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文之子,选拔黎明(Liu Wei)

在座的众人都称自己为“荒地狩猎者”,当然“灭亡之地”也被称为“荒地”,因为叫“灭亡之地”这个称呼给人一种阴森森的感觉。同时雷米的官方称呼那里叫做“凯里斯沙漠(KAYLESSDESERT)”,这个称呼也显得过于斯文。
“怎么?你想去荒地?” 旅馆主人提高嗓门反问道。
虽然人们来威尔德的目的只有一个,可是旅馆主人还是想劝房客们放弃这危险旅程。
波里斯没有回答,只是静静地等待回音。 少顷,主人不耐烦地嘟囔道:
“当然是那个女人了,听说拉拉扎维占领了一半荒地。而且我亲眼目睹她把大把大把的黄金从荒地那边运出来,要是我是她,我就肯定在海肯那儿盖一栋别墅好好享受享受,可是这个女人始终不能罢手……”
“到哪里才能见到她呢?”
“见不着了,这不很明显吗?灵魂下了地狱,肉身归于尘土。照她那么活,死于非命不是早晚的事情吗?”
这时,旁边的一个男人插嘴了:
“我说老板,死不见尸你怎敢肯定她就死了呢?要是我不来几年,你是不是也把我当作已经被入棺埋葬了呢?”
“拉拉扎维总是在我这里准备行动,而且在捕猎结束后她也会回到这里。她最后一次走的时候,让我保管的装备不也在那个角落堆着吗?可是过了这么多年她仍没有一点消息,她肯定是死了,难道她还嫁给幽灵当老婆了不成……”
主人有点激动。 “那也没有准啊,哈哈……”
波里斯觉得有必要中断这场无聊的谈话:
“好的,既然有这么一个人我也就放心了,我想买一些装备,还有,能借用一下地图吗?”
诺亚弥德曾经跟波里斯讲过,在这里能买到荒地的详细地图。在每个捕猎者的努力下,这种地图年年都在更新。
“想看地图?那就先给我五个银币!”
波里斯从口袋里掏出一枚五元银币放在吧台后,独眼龙从里屋拿了一张地图。摊开来一看这地图还真不小,周边的国家只标示了边界,而地图中央的“灭亡之地”却写满了文字。当然在“灭亡之地”也有很多人们还没有涉猎到的地方。
波里斯指着一个空白点说道: “我要去这里,麻烦您给我弄装备。”
那些刚刚还在波里斯身边继续着无聊争论的捕猎者们,一看到他所指的地方后顿时都目瞪口呆了。
“哈哈……”主人打破了沉默。
“咳,我说老病猫,”——这是主人的口头禅——“你在耍我吗?你知道那是什么地方吗?年纪轻轻的,做什么不好,偏要去那里送死,要是真想找死,这附近也有很多不错的地方。”
“哈哈,当然。那样你至少可以死后躺在棺材里面……”
“你知道威尔德有多少没有主儿的坟吗?想知道的话,你可以到后院的菜场看看。”
“拉拉扎维放言要横渡荒地时,那个地方她至少去过12次,要是你真想丢命,还不如捐给我。”
波里斯沉默不语,等他们安静下来,他重复道:
“我要去这里,麻烦您给我弄装备。”
听完这句话,主人的表情变得很严肃,他想仔细看看波里斯的脸,可是因为他戴着头巾的缘故,主人就只能看到波里斯的鼻子和嘴。
主人还要说些什么的时候,独眼龙说道:
“洛克马德大哥,你就成全他吧,要是他还没有走到一半路程就回来退货,那么你按半价收回那些设备不就行了吗?”
波里斯这时才知道旅馆主人叫洛克马德。
洛克马德盯着波里斯的手思考片刻后说道: “你为什么要去那里?”
“因为我有事。”
“要是你为了钱而去那里送死,我可以给你做担保人帮你借到钱。”
“谢谢,可我不是为了钱。”
“那么你到底为了什么?研究卡纳波里古王国的学者们也经常来这里,但是看你的手也不像是文职人员。你想那里会有什么?你是不是想越往里面走就有越多的宝藏?实际上那个方向是通向沙漠的所在,而且在那里幽灵们不分昼夜想来吞食你的肉身,要是你真的被幽灵们缠上的话,那么除了杀死你之外,我们别无选择。”
波里斯抬起头说道: “要是真有那么一天,请你们不要手下留情。” “……”
表情僵硬的洛克马德没有再说什么,转身进了厨房。过了一会儿,他开始往外拿东西:面包、干粮、干果、皮制水壶、拐杖、毛巾、小铲、斧子、矿石标本……
然后,他拿了一张崭新的地图铺在那张旧地图上面,那地图画得很简单,除了大概的地形标识以外并没有多余的文字。洛克马德用钢笔在那里画了一条线,那是从威尔德到“灭亡之地”内部的道路,线并不长,在图上只有20厘米左右。
“这里有卡纳波里王国的古道路,迷路后你要是能找到它,至少能回到这里。”
然后,老板还在离那线不远的地方画了两个圆圈。
“还有,这里有两个泉水,这个季节肯定有水。虽然走到那里有点绕,可是一定要去那里加水,即便是你加了水,仍然会觉得不够。”
波里斯点头表示明白,洛克马德拿起一个皮制水袋后继续说道:
“这一个水袋只够你喝一天半的,一天喝五次,照这个量你得好好把握。要是不在白天走,而是晚上、黄昏和清晨上路的话,应该够喝了。当然要是比这个再节水,那你身体肯定会吃不消的。此外,口渴时在嘴里叼一颗小石子也能有些帮助。”
说完,洛克马德歪着脑袋思考片刻后继续说:

“要是这样,即使你在这里加水,顶多也能到这里。” 他在地图上画了一个X。
那个地方离波里斯的目的地还很远。波里斯盯着那个X说道:
“谢谢您,我会牢记您的忠告。”
虽然有些贵,波里斯没有讨价还价,而是按主人的要价如数付款。他把手伸进怀里抓了一把钱放在吧台上面。同时他感觉到有人冲着他走来,可是那个人只是也把钱放在吧台上说道:
“我要和他一样的。” 波里斯回头一看,是那个雇佣兵少女。
洛克马德有些不相信: “难道你也去那里吗?” “不是。”
“那你要去什么地方?” “这里。” 她用手指了安诺玛瑞南部的一个地方。
洛克马德有些目瞪口呆。
“你要是去那里,应该走罗森柏格。这个小伙子是要进入荒地的中心,所以从这里走,而且你也不必象他那样带这么多装备。”
“罗森柏格?”
