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手机娱乐登录:第二十一章,魔渡众生

它是一个惊世秘密。 每个人都想知道,但每个人也无法知道。
它,便是一直辗转流传了数百年的——达摩之心!
这颗达摩之心,一直代代相传,落在不同的人手上,多次“冷眼旁观地”,“毫无偏私”地试探着得物者的信义及贪婪。
尽管许多人都想寻出内里所藏的无敌武器之秘,惟到头来,大多数曾获得达摩之心的人都已死了,它,还是完整无缺,如同一个守口如瓶的君子,绝对不泄漏自己内里的惊人秘密。
然而今夜,达摩之心已无法再“守身如玉”下去。
因为步惊去与黑瞳主人“白素贞”如今已看见了……
记载于达摩之心内里的,到底是一个怎样可怕的秘密!
“达摩之心”的第一重已被陷于六感七识难办的孔慈解开,步惊云与黑瞳主人齐齐眺见,达摩之心被孔慈扭动十回之后,本来呈现于这面巨型铁骰六面的“叩”形标记,消失得一干二净。
反而,达摩之心的其中一面,却刻着一行小字。
而这行小字,正揭示着那件无敌武器的秘密!
黑瞳主人乍睹这行小字,已超越二百年修为的她,亦当场目定口呆,甚至步惊云,掌心亦陡地冷汗直冒。
因为,他与黑瞳主人,都同时发现了一个与天地同生……
却又绝不应破任何众生窥见的奥秘! 天地间最利害的奥秘!
“可……怕/黑膻主人纵已目定口呆,犹不期然冲口而出高呼:
“那件……无敌武器,原来竟是……如斯简单?但……同时又如斯…… 可怕?”
是的!脸上虽仍镇定,惟掌心正在冒汗的步惊云,亦暗暗麻同黑瞳主人的想法。
那件所绝对无敌的武器,原来并不是什么匪夷所思的奇物,相反,它的真相,原来只是简单不过的事物。
然而最简单的东西:有时候亦是最可怕、杀伤力最强的东西!
到底达摩之心表面刻着一些什么字?
触目所见,达摩之心其中一面所刻的那行小字,为首二字,赫然是两个关乎数目的字一一一“万”!“亩”!
万亩?众所周知,“亩”是一个神州百姓用以稀量土地大小的下,最是寻常不过,本来不值得大惊小怪。
只是,何以一直被喻灾记载着惊世无敌武器的达摩之心,内里居然会刻下这两个字?
难道,那件无敌武器,竞有“万亩”之巨?之大?
如果,世间真的有一件武器巨达万亩,那未,究竟要怎样的人,才可命名动这件巨大无比的武器”也许,若一件武器已巨大至此,已经不能算是一件武器,而是一件……
步惊云与黑瞳主人所见的那行小字,当然不会仅得万亩二字。
事实上,在万亩二字之后,还有四个小字,也是关乎那件武器最重要的四个字!最令人身心惊震的四个字!
那四个字便是……一黄金之海! 天! 万亩黄金之海!
难怪静如步惊云,淡然自如黑瞳主人,亦为他俩所目睹的真象而深深咋舌!
直至此刻,步惊云终于明白,何以数百年前的达摩,会形容这黄金之海为一件足可叫天地不妙的——无敌武器!
只因千古以来,一众绝世高手,无数铸造兵刃的名师,都瞩求于有生之年,能铸造一件锋利无匹、杀伤力大恃的无敌武器,但这世上,真正无敌的武器,其实亦非可以杀伤“人身”的武器,而是可以攻陷“人心”.侵占茫茫众生灵魂的——
黄金!
真是讽刺!就连步惊云亦不得不承认,一个人的力量强弱与否,大致可用两种事物介定:
“自身实力,与及一一一财富!
自身实力,固然便是求一个人的智慧、武功甚至潜质,但凡此种种,有时候是天赋的,不可强求!可是财富便不同了!
纵使一个人天赋不高,内力不足,惟若他坐拥庞大的财富,那纵使他面对一个绝世高手的攻击,他也可以财聘用高手保护自己;纵然一万高手不足以抵挡一个惊世高手,十万也总可以吧?
只要他有财! 例如同拥有一件操控众生、保护自己的武器!
对于一个腰缠万贯的富翁,以黄金操控爪牙为己卖命,以财雄势大欺压百姓,以闪闪生辉的黄金勾结官绅,简直是易如反掌的事。
纵是当年创立天下会的一代枭雄“雄霸”.尽管其身身确拥有超卓不凡的功力,唯亦免不了以大量的黄金雇用蝙蝠等一从冷血杀手,替其铲除异已,甚至吞帮灭派!
这个世上,即使具备功力、实力,要干一番大事,还是不了令人见之垂涎欲橱、双目放光的财力——黄金!
拥有大量的黄金,便是拥有胜利!
甚至可以金买兵,倾覆朝廷!只须有足够的黄金!
