阻雨呈由正,邹浩古诗

秋风吹雨入疏棂,永夜漫漫双眼明。借问泥涂困行李,何如南亩念西成。——南北朝·邹浩《阻雨呈由正
其一》

生平勋业在诗书,黑绶翩翩下蕊珠。漳水功名未为最,他年丹槛更捐躯。——南北朝·邹浩《次韵承君见寄
其二》

阻雨呈由正 其一

南北朝:邹浩

邹浩(1060—1111)字志完,遇赦归里后于周线巷住处辟一园名“道乡”,故自号道乡居士,常州晋陵人。生于宋仁宗嘉祐五年,卒於徽宗政和元年,年五十二岁。元丰五年进士,调扬州颍昌府教授。吕公著、范纯仁为郡守,皆礼遇之。哲宗朝,为右正言,累上疏言事。章惇独相用事,浩露章数其不忠,因削官,羁管新州。徽宗立,复为右正言,累迁兵部侍郎两谪岭表,复直龙图阁。卒谥忠,学者称道乡先生。浩著《道乡集》四十卷,《四库总目》传于世。

邹浩

叉手前来问我禅,我无言句与人传。一杯茶罢抽身起,笑指长松直上天。——南北朝·邹浩《示愚溪守道山主》

示愚溪守道山主

蟾影舞花真窈窕,江风吹竹是伦伶。开壶日月欣浮白,放眼乾坤得倍青。——南北朝·邹浩《君瑞酒来用前韵》

君瑞酒来用前韵

青琅玕里白玫瑰,不受尘氛天自开。最好夜凉初雨过,清香习习向人来。——南北朝·邹浩《闻茉莉香
其二》

闻茉莉香 其二

南北朝:邹浩

青琅玕里白玫瑰,不受尘氛天自开。最好夜凉初雨过,清香习习向人来。

1

次韵承君见寄 其二

南北朝:邹浩

邹浩(1060—1111)字志完,遇赦归里后于周线巷住处辟一园名“道乡”,故自号道乡居士,常州晋陵人。生于宋仁宗嘉祐五年,卒於徽宗政和元年,年五十二岁。元丰五年进士,调扬州颍昌府教授。吕公著、范纯仁为郡守,皆礼遇之。哲宗朝,为右正言,累上疏言事。章惇独相用事,浩露章数其不忠,因削官,羁管新州。徽宗立,复为右正言,累迁兵部侍郎两谪岭表,复直龙图阁。卒谥忠,学者称道乡先生。浩著《道乡集》四十卷,《四库总目》传于世。

邹浩

豪风横雨洗新春,掣电惊雷起蛰鳞。七百里开云土润,八千年庆大椿辰。太牢醇酎春台上,金马公车要路亲。凛凛河图门户在,稳将才业嗣前人。——宋代·项安世《任安道生日
其二》

任安道生日 其二

青琅玕里白玫瑰,不受尘氛天自开。最好夜凉初雨过,清香习习向人来。——南北朝·邹浩《闻茉莉香
其二》

闻茉莉香 其二

老潘飞蹑烟霞去,墨宝流传能几许。尚方犹以比庭圭,况复人间故人处。夫君好事追前贤,巾袭深藏二十年。雨旸燥湿莫知数,毕竟挺然金石坚。一朝酒发南箕舌,信在言前可中辍。有如印弄掌握间,棱角虽刓终一决。著书天禄垂无期,云将掉头吾弗知。但欣厚意厚若此,来仙阁上信双眉。我有歙州韫玉石,琢成高秋远天碧。平时长自水流珠,未省呼童助涓滴。我有常州饱霜毫,千钱一管价不高。真行隶草字百万,劲锋凛凛方遒豪。绛人陈元乃其伍,相得欢甚谁能禦。心灰缘此亦复然,和我精神动寰宇。便涤砚,便操笔,便启轩窗磨此墨。敲冰佳纸适及门,罗列千张耀晴日。也吟诗,也作文,也把黄庭模右军。并包万类入方寸,倏忽变化生乾坤。君不见老子绝学故能学,君不见孔子捐书故能书。因君起我书且学,我书且学孔老俱。孔老俱,竟何如,写我长句酬勤渠。——南北朝·邹浩《梦臣惠潘谷墨
其一》

梦臣惠潘谷墨 其一

南北朝:邹浩

老潘飞蹑烟霞去,墨宝流传能几许。尚方犹以比庭圭,况复人间故人处。

夫君好事追前贤,巾袭深藏二十年。雨旸燥湿莫知数,毕竟挺然金石坚。

一朝酒发南箕舌,信在言前可中辍。有如印弄掌握间,棱角虽刓终一决。

著书天禄垂无期,云将掉头吾弗知。但欣厚意厚若此,来仙阁上信双眉。

我有歙州韫玉石,琢成高秋远天碧。平时长自水流珠,未省呼童助涓滴。

我有常州饱霜毫,千钱一管价不高。真行隶草字百万,劲锋凛凛方遒豪。

绛人陈元乃其伍,相得欢甚谁能禦。心灰缘此亦复然,和我精神动寰宇。

便涤砚,便操笔,便启轩窗磨此墨。敲冰佳纸适及门,罗列千张耀晴日。

也吟诗,也作文,也把黄庭模右军。并包万类入方寸,倏忽变化生乾坤。

君不见老子绝学故能学,君不见孔子捐书故能书。

因君起我书且学,我书且学孔老俱。孔老俱,竟何如,写我长句酬勤渠。

1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