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手机娱乐登录瞳瞳做慈善大使了,纹身图谱

安铁把秦枫的睡裙掀开,发现的屁股上果然有一小块淤青,安铁打趣似的说:“哎呦,你看我这事闹得,把秦大台长的屁股都摔两瓣了,呵呵。”
秦枫回手掐了安铁一把说:“讨厌!还取笑我,你的屁股不是两瓣的呀?到底青没青啊?”
安铁说:“青了,用擦点药吗?”
秦枫说:“算了,擦药搞得到处都是药味,你给我揉揉。”
安铁笑嘻嘻地说:“没问题,给美女揉屁股我还是很乐意的,呵呵,那我揉了?要是疼你就说。”
秦枫“嗯”了一声,然后乖乖地等着安铁给她揉屁股,安铁仔细欣赏了一下秦枫丰满浑圆的屁股,然后把手掌放在秦枫淤青的地方试探性地揉了起来,秦枫闷闷地呻吟了一声,然后说:“再轻点,疼!”
安铁把力度调整了一下,然后说:“这回疼不?”
秦枫说:“现在正好,再揉两下就差不多了,要不你手该酸了。”
安铁笑道:“没事,祸是我闯的,酸了也得揉。”
秦枫说:“行啊你,自我检讨的能力还算比较强,嘻嘻。”
过了一会,安铁发现秦枫没有动静了,歪着头看了一眼,发现秦枫已经睡着了,安铁看了看裸着屁股趴在床上的秦枫,摇头笑了笑,给秦枫搭了一条毯子,然后自己也躺了下来。
第二天一早,安铁带着秦枫和瞳瞳到楼下吃的早餐,吃早餐的时候,瞳瞳看着秦枫和安铁还是有点不自然,一直低着头默默地吃着。
安铁对瞳瞳说:“丫头,你今天有什么安排吗?”
瞳瞳抬起头说:“还没定呢,可能去老师那,也可能去看看小叶子。”
秦枫问:“小叶子是谁呀?”
瞳瞳说:“小叶子是孤儿院的孩子,秦姐姐上次没看晨报上我和她的照片吗?”
秦枫笑笑说:“我太忙了,也没怎么注意,那个小叶子是孤儿还是弃婴啊?”
瞳瞳说:“我也不是很清楚,好像是被父母抛弃的,现在还哑了,可是很聪明、很懂事,也很可怜。”
秦枫似乎对这些不是很感兴趣,说了声“哦”,就没再说话。
吃完了早餐以后,瞳瞳上了楼,安铁就和秦枫上班去了。
安铁把秦枫送到单位,然后驱车赶到报社,办公室里静悄悄的,只有刘芳在那看稿件呢,安铁走过去对刘芳笑着说:“怎么都不在啊?”
刘芳抬起头说:“谁知道呢,哎?你今天倒是很早嘛,怎么?看样子心情不错啊。”
安铁拉了一把椅子刚坐下来,就听陈红的声音在门口响起来了:“哎呀!真热啊!今天怎么这么热。”说完,陈红就满头大汗地走了过来。
刘芳笑着对陈红说:“姑娘,你该减肥啦,我们怎么没觉得热啊,呵呵。”
安铁也在旁边打趣道:“是啊,你这一身肉,大夏天的多难受,还是减减吧,要不可真嫁不出去了。”
陈红撅着嘴看看刘芳和安铁,说:“你们这是人身攻击,胖点怎么了?你们怎么不看我冬天暖和呢,还有安铁,你最过份了,昨天刚说你会说话,今天说话就这么难听,哼!”