一钱逼死英雄汉!钱太重要了!连自由也可买得……
故此,若这苑茫人间,有一个人,真的能够寻出那个广阔“万亩”的“黄金之海”
的话,那么:便如同拥有一件——恶魔的武器! 后果简直无法想像!
万亩!步惊云心中在推洋着,万亩黄金,确实浩瀚如汪洋大海;若以“两”作衡量,整个也不知该有多少万忆两的黄金,人间,真的有一个如此巨大的黄金宝藏?
黑瞳主人更是于呆然之中,蓦地深深太息一声,叹道:
“好……家伙!想不到……人间世外,竟有一个隐秘之地,深藏着一个黄金之海!”
“难怪,当年紫桐获悉这件无敌武器的真相后,会对本座说,若本座得到这件无敌武器,便可呼风唤雨,更必定能实行鹰度众生‘以民为主’的千秋大计,唉……”
是的!自古以来,黄金对任何人的影响都非常深远,甚至是人们衡量财富权势的一大准绳,只要黑瞳主人能够得到这个广达万亩的黄金之海,再把当中数量无法估计的黄金流入神州,甚至人间各国各地,那个时候一一恐怕纵使这世间的诸式人等多如恒河沙数,惟每人至少也得到很丰厚的黄金,尤其是那些低下平民:由于连草民们都突然拥有大量的黄金及家财,那未,整个神州,以及整个人间的所有人,都会于一夜之间同样“富有”起来。
既然草民们都与官绅富贾们同样“富有”,他们便不需再惧们强权压逼;甚至兵卒也再不用因“军晌”而为朝廷里的“皇帝”卖命。
整个神州那种拘泥迂腐的陈旧思想,与及历史悠久、根深蒂固的奄制秩序,都将会被一下一一撤底推翻!
万里神州,甚而这茫茫人间,一切秩序都将会被无法估量的黄金攻势,弄得一一一天翻地覆!混乱不堪!
根本不用费吹灰之力!
而黑瞳主人,便可乘人间天翻地覆、帝制动摇之时,以其个人的雄厚实力、魄力,重新为众生订立更新的国制一一一以民为主!
此后,平民们例可自我决定自己的命运,再不用受皇帝权贵纪操控,身不由己,死不由己!
甚至也不用受黑瞳主人操控,因为那时她将会悄然咐退;她的心愿,本来例是只为众生争取他们生而为人应有的自由,她并不起像“神”那样一一、渴求能永生永世管治苍生!为生灵编织噩梦!
惟是,步惊云此刻所想的却截然不同;他在想,要达到“人人财富均等,以民为主”
这个遥不可及的目标,例必须以黄金今天下本乱,那时候,只怕计划未说,人间便已臼起无数腥风血浪,斗争无处不在,生灵必先涂炭……
正所谓“置诸死地而后生”,人间也必须先经过天翻地覆与腥风血雨,才能达至众生平等,这,又是否值得?
也难怪当年孔慈之母“紫桐”,得悉这个所谓与天地同生的无敌宝藏之时,会一时失控,欲杀孔慈,只因维紧苍生安危的关键既在小孔慈身上,若因孔慈泄诵了天机,那时人间所有的劫数便因其女而起,她,不想自己女儿成为遗臭万年的——恶魔!
黄金,可以为善! 也可为恶!
然而,当年的紫桐虽认为即使能达成“以民为主”,却先令“天下大乱,血祸连连”
并不值得,推是…… 黑瞳主人又会否认为值得?
偌大的圣门之内幕地充满一片死静的沉默,周遭恍如凝固下来,也许是因为步惊云与黑瞳主人在得悉这大地间最无敌的武器——万亩黄金之海的真相后,震惊至完全沉默。
良久,黑瞳主人方才徐徐朝步惊云一瞟,诡橘一笑,问:
“步惊云,本座知道,你如今在想些什么?”
是的!以其绝世智慧,许多时候不需对方张口,她仅需一眼。
例能看透对方的心,步惊云只是冷冷回她一眼,没有作声。 黑瞳主人又续道:
“我知道你的心一定在想,本座会否也会像当年孔慈之母‘紫桐’一样,认为要先令天翻地覆才能达致‘以民为主’,极不值得?”
猜对了!步惊云也暗暗由衷赞赏,她,确是料事如神,不!她甚至比“神”更聪明!
黑瞳主人又笑了笑,道:
“你不用再左思右想下去了!步惊云,就让本座亲自告诉你我的看法吧……”
她笑容蓦地收敛,面色极为凝重,就像要宣布一件很重要的事:
“本座的看法,绝对与紫桐……” “不!” “一!” “样!”
不一样?那岂非是说,无论这批黄金流入人间后会带来何种无法想象的灭害,她都一定会坚持己见,贯撤始终,实行她“以民为主”的计划?
