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节 孽债 叶辛

2对着日式瓦灰色壁柜上的大立镜,杨绍荃试穿过好几套秋装了,最终确定下两套,却不知究竟穿哪一身好。富有特色的开襟短毛衣和松口裤,既时髦又潇洒;而代表目前最新潮流的,可是呢料长裙配披风式上衣。据说,整个未来的九十年代,都将风行各式披风式长、短上衣呢。时间不够了,穿上开风气之先的披风式上衣,会不会让吴观潮认为她是在他面前故意炫耀呢?浮起这一念头,杨绍荃顷刻间拿定了主意,就穿”][”形开襟短毛衣配松口裤,既落落大方,又能烘托陪衬出她姣好颀长的身段。说不清为啥去同吴观潮见面她要如此讲究穿着。论各方条件,她不能同他相比。吴观潮住的是花园洋房,别墅式小楼,而她呢,仅仅是一间公寓房子。论身份,吴观潮是联谊经贸开发公司总经理,门路之广,办法之多,收入之丰,杨绍荃恐怕想都想不全。也许正因如此吧,她走到他跟前去,至少在表面上不能显得过于降格和寒酸。她得好好精心地打扮一下自己。街心花园离家不远,杨绍荃是卡着时间去的。吴观潮已经先她到了,他倒穿得随随便便,一身板丝呢西装,领口敞着,连条领带都没系。杨绍荃撇撇嘴,她又给他比下去了,他根本没把与她的见面当一回事。杨绍荃留神着吴观潮身前左右,没有一个十五六的少年,她稍宽了点心。一位满头白发的老太太,牵着个两三岁小孩的手,嘴里喃喃着:”天黑了,回家,明天再出来玩。”晚饭后出来散步的人们都已陆续回家,街心花园里反而清静下来。这花园是近几年整修的,小巧玲珑,干净整洁。附近的退休职工和居民,把这儿视为乐园。唯因其小,树木花草都稀稀疏疏的,情侣们瞧不上眼,很少光顾。吴观潮的双手插在裤兜里,询问般道:”要不要去喝一杯?””不必了。”杨绍荃环顾了一下四周,路灯离得远,没人在这里下棋、打扑克,”这里挺清静,就在这儿吧。””那你坐。”吴观潮的手示意般指向一张水磨石凳,自己先一屁股坐了下去。杨绍荃不屑地斜乜了凳面一眼,她嫌脏,只是往前走了几步,依靠在水泥栏杆上,一手托着下巴,问:”那个……安永辉什么时候找到你的?””今天上午,都快十一点了。””你把他带回家去了?””不。””那你把他安顿在哪里?””一个小招待所,外省驻上海办事处开的。清静,一般的上海人不去那儿,还有伙食。我在那里有熟人,让他单独住一间房。””这倒不错。”杨绍荃讲的是心里话,来之前她打定了主意,钱她可以出,但她不带他到家里去。”让他在那里住下去,住宿伙食费我贴一半。”吴观潮摸出一支烟,掏出打火机点烟时,杨绍荃见他的脸色十分严峻。他抽了口烟道:”你不想见见他吗?””见?当然可以见的。””在哪儿见?””你把那招待所地址告诉我,我去看他。你让他等着我。””不想带他到你身边住几天?””不行。对不起。程锦泉来过电话,近几天就要回来。让他撞见这么个孩子,我怎么解释?”吴观潮又连吸了几口烟,烟头一亮一亮的,他的嗓音有点粗哑,笑声也很刻薄:”怕没有这么巧吧。男人不在家,你又搭上了什么人?””我可没你这么风流。”杨绍荃反唇相讥,她有点恼怒了,”不是你回沪后和漠苹勾搭成奸,也不至于变成今天这个样。”她嘴里嚷嚷得凶,心里却是虚的。