安铁说:“这是事实啊,我很敬业的,记者的准则是什么?尊重事实真相,对吧?刘芳。”
刘芳笑了笑,没说话,陈红气得一跺脚,道:“我不理你们了,合起伙来欺负我,伤自尊了!”说完,陈红回到自己的办公桌,然后开始拿出菊花来泡茶。
刘芳看看陈红,说:“你呀,以后跟这丫头说话注意点,胖人最忌讳别人说她胖了,虽然陈红的性格好,不爱跟人急,可心里别扭着呢,呵呵。”
安铁点点头,道:“也是,我就爱跟她逗,看来这姑娘大了,说话还得注意点,嘿嘿。”
刘芳说:“可不是吗?你们这些小伙子就是粗心。”
安铁站起来,说:“行,我知道了,以后不说她胖就是了,那我回去干事啦?”
刘芳说:“忙你的。”
安铁在报社呆了一整天,把形象小姐的活动整体理了一下思路,接下来这个活动快要到关键时候了,最近得跟大强再碰一下,商量一下复赛的情况。
下班以后,安铁就直接回家了,安铁在回家的路上,接到了一个电话,这个号码安铁很熟悉,是王贵,安铁看了半天,本来不打算接,可王贵似乎很执着,一个接一个地打,安铁烦躁地把电话接起来。只听王贵那令人厌恶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是安主编吗?我是王贵。”
安铁:“哦,是王总啊,有事情吗?”
王贵:“是这样,我的熟食加工公司明天开业,想请各界朋友来一起吃顿饭,不知道安主编给不给我王贵个薄面啊,呵呵。”
安铁:“是吗?那恭喜王总啦,看你这话说的,好像我老薄你面子似的,呵呵。”
王贵:“我可不是这个意思,安主编是文化人,就别跟我这个大老粗计较了,哈哈,安主编,听你这意思是答应了?”
安铁:“好,明天什么时间,我安排一下,尽量争取过去。”
王贵:“明天晚上六点,在滨城大酒店,小弟在那里恭候,嘿嘿。”
挂了王贵的电话,安铁骂道:“操!不就是又开了个猪肉加工厂吗?整得跟融资上市公司似的,***!”
安铁对王贵这种蒸不熟煮不烂的人还真有点头疼,这人一旦在心里形成印象就很难改变,总之,王贵在安铁这里的印象算是差到家了。安铁郁闷地琢磨着明天找个什么理由把这事给推了,可秦枫却来了一个电话说她也答应了王贵,想问安铁一起去不。
安铁心想,这下可推不掉了,秦枫都在那答应了,自己要是不去就显得小气了,只好对秦枫说和她一起去。
安铁本来今天心情不错,可挂了王贵和秦枫的电话后就变得郁闷起来,等安铁回到家,发现瞳瞳不在,安铁就先去卫生间洗了个澡。
安铁洗完澡刚从卫生间里出来,就听见瞳瞳开门的声音,安铁此时只围了一条浴巾,赶紧钻进自己的卧室,换上一套衣服才走出来。
瞳瞳一见安铁已经回来了,高兴地说:“叔叔,你早就到家啦?”
安铁说:“是啊,都洗完澡了,你去哪了?今天外面天气很热吧?”
瞳瞳把身上的画夹子拿下来,说:“我上午去看的小叶子,下午去的老师那,对了,我今天在路上还看见柳姐姐了呢。”
安铁说:“呵呵,不错,时间安排得很充实嘛,你刚才是说你碰到柳如月了是吗?”
瞳瞳坐下来说:“嗯,她今天还主动跟我打招呼了呢,不像上次那样好像不认识我似的,临走的时候她还让我给你带好呢。”
安铁说:“哦,这样啊,是她一个人吗?”
瞳瞳说:“对,是她自己,柳姐姐越来越漂亮了,像个明星似的,呵呵。”
安铁点点头,然后看了一眼瞳瞳的手,只见瞳瞳的手里还拿着一本书,看上去像本厚杂志,可封面却很简单,不像现在的杂志那样有那么多人物和广告。
安铁问:“丫头,你这拿的是什么呀?杂志?”