步惊云闻言不禁定定的瞪着黑瞳主人。 黑瞳主人解释:
“其实,当年紫桐也确是太傻了!当然!本座若得到那个黄金之海,确实可以把它一举流入神州,令致天下大乱,再乘乱推翻帝制,重建以民为主之邦;但,令致天下大乱,苍生受劫,亦非本座所愿!别忘记,本座终生追求万民平等,原意只为想万民能得到安宁幸福,倘若黄金之海会令人间动荡不安,那,又何言幸福之有?”
“既然如此,本座宁愿退而求其次,并不将这黄金之海流入人间,就用这个黄金之海的部分黄金,先接济有需要及陷于困境的穷人,只有这样,才能尽量避免草民的生活受到天翻地覆般的困扰;惟是,步惊云听罢仅是眉头一皱,一双冷目直视着黑瞳主人,缓缀的道:
“世上有句老话,”“唤作一一一”“知易行难,”“谁能保证,”“你得到黄金之海后,”“会真的循序……”
“改变人间?”
说得也是!世人的心瞬息万变,纵然黑瞳主人为渡众生之心已不变百多二百年,旧,并不表示会永恒不变;”永远”这两个字,永远是“人”的最艰苦考验:
黑瞳主人闻得步惊云语气之中,有不信她真的会逐步改变帝制之意,当丁冷冷回他一句:
“是吗?不过,步惊云,本座亦不希冀任何人会信任本座,坦白说,自从本座甘号为‘魔’以后,也早已预了会受尽世人鄙视!本座的心,本座想为众生干的千秋大事,亦不希冀任何人的半声多谢,只要本座自己知道,我所选择的路,是绝对正确!是绝对无愧于天地便行!总较地些披着人皮的伪君子为佳!”
她说着又斜目一伯步惊云,目光之中充满无限坚定的信念,很难想像一个如花女流,竟会具备比男人更坚定的信念,钢铁信念!
但听她斩钉戳扶的道:
“其实,本座今在已向你解释太多,我的苦心,我的痛苦,根本不须向任何人表白!
反正如今,这件无敌武器一一黄金之海,已经在本座掌握之内了!”
“步谅云!你瞧!”
黑瞳主人说着朝孔慈所立之处一指,步惊云立时顺着其所指望去、只见孔慈此刻竟已复把手中的达摩之心扭动了不下数十回,与此同时,达摩之心内里亦遂地发出“铮”
的一声! 接着,达摩之心其中五面的黑白小骰片多然出五个…… “心”字!
五面皆心?
步惊云见状陡地一愣!一难道……达摩之心的第二重,已经被孔慈开启了?
步惊云的猜想一点不错!
眼前本在一直不停扭动达摩之心的孔慈,此时也遂地停了下来,也既表示,如今五面都是心的达摩之心,便是已开启第二重的——
最后形态! 可是,既然达摩之心已五面皆心,那黄金之海所在之地的记载……
在哪? 答案非常简单! 如今五面都是“心”字,惟独有一面未必会有心字!
就是正面向孔慈、背向步惊云及黑瞳主人的那一面!
这一面,也正是步惊云及黑瞳主人此际无法一眼看清楚的一面!
然而,这一面也仅是步惊云无法看见而已;他仍处于“摩诃无量”功成前的瞑眩之关,固然无法掠过孔慈那方看个清楚,但,黑瞳主人却并没处于瞑眩之关……
她大可毫无阻挠地掠至孔慈身衅,看个清楚明白!
故而此刻的她,笑得倍为兴奋,但听她豪情笑道:
“步惊云!你知否达摩之心若被扭出五个心字,便表示第二重已经完全开启,而黄金之海所在地的记载,更是刻于没有心字的——最后一面?”
“如今达摩之心已五面皆心,那面对孔慈的一面,敢情已记下黄金之海的秘密无疑!
步惊云,无论你认为本座得到黄金之海后会否循序改变这个人间,今夜,任你是资质如何上乘的死神,你也绝对无法改变一个事实,便是……”
“那万亩黄金之侮,将要真的落在本座这头人间恶魔手上!”
“上”字乍出,黑瞳主人那黑色的衣袂速地一幌,步惊云还未及眨眼,她的人,赫已不知如何掠至孔慈身前半丈之内,她的手,亦已闪电往孔慈手中的达摩之心抓去!
她要取过孔慈手中的达摩之心!
只消看一眼,黄金之海这个所谓绝对无敌的武器之秘,这个流传了数百年而从未为人知道的惊世秘密,便会彼她知道!
由这一刻开始,天地将不会有任何更重要、更可怕的秘密了!
此时此刻,步惊云亦只有于睁着眼的份儿,除此以外,他还能干些什么去阻止她?
更何况,纵使他如今已冲破瞑眩之关,已经能行动自如,他也未必真的会出手阻止……
毕竟,无论这头魔中之魔的做法是错是对,她的原意,也是出于对众生的一番苦心;既然佛天不渡众生,她唯有自己来……
如箭在弦的手已朝孔慈手中的达摩之心抓去,好奇心加上苦心,黑瞳主人这一抓,已是志在必得,然而许多时候……
未曾到手的东西,始终还是未曾到手的东西!
