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手机娱乐登录】一种能被杀掉的留存,选用黎明先生

“要是这样,即使你在这里加水,顶多也能到这里。” 他在地图上画了一个X。
那个地方离波里斯的目的地还很远。波里斯盯着那个X说道:
“谢谢您,我会牢记您的忠告。”
虽然有些贵,波里斯没有讨价还价,而是按主人的要价如数付款。他把手伸进怀里抓了一把钱放在吧台上面。同时他感觉到有人冲着他走来,可是那个人只是也把钱放在吧台上说道:
“我要和他一样的。” 波里斯回头一看,是那个雇佣兵少女。
洛克马德有些不相信: “难道你也去那里吗?” “不是。”
“那你要去什么地方?” “这里。” 她用手指了安诺玛瑞南部的一个地方。
洛克马德有些目瞪口呆。
“你要是去那里,应该走罗森柏格。这个小伙子是要进入荒地的中心,所以从这里走,而且你也不必象他那样带这么多装备。”
“罗森柏格?”
她瞪大了眼睛,然后用手指了位于雷米和安诺玛瑞中间的一个地方:
“是这里吗?”
洛克马德轻轻抓住她的手,在地图上画了一条线:从北边的东提波湾乘船经过西提波湾在雷米的首都艾提波登陆后,经过西南面的罗森柏格一直往南走。
“这样走就到了,小姐。” “太远了。”
她把手抽出来,然后在地图上画了一条从威尔德经过荒地到安诺玛瑞的直线。
“还是这样走快,麻烦您给我和他一样的装备吧。”
洛克马德无言以对了,所有人都在呆呆地望着她。
她那刚十二三岁的脸上挂满了稚气,虽然面无表情,可是却像是贵族少女手中的布娃娃一样精巧而可爱至极。
就是这么一个小女孩执意要单独进行历时数十天的冒险。
刚才还苦口婆心提醒波里斯的洛克马德这下完全无话可说了。在他看来,这简直就是自杀行动,可是她一点都不忧郁,也不紧张,反而因找到捷径而沾沾自喜。洛克马德没有多说什么,开始往外拿装备,然后把钱装进口袋,耸耸肩后探开双手,显然是一副无奈的样子:
“最近的年轻人可能流行这么做……” 她的名字叫娜雅特蕾依。
虽然以前听说过,可是因为发音不甚准确,所以没能记住,而且当时的状况也不允许波里斯好好琢磨一个陌生少女的名字,那时波里斯的心态是极其不稳定的。
她没有姓。
在月岛时,波里斯也和她一样没有姓。现在住在莱克路达和路各的人也没有姓,路各住民好歹还在名字后面加出生地或家族的别称,可是莱克路达的人只有名字,当然那里没有几个能叫的出名字的家族。
受他们的影响,波里斯完全省略了姓,而且波里斯这个名字随处可见,对他的隐身很有帮。
现在两个人要走的路线是相同的。
这不是寻常的路径,所以所有人用狐疑的眼光望着他们,甚至有些人开始在打赌说明天下午他们准会打道回府,赌资是10个银币。
虽然两者要走的路是一样的,可是没有理由说两个人一定是同要同行,而且从地图上看,他们的路线还存在微妙的差异。
对波里斯来说,最佳路线是走洛克马德说的古道路,因为他要去的地方就是卡纳波里王国的首都亚勒卡迪亚。虽然没有人知道亚勒卡迪亚的准确位置,但是波里斯想这条著名的古道路肯定通向那里。
然而娜雅特蕾依却要经过“灭亡之地”的西部,要到安诺玛瑞东部的一个城市,准确地说她要去的地方是安诺玛瑞的殖民翠比宙。先不说怎么过“灭亡之地”,就是顺利通过了那里,前面还有德雷克斯山脉挡着。正因为它的存在,安诺玛瑞才避免了从“灭亡之地”逼近的沙漠化的侵袭。
当然,洛克马德早就提醒了这一点,可是娜雅特蕾依只说了一句话:“我知道怎么走。”
在波里斯听来,她的话是那么地充满自信,说不定她去过灭亡之地或者就是生活在那里的人。
在众人的撮合下,两个人坐在了同一个桌子,咋一看他们还真像是一伙儿。
“你这是胡闹。” 这是波里斯对娜雅特蕾依说的第一句话。
娜雅特蕾依低着头很轻松地说: “我们是同路。” 波里斯严肃地说:
“我必须得去那里,但是你有别的路可以选择啊。要是换了我,我肯定会绕行的,没有人像你这么执意要找死……”
娜雅特蕾依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道: “苗族自有苗族的办事方式!”
“苗族……?”
娜雅特蕾依没有继续回答,虽然波里斯有些迷惑,可是他并不是多管闲事的主儿。他以前没有听说过苗族这个民族,但是他也不想知道。
吃完饭,他们也没有互相打招呼,就各自回了自己的房间。
第二天下午,波里斯离开旅馆去买一个特殊装备。这是一种叫拉马的动物,虽然不是说每一个进入“灭亡之地”的人必须都购买它,可是洛克马德还是劝波里斯购买一匹。
波里斯花了50元金币买了一匹拉马,虽然有些贵,可是他没有别的选择。拉马这东西有点像骡子,长了一身厚厚的白毛,虽然可以当坐骑,但是主要用途还是搬运东西。尤其在沙漠,在没有饲料和水的情况下,这家伙能挺很长时间,所以在“灭亡之地”,它是再好不过的运输手段。
拉马的性情很温顺,因此波里斯虽然第一次见到它,可是还是很顺利地把它从圈里牵出来。卖主教会波里斯怎样在拉马的背上托运东西和系水袋。

这时,波里斯感觉到有一股强烈的气流在正前方,他的利剑在空中乱舞。
“嘶……” 留下刺耳的撕裂声后,周围又恢复了寂静。
极度的紧张感使他无法动弹。 “去过安诺玛瑞吗?”
