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稹诗全集1,黄溍古诗

天吴罔象正纵横,谁认鳌山顶上行。海气昏昏风雨恶,梦中无路吊先生。——元代·黄溍《哭御史王公
其十》

元稹(779~831),唐代文学家。字微之,别字威明。河南洛阳(今属河南)人。为北魏鲜卑族拓跋部后裔。贞元九年(793)以明两经擢第。次年得陈子昂《感遇》诗及杜甫诗数百首读之,始作诗。贞元十五年,初仕于河中府。十九年登书判拔萃科,授秘书省校书郎,娶名门女韦丛。数年后,妻亡。元和元年(806),登才识兼茂明于体用科,授左拾遗,后得宰相裴□提拔为监察御史,出使剑南东川,劾奏不法官吏。为此得罪宦宫权贵。元和五年,宦官与元稹争宿驿舍正厅,击伤元稹,反贬元稹为江陵府士曹参军。元和六年,裴□去世,元稹政治上失去倚靠,转而依附藩镇严绶和监军宦官崔潭峻,为时论所薄。元和十年一度回朝,不久出为通州司马,转虢州长史。这一时期作诗甚多,与白居易等酬唱频繁。元和十四年,再度回朝任膳部员外郎。次年得崔潭峻援引,擢祠部郎中、知制诰,迁中书舍人,充翰林学士承旨。长庆二年(822),拜平章事、居相位三月。为依附另一派宦官的李逢吉所倾轧,出为同州刺史,改浙东观察使。大和三年(829),入为尚书左丞,又出为武昌军节度使,逝世于镇。元稹的创作,以诗的成就最大。他与白居易齐名,并称“元白”,同为新乐府运动的倡导者。元稹生前曾自编其诗集、文集、与友人之合集多种。其本集收录诗赋、诏册、铭诔、论议等共100卷,题为《元氏长庆集》。宋时只存60卷,有三种刻本:闽本(建本),宣和六年刘麟刻;蜀本,刻者不详;浙本(越本),乾道四年洪适据刘麟本复刻。明嘉靖三十一年,董氏曾据洪适本翻刻,《四部丛刊》又据董刻本影印。1956年文学古籍刊行社另据杨循吉从陆士修借钞刊行影印本。事迹见新、旧《唐书》本传。今人陈寅恪有《元白诗笺证稿》,卞孝萱有《元稹年谱》可参看。卷三百九十六卷396_1「思归乐」元稹  山中思归乐,尽作思归鸣。尔是此山鸟,安得失乡名。  应缘此山路,自古离人征。阴愁感和气,俾尔从此生。  我虽失乡去,我无失乡情。惨舒在方寸,宠辱将何惊。  浮生居大块,寻丈可寄形。身安即形乐,岂独乐咸京。  命者道之本,死者天之平。安问远与近,何言殇与彭。  君看赵工部,八十支体轻。交州二十载,一到长安城。  长安不须臾,复作交州行。交州又累岁,移镇广与荆。  归朝新天子,济济为上卿。肌肤无瘴色,饮食康且宁。  长安一昼夜,死者如陨星。丧车四门出,何关炎瘴萦。  况我三十二,百年未半程。江陵道涂近,楚俗云水清。  遐想玉泉寺,久闻岘山亭。此去尽绵历,岂无心赏并。  红餐日充腹,碧涧朝析酲。开门待宾客,寄书安弟兄。  闲穷四声韵,闷阅九部经。身外皆委顺,眼前随所营。  此意久已定,谁能求苟荣。所以官甚小,不畏权势倾。  倾心岂不易,巧诈神之刑。万物有本性,况复人性灵。  金埋无土色,玉坠无瓦声。剑折有寸利,镜破有片明。  我可俘为囚,我可刃为兵。我心终不死,金石贯以诚。  此诚患不至,诚至道亦亨。微哉满山鸟,叫噪何足听。卷396_2「春鸠」元稹  春鸠与百舌,音响讵同年。如何一时语,俱得春风怜。  犹知化工意,当春不生蝉。免教争叫噪,沸渭桃花前。卷396_3「春蝉」元稹  我自东归日,厌苦春鸠声。作诗怜化工,不遣春蝉生。  及来商山道,山深气不平。春秋两相似,虫豸百种鸣。  风松不成韵,蜩螗沸如羹。