就在她还距半尺便抓着达摩之心的刹那,出奇不意地,圣门之外夏地传来“吼”的一声惨叫!
接着,一条人影已快如疾风一般,自圣门外朝黑瞳主人直扑过来!
来人身快如风,黑瞳主人不虞有此一着,为防有诈,力防有诈,登时急抽正要拿下达摩之心的爪,回爪一格,飞快便把来人的身行格住!
谁料定睛一看,来人竟不是要袭击她的敌人,而是……
一直替她于圣门外守卫的魔娘!
一旁的步惊云赫见此刻飞进来的魔娘,浑身每个毛孔都在冒血,就连一张脸,也差点变成一张血脸,看来已严重受伤,但刚才她仅是发出一声惨叫,之前也听不见圣门外有任何打斗之声,是谁有此本领,可以一声不响的击伤武功不低的魔娘?
这一伤实在是非同小可!黑瞳主人不愧绝顶高手之材,眼见魔娘身受奇伤,居然并未动容,椎眼神中却隐现怜情之色,她反手一旋,便把魔娘安然送到地上安躺,接着异常冷静的问:
“是他来了?” 已经负伤累累的魔娘,不期然苦笑点头,有气无力的答:
“是……的,主人,他……已经来了!请……恕魔娘……办事……不力,他……他实在……变得……太……强……了……”
一语至此,魔娘又压地“哗啦”吐出一大蓬鲜血,可见受伤之深,惟她仍竭尽气力回答她主人的问题,其忠可嘉,黑瞳主人骤闯此语,面上却泛起一丝鄙夷之色,似乎在鄙夷魔娘话中的“他”,她冷哼一声,道:
“哼!无论他变得多强,他也无法可以比本座更强!叛徒!别要再藏头藏尾了!你杀人如麻,屡劝不改,本座早已想把你除掉!
你快给我——” “滚出来!”
滚出来这三字一出,圣门边缘左右两边的石壁,霎时被轰个片碎,却原来黑瞳主人最后这三字已贯注她的部分真气,字字如电如雷,足可开山劈石!
圣门两壁进碎,顿时飞砂走石,洞口蒙一片,惟是,不消片刻。
飞扬的沙石突然飞快向地面下沉,恍如有一道举世无匹的力量将所有砂石埂生生压将下来!
居然可把砂石隔空压下,好恐怖的力量!力量已如斯恐怖,力量的主人,是否更为恐怖?
正当满洞砂石沉下之际,圣门之内,已徐徐踏进一条人影!
他,一身红衣如血,手执的拌杖更永恒地染满无法清洗的血质,他整个人,仿佛是为血而生,为武而战,为战而杀!
他,正是魔娘口中的“他!” 也是黑瞳主人口中的叛徒—— 无! 敌! 经! 王!
他终于一一一来了!
经王乍现,步惊云亦神为之夺!缘于经玉此刻的双目.竞较上回步惊云与其交手时,益发神元气足,炯炯放光,且杀意极盛,显而易见,他的功力比诸上回,何止倍增?
更何况,经王每向前踏出一步,他方圆数丈内的地面竟悉拉蔽作响,俨如经千百重追轰打,真是一步一惊雷!
饶是如此,黑痛主人却依旧好整以暇似的,面对经王令人喘不过气的压逼力,她犹然视若无睹,就像在看着一个三岁小孩,于他眼前耍着花拳绣腿一样!
她气定神闲的道: “小乖乖,别再在主人面前斑门弄斧了!”
“亏你这个叛徒还有面目前来见我!你手中有经,心中无经,试问又有啥用?本座早便应把你好好除掉,免得你这种自以为是的个性迫害人间,也省得你今日前来阻碍本座的大事!”
经王闻言,只是冷知,极冰极冷的笑,极沉极重的答: “自以为是的人……”
“是你!” “我,已经练成了第十三层的——” “无经无道!”
说话间,经王语气所含的杀意更浓,浓得连站于一旁的步惊云,亦逐渐感到窒息。
再者,他还感到,经王这次的声音,比上回的声音听来更怪,是因更强的内力催逼所致?
黑瞳主人却面无惧色,更没丝毫防范经王会随时出手的意思,仅轻描淡写的道:
“你习成第十三层的无经无道,这有如何,武学之道博大精深,对本座来说,你也仅是一个刚刚学会走路的婴儿吧了,根本不足为惧!”
什么?步惊云一脸惑然,已经如斯恐怖的经王,也仅是一个学会走路的婴儿?黑瞳主人身怀的“地极摩诃”,真的如此深不可测;?