突然娜雅特蕾依开口说话了。 波里斯不知道她为什么问这个。 “嗯。”
波里斯的回答简单明了。 “是一个怎样的地方呢?” 现在,为什么问这个呢?
“是个很丰饶的地方。” “然后呢?”
“然后……和大陆一样生活着各式各样的人。” “呆了多长时间?” “也就那样……”
“喜欢那个地方吗?”
娜雅特蕾依可能是要缓解紧张情绪,可是对不能集中精神的波里斯来说,这样做反而更加紧张了。
波里斯简直无法理解她,他没好气地说:
“不怎么样,就像现在问这问那的你一样……”
这时,波里斯看见娜雅特蕾依挥舞着短刀往前一冲,然后他听到了空气的撕裂声。
波里斯感觉到一股冷风正侵袭着自己的左脸,他用剑护着自己的左侧,这时他看见娜雅特蕾依也冲向这个方向。他们无暇保护对方,他清楚地看到娜雅特蕾依的短刀进入自己的视野后又消失在夜色中。顿时,他觉得自己的一撮头发被剪断,飘落下来。
他们都僵住了。 娜雅特蕾依说道:
“看来不能搞定他们了,要是一刀不能解决那再没有机会了。”
她的声音冷静而沉着。 波里斯觉得汗水正顺着脸颊流下来。
“你以前和幽灵打过吗?” “没有,可是……”
娜雅特蕾依大步跳过来,把自己的背靠在波里斯的背后继续说道:
“你知道吗?要是被刺中两剑,死Ghoul也会死而复活的。”
“Ghoul?那是什么?” 他们没有机会再交谈了。
他们的刀剑又在夜色中飘舞,他们不知道对方是什么,只知道应该砍,应该刺……
夜晚的荒地很凉,可是他们都大汗淋漓,更糟糕的是竟然听不到拉马的声音。
波里斯冲着娜雅特蕾依喊道: “能不能用那个笛子呢?”
娜雅特蕾依冷冷地答道:
“不是和你说了吗?要是Ghoul被刺中两剑,即不能赶走它,也不能杀死它。”
波里斯觉得自己快要崩溃了,他有些不知所措了。
“那么我们不是白费劲吗?既然对付不了他们,何必要继续呢?”
“那也不能白白送死啊!”
波里斯无言以对了。他当然知道娜雅特蕾依的用意,可是也不能这样一战到底啊!
波里斯不知道所谓的Ghoul是什么,也许是幽灵的一种,可是一剑不能结果它的性命,那么它就能得到永生的说法,对波里斯来说简直就是天方夜谭。既然被剑刺中,它们应该是一种能被杀死的存在,相反它们也可以杀死自己,他的心很乱。
这时,他觉的长长的手指在扯自己的肩膀,他顿时觉得自己的胳膊麻麻的,还没有等他明白过来,那个看不见的手指又握住了他的右手腕,在剧烈的疼痛中,他不得不丢掉手中的剑。
波里斯条件反射似地抽出了挂在腰间的冬霜剑,砍向那东西,等冬霜剑在空中画过一道弧线时,波里斯虽然明白了自己所做的事情,可是已经完了。
“……!”
是从来没有听过的惨叫声,还有不知名的液体在四处飞溅。继而波里斯又听到了几声这样的声音,是从四周传来的,与其说这是呻吟,还不如说是某种语言。
波里斯的冬霜剑插进了什么东西,他想抽出来,可是这并不容易。一种黏乎乎的液体顺着刀身沾满了手柄。波里斯的衣袖一碰到那液体就发着微弱的绿光,然后被腐蚀掉了,他迅速地拿开了自己的手。
这时,娜雅特蕾依在背后说道: “它死了!”
过了一会儿,波里斯看到有一个黑色的轮廓在夜色中慢慢地倒下。正往下流的那液体也被这轮廓吸了进去,然后就不见了。
波里斯拣起了剑,等恢复正常思维后他发现自己浑身上下都是汗水。可是他并不想在异常沉着的娜雅特蕾依面前露怯。
娜雅特蕾依用纸擦拭着自己的短刀,他们依旧背对背坐在地上,可是两个人并没有靠着。
“你不是说不能杀死他们吗?” “是,但你只用了一刀。”
“我们一直跟在它斗,那东西可能已经中了几剑。”
“你是用新的武器刺中的,那是什么刀呢?”
娜雅特蕾依转身想看波里斯的“冬霜剑”,可是波里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收起了“冬霜剑”,因为每次给别人看了这把刀以后,结果都不是很好。因此娜雅特蕾依看到的只是缠在刀柄的白色纱布。
过了一会儿,波里斯说道: “拉马都跑了。” “明早会回来的。”
突如其来的战斗打乱了他们的作息时间,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目前能做的只是在原地等待拉马回来,正如娜雅特蕾依不再问“冬霜剑”一样,波里斯也没有过多地问娜雅特蕾依的事情。
但是,用沉默的方式度过这漫漫长夜显然是非常痛苦的事情。
波里斯抬头一看,几千个星星像是散落在夜空中的珍珠一样在闪闪发光,而四周是完美的寂静和黑暗。从地图上看,“灭亡之地”占这片大陆的四分之一,而这么大的地方不但不属于任何国家,更不属于人类的事实让人百思不得其解。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