岂无朝阳凤,羞与微物争。  安得天上雨,奔浑河海倾。荡涤反时气,然后好晴明。卷396_4「兔丝」元稹  人生莫依倚,依倚事不成。君看兔丝蔓,依倚榛与荆。  荆榛易蒙密,百鸟撩乱鸣。下有狐兔穴,奔走亦纵横。  樵童斫将去,柔蔓与之并。翳荟生可耻,束缚死无名。  桂树月中出,珊瑚石上生。俊鹘度海食,应龙升天行。  灵物本特达,不复相缠萦。缠萦竟何者,荆棘与飞茎。卷396_5「古社」元稹  古社基址在,人散社不神。惟有空心树,妖狐藏魅人。  狐惑意颠倒,臊腥不复闻。丘坟变城郭,花草仍荆榛。  良田千万顷,占作天荒田。主人议芟斫,怪见不敢前。  那言空山烧,夜随风马奔。飞声鼓鼙震,高焰旗帜翻。  逡巡荆棘尽,狐兔无子孙。狐死魅人灭,烟消坛墠存。  绕坛旧田地,给授有等伦。农收村落盛,社树新团圆。  社公千万岁,永保村中民。卷396_6「松树」元稹  华山高幢幢,上有高高松。株株遥各各,叶叶相重重。  槐树夹道植,枝叶俱冥蒙。既无贞直干,复有罥挂虫。  何不种松树,使之摇清风。秦时已曾种,憔悴种不供。  可怜孤松意,不与槐树同。闲在高山顶,樛盘虬与龙。  屈为大厦栋,庇荫侯与公。不肯作行伍,俱在尘土中。卷396_7「芳树」元稹  芳树已寥落,孤英尤可嘉。可怜团团叶,盖覆深深花。  游蜂竞钻刺,斗雀亦纷拏。天生细碎物,不爱好光华。  非无歼殄法,念尔有生涯。春雷一声发,惊燕亦惊蛇。  清池养神蔡,已复长虾蟆。雨露贵平施,吾其春草芽。卷396_8「桐花」元稹  胧月上山馆,紫桐垂好阴。可惜暗澹色,无人知此心。  舜没苍梧野,凤归丹穴岑。遗落在人世,光华那复深。  年年怨春意,不竞桃杏林。唯占清明后,牡丹还复侵。  况此空馆闭,云谁恣幽寻。徒烦鸟噪集,不语山嶔岑。  满院青苔地,一树莲花簪。自开还自落,暗芳终暗沈。  尔生不得所,我愿裁为琴。安置君王侧,调和元首音。  安问宫徵角,先辨雅郑淫。宫弦春以君,君若春日临。  商弦廉以臣,臣作旱天霖。人安角声畅,人困斗不任。  羽以类万物,祆物神不歆。徵以节百事,奉事罔不钦。  五者苟不乱,天命乃可忱。君若问孝理,弹作梁山吟。  君若事宗庙,拊以和球琳。君若不好谏,愿献触疏箴。  君若不罢猎,请听荒于禽。君若侈台殿,雍门可沾襟。  君若傲贤隽,鹿鸣有食芩。君闻祈招什,车马勿駸駸。  君若欲败度,中有式如金。君闻薰风操,志气在愔愔。  中有阜财语,勿受来献賝。北里当绝听,祸莫大于淫。  南风苟不竞,无往遗之擒。奸声不入耳,巧言宁孔壬。  枭音亦云革,安得沴与祲。天子既穆穆,群材亦森森。  剑士还农野,丝人归织纴。丹凤巢阿阁,文鱼游碧浔。  和气浃寰海,易若溉蹄涔。改张乃可鼓,此语无古今。  非琴独能尔,事有谕因针。感尔桐花意,闲怨杳难禁。  待我持斤斧,置君为大琛。卷396_9「雉媒」元稹  双雉在野时,可怜同嗜欲。毛衣前后成,一种文章足。  一雉独先飞,冲开芳草绿。网罗幽草中,暗被潜羁束。  剪刀摧六翮,丝线缝双目。啖养能几时,依然已驯熟。  都无旧性灵,返与他心腹。置在芳草中,翻令诱同族。  前时相失者,思君意弥笃。朝朝旧处飞,往往巢边哭。  今朝树上啼,哀音断还续。远见尔文章,知君草中伏。  和鸣忽相召,鼓翅遥相瞩。畏我未肯来,又啄翳前粟。  敛翮远投君,飞驰势奔蹙。罥挂在君前,向君声促促。  信君决无疑,不道君相覆。自恨飞太高,疏罗偶然触。  看看架上鹰,拟食无罪肉。君意定何如,依旧雕笼宿。