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料黎明(Liu Wei),莫斯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学的雨滴

雷米的大海依旧很冷。
它使人产生错觉,让人觉得好像是第一次来到这里。其实,他离开这里已有几个月,可是那段时光如同记忆中的某个纪念日一样使人难以忘记。
在和朋友们一一惜别后,他发现自己不再是那个叫塔普的岛中人,而是回到了以前的那个叫波里斯?贞奈曼的人。重新找回的原名如同一件特别合身的衣服,让他觉得十分惬意。
在这里有他熟悉的一切:为了新生而重归的大陆,蔚蓝的大海,熟悉而又陌生的雷米方言,不用坐船就能回去的故乡……只有他的原名让他觉得陌生,他好像是一个刚从睡梦中醒来的人,在找回现实感的同时却忘记所有的梦中故事。此时此刻,以前的恩怨情仇都化为了过眼云烟。
一切都不能再回首了,虽然它们是那样地清晰。在那个任何大陆人都不知道的无名小岛里,深藏着那段真实的存在……
他的脚步是那么地轻盈。
船正在驶过埃尔贝的一个码头,有不少古董商划着小船穿梭于大船之间。他以前并不知道那些古董商想打捞些什么,现在他特别清楚他们在想什么,因为在那片海域深处散落数不清的奇珍异宝。
奈武普利温给波里斯写了几封介绍信,可是他没有去投靠那些信中提到的人。在分别时,奈武普利温放心不下波里斯,所以他就又写了几封信给他,可是波里斯对这些信连一封也没有拆开。在目前这种状况下,奈武普利温写的信不再是普通信件,它们对波里斯具有更大的意义,他不想急着拆开来看信中的内容。等真的想看的时候慢慢阅读也未尝不可,波里斯这样想。
波里斯必须去一个地方。
为了避开奇瓦契司的追踪者,他没有在埃尔贝登陆。至于熟悉的宁姆半岛,因为他曾和奈武普利温一起在那里旅行过,所以他也没有在那里下船。波里斯要登陆的地点是埃尔贝岛下面的诺亚弥德半岛海岸。诺亚弥德半岛虽说是雷米王国的领土,可是随着沙漠化的愈演愈烈,它却成为了一片相对独立的乐土,往返于两国之间的人经常在这里歇脚,这里可以说是隐身的绝好地点。波里斯在上岸后的一天里,总共就遇见了五个人,可是他们都行色匆匆根本就没有搭理波里斯。
步行一天半后,波里斯终于来到了诺亚弥德,这个已经开始衰败的港口城市。曾几何时,这里的商业氛围特别浓厚,人声鼎沸,车水马龙,可是“灭亡之地”的沙漠化导致了人口的锐减,如今它已失去了昔日的辉煌,变成了一个死气沉沉的小城市。波里斯利用在这里停留的一天,收集了一些情报以便动身到那个地方去。此外,他用奈武普利温送的几件金器换来了这次出行所需的盘缠。
虽说“灭亡之地”是一片很大的荒地,可是它的东西部都被险峻的山脉所环绕。因此,实际上,在这里可以定居的地方没有多大。当然,大多数人连谈都不愿意谈这个地方,可是正如雅尼卡所说的,在这里从事危险捕猎的人也不是少数。一些军人和以寻宝为目标的人,经常在这片土地的两个地方聚集:一个是南面的边境城市马哈扎波德拿,另一个就是北面的离诺亚弥德20公里的小村子威尔德路。
上岸后的第五天,波里斯来到了威尔德路。
太阳已落山。波里斯来到了一栋三层高的楼房门前,房顶上的风车在随风转动,好像那股风是波里斯带来的一样。
“当……当……” 波里斯敲了两下门。 “五点前可以投宿,明白了吗?”
老板打开门一扇小窗户打量了一下波里斯,波里斯看见他是一个五十多岁的鹰嘴鼻子、满脸伤疤男人,在他的金发中夹杂着不少灰发。老板等波里斯一进门,就马上又重新锁好了大门。
屋子里面有不少人。
在屋子的中央有七八张桌子,十来个男人在厨房门口的吧台前聊天。听到门声后,他们不约而同地抬起头看了看波里斯。在这里,天黑后是很少有新的房客的,他们饶有兴趣地上下打量着这个不速之客。
波里斯站在入口望着里面,那些男人看到他戴着深色的帽子、有着青铜色的头发和刚毅的下巴。也许是上岸不久的缘故,他的身上还有一股淡淡的海盐味道。波里斯虽然出生在内陆,可是两年的荒岛生活锻炼了他,使他拥有健美的身躯和敏锐的眼光。已经没有人再当他是奇瓦契司人,可是他还没有认识到这一点,所以经常用头巾盖住脸部。
波里斯没有选择在角落的桌子坐下,而是径直走到吧台,用低沉的声音要了一杯热葡萄酒。
这里以前是一个教堂,在威尔德路,它是最景气的旅馆。一年四季它都在营业,无数的一心要到这个“灭亡之地”发横财的人给这个旅馆带来了大笔的金钱。那些被称为“荒地捕猎者”的人们在这里已经十几年了。旅馆主人以前也是他们中的一员,在“灭亡之地”纵横多年后他开了这家旅馆。这个小旅馆除了提供住宿外,还销售各种物品。
平时,这些“荒地捕猎者”们都散落在各地从事自己的工作,等闲下来他们就又会陆陆续续来到这里继续着发财梦。他们互相都认识,但是在他们中间没有人使用雷米方言。每年都有新的面孔加入他们的行列,但是他们的数量却始终保持在一个定数,也就是说一些队员是一去就不复返了。