瞳瞳听安铁一问,一边把那本书递给安铁,一边解释道:“我刚才忘了说了,这个是今天老师给我的,说是什么纹身图谱,你看看,叔叔,里面有好多漂亮的图案。”
安铁结过瞳瞳递过来的书打开来一看,里面印着很多妖异而美丽的图案,在第一页有一个图案安铁看着特别熟悉,安铁努力回想了一下,然后基本确定,那个图案就是吴雅身上的那只孔雀。
安铁纳闷地又翻了几页,发现这本图谱里的图案都很特别,仿佛是特别设计的一样,而且在每幅图案的右下方还有个两个英文字母,安铁仔细看了一下,那两个英文字母是“HF”。
安铁把这本图谱端详了一阵后,问:“丫头,你老师给你这个干什么啊?这个也不是你学的范畴里的东西啊,这不是纹身用的嘛?”
瞳瞳说:“我也不知道,老师说让我了解一下,还说纹身这种东西是对人体的破坏,真正可以称为美的人体是最自然的人体,老师说完以后,还特别嘱咐我,一定不要纹身,她说如果我以后要是纹身了,就不要再说是她的徒弟。”
安铁听了一头雾水,心想,这个老太太还真是有点奇怪,而且这个老太太从一开始出现就那么神秘,不过就现在的种种迹象表明,这个老太太似乎没什么恶意,相反,她对瞳瞳的影响可以说是至关重要的。
想到这里,安铁说:“你这个老师还没告诉你她是谁吗?怎么搞得这么神秘呀?今天还给了你这么一本东西,真是挺奇怪的。”
瞳瞳看看安铁,笑了一下说:“叔叔,你放心,老师肯定不是坏人,这本图谱有的图案也挺好看的,我看看也没什么坏处,对不对?”
安铁摸了一下瞳瞳的头说:“对,丫头最近在画画上进步很大吧?”
瞳瞳听安铁这么一问,开心地说:“我也不太清楚,不过据我们以前的那些学画画的同学说,我现在画的画比教我们的那个老师好,呵呵。”
安铁赞道:“是吗?丫头厉害呀!哪天把你的作品给叔叔一幅,我贴卧室里,呵呵,回头也给你刻个章啥的,咱们画完画往底下这么一盖,那就是名家啦,嘿。”
瞳瞳有些不好意思地说:“叔叔,哪有那么夸张,比起老师我差远啦,上次老师画的那画我看了好半天,那简直是神了,也难怪能卖那么多钱,要是我有钱,我也会买的。”
安铁看看瞳瞳说:“呵呵,是吗?现在丫头的见解很不一般呐,看来咱们家马上就要出个美女画家了。”
瞳瞳抓着安铁的胳膊,娇声说:“叔叔,你别取笑我了,哎呀,我还没做饭呢。”说完,瞳瞳站起身去厨房做饭。
安铁说:“不着急,你要是觉得热,咱们去外面吃也行。”
瞳瞳说:“不热,一会就好了,大不了吃完饭洗个澡就行。”
瞳瞳做饭的时候,安铁到楼下买了一个西瓜,在路过一家花店的时候安铁心里一动走了进去,花店的小姑娘一看安铁,微笑着说:“先生,您要什么花,是送谁的?”
安铁一进花店就感觉一股清香扑面而来,心里很舒爽,安铁环视了一下花店问:“这是什么花散发出来的香味啊?这么好闻。”
小姑娘说:“这里里花店,当然是各种花的混合香味啊,先生不经常买花吧?是不是送女朋友啊?要是送女朋友可以送一束玫瑰,玫瑰代表爱情。”
安铁说:“不对啊,我闻着着好像某一种花的味道,以前好像闻到过。”
小姑娘马上指着一堆白色的花朵说:“那就应该是香水百合了,这种花的味道最好闻了,我也喜欢,香水百合的花语是纯洁、高贵,先生要不要来一束,这种花如果放在屋子里能开一个星期呢,满屋子都是这种好闻的味道。”
安铁凑过去闻了一下,说:“行,你给我来一束吧,对了,你们这里有装这种花的瓶子吗?”