卷396_10「箭镞」元稹  箭镞本求利,淬砺良甚难。砺将何所用,砺以射凶残。  不砺射不入,不射人不安。为盗即当射,宁问私与官。  夜射官中盗,中之血阑干。带箭君前诉,君王悄不欢。  顷曾为盗者,百箭中心攒。竞将儿女泪,滴沥助辛酸。  君王责良帅,此祸谁为端。帅言发硎罪,不使刃稍刓.  君王不忍杀,逐之如迸丸。仍令后来箭,尽可头团团。  发硎去虽远,砺镞心不阑。会射蛟螭尽,舟行无恶澜。卷396_11「赛神」元稹  村落事妖神,林木大如村。事来三十载,巫觋传子孙。  村中四时祭,杀尽鸡与豚。主人不堪命,积燎曾欲燔。  旋风天地转,急雨江河翻。采薪持斧者,弃斧纵横奔。  山深多掩映,仅免鲸鲵吞。主人集邻里,各各持酒樽。  庙中再三拜,愿得禾稼存。去年大巫死,小觋又妖言。  邑中神明宰,有意效西门。焚除计未决,伺者迭乘轩。  庙深荆棘厚,但见狐兔蹲。巫言小神变,可验牛马蕃。  邑吏齐进说,幸勿祸乡原。逾年计不定,县听良亦烦。  涉夏祭时至,因令修四垣。忧虞神愤恨,玉帛意弥敦。  我来神庙下,箫鼓正喧喧。因言遣妖术,灭绝由本根。  主人中罢舞,许我重叠论。蜉蝣生湿处,鸱鸮集黄昏。  主人邪心起,气焰日夜繁。狐狸得蹊径,潜穴主人园。  腥臊袭左右,然后托丘樊。岁深树成就,曲直可轮辕。  幽妖尽依倚,万怪之所屯。主人一心好,四面无篱藩。  命樵执斤斧,怪木宁遽髡。主人且倾听,再为谕清浑。  阿胶在末派,罔象游上源。灵药逡巡尽,黑波朝夕喷。  神龙厌流浊,先伐鼍与鼋。鼋鼍在龙穴,妖气常郁温。  主人恶淫祀,先去邪与惛。惛邪中人意,蛊祸蚀精魂。  德胜妖不作,势强威亦尊。计穷然后赛,后赛复何恩。卷396_12「大觜乌」元稹  阳乌有二类,嘴白者名慈。求食哺慈母,因以此名之。  饮啄颇廉俭,音响亦柔雌。百巢同一树,栖宿不复疑。  得食先反哺,一身常苦羸。缘知五常性,翻被众禽欺。  其一觜大者,攫搏性贪痴。有力强如鹘,有爪利如锥。  音声甚eT嗗,潜通妖怪词。受日馀光庇,终天无死期。  翱翔富人屋,栖息屋前枝。巫言此乌至,财产日丰宜。  主人一心惑,诱引不知疲。转见乌来集,自言家转孳。  白鹤门外养,花鹰架上维。专听乌喜怒,信受若神龟。  举家同此意,弹射不复施。往往清池侧,却令鹓鹭随。  群乌饱粱肉,毛羽色泽滋。远近恣所往,贪残无不为。  巢禽攫雏卵,厩马啄疮痍。渗沥脂膏尽,凤凰那得知。  主人一朝病,争向屋檐窥。呦鷕呼群鵩,翩翻集怪鸱。  主人偏养者,啸聚最奔驰。夜半仍惊噪,鸺鶹逐老狸。  主人病心怯,灯火夜深移。左右虽无语,奄然皆泪垂。  平明天出日,阴魅走参差。乌来屋檐上,又惑主人儿。  儿即富家业,玩好方爱奇。占募能言鸟,置者许高赀。  陇树巢鹦鹉,言语好光仪。美人倾心献,雕笼身自持。  求者临轩坐,置在白玉墀。先问鸟中苦,便言乌若斯。  众乌齐搏铄,翠羽几离披。远掷千馀里,美人情亦衰。  举家惩此患,事乌逾昔时。向言池上鹭,啄肉寝其皮。  夜漏天终晓,阴云风定吹。况尔乌何者,数极不知危。  会结弥天网,尽取一无遗。常令阿阁上,宛宛宿长离。卷396_13「分水岭」元稹  崔嵬分水岭,高下与云平。上有分流水,东西随势倾。  朝同一源出,暮隔千里情。风雨各自异,波澜相背惊。  势高竞奔注,势曲已回萦。偶值当途石,蹙缩又纵横。  有时遭孔穴,变作呜咽声。褊浅无所用,奔波奚所营。  团团井中水,不复东西征。上应美人意,中涵孤月明。  旋风四面起,并深波不生。坚冰一时合,井深冻不成。  