坐在波里斯身边的人在窃窃私语:“对,今年奥布廉不会来了,听说那家伙在海肯发财了,也许明年也不会来了;那么他是威路的替身吗?这小子去年就杳无音信了,听说被幽灵吞食了……”

金沙手机娱乐登录,就在尤利希再也按捺不住,快要爆发的时候,看起来心境不受影响的柳斯诺提出了一个对策。或许是因为这方法太过干净俐落,令尤利希枯萎的精神又恢复过来。他们终于又等到一个情报,一接获消息,他们立刻离开作为指挥总部的旅馆,并告诉伊贾喀,说:临时有急事要离开一阵子,担心有情报再进来,所以麻烦您在此地帮忙等待情报,只要几天就行,可是在我们回来之前绝对不要离开……然后伊贾喀就欣然答应了这两位一向对他很好的绅士。而且脸上还带着他那特有的纯真笑容。他应该还呆在旅馆吧……如果无法让对方离开,最好的方法就是自己离开。在树下听到声音的柳斯诺小声地回了这一句。可是太小声了,尤利希根本没听到。其实,伊贾喀是不是还在旅馆他们也没把握。因为他们留下伊贾喀离开旅馆已经过半个月了。而现在,他们正好不容易找到好地点,要抓住新来的那一行人。哟咿!树上的尤利希首先发现猎物,轻轻发出暗号。在不远处,两个少年和两名大人正朝着他们这边走来。他们来自第二艘到达埃尔贝岛的陌生船只。原本身体靠着树干低着头的柳斯诺慢慢地走出去。然后将腰上系的剑拔出一半,用沉郁的眼神直盯着对方一行人。实在是不必这么……客气……都已经极力谢绝对方好意了,但还是没有用。他们被一股脑地请去一间相当豪华的起居室,而起居室两边还有两个卧房。虽说是很豪华,但这种风格和波里斯以前在安诺玛瑞住过的贵族豪宅——培诺尔城堡还是差一些,反而比较接近他在故乡奇瓦契司的家。这里看起来确实是大领主的城堡,但比较倾向于防御性结构而非安居乐业型,尽管如此,内部还是作了颇为细心的装饰。里面摆着一张看起来非常舒服的摇椅,有茶几、有擦拭得非常明亮干净的镀金油灯,以及银制餐具之类的东西。而他们,则成了这座城堡的贵客。这所有一切都发生在他们被士兵带到迪坎领主城堡之后,波里斯拿出奈武普利温的剑,说出伊斯德·珊这个名字时。面对这突如其来的礼遇,他们一时无法回过神来,而对方则像是吓得魂飞魄散似地欢迎他们——开始准备丰富晚餐,清扫出最好的房间,拿出换洗衣物,整个城堡都骚动起来。看来奈武普利温在雷米使用的假名伊斯德·珊并不只有领主和他家人知道。连士兵和仆人,似乎都很清楚为何要这样招待他们。因为衣服都湿透了,只好换上他们准备的高级衣服。两人换好衣服之后被带到这间起居室,要他们在准备餐点期间休息片刻。两人在这里都有些尴尬。最后伊索蕾坐到摇椅上。看来他们好像受过他莫大的恩惠。波里斯站在门边,一言不发地看着房间。伊索蕾看了他的表情一眼,随即垂下眼帘,说:你是不是在想以前的事?想到和他在一起旅行的事?不……我在想他一个人独自流浪时是怎么过的。奈武普利温到培诺尔伯爵的城堡遇见波里斯之前,一个人流浪了大约两年,这段时间在大陆四处经历了许多事。想到这里,波里斯心里觉得有些难过。第一次见到奈武普利温时,他是个乐天派的怪人,当时心里灰暗的自己非常喜欢他那乐观的个性。可是后来波里斯却违背了他的期待,让他在那种情况下离开。之后又再相会,然后……他到底是为了什么而离开故乡独自流浪的呢?这并非波里斯第一次想到这问题。他隐约感觉得到,奈武普利温有秘密瞒着他,也瞒着其他人。但他没有想硬是去问出来,因为他尊重他,这是波里斯的个性。没有任何人将他驱逐出去。驱逐他离开月岛的是他自己。这回应彷佛像是看穿了波里斯的内心想法。他想再问下去时,却传来了敲门声,一名女仆走进来告诉他们餐点准备好了,请他们下去用餐。准备好的餐点多得令两人吓了一大跳。用餐的人不过是他们两人、主人迪坎领主和他的妻子,以及他年轻的儿子,总共五人,可是长达好几米的长形餐桌上却摆满了各式各样的菜肴。大多数菜波里斯见也没见过。那张长形餐桌四周并没有椅子。可以坐下的地方是在旁边另一处。一张圆形餐桌,铺着一条桌布,上面有个小小的花篮,还有银制烛台以及白色餐具在闪闪发亮。想吃多少就拿多少。两位可能会对此地的用餐方式不熟,我儿子会示范给两位看。请拿着盘子到这里来吧。迪坎领主的儿子看起来大约二十三四岁,是个外表斯文的年轻人。当所有人拿着盘子往长形餐桌那边过去时,他便在两人身旁亲切地对他们说:冷盘子可以先装海鲜。这边有烟熏鲱鱼,那边则是蘸芥末的鲑鱼。两位有没有尝过鳗鱼?如果两位不喜欢海鲜,那边有熏制的火腿。每一样菜都各拿一点之后,走回圆桌。领主和领主夫人也拿了类似的食物。吃完一盘之后,仆人收走餐盘,这一次,年轻人告诉他们热盘子可以拿来装一些肉类热食。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