小姑娘说:“有,您如果要,我给您配上一个。”
安铁说:“行,你帮我选一个吧。”
安铁卖完了花和花瓶,兴冲冲地上了楼,心想瞳瞳看见这些花一定很高兴,安铁进了门,瞳瞳的饭已经做好了,正在往餐桌上端东西,一见安铁手里拿着一大束百合花,瞳瞳开心地跑过来,说:“叔叔,你还买花啦?”
安铁把花和花瓶一起递给瞳瞳说:“是啊,送给能干的小丫头,去,把这花放进花瓶里吧。”
瞳瞳羞涩地看了一眼安铁,脸上的表情很娇柔,把那束百合抱在怀里闻了又闻,然后笑着说:“谢谢叔叔,这花真香!”
安铁笑呵呵地看着瞳瞳欢喜的样子,心里有种很满足的感觉,没想到一束花就让这个丫头这么高兴,看来这花朵还是有它存在的道理的。
安铁摸了一下瞳瞳的头说:“你喜欢就好,就放你卧室吧,卖花的说能开一个星期,呵呵。”
瞳瞳说:“好,那叔叔先洗个手吃饭吧,都做好了。”说完,瞳瞳就去卫生间往花瓶里灌水插花去了。
安铁把买来的西瓜放进冰箱,然后去卫生间洗手的时候,看见瞳瞳把花已经插好放到了餐桌上,安铁洗完手出来,坐在餐桌旁问:“丫头,你怎么不放你卧室啊?”

第二天,安铁一到单位,尚云霞就打来了一个电话,对安铁说他们打算十点钟左右去孤儿院做专访,向安铁确认一下瞳瞳大概什么时间能过去,安铁对尚云霞说,他带着瞳瞳能准时过去,等过去再跟尚云霞联系。
安铁在报社里呆了一会,就回家去接瞳瞳了。
安铁到了家,发现瞳瞳在家里洗衣服呢,一见安铁回来,说:“叔叔,你怎么又回来了?”
安铁说:“晨报那边刚才给我打电话,说让你过去,我回来接你。”
瞳瞳一听,皱了一下鼻子说:“今天啊?我把衣服都洗了,穿什么去啊?”
安铁笑道:“不会一件也不剩吧?” 瞳瞳说:“别的都不太好看。”
安铁摸了一下瞳瞳的脑袋说:“丫头,你穿什么都好看,就随便穿一件走吧。”
瞳瞳听安铁这么一说,道:“是吗?叔叔,你没说假话?”
安铁说:“我骗你干什么,我们瞳瞳是个小美人,穿什么都漂亮!”
瞳瞳有些羞涩地看了安铁一眼,说:“那我现在就穿衣服去,叔叔等一下啊。”说完,瞳瞳就回自己房间换衣服去了。
过了一会,瞳瞳穿着一件牛仔短裙和白色T恤,一身清爽地走了出来,安铁看了看说:“看看,这不挺好嘛,呵呵。”
瞳瞳微笑着说:“走吧,叔叔。”
安铁和瞳瞳上了车,瞳瞳就问:“叔叔,昨晚咱们说的那件事你跟那家报纸的人说了吗?”
安铁说:“说了,他们说没问题,回头我再提醒他们一下。”
瞳瞳点点头,想了一会,又问:“叔叔,你说他们还要给我拍照片吗?”
安铁说:“那是肯定的啊,爱心大使嘛,估计还得上头版头条,呵呵。”
瞳瞳伸了一下舌头,说:“啊?又该没法上街了。”
安铁看了一眼瞳瞳笑着说:“丫头,低调点虽然是好心态,可咱也不能太低调了,况且,咱们是在做好事,听你这么一说我怎么感觉咱们像做贼似的,哈哈。”
瞳瞳听了也掩嘴笑起来,一边笑一边说:“叔叔,让你这么一说我也觉得,呵呵。”
安铁带着瞳瞳来到孤儿院的时候,尚云霞已经带着他们的人在那等了,一看见安铁带着瞳瞳过来,尚云霞马上迎上去,看了瞳瞳一眼,然后问安铁:“这位就是瞳瞳妹妹吧?”