不幸的是,他随随便便揶揄一句,偏巧给他说中了。”好、好,我们谈正题,别扯远了。”吴观潮不耐烦地挥挥手,”你要知道,永辉不可能一直在那招待所长期住下去。”杨绍荃暗自愕然:”你是说,他要长期留在上海?””可能。”吴观潮默默一点头。”这怎么可能呢!”杨绍荃有点着急、有些手足无措了。”你说怎么不可能呢?””我说……我的意思是他报不进上海户口,他不懂……””他才不需要懂这些呢。他只知道找到亲生父母,他要呆在亲生父母身边,他有这个权利。””呃……”杨绍荃没话讲了,她睁大惊恐的双眼,”那你说怎么办?””我不知道。不知道我才找你商量。””他是想把永辉推给我。”杨绍荃心里想,险些把这句话说出口。她警觉地瞪着前夫,试探着问:”你和永辉谈过了?””没有。我想等我们协商以后再同他谈。””你准备怎么谈?””孩子大了,懂事了,瞅他那双眼睛我就知道。”杨绍荃从吴观潮这几句颇有感慨的话里,听出他对永辉多少有些感情。吴观潮把烟蒂扔了。”本想给他道出实情,说明我和你已经分手,让他知道上海没栖身之地。可我又怕……怕这严酷的事实给永辉打击太大。他……他毕竟还是孩子,他满怀希望,他一腔激情地千里迢迢跑来上海找亲生父母,好不容易找到了,可……”幽暗的氛围中,吴观潮的腰背佝偻着,声音越说越低沉,胸口里像堵着口痰。他再没有往日的潇洒和风度,相反,模样儿倒有几分可怜。杨绍荃像要重新认识他似的斜瞥了一眼,她头一回觉察,吴观潮这人竟还有温情。她不得不提醒他:”不对永辉讲实情,他同样看得到、猜得出来。””是啊!”吴观潮长长地叹了一口气。瞅他如此颓丧失望,杨绍荃愈加认清了,他是想把永辉推给她,他以为女人都心肠软,容易被母子情打动。这下他发现如意算盘落空了,他又无法把永辉硬塞给她,他便只有唉声叹气。杨绍荃无意和他再商谈下去,她用结束对话的语气道:”也许,他只是来上海认一下父母,玩玩,并不想在这里久呆。””要这样就谢天谢地了。我们分别陪他玩几天,给他买些东西,送他回去,那就皆大欢喜。”吴观潮站起身来,脸转向杨绍荃,”但你我的思想上都得有所准备,要打持久战。””嗯。”杨绍荃摊开一只手伸出去,”你把他的住址给我。明天我去看他。”吴观潮从西服兜里掏出一张名片,递给杨绍荃:”就是这上头的地址。他住202房间,我关照他明天上午等你。”杨绍荃接过名片,惊疑地一扬眉梢:”你今晚还去看他?”吴观潮点头:”说好了的,我晚上过去陪陪他,顺便也好向他摊牌。””再见。”杨绍荃心里涌起一股想会一会儿子的欲望,她怕这股欲望陡然涌来克制不住,匆匆道声别,转身便走。马路上接连有两辆电车开过去,长辫子在电线接头处撞击出耀眼的火花。远处鳞次栉比的高楼群顶上,艳若彩霞的霓虹灯时明时灭。沿街的窗口里散发出股浓烈的煎带鱼的味道。自行车铃声几乎不绝于耳地叮铃叮铃传来。杨绍荃确信街心花园那边已经看不到她的背影了,疾疾的脚步逐渐放慢下来。她忙着回去干啥,屋里空落落的,那一房陈设豪华雅致的家具,填补不了她内心的空虚。坎坷的经历,多蹇的命运,两个男人对她这个美貌女子的背叛,使得她的心已变得很冷、很硬。什么事儿都不能轻易地改变和动摇她目前的生活方式。安永辉的出现同样也不能。她不能原谅吴观潮和程锦泉先后对她感情的亵渎,但她对他们似乎也恨不起来。