂浑忘却,独于相府住多年。——明代·释宗泐《钦和御制山居诗赐灵谷寺住持
其五》

钦和御制山居诗赐灵谷寺住持 其五

飞瀑洒寒冰,危梁跨碧层。天涯图里看,白发未归僧。——明代·释宗泐《题厓瀑图》

题厓瀑图

墓上华,开满枝。行人看花行为迟,行人有恨花不知。不生名园使人爱,却生墓上令人哀。谁家此墓临古道,寒食无人来祭扫。莫是东君惜无主,遣此閒花伴幽兆。聊持一杯酒,酹尔泉下客。今日此花开正好,但恐明日花狼籍。人生似花能几时,古人今人皆可悲。——明代·释宗泐《墓上华》

墓上华

明代:释宗泐

墓上华,开满枝。行人看花行为迟,行人有恨花不知。

不生名园使人爱,却生墓上令人哀。谁家此墓临古道,寒食无人来祭扫。

莫是东君惜无主,遣此閒花伴幽兆。聊持一杯酒,酹尔泉下客。

今日此花开正好,但恐明日花狼籍。人生似花能几时,古人今人皆可悲。

1

今年远书至,念我恋兹山。如鱼在池沼,江海忘往还。不才负高谊,此生多厚颜。惟思拂衣好,老去一身閒。——明代·释宗泐《喜清远兄至以齐已诗长忆旧山日与君同聚沙十字为韵
其四》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