她瞪大了眼睛,然后用手指了位于雷米和安诺玛瑞中间的一个地方:
“是这里吗?”
洛克马德轻轻抓住她的手,在地图上画了一条线:从北边的东提波湾乘船经过西提波湾在雷米的首都艾提波登陆后,经过西南面的罗森柏格一直往南走。
“这样走就到了,小姐。” “太远了。”
她把手抽出来,然后在地图上画了一条从威尔德经过荒地到安诺玛瑞的直线。
“还是这样走快,麻烦您给我和他一样的装备吧。”
洛克马德无言以对了,所有人都在呆呆地望着她。
她那刚十二三岁的脸上挂满了稚气,虽然面无表情,可是却像是贵族少女手中的布娃娃一样精巧而可爱至极。
就是这么一个小女孩执意要单独进行历时数十天的冒险。
刚才还苦口婆心提醒波里斯的洛克马德这下完全无话可说了。在他看来,这简直就是自杀行动,可是她一点都不忧郁,也不紧张,反而因找到捷径而沾沾自喜。洛克马德没有多说什么,开始往外拿装备,然后把钱装进口袋,耸耸肩后探开双手,显然是一副无奈的样子:
“最近的年轻人可能流行这么做……” 她的名字叫娜雅特蕾依。
虽然以前听说过,可是因为发音不甚准确,所以没能记住,而且当时的状况也不允许波里斯好好琢磨一个陌生少女的名字,那时波里斯的心态是极其不稳定的。
她没有姓。
在月岛时,波里斯也和她一样没有姓。现在住在莱克路达和路各的人也没有姓,路各住民好歹还在名字后面加出生地或家族的别称,可是莱克路达的人只有名字,当然那里没有几个能叫的出名字的家族。
受他们的影响,波里斯完全省略了姓,而且波里斯这个名字随处可见,对他的隐身很有帮。
现在两个人要走的路线是相同的。
这不是寻常的路径,所以所有人用狐疑的眼光望着他们,甚至有些人开始在打赌说明天下午他们准会打道回府,赌资是10个银币。
虽然两者要走的路是一样的,可是没有理由说两个人一定是同要同行,而且从地图上看,他们的路线还存在微妙的差异。
对波里斯来说,最佳路线是走洛克马德说的古道路,因为他要去的地方就是卡纳波里王国的首都亚勒卡迪亚。虽然没有人知道亚勒卡迪亚的准确位置,但是波里斯想这条著名的古道路肯定通向那里。
然而娜雅特蕾依却要经过“灭亡之地”的西部,要到安诺玛瑞东部的一个城市,准确地说她要去的地方是安诺玛瑞的殖民翠比宙。先不说怎么过“灭亡之地”,就是顺利通过了那里,前面还有德雷克斯山脉挡着。正因为它的存在,安诺玛瑞才避免了从“灭亡之地”逼近的沙漠化的侵袭。
当然,洛克马德早就提醒了这一点,可是娜雅特蕾依只说了一句话:“我知道怎么走。”
在波里斯听来,她的话是那么地充满自信,说不定她去过灭亡之地或者就是生活在那里的人。
在众人的撮合下,两个人坐在了同一个桌子,咋一看他们还真像是一伙儿。
“你这是胡闹。” 这是波里斯对娜雅特蕾依说的第一句话。
娜雅特蕾依低着头很轻松地说: “我们是同路。” 波里斯严肃地说:
“我必须得去那里,但是你有别的路可以选择啊。要是换了我,我肯定会绕行的,没有人像你这么执意要找死……”
娜雅特蕾依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道: “苗族自有苗族的办事方式!”
“苗族……?”
娜雅特蕾依没有继续回答,虽然波里斯有些迷惑,可是他并不是多管闲事的主儿。他以前没有听说过苗族这个民族,但是他也不想知道。
吃完饭,他们也没有互相打招呼,就各自回了自己的房间。
第二天下午,波里斯离开旅馆去买一个特殊装备。这是一种叫拉马的动物,虽然不是说每一个进入“灭亡之地”的人必须都购买它,可是洛克马德还是劝波里斯购买一匹。
波里斯花了50元金币买了一匹拉马,虽然有些贵,可是他没有别的选择。拉马这东西有点像骡子,长了一身厚厚的白毛,虽然可以当坐骑,但是主要用途还是搬运东西。尤其在沙漠,在没有饲料和水的情况下,这家伙能挺很长时间,所以在“灭亡之地”,它是再好不过的运输手段。
拉马的性情很温顺,因此波里斯虽然第一次见到它,可是还是很顺利地把它从圈里牵出来。卖主教会波里斯怎样在拉马的背上托运东西和系水袋。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