步惊云遂地记起,若他能冲破此“瞑眩之关”,掌握体内那股‘天极摩诃’的力量,那么,是否便能像黑瞳主人般一一盖世无敌——
文学殿堂赤雷扫校

它是一个惊世秘密。 每个人都想知道,但每个人也无法知道。
它,便是一直辗转流传了数百年的——达摩之心!
这颗达摩之心,一直代代相传,落在不同的人手上,多次“冷眼旁观地”,“毫无偏私”地试探着得物者的信义及贪婪。
尽管许多人都想寻出内里所藏的无敌武器之秘,惟到头来,大多数曾获得达摩之心的人都已死了,它,还是完整无缺,如同一个守口如瓶的君子,绝对不泄漏自己内里的惊人秘密。
然而今夜,达摩之心已无法再“守身如玉”下去。
因为步惊去与黑瞳主人“白素贞”如今已看见了……
记载于达摩之心内里的,到底是一个怎样可怕的秘密!
“达摩之心”的第一重已被陷于六感七识难办的孔慈解开,步惊云与黑瞳主人齐齐眺见,达摩之心被孔慈扭动十回之后,本来呈现于这面巨型铁骰六面的“叩”形标记,消失得一干二净。
反而,达摩之心的其中一面,却刻着一行小字。
而这行小字,正揭示着那件无敌武器的秘密!
黑瞳主人乍睹这行小字,已超越二百年修为的她,亦当场目定口呆,甚至步惊云,掌心亦陡地冷汗直冒。
因为,他与黑瞳主人,都同时发现了一个与天地同生……
却又绝不应破任何众生窥见的奥秘! 天地间最利害的奥秘!
“可……怕/黑膻主人纵已目定口呆,犹不期然冲口而出高呼:
“那件……无敌武器,原来竟是……如斯简单?但……同时又如斯…… 可怕?”
是的!脸上虽仍镇定,惟掌心正在冒汗的步惊云,亦暗暗麻同黑瞳主人的想法。
那件所绝对无敌的武器,原来并不是什么匪夷所思的奇物,相反,它的真相,原来只是简单不过的事物。
然而最简单的东西:有时候亦是最可怕、杀伤力最强的东西!
到底达摩之心表面刻着一些什么字?
触目所见,达摩之心其中一面所刻的那行小字,为首二字,赫然是两个关乎数目的字一一一“万”!“亩”!
万亩?众所周知,“亩”是一个神州百姓用以稀量土地大小的下,最是寻常不过,本来不值得大惊小怪。
只是,何以一直被喻灾记载着惊世无敌武器的达摩之心,内里居然会刻下这两个字?难道,那件无敌武器,竞有“万亩”之巨?之大?
如果,世间真的有一件武器巨达万亩,那未,究竟要怎样的人,才可命名动这件巨大无比的武器”也许,若一件武器已巨大至此,已经不能算是一件武器,而是一件……
步惊云与黑瞳主人所见的那行小字,当然不会仅得万亩二字。
事实上,在万亩二字之后,还有四个小字,也是关乎那件武器最重要的四个字!最令人身心惊震的四个字!
那四个字便是……一黄金之海! 天! 万亩黄金之海!
难怪静如步惊云,淡然自如黑瞳主人,亦为他俩所目睹的真象而深深咋舌!
直至此刻,步惊云终于明白,何以数百年前的达摩,会形容这黄金之海为一件足可叫天地不妙的——无敌武器!
只因千古以来,一众绝世高手,无数铸造兵刃的名师,都瞩求于有生之年,能铸造一件锋利无匹、杀伤力大恃的无敌武器,但这世上,真正无敌的武器,其实亦非可以杀伤“人身”的武器,而是可以攻陷“人心”.侵占茫茫众生灵魂的——
黄金!
真是讽刺!就连步惊云亦不得不承认,一个人的力量强弱与否,大致可用两种事物介定:
“自身实力,与及一一一财富!
自身实力,固然便是求一个人的智慧、武功甚至潜质,但凡此种种,有时候是天赋的,不可强求!可是财富便不同了!
纵使一个人天赋不高,内力不足,惟若他坐拥庞大的财富,那纵使他面对一个绝世高手的攻击,他也可以财聘用高手保护自己;
纵然一万高手不足以抵挡一个惊世高手,十万也总可以吧? 只要他有财!
例如同拥有一件操控众生、保护自己的武器!
对于一个腰缠万贯的富翁,以黄金操控爪牙为己卖命,以财雄势大欺压百姓,以闪闪生辉的黄金勾结官绅,简直是易如反掌的事。
纵是当年创立天下会的一代枭雄“雄霸”.尽管其身身确拥有超卓不凡的功力,唯亦免不了以大量的黄金雇用蝙蝠等一从冷血杀手,替其铲除异已,甚至吞帮灭派!
这个世上,即使具备功力、实力,要干一番大事,还是不了令人见之垂涎欲橱、双目放光的财力——黄金!
拥有大量的黄金,便是拥有胜利!
甚至可以金买兵,倾覆朝廷!只须有足够的黄金!