终年汲引绝,不耗复不盈。五月金石铄,既寒亦既清。  易时不易性,改邑不改名。定如拱北极,莹若烧玉英。  君门客如水,日夜随势行。君看守心者,井水为君盟。卷396_14「四皓庙」元稹  巢由昔避世,尧舜不得臣。伊吕虽急病,汤武乃可君。  四贤胡为者,千载名氛氲。显晦有遗迹,前后疑不伦。  秦政虐天下,黩武穷生民。诸侯战必死,壮士眉亦颦。  张良韩孺子,椎碎属车轮。遂令英雄意,日夜思报秦。  先生相将去,不复婴世尘。云卷在孤岫,龙潜为小鳞。  秦王转无道,谏者鼎镬亲。茅焦脱衣谏,先生无一言。  赵高杀二世,先生如不闻。刘项取天下,先生游白云。  海内八年战,先生全一身。汉业日已定,先生名亦振。  不得为济世,宜哉为隐沦。如何一朝起,屈作储贰宾。  安存孝惠帝,摧悴戚夫人。舍大以谋细,虬盘而蠖伸。  惠帝竟不嗣,吕氏祸有因。虽怀安刘志,未若周与陈。  皆落子房术,先生道何屯。出处贵明白,故吾今有云。卷三百九十七卷397_1「青云驿」元稹  岧峣青云岭,下有千仞谿。裴回不可上,人倦马亦嘶。  愿登青云路,若望丹霞梯。谓言青云驿,绣户芙蓉闺。  谓言青云骑,玉勒黄金蹄。谓言青云具,瑚琏杂象犀。  谓言青云吏,的的颜如珪。怀此青云望,安能复久稽。  攀援信不易,风雨正凄凄。已怪杜鹃鸟,先来山下啼。  才及青云驿,忽遇蓬蒿妻。延我开荜户,凿窦宛如圭。  逡巡吏来谒,头白颜色黧。馈食频叫噪,假器仍乞醯。  向时延我者,共舍藿与藜。乘我牂牁马,蒙茸大如羝。  悔为青云意,此意良噬脐。昔游蜀门下,有驿名青泥。  闻名意惨怆,若坠牢与狴。云泥异所称,人物一以齐。  复闻阊阖上,下视日月低。银城蕊珠殿,玉版金字题。  大帝直南北,群仙侍东西。龙虎俨队仗,雷霆轰鼓鼙。  元君理庭内,左右桃花蹊。丹霞烂成绮,景云轻若绨。  天池光滟滟,瑶草绿萋萋。众真千万辈,柔颜尽如荑。  手持凤尾扇,头戴翠羽笄。云韶互铿戛,霞服相提携。  双双发皓齿,各各扬轻袿。天祚乐未极,溟波浩无堤。  秽贱灵所恶,安肯问黔黎。桑田变成海,宇县烹为齑。  虚皇不愿见,云雾重重翳。大帝安可梦,阊阖何由跻。  灵物可见者,愿以谕端倪。虫蛇吐云气,妖氛变虹霓。  获麟书诸册,豢龙醢为臡。凤凰占梧桐,丛杂百鸟栖。  野鹤啄腥虫,贪饕不如鸡。山鹿藏窟穴,虎豹吞其麛。  灵物比灵境,冠履宁甚睽。道胜即为乐,何惭居稗稊。  金张好车马,於陵亲灌畦。在梁或在火,不变玉与鹈。  上天勿行行,潜穴勿凄凄。吟此青云谕,达观终不迷。卷397_2「阳城驿」元稹  商有阳城驿,名同阳道州。阳公没已久,感我泪交流。  昔公孝父母,行与曾闵俦。既孤善兄弟,兄弟和且柔。  一夕不相见,若怀三岁忧。遂誓不婚娶,没齿同衾裯.  妹夫死他县,遗骨无人收。公令季弟往,公与仲弟留。  相别竟不得,三人同远游。共负他乡骨,归来藏故丘。  栖迟居夏邑,邑人无苟偷。里中竞长短,来问劣与优。  官刑一朝耻,公短终身羞。公亦不遗布,人自不盗牛。  问公何能尔,忠信先自修。发言当道理,不顾党与雠。  声香渐翕习,冠盖若云浮。少者从公学,老者从公游。  往来相告报,县尹与公侯。名落公卿口,涌如波荐舟。  天子得闻之,书下再三求。书中愿一见,不异旱地虬。  何以持为聘,束帛藉琳球。何以持为御,驷马驾安輈.  公方伯夷操,事殷不事周。我实唐士庶,食唐之田畴。  我闻天子忆,安敢专自由。来为谏大夫,朝夕侍冕旒。  希夷惇薄俗,密勿献良筹。神医不言术,人瘼曾暗瘳。  