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章垿诗集

  今天果然下大雪,屋檐前

盖上几张油纸一片,一片,半空里掉下雪片;有一个妇人,有一个妇人独坐在阶沿。虎虎的,虎虎的,风响在树林间;有一个妇人,有一个妇人,独自在哽咽。

  为什么啼哭,莫非是

  一片,一片,半空里

  虎虎的,虎虎的,风响

  那边松树里,山脚下,先生,

  这大冷的雪天?

  独自在哽咽。

  望得见冰条,

  方才我买来几张油纸,

  不是为钗铀;

  装著我的宝贝,我的心

  独坐在阶沿。

  盖在儿的床上;

  独自在哽咽。

  不是的,先生,不是的,

  天冷了,天冷了,天冷了,

  在树林间;

  我在冷冰冰的被窝里摸——

  一片,一片,半空里

  也是的,也是的,我不见了

  掉下雪片;

  我唤不醒我熟睡的儿——

  有一只小木箧,

  独坐在阶沿。

  虎虎的,虎虎的,风响

  失掉了钗铀?

  我的心恋。

  叫一声「娘呀——

  我因此心伤。

  有一个妇人,有一个妇人,

  有一个妇人,有一个妇人,

  掉下雪片;

  有一个妇人,有一个妇人,

  摸我的宝宝。

  昨夜我梦见我的儿

  为什么伤心,妇人,

  三岁儿的嫩骨!

  有一个妇人,有一个妇人,

  在树林间;

  儿的亲娘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