一钱逼死英雄汉!钱太重要了!连自由也可买得……
故此,若这苑茫人间,有一个人,真的能够寻出那个广阔“万亩”的“黄金之海”的话,那么:便如同拥有一件——恶魔的武器!
后果简直无法想像!
万亩!步惊云心中在推洋着,万亩黄金,确实浩瀚如汪洋大海;若以“两”作衡量,整个也不知该有多少万忆两的黄金,人间,真的有一个如此巨大的黄金宝藏?
黑瞳主人更是于呆然之中,蓦地深深太息一声,叹道:
“好……家伙!想不到……人间世外,竟有一个隐秘之地,深藏着一个黄金之海!”
“难怪,当年紫桐获悉这件无敌武器的真相后,会对本座说,若本座得到这件无敌武器,便可呼风唤雨,更必定能实行鹰度众生‘以民为主’的千秋大计,唉……”
是的!自古以来,黄金对任何人的影响都非常深远,甚至是人们衡量财富权势的一大准绳,只要黑瞳主人能够得到这个广达万亩的黄金之海,再把当中数量无法估计的黄金流入神州,甚至人间各国各地,那个时候一一恐怕纵使这世间的诸式人等多如恒河沙数,惟每人至少也得到很丰厚的黄金,尤其是那些低下平民:由于连草民们都突然拥有大量的黄金及家财,那未,整个神州,以及整个人间的所有人,都会于一夜之间同样“富有”起来。
既然草民们都与官绅富贾们同样“富有”,他们便不需再惧们强权压逼;甚至兵卒也再不用因“军晌”而为朝廷里的“皇帝”卖命。
整个神州那种拘泥迂腐的陈旧思想,与及历史悠久、根深蒂固的奄制秩序,都将会被一下一一撤底推翻!
万里神州,甚而这茫茫人间,一切秩序都将会被无法估量的黄金攻势,弄得一一一天翻地覆!混乱不堪!
根本不用费吹灰之力!
而黑瞳主人,便可乘人间天翻地覆、帝制动摇之时,以其个人的雄厚实力、魄力,重新为众生订立更新的国制一一一以民为主!
此后,平民们例可自我决定自己的命运,再不用受皇帝权贵纪操控,身不由己,死不由己!
甚至也不用受黑瞳主人操控,因为那时她将会悄然咐退;她的心愿,本来例是只为众生争取他们生而为人应有的自由,她并不起像“神”那样一一、渴求能永生永世管治苍生!为生灵编织噩梦!
惟是,步惊云此刻所想的却截然不同;他在想,要达到“人人财富均等,以民为主”这个遥不可及的目标,例必须以黄金今天下本乱,那时候,只怕计划未说,人间便已臼起无数腥风血浪,斗争无处不在,生灵必先涂炭……
正所谓“置诸死地而后生”,人间也必须先经过天翻地覆与腥风血雨,才能达至众生平等,这,又是否值得?
也难怪当年孔慈之母“紫桐”,得悉这个所谓与天地同生的无敌宝藏之时,会一时失控,欲杀孔慈,只因维紧苍生安危的关键既在小孔慈身上,若因孔慈泄诵了天机,那时人间所有的劫数便因其女而起,她,不想自己女儿成为遗臭万年的——恶魔!
黄金,可以为善! 也可为恶!
然而,当年的紫桐虽认为即使能达成“以民为主”,却先令“天下大乱,血祸连连”并不值得,推是……
黑瞳主人又会否认为值得?
偌大的圣门之内幕地充满一片死静的沉默,周遭恍如凝固下来,也许是因为步惊云与黑瞳主人在得悉这大地间最无敌的武器——万亩黄金之海的真相后,震惊至完全沉默。
良久,黑瞳主人方才徐徐朝步惊云一瞟,诡橘一笑,问:
“步惊云,本座知道,你如今在想些什么?”
是的!以其绝世智慧,许多时候不需对方张口,她仅需一眼。
例能看透对方的心,步惊云只是冷冷回她一眼,没有作声。 黑瞳主人又续道:
“我知道你的心一定在想,本座会否也会像当年孔慈之母‘紫桐’一样,认为要先令天翻地覆才能达致‘以民为主’,极不值得?”
猜对了!步惊云也暗暗由衷赞赏,她,确是料事如神,不!她甚至比“神”更聪明!
黑瞳主人又笑了笑,道:
“你不用再左思右想下去了!步惊云,就让本座亲自告诉你我的看法吧……”
她笑容蓦地收敛,面色极为凝重,就像要宣布一件很重要的事:
“本座的看法,绝对与紫桐……” “不!” “一!” “样!”
不一样?那岂非是说,无论这批黄金流入人间后会带来何种无法想象的灭害,她都一定会坚持己见,贯撤始终,实行她“以民为主”的计划?