月请谏官俸,诸弟相对谋。皆曰亲戚外,酒散目前愁。  公云不有尔,安得此嘉猷。施馀尽酤酒,客来相献酬。  日旰不谋食,春深仍弊裘。人心良戚戚,我乐独由由。  贞元岁云暮,朝有曲如钩。风波势奔蹙,日月光绸缪。  齿牙属为猾,禾黍暗生蟊。岂无司言者,肉食吞其喉。  岂无司搏者,利柄扼其鞲。鼻复势气塞,不得辩薰莸。  公虽未显谏,惴惴如患瘤。飞章八九上,皆若珠暗投。  炎炎日将炽,积燎无人抽。公乃帅其属,决谏同报仇。  延英殿门外,叩阁仍叩头。且曰事不止,臣谏誓不休。  上知不可遏,命以美语酬。降官司成署,俾之为赘疣。  奸心不快活,击刺砺戈矛。终为道州去,天道竟悠悠。  遂令不言者,反以言为訧。喉舌坐成木,鹰鹯化为鸠。  避权如避虎,冠豸如冠猴。平生附我者,诗人称好逑。  私来一执手,恐若坠诸沟。送我不出户,决我不回眸。  唯有太学生,各具粮与糇。咸言公去矣,我亦去荒陬。  公与诸生别,步步驻行驺。有生不可诀,行行过闽瓯。  为师得如此,得为贤者不。道州闻公来,鼓舞歌且讴。  昔公居夏邑,狎人如狎鸥。况自为刺史,岂复援鼓桴。  滋章一时罢,教化天下遒。炎瘴不得老,英华忽已秋。  有鸟哭杨震,无儿悲邓攸。唯馀门弟子,列树松与楸。  今来过此驿,若吊汨罗洲。祠曹讳羊祜,此驿何不侔。  我愿避公讳,名为避贤邮。此名有深意,蔽贤天所尤。  吾闻玄元教,日月冥九幽。幽阴蔽翳者,永为幽翳囚。卷397_3「苦雨」元稹  江瘴气候恶,庭空田地芜。烦昏一日内,阴暗三四殊。  巢燕污床席,苍蝇点肌肤。不足生诟怒,但若寡欢娱。  夜来稍清晏,放体阶前呼。未饱风月思,已为蚊蚋图。  我受簪组身,我生天地炉。炎蒸安敢倦,虫豸何时无。  凌晨坐堂庑,努力泥中趋。官家事不了,尤悔亦可虞。  门外竹桥折,马惊不敢逾。回头命僮御,向我色踟蹰。  自顾方濩落,安能相诘诛。隐忍心愤恨,翻为声喣愉。  逡巡崔嵬日,杲曜东南隅。已复云蔽翳,不使及泥涂。  良农尽蒲苇,厚地积潢污。三光不得照,万物何由苏。  安得飞廉车,磔裂云将躯。又提精阳剑,蛟螭支节屠。  阴沴皆电扫,幽妖亦雷驱。煌煌启阊阖,轧轧掉乾枢。  东西生日月,昼夜如转珠。百川朝巨海,六龙蹋亨衢。  此意倍寥廓,时来本须臾。今也泥鸿洞,鼋鼍真得途。卷397_4「种竹」元稹  昔公怜我直,比之秋竹竿。秋来苦相忆,种竹厅前看。  失地颜色改,伤根枝叶残。清风犹淅淅,高节空团团。  鸣蝉聒暮景,跳蛙集幽阑。尘土复昼夜,梢云良独难。  丹丘信云远,安得临仙坛。瘴江冬草绿,何人惊岁寒。  可怜亭亭干,一一青琅玕。孤凤竟不至,坐伤时节阑。卷397_5「和乐天赠樊著作」元稹  君为著作诗,志激词且温。璨然光扬者,皆以义烈闻。  千虑竟一失,冰玉不断痕。谬予顽不肖,列在数子间。  因君讥史氏,我亦能具陈。羲黄眇云远,载籍无遗文。  煌煌二帝道,铺设在典坟。尧心惟舜会,因著为话言。  皋夔益稷禹,粗得无间然。缅然千载后,后圣曰孔宣。  迥知皇王意,缀书为百篇。是时游夏辈,不敢措舌端。  信哉作遗训,职在圣与贤。如何至近古,史氏为闲官。  但令识字者,窃弄刀笔权。由心书曲直,不使当世观。  贻之千万代,疑言相并传。人人异所见,各各私所遍。  以是曰褒贬,不如都无焉。况乃丈夫志,用舍贵当年。  顾予有微尚,愿以出处论。出非利吾已,其出贵道全。  全道岂虚设,道全当及人。全则富与寿,亏则饥与寒。  遂我一身逸,不如万物安。解悬不泽手,拯溺无折旋。  神哉伊尹心,可以冠古先。