抢救

清明时节,雨不大也不小,淅淅沥沥地下着。盘山公路上,一辆新式的北京牌吉普车进退两难。路太陡,车屁股冒出浓浓的黑烟,上去一点,又滑了下来,左边的轮子已压在路边,司机不敢再踩油门,手刹和脚刹全用上了,但车子还是一点点地往下退,再往下,便是万丈深渊。

这一切,让正在来扫墓的青年农民王大山惊得目瞪口呆,他放下担子,在车子后面大声喊:“危险,快停住!”

可车子怎么也停不住,这种黄泥路,下起雨来就像是加了润滑油,轮子又没有防滑链,一旦上不了坡,往下滑是必然的,要命的是方向盘也不灵,人控制不了车子,再往下,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王大山想,只有我能拯救他们了。他搬起一块大石头,迅速跑了上去,只要他把石头垫在车轮下,车子就不会下滑了。偏偏这时,从车窗里伸出一个头来,让王大山从头凉到了脚。这是一个秃了顶的头,几根稀疏的头发分布在两边,下巴还有一颗大大的黑痣,痣上长着一撮毛。这张脸让他直想呕吐:去年这个时候,也是在这条公路上,他背着病重的父亲想到城里抢救,当时正驶来一辆小车,他招手要车子停下,车子只是减慢了速度,里面探出一个头来,秃顶,最让大山难忘的是那张脸,黑痣上的一撮毛一直在动:“挡什么路?走开!”接着,车子呼的一声,便扬长而去了。等他把父亲送到医院,因为耽误了时间而抢救无效。如今,他父亲就躺在山坳上,而他的杀父仇人(大山心里是这样想的)就坐在车子里。他应该怎么办呢?如果他放下石头,他们就扯平了。这时,车子已滑到路的边沿,里面还发出孩童尖尖哭喊声。一种朴素的本能使大山不能眼睁睁地看着悲剧的发生,他把石头顶住了后轮,又搬来石头砥住前轮。当他做完了这一切之后,瞧也没瞧车里的人,挑起担子就急奔到山坳上父亲的坟前,“扑通”一声跪了下来:“爹,孩儿对不起您啊!”

天还在淅淅沥沥地下着雨,大山身后不知什么时候多了几个人,其中有他所憎恨的“秃顶”,他们都跪着,脸上全模糊了,不知道是雨水还是泪水?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