步惊云闻言不禁定定的瞪着黑瞳主人。 黑瞳主人解释:
“其实,当年紫桐也确是太傻了!当然!本座若得到那个黄金之海,确实可以把它一举流入神州,令致天下大乱,再乘乱推翻帝制,重建以民为主之邦;但,令致天下大乱,苍生受劫,亦非本座所愿!别忘记,本座终生追求万民平等,原意只为想万民能得到安宁幸福,倘若黄金之海会令人间动荡不安,那,又何言幸福之有?”
“既然如此,本座宁愿退而求其次,并不将这黄金之海流入人间,就用这个黄金之海的部分黄金,先接济有需要及陷于困境的穷人,只有这样,才能尽量避免草民的生活受到天翻地覆般的困扰;惟是,步惊云听罢仅是眉头一皱,一双冷目直视着黑瞳主人,缓缀的道:
“世上有句老话,”“唤作一一一”“知易行难,”“谁能保证,”“你得到黄金之海后,”“会真的循序……”
“改变人间?”
说得也是!世人的心瞬息万变,纵然黑瞳主人为渡众生之心已不变百多二百年,旧,并不表示会永恒不变;”永远”这两个字,永远是“人”的最艰苦考验:
黑瞳主人闻得步惊云语气之中,有不信她真的会逐步改变帝制之意,当丁冷冷回他一句:
“是吗?不过,步惊云,本座亦不希冀任何人会信任本座,坦白说,自从本座甘号为‘魔’以后,也早已预了会受尽世人鄙视!本座的心,本座想为众生干的千秋大事,亦不希冀任何人的半声多谢,只要本座自己知道,我所选择的路,是绝对正确!是绝对无愧于天地便行!总较地些披着人皮的伪君子为佳!”
她说着又斜目一伯步惊云,目光之中充满无限坚定的信念,很难想像一个如花女流,竟会具备比男人更坚定的信念,钢铁信念!
但听她斩钉戳扶的道:
“其实,本座今在已向你解释太多,我的苦心,我的痛苦,根本不须向任何人表白!反正如今,这件无敌武器一一黄金之海,已经在本座掌握之内了!”
“步谅云!你瞧!”
黑瞳主人说着朝孔慈所立之处一指,步惊云立时顺着其所指望去、只见孔慈此刻竟已复把手中的达摩之心扭动了不下数十回,与此同时,达摩之心内里亦遂地发出“铮”的一声!
接着,达摩之心其中五面的黑白小骰片多然出五个…… “心”字! 五面皆心?
步惊云见状陡地一愣!一难道……达摩之心的第二重,已经被孔慈开启了?
步惊云的猜想一点不错!
眼前本在一直不停扭动达摩之心的孔慈,此时也遂地停了下来,也既表示,如今五面都是心的达摩之心,便是已开启第二重的——
最后形态! 可是,既然达摩之心已五面皆心,那黄金之海所在之地的记载……
在哪? 答案非常简单! 如今五面都是“心”字,惟独有一面未必会有心字!
就是正面向孔慈、背向步惊云及黑瞳主人的那一面!
这一面,也正是步惊云及黑瞳主人此际无法一眼看清楚的一面!
然而,这一面也仅是步惊云无法看见而已;他仍处于“摩诃无量”功成前的瞑眩之关,固然无法掠过孔慈那方看个清楚,但,黑瞳主人却并没处于瞑眩之关……
她大可毫无阻挠地掠至孔慈身衅,看个清楚明白!
故而此刻的她,笑得倍为兴奋,但听她豪情笑道:
“步惊云!你知否达摩之心若被扭出五个心字,便表示第二重已经完全开启,而黄金之海所在地的记载,更是刻于没有心字的——最后一面?”
“如今达摩之心已五面皆心,那面对孔慈的一面,敢情已记下黄金之海的秘密无疑!步惊云,无论你认为本座得到黄金之海后会否循序改变这个人间,今夜,任你是资质如何上乘的死神,你也绝对无法改变一个事实,便是……”
“那万亩黄金之侮,将要真的落在本座这头人间恶魔手上!”
“上”字乍出,黑瞳主人那黑色的衣袂速地一幌,步惊云还未及眨眼,她的人,赫已不知如何掠至孔慈身前半丈之内,她的手,亦已闪电往孔慈手中的达摩之心抓去!
她要取过孔慈手中的达摩之心!
只消看一眼,黄金之海这个所谓绝对无敌的武器之秘,这个流传了数百年而从未为人知道的惊世秘密,便会彼她知道!
由这一刻开始,天地将不会有任何更重要、更可怕的秘密了!
此时此刻,步惊云亦只有于睁着眼的份儿,除此以外,他还能干些什么去阻止她?更何况,纵使他如今已冲破瞑眩之关,已经能行动自如,他也未必真的会出手阻止……
毕竟,无论这头魔中之魔的做法是错是对,她的原意,也是出于对众生的一番苦心;既然佛天不渡众生,她唯有自己来……
如箭在弦的手已朝孔慈手中的达摩之心抓去,好奇心加上苦心,黑瞳主人这一抓,已是志在必得,然而许多时候……
未曾到手的东西,始终还是未曾到手的东西!