其次有独善,善己不善民。  天地为一物,死生为一源。合杂分万变,忽若风中尘。  抗哉巢由志,尧舜不可迁。舍此二者外,安用名为宾。  持谢著书郎,愚不愿有云。卷397_6「和乐天感鹤」元稹  我有所爱鹤,毛羽霜雪妍。秋霄一滴露,声闻林外天。  自随卫侯去,遂入大夫轩。云貌久已隔,玉音无复传。  吟君感鹤操,不觉心惕然。无乃予所爱,误为微物迁。  因兹谕直质,未免柔细牵。君看孤松树,左右萝茑缠。  既可习为饱,亦可薰为荃。期君常善救,勿令终弃捐。卷397_7「谕宝二首」元稹  沉玉在弱泥,泥弱玉易沉。扶桑寒日薄,不照万丈心。  安得潜渊虬,拔壑超邓林。泥封泰山阯,水散旱天霖。  洗此泥下玉,照耀台殿深。刻为传国宝,神器人不侵。  冰置白玉壶,始见清皎洁。珠穿殷红缕,始见明洞彻。  镆铘无人淬,两刃幽壤铁。秦镜无人拭,一片埋雾月。  骥跼环堵中,骨附筋入节。虬蟠尺泽内,鱼贯蛙同穴。  艅艎无巨海,浮浮矜瀎潏。栋梁无广厦,颠倒卧霜雪。  大鹏无长空,举翮受羁绁。豫樟无厚地,危柢真卼臲.  圭璧无卞和,甘与顽石列。舜禹无陶尧,名随腐草灭。  神功伏神物,神物神乃别。神人不世出,所以神功绝。  神物岂徒然,用之乃施设。禹功九州理,舜德天下悦。  璧充传国玺,圭用祈太折。千寻豫樟干,九万大鹏歇。  栋梁庇生民,艅艎济来哲。虬腾旱天雨,骥骋流电掣。  镜悬奸胆露,剑拂妖蛇裂。珠玉照乘光,冰莹环坐热。  此物比在泥,斯言为谁发。于今尽凡耳,不为君不说。卷397_8「说剑」元稹  吾友有宝剑,密之如密友。我实胶漆交,中堂共杯酒。  酒酣肝胆露,恨不眼前剖。高唱荆卿歌,乱击相如缶。  更击复更唱,更酌亦更寿。白虹坐上飞,青蛇匣中吼。  我闻音响异,疑是干将偶。为君再拜言,神物可见不。  君言我所重,我自为君取。迎箧已焚香,近鞘先泽手。  徐抽寸寸刃,渐屈弯弯肘。杀杀霜在锋,团团月临纽。  逡巡潜虬跃,郁律惊左右。霆电满室光,蛟龙绕身走。  我为捧之泣,此剑别来久。铸时近山破,藏在松桂朽。  幽匣狱底埋,神人水心守。本是稽泥淬,果非雷焕有。  我欲评剑功,愿君良听受。剑可剸犀兕,剑可切琼玖。  剑决天外云,剑冲日中斗。剑隳妖蛇腹,剑拂佞臣首。  太古初断鳌,武王亲击纣。燕丹卷地图,陈平绾花绶。  曾被桂树枝,寒光射林薮。曾经铸农器,利用翦稂莠。  神物终变化,复为龙牝牡。晋末武库烧,脱然排户牖。  为欲扫群胡,散作弥天帚。自兹失所往,豪英共为诟。  今复谁人铸,挺然千载后。既非古风胡,无乃近鸦九。  自我与君游,平生益自负。况擎宝剑出,重以雄心扣。  此剑何太奇,此心何太厚。劝君慎所用,所用无或苟。  潜将辟魑魅,勿但防妾妇。留斩泓下蛟,莫试街中狗。  君今困泥滓,我亦坌尘垢。俗耳惊大言,逢人少开口。卷397_9「书异」元稹  孟冬初寒月,渚泽蒲尚青。飘萧北风起,皓雪纷满庭。  行过冬至后,冻闭万物零。奔浑驰暴雨,骤鼓轰雷霆。  传云不终日,通宵曾莫停。瘴云愁拂地,急溜疑注瓶。  汹涌潢潦浊,喷薄鲸鲵腥。跳趫井蛙喜,突兀水怪形。  飞蚋奔不死,修蛇蛰再醒。应龙非时出,无乃岁不宁。  吾闻阴阳户,启闭各有扃。后时无肃杀,废职乃玄冥。  座配五天帝,荐用百品珍。权为祝融夺,神其焉得灵。  春秋雷电异,则必书诸经。仲冬雷雨苦,愿省蒙蔽刑。卷397_10「和乐天折剑头」元稹  闻君得折剑,一片雄心起。讵意铁蛟龙,潜在延津水。  风云会一合,呼吸期万里。雷震山岳碎,电斩鲸鲵死。  