正如于碧莉说的,程锦泉这样的事,在出国去的人中间多着呢,被人视为天经地义、符合情理。照这个逻辑,家住在小街陋巷中的吴观潮和漠苹勾搭成奸,也是合情合理的,他若不同漠苹结婚,不当上门女婿,他就一辈子别想住进花园别墅,一辈子别想混得像今天这样出人头地,而她杨绍荃更别想过上今天如此悠闲自在的日子。她家的住房条件虽比吴观潮家好一些,但要想再挤进一对夫妇去,哪怕是撇出半间房,都是不可能的。当初从云南回来的那些日子,她和吴观潮不是只能各住各的家嘛,她和吴观潮不是只能在白天家人们上班时幽会相聚嘛。他们共同忧虑过、盼望过,他们甚至羡慕那些仅有一间亭子间的小夫妻。那时的杨绍荃多么单纯,她只期待随着时间的流逝,能够分配到一小间房子。她没看出吴观潮已经等不及了,她没觉察吴观潮正在利用他离了婚单身的机会。当她发现事态急转直下时,吴观潮已经和漠苹领取了结婚证书,他还坦率地告诉她,漠苹有了三个月的身孕。他们宣布了结婚的日期,他们有法律保障,而她像块抹布样被人甩在一边。时间能够冲刷一切。时至今日,她不再像事情刚发生时那么仇恨吴观潮了。没有吴观潮的背叛,她不会再嫁给程锦泉。没有程锦泉的背叛,她不会把人世间的事儿看得那么透彻、那么穿。什么纯洁的初恋,什么镂骨铭心的爱,什么如日月样不灭的爱情,现在她全不信了。她只是为自己的舒适、安逸、快活、悠闲而活着。如果这么活着很充实,那还罢了。偏偏就是这样,她的心头仍会觉得烦恼、郁闷,觉得生活中总是缺少点什么。路不长,一会儿就看见自家住的那条弄堂了。杨绍荃走到弄堂口时,看到了一个人影从马路对面梧桐树阴影里闪出来,急急地横穿过马路。路灯的光被树叶遮住了,看去很不分明。她只觉得那身影熟。拐进弄堂,走到后门口摸钥匙时,一偏脸的当儿,她看见那身影大步朝自己走来。这回她看清了,来人是屈显亮。他怎么来了?她并没约他啊!但她并不因他破了规矩而恼他,此时此刻她真愿意有个人陪一陪。屈显亮很自觉,上楼时把脚步放得很轻很轻,而她呢,故意把高跟鞋踩得很响。进了屋子,他抓住她那只去摸开关的手,赞叹地说:”穿着这一身,你美极了!”杨绍荃没有挣脱他的搂抱,只是淡淡一笑,眼下这个人是爱她的。他比吴观潮留神她的衣着。她往他的胸怀里靠了靠,接受了他的一个贪婪的吻。她闻出来,他吃过桉叶糖。”你怎么突然来了?”她随手扯他的衣领问。”我不能总是等待召唤,我忍受不了这种难熬的期待,我想你,我盼着和你更多地在一起。”要这样才能显示我的魅力,杨绍荃忖度着,没说出口。只是带头往沙发走过去道:”你不怕我生气?””我犹豫过……可我不得不来。”够了,杨绍荃不想在今晚再找不痛快的话题。安永辉的到来,已经搅得她的心够烦的了。她需要一个人来安慰,需要刺激,需要忘却。她按亮了床头上一盏三支光的小灯,小蓝灯。屈显亮早懂了,亮起这盏灯意味着什么。他来过多次。杨绍荃从冰箱里取出两罐健力宝,扔了一罐给他。她略带粗野地”蓬”一声拉开罐,仰起脸一气灌下去半罐。屈显亮只喝了一口,微显疑惑地望着她。她往他身边一坐,脑袋歪在他肩上:”今晚有点累。””是没情绪?”他不无失望地问。”那倒不。是心烦。””刚才出去,遭到啥不愉快的事了?””不是说刚才,是说这几天都如此。”