就在她还距半尺便抓着达摩之心的刹那,出奇不意地,圣门之外夏地传来“吼”的一声惨叫!
接着,一条人影已快如疾风一般,自圣门外朝黑瞳主人直扑过来!
来人身快如风,黑瞳主人不虞有此一着,为防有诈,力防有诈,登时急抽正要拿下达摩之心的爪,回爪一格,飞快便把来人的身行格住!
谁料定睛一看,来人竟不是要袭击她的敌人,而是……
一直替她于圣门外守卫的魔娘!
一旁的步惊云赫见此刻飞进来的魔娘,浑身每个毛孔都在冒血,就连一张脸,也差点变成一张血脸,看来已严重受伤,但刚才她仅是发出一声惨叫,之前也听不见圣门外有任何打斗之声,是谁有此本领,可以一声不响的击伤武功不低的魔娘?
这一伤实在是非同小可!黑瞳主人不愧绝顶高手之材,眼见魔娘身受奇伤,居然并未动容,椎眼神中却隐现怜情之色,她反手一旋,便把魔娘安然送到地上安躺,接着异常冷静的问:
“是他来了?” 已经负伤累累的魔娘,不期然苦笑点头,有气无力的答:
“是……的,主人,他……已经来了!请……恕魔娘……办事……不力,他……他实在……变得……太……强……了……”
一语至此,魔娘又压地“哗啦”吐出一大蓬鲜血,可见受伤之深,惟她仍竭尽气力回答她主人的问题,其忠可嘉,黑瞳主人骤闯此语,面上却泛起一丝鄙夷之色,似乎在鄙夷魔娘话中的“他”,她冷哼一声,道:
“哼!无论他变得多强,他也无法可以比本座更强!叛徒!别要再藏头藏尾了!你杀人如麻,屡劝不改,本座早已想把你除掉!
你快给我——” “滚出来!”
滚出来这三字一出,圣门边缘左右两边的石壁,霎时被轰个片碎,却原来黑瞳主人最后这三字已贯注她的部分真气,字字如电如雷,足可开山劈石!
圣门两壁进碎,顿时飞砂走石,洞口蒙一片,惟是,不消片刻。
飞扬的沙石突然飞快向地面下沉,恍如有一道举世无匹的力量将所有砂石埂生生压将下来!
居然可把砂石隔空压下,好恐怖的力量!力量已如斯恐怖,力量的主人,是否更为恐怖?
正当满洞砂石沉下之际,圣门之内,已徐徐踏进一条人影!
他,一身红衣如血,手执的拌杖更永恒地染满无法清洗的血质,他整个人,仿佛是为血而生,为武而战,为战而杀!
他,正是魔娘口中的“他!” 也是黑瞳主人口中的叛徒—— 无! 敌! 经! 王!
他终于一一一来了!
经王乍现,步惊云亦神为之夺!缘于经玉此刻的双目.竞较上回步惊云与其交手时,益发神元气足,炯炯放光,且杀意极盛,显而易见,他的功力比诸上回,何止倍增?
更何况,经王每向前踏出一步,他方圆数丈内的地面竟悉拉蔽作响,俨如经千百重追轰打,真是一步一惊雷!
饶是如此,黑痛主人却依旧好整以暇似的,面对经王令人喘不过气的压逼力,她犹然视若无睹,就像在看着一个三岁小孩,于他眼前耍着花拳绣腿一样!
她气定神闲的道: “小乖乖,别再在主人面前斑门弄斧了!”
“亏你这个叛徒还有面目前来见我!你手中有经,心中无经,试问又有啥用?本座早便应把你好好除掉,免得你这种自以为是的个性迫害人间,也省得你今日前来阻碍本座的大事!”
经王闻言,只是冷知,极冰极冷的笑,极沉极重的答: “自以为是的人……”
“是你!” “我,已经练成了第十三层的——” “无经无道!”
说话间,经王语气所含的杀意更浓,浓得连站于一旁的步惊云,亦逐渐感到窒息。
再者,他还感到,经王这次的声音,比上回的声音听来更怪,是因更强的内力催逼所致?
黑瞳主人却面无惧色,更没丝毫防范经王会随时出手的意思,仅轻描淡写的道:
“你习成第十三层的无经无道,这有如何,武学之道博大精深,对本座来说,你也仅是一个刚刚学会走路的婴儿吧了,根本不足为惧!”
什么?步惊云一脸惑然,已经如斯恐怖的经王,也仅是一个学会走路的婴儿?黑瞳主人身怀的“地极摩诃”,真的如此深不可测;?
步惊云遂地记起,若他能冲破此“瞑眩之关”,掌握体内那股‘天极摩诃’的力量,那么,是否便能像黑瞳主人般一一盖世无敌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