安铁说:“对,瞳瞳,这是晨报的尚姐姐。”
瞳瞳对尚云霞笑了一下说:“尚姐姐好。”
尚云霞高兴地笑着说:“瞳瞳真漂亮,一看就像个小天使,嗯,这形象,作爱心大使太合适了。”说完,尚云霞抬起头看看安铁说:“我们打算先采访一下瞳瞳,然后再去孩子们住的地方大致看一下,对了,还有早上你跟我说的那个小叶子,我们也详细报道一下。”
安铁点点头,说:“行,你们开始吧,我在一旁看着就行。”
尚云霞看了看安铁,笑道:“别呀,我都听陈红说了,你可是她们那里的才子啊,得给我们提点意见才行。”
安铁说:“你别听陈红瞎扯,我哪算什么才子啊,呵呵。”
这时,安铁转头一看瞳瞳,只见瞳瞳正在热络地与马老师说话,安铁走过去,对马老师说:“马老师好,瞳瞳这段日子给你们添麻烦了,呵呵。”
马老师一听,赶紧说:“安主编这是说哪里的话,瞳瞳为这里的孩子做了这么多好事,我们欢迎还来不及呢,上次我都忘记跟你说了,我们院长现在在外地出差呢,暂时由我打理一下院里的事情,昨天院长来电话说让我好好谢谢你和瞳瞳,等她一回来,一定要当面致谢。”
安铁说:“马老师和院长都太客气了,呵呵,对了,这次晨报的记者打算报道一下小叶子,他们和你说了吗?”
马老师说:“说了说了,太好了,我们一直在帮小叶子找亲人,这次报出来,估计希望很大,也趁这个机会让社会关注一下我们福利院的情况,真是太感谢瞳瞳和你们这些媒体的老师了。”
就在安铁与马老师说话的时候,晨报的记者已经开始采访瞳瞳了,安铁看到瞳瞳一开始还有点紧张,后来跟记者聊了一会,说话就自然多了,而且这丫头说话还头头是道说的,思路特别清晰,听得安铁心里美滋滋的。
报社的记者与”
瞳瞳对完话后,马老师带着一行人来到小叶子的宿舍,小叶子和一群孩子正等在那里,一看见这么多人进来,起初小叶子还有点腼腆,可一见瞳瞳也在,小叶子就拉着瞳瞳的手开始比划起来。安铁看见瞳瞳一边看着小叶子的手语,一边点头,心想,瞳瞳还真是把手语学会不少了,基本都不用马老师翻译了,看来这段日子瞳瞳经常来这里。
由于小叶子是个哑巴,记者就直接采访的马老师,马老师把小叶子的事情与记者详细说了一下,然后把当初小叶子父母留下的那个十字绣展示了一下,还让记者拍了几张照片。
小叶子看着这群陌生人在这里忙活,开始怀疑与自己有关,走到马老师面前用手语问马老师,马老师对小叶子一说,小叶子就哭了起来,用手势比划着说:“妈妈!妈妈!”