莫但宝剑头,剑头非此比。卷三百九十八卷398_1「松鹤」元稹  渚宫本坳下,佛庙有台阁。台下三四松,低昂势前却。  是时晴景丽,松梢残雪薄。日色相玲珑,纤云映罗幕。  逡巡九霄外,似振风中铎。渐见尺帛光,孤飞唳空鹤。  裴回耀霜雪,顾慕下寥廓。蹋动樛盘枝,龙蛇互跳跃。  俯瞰九江水,旁瞻万里壑。无心眄乌鸢,有字悲城郭。  清角已沉绝,虞韶亦冥寞。鶱翻勿重留,幸及钧天作。卷398_2「竞渡」元稹  吾观竞舟子,因测大竞源。天地昔将竞,蓬勃昼夜昏。  龙蛇相嗔薄,海岱俱崩奔。群动皆搅挠,化作流浑浑。  数极斗心息,太和蒸混元。一气忽为二,矗然画乾坤。  日月复照耀,春秋递寒温。八荒坦以旷,万物罗以繁。  圣人中间立,理世了不烦。延绵复几岁,逮及羲与轩。  炎皇炽如炭,蚩尤扇其燔。有熊竞心起,驱兽出林樊。  一战波委焰,再战火燎原。战讫天下定,号之为轩辕。  自是岂无竞,琐细不复言。其次有龙竞,竞渡龙之门。  龙门浚如泻,淙射不可援。赤鳞化时至,唐突鳍鬣掀。  乘风瞥然去,万里黄河翻。接瞬电烻出,微吟霹雳喧。  傍瞻旷宇宙,俯瞰卑昆仑。庶类咸在下,九霄行易扪。  倏辞蛙黾穴,遽排天帝阍。回悲曝鳃者,未免鲸鲵吞。  帝命泽诸夏,不弃虫与昆。随时布膏露,称物施厚恩。  草木沾我润,豚鱼望我蕃。向来同竞辈,岂料由我存。  壮哉龙竞渡,一竞身独尊。舍此皆蚁斗,竞舟何足论。卷398_3「寺院新竹」元稹  宝地琉璃坼,紫苞琅玕踊。亭亭巧于削,一一大如拱。  冰碧林外寒,峰峦眼前耸。槎枒矛戟合,屹仡龙蛇动。  烟泛翠光流,岁馀霜彩重。风朝竽籁过,雨夜鬼神恐。  佳色有鲜妍,修茎无拥肿。节高迷玉镞,箨缀疑花捧。  讵必太山根,本自仙坛种。谁令植幽壤,复此依闲冗。  居然霄汉姿,坐受藩篱壅。噪集倦鸱乌,炎昏繁蠛蠓。  未遭伶伦听,非安子犹宠。威凤来有时,虚心岂无奉。卷398_4「酬别致用」元稹  风行自委顺,云合非有期。神哉心相见,无眹安得离。  我有恳愤志,三十无人知。修身不言命,谋道不择时。  达则济亿兆,穷亦济毫厘。济人无大小,誓不空济私。  研几未淳熟,与世忽参差。意气一为累,猜仍良已随。  昨来窜荆蛮,分与平生隳。那言返为遇,获见心所奇。  一见肺肝尽,坦然无滞疑。感念交契定,泪流如断縻。  此交定生死,非为论盛衰。此契宗会极,非谓同路歧。  君今虎在柙,我亦鹰就羁。驯养保性命,安能奋殊姿。  玉色深不变,井水挠不移。相看各年少,未敢深自悲。卷398_5「竹部(石首县界)」元稹  竹部竹山近,岁伐竹山竹。伐竹岁亦深,深林隔深谷。  朝朝冰雪行,夜夜豺狼宿。科首霜断蓬,枯形烧馀木。  一束十馀茎,千钱百馀束。得钱盈千百,得粟盈斗斛。  归来不买食,父子分半菽。持此欲何为,官家岁输促。  我来荆门掾,寓食公堂肉。岂惟遍妻孥,亦以及僮仆。  分尔有限资,饱我无端腹。愧尔不复言,尔生何太蹙。卷398_6「赛神」元稹  楚俗不事事,巫风事妖神。事妖结妖社,不问疏与亲。  年年十月暮,珠稻欲垂新。家家不敛获,赛妖无富贫。  杀牛贳官酒,椎鼓集顽民。喧阗里闾隘,凶酗日夜频。  岁暮雪霜至,稻珠随陇湮。吏来官税迫,求质倍称缗。  贫者日消铄,富亦无仓囷。不谓事神苦,自言诚不真。  岳阳贤刺史,念此为俗屯。未可一朝去,俾之为等伦。  粗许存习俗,不得呼党人。但许一日泽,不得月与旬。  吾闻国侨理,三年名乃振。巫风燎原久,未必怜徙薪。  我来歌此事,非独歌政仁。此事四邻有,亦欲闻四邻。

