赴期末总计会

一眨眼,2016年春学期的教学生活就告一段落了,半年一度的期末总结会召开在即。

  六安多日的暴雨、大雨、中雨,已经造成双河镇、九十铺镇等多处水灾,距邸砺家4公里开外的横排头赵家湾,有一处河坝也溃堤了,镇干、村干正组织、带领村民们装填沙石袋抗洪抢险呢。邸砺又从同事杨德帆所发来的手机视频中获悉,自己所工作的学校,校园地面也有近一尺深的积水了,杨正自发抓紧排险除涝。

邸砺的住宅所幸安然无恙,多亏去年国家的民生工程——道路两侧下水道排水系统已铺就,家门口旁边的水泥路面才未汪多少雨水,穿上运动鞋或是赤脚穿拖鞋,是完全可以自由自在地在其上通过的。   7月2日上午,邸砺的单位郑校长发来微信通知:“下午两点九年级学生来校预填中考志愿,请有关教师前来指导帮忙填。”因大雨滂沱,百里相隔,无法前往,他只得作罢。当天夜里,雨总算停歇了。

  3日凌晨,天色明朗了许多,酷似朝阳要露面主持一场大会的模样。上午,校长又在工作群里发来了微信通知:“下午两点召开学校期末总结会,希望各位教职工能准时参加。”

  下午就要开总结会啰!邸砺激动地把挂满洗净衣服的晾衣双铁架搬出大门外走廊,翘盼着阳光的沐浴与洗礼。8点时分,天空开始展示瓦蓝色的底片背景,那几垛似白非白的云仿佛微湿的几大朵棉絮团,悬于他的头顶上方,似远非远,似近非近。太阳一现身,那些云朵便即刻被洇染成白里透橙、橙里夹白,好一幅蔚为壮观的水彩画!

  邸砺孩子似的赶忙把晾衣铁架挪至后门外走廊,原来,那儿早已是霞光普照了。心中指望着这满架的衣服,哪怕是在阳光之下的短暂一焯,也会使其中多日的阴沉积郁逃逸得无影无踪了。

  8点半左右,妻子与孩子骑一辆电瓶车要跟大舅嫂、三舅嫂、小舅嫂一起到苏埠镇上,看望大舅嫂的外孙子(第二次疝气手术),邸砺本想也一起去吃个午饭,可考虑到每户只掏300元看望费,男客也跟去吃饭会很尴尬的。于是,他灵机一动,把才领到手的毛中高二会考监考辛苦费300元票子,从裤兜儿掏出来递给了妻子,然后,他便骑上摩托车,安安心心地踏上归校的旅程了。

  虽说是轻车熟路,邸砺在刚穿过横塘乡街道时,却发现前面有一小段水泥路,不幸被洪水冲垮了三分之二。一台挖掘机,还有好几个人正辛苦地忙碌着抢修。看来,四个轮子的很难过去了,只能耐着性子默默等待,好在邸砺所骑的是两轮子的,可以从路旁毫无阻碍地通过。

  10:20分左右,邸砺终于赶到了学校。只见那二楼走廊处,前来正式填中考志愿的学生与家长熙来攘往,人声鼎沸。其中有一些人的目光,随着邸砺的轰隆摩托声而自然迁移了过来。邸砺停下车,开了宿舍大院门,进了寝室,放下头盔,然后锁了房门,便兴冲冲地往学校一楼办公室奔去。

  来到一楼办公室,邸砺一边与招生人员及同事们寒暄着,谈笑着,一边忙着从张主任办公桌抽屉里找到自己的信件,那熟稔的自北京发来的大灰纸袋信件。拆开一看,有一本中华散文网创作员证,内夹一张鼓励他投稿的字条。11点多钟,他无意中又在隔壁打印室一撂报纸里,翻到了两封北京寄来的信件。逐一拆开,细看得知,一封是获奖喜报,祝贺他的散文作品《算出幸福》荣获第三届中外诗歌散文邀请赛二等奖,另一封是邀请他参加第八届“祖国好”全国文学艺术大赛的邀请函。邸砺的心喜滋滋的,乐悠悠的,一种莫名的成就感与乐趣感水乳般交融着,并贯通着、盈溢着他的全身,也许,对文学的挚爱与执着者都会有过类似的体验吧?

  等学生们填志愿之事尘埃落定,邸砺与同事们在学校附近的大桥头饭店才用上中餐,这时已是下午1点多钟了。有两桌是喝酒桌,觥筹交错,人气冲天,热闹非凡;邸砺所坐的那一桌没人愿意饮酒,或许是早已饥肠辘辘,免掉推杯换盏之繁文缛节,每个人吃起饭来狼吞虎咽,倍觉香甜。邸砺竟吃了三大碗饭呢!

  直到下午将近4点钟,期末总结会才得以正式召开。年轻的郑校长,风光满面而又略带谦逊地主持了这次会议。也许是亲自目睹了邸砺这个近30年教龄的老同志,能排除万难,不远百里,特地赴校参加期末总结会,冲他这股倔劲儿,校长有所触动,于是用铿锵有力而又非高非低的语调,情不自禁地开口道:“今天来参会的同志,每人都发100元。”……

  一个小时的总结会结束了。傍晚,邸砺回到横排头后,迫不及待地把那张100元票子献给妻子看,彼此的心中不约而同地氤氲着幸福的味道。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