她不可能跟他讲安永辉的事,跟他讲了,他又能有什么办法?说话间他的手轻轻抚着她的Rx房。她把健力宝往茶几一搁。一个翻身扑到他胸前,双手扯住他两条臂膀:”上床吧。”他使劲把她整个儿搂在怀抱里,凑近她耳畔说:”不用急。今晚上我不想走了,留在这里陪你一晚上。”以往她不允许他留下过夜,事儿完了他便告辞。今晚上也不知怎么的,她愿意他这么说,她愿意他留下来,她只觉得自己需要好好地发泄。开始屈显亮给她们游龙华的女同胞们照相时,杨绍荃没怎么注意他。在染香楼素餐馆吃了顿经济实惠的饭菜出来,杨绍荃有感觉了,屈显亮给她照的相比其他人多。她不由得多望屈显亮几眼,他比她小那是肯定的,生相不讨厌,有股机灵劲儿。返程坐上公共汽车时,她随着女伴们喊:”小屈,别忘了把照片给我们。”几天后他给她送照片来,抱歉地说照得不好,在外面拍风景照往往不能令人满意。什么时候他给她拍几张艺术照。其实那些照片杨绍荃已经很满意了,比她平时拍的要好得多。她挑出两张自己最满意的,请屈显亮给放大一下。屈显亮一口答应。第二天又给她送来。杨绍荃要付钱,他不收,还说这两张照片比较一般,他能拍出更美的。那时杨绍荃感觉到他在献殷勤,她只是感到快乐,并没其他意思。他们只是相处较好的同事。她对出国去的程锦泉一片忠贞。以后于碧莉给她送来金项链。她心头直觉得窝囊和憋闷。那天屈显亮来他们办公室聊天,顺便又谈起摄影,主动提议给她拍几张艺术照,杨绍荃同意了。他提着摄影器材,兴冲冲上了门。照相时他给她左摆弄右摆弄,难免肌肤相碰,杨绍荃没回避,由着他摆布。照完相她留他吃了顿便餐,他在餐桌上尽夸她的菜煮得好吃,尽吹摄影艺术,吹得眉飞色舞。杨绍荃也觉得度过了一个愉快的星期天。送照片到家里之前他先给她打了电话,说晚上给她送去,免得她又费神煮饭招待。他来了,把她的几张照片放得人头那么大。她又惊又喜,照片上确确实实是她,可她真有这么美吗?把这几张照片挂在电影院里,人们准会说这是一位影坛新秀,女明星。她爱不释手地欣赏着照片上的自己,眉眼、脸颊、乌发、鼻梁和光泽。屈显亮先和她并肩欣赏,给她指点着如何运用光线角度,话语间不断地赞叹她的美貌。他好像很自然地把手搭在她的肩上,她没有反对,照样变换角度瞅着照片,还转过脸朝他惶惑地笑了一下。他冷不防在她颈项上吻了一下。她的眼里掠过一道惊慌的光:”你……”他不由分说地把她手里的照片往桌上一放,捧起她的脸,一阵雨点般的狂吻。她起先避让着双手抬起来想推开他。可经不住他的热情攻势,她垂下眼睑哼哼着接受他的吻,在他吻得又长又久时,她也情不自禁地回吻着他,并张开双臂,扑进他的怀里。他狂喜地把她抱离地面,她眩晕般倒在他身上,耳畔听着他喘息般呢喃着爱她的话,她的身心着了火似的燃烧起来。她紧紧地紧紧地生怕失去他般搂着他的头颅……安永辉在招待所小食堂吃过晚饭,就在盼望阿爸到来。孤零零一个人呆在招待所的小屋里,只呆了半天,他就闷得慌。他听不懂这里的人讲的话,只有阿爸跟他讲话,他才听得懂。他没想到来上海找阿爸阿妈会这么顺利,卢晓峰头天找到了老爹家,他们几个随同来的娃娃跟着有了歇处,连旅馆钱还是卢晓峰家老爹掏的。他羡慕卢晓峰,晓峰的老爹对素不相识的娃娃都这么好,对晓峰这个孙子,不知该如何地宝贝哩!