哭御史王公 其十

元代:黄溍

黄溍(1277年11月27日—1357年10月18日),字晋卿,一字文潜,婺州路义乌人,元代著名史官、文学家、书法家、画家。他文思敏捷,才华横溢,史识丰厚。一生著作颇丰,诗、词、文、赋及书法、绘画无所不精,与浦江的柳贯、临川的虞集、豫章的揭徯斯,被称为元代“儒林四杰”。他的门人宋濂、王袆、金涓、傅藻等皆有名于世。

黄溍

邂逅株林酒一杯,汴梁同见菊花开。浪游我逐何人至,应举君随计吏来。漆店梦回风瑟缩,铁楼歌罢月徘徊。又还客里成离别,后夜思心半握灰。——元代·杨弘道《别杨信卿》

别杨信卿

忆昔赐第归,吾母适初度。蹉跎岁月晚,今辰乃中路。居人誇具庆,游子惭叱驭。兹山称最高,扬鞭入烟雾。矗矗多峭峰,濛濛饶杂树。崎岖共攀援,踯躅频返顾。陈情未成表,登高讵能赋!独怜山下水,远向卢沟去。——元代·黄溍《上京道中杂诗十二首
其五 枪竿岭》

上京道中杂诗十二首 其五 枪竿岭

元祐儒臣焕星斗,后有作者非其偶。二龙三凤何缤纷,况乃渊源鲁中叟。适从尘编识英爽,想见世泽馀忠厚。长公平生二三策,大廷披腹惊群后。风流斑斑仲与季,茅茨采椽绝丹黝。独追古昔寓阳秋,稍抉疵瑕到琼玖。却蟠馀力归赋咏,古硬清圆无不有。爰初人文启河洛,下逮百氏分户牖。空言可托匪末艺,巨笔待援须好手。典刑未坠乃至今,吾生已幸何云后。青灯照夜雨如线,奥论微辞烦击剖。追慕政复惭捧心,赞美胡能付钳口。从游起死不敢期,傥挹残膏注空朽。——元代·黄溍《读清江集》

读清江集

元代:黄溍

元祐儒臣焕星斗,后有作者非其偶。二龙三凤何缤纷,况乃渊源鲁中叟。

适从尘编识英爽,想见世泽馀忠厚。长公平生二三策,大廷披腹惊群后。

风流斑斑仲与季,茅茨采椽绝丹黝。独追古昔寓阳秋,稍抉疵瑕到琼玖。

却蟠馀力归赋咏,古硬清圆无不有。爰初人文启河洛,下逮百氏分户牖。

空言可托匪末艺,巨笔待援须好手。典刑未坠乃至今,吾生已幸何云后。

青灯照夜雨如线,奥论微辞烦击剖。追慕政复惭捧心,赞美胡能付钳口。

从游起死不敢期,傥挹残膏注空朽。

1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