吃过早饭离开晓峰家,是晓峰的姑姑玉琪阿姨送他和盛天华、梁思凡出来的。她说他的爸爸最好找,上了电车,买五分钱车票,坐四站,下来就能看到联谊经贸开发公司那幢大楼。大楼前挂着很多牌牌。走进大门,上九楼,就是联谊经贸开发公司的办公室,有名有姓的吴观潮,只要他在,准能找到。电车开来了,玉琪阿姨特地关照,如果没找到,就乘这路电车回来,坐四站,他们再帮他联系。说着话,她硬把一角车费钱塞进他的手里。安永辉的心里很感动。在他逐渐谙事的这些年里,他的耳朵里灌满了对上海人的议论,说他们精明,善于算计,会做生意,说他们特别小气、”抠得很”,为了钱可以翻脸不认人。说他们从不愿帮助别人,做任何事情首先都得估算一下是否会吃亏。说他们为了回上海,婆娘可以丢弃,男人可以不要,连自己的亲生骨肉都可以甩下不管。现在看看,不全是那么回事儿,晓峰一家对他们这些远道而来的娃娃,是多么细心周到啊。上了电车,买好票,安永辉一站一站数着电车的停靠次数,到第四站下了车,果然见车站旁就耸立着一座比山还高的大楼房。那个门口悬挂很多大牌牌的大门,离得也不远。他看清了好多竖写的牌牌中间,有一块写着联谊经贸开发公司,才放心地走了进去。宽敞的门厅对着楼梯,一侧还有两扇小门一关一闭,安永辉从电视上看到过,那叫电梯,是送人上下的,但他从来没坐过,不晓得收不收钱,更不晓得电梯咋个把他送上九楼。他深深地吸了口气,还是往上走吧。一楼一楼数着走,不会搞错。走楼梯总比爬山容易。他一口气走到七楼,累得直喘气,两条腿都有点酸了,无意间往窗外一望。嗨,这才是真正的上海呢!好多好多高高低低的楼房,好多好多烟囱,在太阳光下,好看极了。昨天晚上,他还有点怀疑呢,窄窄的巷子,挤满了车的马路,拥塞得连转个身都费劲的屋子,难道这就是上海?现在他总算看见上海的另一副面貌了,这城市真大啊!听说一直连接到大海边呢。那大海,比起云南的洱海,不晓得要宽到哪里去喽。看过一阵,走上八楼,他又看。到了九楼,他还看。越走得高,眼里看到的上海越是让他感觉雄伟、壮丽。要不是找阿爸,他还想往十楼、十一楼上呢!他由楼梯拐进走廊,溜长溜长的走廊两侧全是门,晓得阿爸在哪一间屋里啊?安永辉有点犯难了。幸好走廊里老有人走来走去,他一问,人家直接把他带到阿爸房间里去了。安永辉留神了,阿爸的房间门口,有块小牌牌,上面写着”总经理室”。于是他明白了,阿爸的官不小。带他进去的人退出去了。安永辉怯怯地站在屋子中央,往前走也不是,往后退也不是,到一边去坐也不是。坐在大办公桌旁的这个人,安永辉料定他是阿爸无疑,这屋里就他一个人啊。阿爸转过脸来,看见他先一怔,继而蹙起眉头问:”你找谁?””我找吴观潮。”安永辉不敢直呼他阿爸,还是像其他人问时一样答。他发现这个阿爸要比西双版纳家里的阿爸安文江年轻得多。”你是……永辉?”他的云南口音一露出来,阿爸蹙紧的眉头刹那间舒展开来,脸上的诧异之色顿时急遽地变为愕然、激动。这是他的阿爸,亲生的阿爸,梦里都在猜着是个啥模样的阿爸,他赶百里千里路都要来见一面的阿爸!阿爸只一眼就把他给认出来了。泪水涌了上来,他哽咽着低低地呼唤:”阿爸……””永辉,”阿爸的声气也有点发颤,”你……你咋个来了?”阿爸还记着云南话,他还会讲云南话。”我……我是随……”他结巴巴地,话都说得不顺畅了。有人拿着几张白纸进来请示总经理,阿爸为难地瞅瞅来人,又瞄一眼永辉。”这样吧,永辉,”阿爸站起来,打开他身旁的一扇小门,向他招招手说,”你看到了,我忙,你先在这间屋里坐一会儿,休息、翻翻画报。中午我们一道出去吃饭时再谈,好么?”有啥不好的。他已经找到了阿爸,再不用忧心了。永辉进了那间摆满沙发的屋子,里头很清静,墙上挂着画,茶几上摆着画报,还有报纸,墙角落还有一架电话机。他真想给晓峰的老爹挂个电话,告诉老爹和晓峰,他找到阿爸了,请他们放心,可他不晓得咋个给晓峰家老爹打电话,他也不记得晓峰家有没有电话。他只得把这件事放在心上,吃饭时再给阿爸讲。饭是阿爸带他出去吃的。他说起挂电话的事,阿爸说晓峰家老爹打电话来了,阿爸谢了他,他问阿爸认识不认识卢晓峰爸爸,阿爸说不认识。于是他告诉阿爸,晓峰家妈是个傣族,叫依荷,晓峰家阿爸来上海时,不像盛天华的妈,也不像梁思凡和沈美霞的阿爸,都离婚了,晓峰的阿爸阿妈没离婚。他们这几个来上海的娃娃,只有晓峰是跟他阿妈讲了的,依荷阿妈给了晓峰钱,还让晓峰带了好些吃的。晓峰一路上都把吃的分给他们几个伙伴了。进了饭馆,阿爸点了好几个菜,还特意要了辣椒。永辉吃得很香,心里说还是阿爸懂他的心思。阿爸吃得很少,只吃了一小碗饭,光是喝着啤酒,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瞅。阿爸又问他是怎么来上海的。永辉一边吃一边告诉阿爸,县城中学初一班的女生沈美霞家妈死了,沈美霞哭得死去活来,橡胶农场的人找到学校来,联系沈美霞住读的事。沈美霞说她要到上海去找阿爸,她不读书,她的阿妈临死之前叮嘱她要去。农场愿意替她出路费,学校里又募捐一些钱帮助她。事儿”哄”地传开来了,比她高一班的卢晓峰回家说了这事,返校后就悄悄表示,他也要去上海找阿爸。安永辉本来就在学校住读,安文江阿爸和陈笑莲阿妈待他特别好,每月都给他足够多的伙食费和零花钱。但他大了,从同学们的闲言碎语和背地里指指戳戳的议论中,他早晓得了自己出生的秘密。从上半年起,他听到一个消息,上海市颁布了一个知识青年子女去那里读书入户的规定,他们学校就有一个女生,她的父母原先都是知青,工作分配得早,就留在县城里。七九、八年大返城时他们没有走,暑假里这个女生迁回上海外婆家读书去了。哦,上海,这两个字对年龄半大不小的安永辉来说,有着多么巨大的诱惑力啊!上海不仅是繁华热闹、五光十色的大城市,上海还有他的亲生父母,他一点都记不起他们的相貌了,他多么想瞅他们一眼,多么想挨着亲生的父母住啊。可以说从那时起,他就有心要跑一趟上海了。这一回,沈美霞要走,卢晓峰也要去,他俩虽不是和他同班同学,原先也不认识,可他们毕竟同是版纳人,他们的命运毕竟有共同之处啊。他把伙食费和零花钱都攒下来,待他俩上路时,他也偷偷地跟着上了车。没想到,到了昆明,又遇上了盛天华和梁思凡。于是他们便结伴而行,一道来了。”你这么跑来,荒废了学业咋个办啊?”阿爸听他细细地摆完,既没显出赞赏的脸夸他,也没沉下脸训斥他,只是担心地吐出一句。吃过饭,阿爸把他领到这个招待所里来,让他好好睡一觉,休息个够,叮嘱他千万不要乱跑,到五点半时,去楼下小食堂吃晚饭。阿爸把买好的餐券交给他,说晚上再来看他。见到阿爸的兴奋和狂喜让风吹跑了。永辉原以为吃过午饭,阿爸会带他回家见阿妈,晚饭他能和阿爸阿妈坐在一个桌子上吃。哪料到他得孤零零地呆过大半天,一个人吃晚饭,一个人熬过好几个钟头。阿爸咋不带他回去呢?阿爸为啥只字没提阿妈呢?街上那些人不是说,当年阿爸阿妈为了回上海,闹的是假离婚嘛!他们到了上海,又会复婚的。阿爸阿妈的家在哪里呢?莫非很远?安永辉一直悬起颗心期待着阿爸的到来,他心里说,也许阿爸下午会打电话告诉阿妈,也许阿妈会同阿爸一道来接他回家,也许……

5小阁楼上的台灯还亮着,卢品山踮起脚跟望上去,也看不到从几千里外找到上海来的孙子晓峰在做啥。他轻手轻脚走到阳台的楼梯旁,低声问同样蹑手蹑脚从阳台上下来的小儿子卢加琪:”他睡了吗?””没有。”卢加琪特意跑到阳台上,斜斜地从小阁楼窗户望进去看个究竟,悄悄说,”他在写字。””写字?””好像是写信。””嗯。”卢品山沉吟着点头,”这个小囡懂事早,一点不像十四五岁的样子。刚在上海过了一天,他就想家了。””明天我休息,陪他去西郊公园玩。”卢加琪主动提议,”让他开开眼。””好事。多带他出去玩,尽量少让他跟弄堂里的人接触,谨防那些嚼舌根的把事情真相告诉他。”卢品山叮嘱着,又似想起了什么,”过几天又到探监的日子了,你要去一下。””我调休好了,爸爸。”卢加琪答应着,”把晓峰来了的事,跟阿哥说一下。”卢品山嘴里发出一声深长的叹息,父子俩摸摸索索回到房里去了。楼梯脚黑幽幽静悄悄的。小阁楼上,卢晓峰在给傣族阿妈依荷写信,他坐在小巧的写字台前,就着蛇管台灯橘黄色的灯光,往横线信笺纸上写着忽大忽小、歪七倒八的字:阿妈:你好吗?我到上海了,找到阿爸家了,在阿爸睡觉的小阁楼上给你写信。不过,我还没见着阿爸,老爹说,阿爸到外地出差去了,办公事。真不巧,我找到阿爸家,阿爸刚走两天,听叔叔讲,阿爸这趟出差,走得远,要隔些天才能回来。你放心吧,不要牵挂我,老爹、叔叔、阿婆还有娘娘,他们都对我很好很好。就是我吃不惯上海的饭菜,阿婆煮一桌子的菜,都不放辣椒,也没得酸菜汤,嘴巴里吃得好没味儿。噢,跟你讲,和我一路结伴来上海的娃娃,都找到他们的爸爸和妈妈了。来上海的头天晚上,三个比我大的男娃儿,叔叔带他们住进了街道上一家旅馆,包了一间小房,钱都是老爹掏的。她阿妈死了的沈美霞,就住在阿爸家里,和娘娘睡一张床。今天上午,叔叔特意把她送去见她的阿爸。不晓得她阿爸见着了是不是喜欢。叔叔说,见到的那一刻,他俩都呆了!好怪。我喜欢上海,阿妈,可我更想你。伴你在寨上时,我脑壳里头总是想阿爸是个什么样子。可这会儿,我又好想你,你什么时候也到上海来瞧瞧,马路上好多好多的人,好多好多的车,楼房比寨子团转那些山还高哩。你蹲在火塘边时常对我说,和阿爸成亲那么多年,你从来没到上海来过。等阿爸出差回家,我写信给你,你来吧,不要节省那些钱了。前些年你舍不得来,瞧,火车票涨价了。你来吧,阿妈,我想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