起初大家都没看明白,只有瞳瞳在那里静静地流眼泪,等马老师解释了一下小叶子在叫妈妈时,在场的人看着这个孤苦伶仃的美丽的哑巴女孩,眼睛都有些湿润了。
记者了解了小叶子的事情后,说要给小叶子拍个照片,到时把照片登出来,这时,尚云霞说道:“把瞳瞳和小叶子拍在一张照片上吧,都像小天使一样,瞳瞳,你蹲下来抱着小叶子,最好能把小叶子的胎记露出来,这样如果她的家人对这块胎记有印象,肯定就会找过来的。”瞳瞳把要和小叶子一起拍照片的事情跟小叶子详细说了一下,小叶子开心地点点头,搂着瞳瞳的脖子,就在记者打算拍照的时候,小叶子好像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松开瞳瞳,跑到自己的小床旁边。从床底下把她那个破旧纸盒箱拉出来,然后把上次瞳瞳送她的那件鹅黄色的连衣裙翻出来,一边比划着一边开心地笑着。
马老师解释说:“小叶子说这是瞳瞳姐姐送她的衣服,这件衣服很漂亮,她要穿着这件衣服拍照。”
等小叶子换上连衣裙,大家都被这个美丽可爱的女孩吸引住了,直说小叶子长得漂亮,小叶子对大家笑眯眯的,很高兴的样子,这时安铁注意到小叶子的左边肩膀上的确有一块暗红色的胎记,仔细一看,形状还真有点像一枚暗红色的枫叶。
最后,照片拍的是瞳瞳和小叶子一起打手语,瞳瞳是蹲在地上的,小叶子就站在瞳瞳身边,两个一大一小,漂亮可爱的小姑娘对着镜头微笑着,让人看了印象特别深刻,安铁一看,她们比划的那句手语,就是昨天瞳瞳对自己比划的那句很像,安铁问马老师:“他们比划的是什么意思啊?”
马老师笑着说:“是‘爱’,要是指一下自己和对方,就是‘我爱你’。”
安铁一听,笑了笑,心想,怪不得瞳瞳昨天跟自己卖关子,原来那句话是这个意思。安铁暗自琢磨了一下,心里狂跳一下,有些说不出来的激动感觉。想到这里,安铁看了一眼瞳瞳,只见瞳瞳正在跟小叶子说话,这让安铁又产生了那种错觉,这两个女孩都是瞳瞳,一个是十三岁的瞳瞳,一个是七八岁的瞳瞳。
安铁和瞳瞳从孤儿院出来后,瞳瞳的心情看上去很好,安铁看了一下时间,已经是中午了,就说:“丫头,我带你去吃点东西再送你回去吧?”
瞳瞳高兴地点了点头,说:“好,正好我有点饿了。”
安铁问:“说说你想吃啥?不许说‘随便’啊。”
瞳瞳想了一下说:“那就去吃汉堡吧,省事,不用点菜那么麻烦了。”
安铁笑着说:“行,咱们现在就去。”说完,安铁就带着瞳瞳到了一家肯德基。
安铁把车停好,刚和瞳瞳从车上下来,瞳瞳就对安铁说:“叔叔,你看,那不是上次来过咱家的柳姐姐吗?”
安铁一看,果然是柳如月,而且跟柳如月在一起的那个男人是王贵,只见柳如月挽着王贵的胳膊正从肯德基里往外走,两个人像对新婚燕儿的小夫妻一样,亲热得样子让安铁看了都有些意外。
这时,柳如月和王贵也看到了安铁,安铁看见柳如月的眼神立刻慌乱了起来,对安铁有些尴尬地笑了一下,而王贵责假亲热地大老远就对安铁到:“呦!这不是安主编吗?”说完,王贵就拉着柳如月走到安铁和瞳瞳面前。
安铁看了看柳如月和王贵。笑了一下说:“这么巧啊,王总。”
王贵得意洋洋地揽着柳如月的腰说:“是啊,我和如月刚才还谈起你呢,没想到真就遇上了,呵呵。”说完,王贵又看了一眼瞳瞳,问:“这位小妹妹是谁呀?怎么看着这么眼熟啊?”
安铁说:“这是我侄女,瞳瞳,问王叔叔和柳姐姐好。”
瞳瞳乖巧地说:“柳姐姐和王叔叔好。”
柳如月一听,看了一眼安铁,赶紧说:“瞳瞳也好,我看见你上报纸了?真棒啊!”
王贵一听,笑道:“对啊,这个不是前几天报纸上的那个小姑娘吗?哎呀!你看我这记性,嘿嘿。”
瞳瞳看了一眼王贵,又看看柳如月,礼貌地笑了笑,没说话。
安铁说:“小孩瞎闹,呵呵,你们刚吃完?”
王贵正想说什么的时候,柳如月捏了王贵一把说:“咱们别耽误安主编和他侄女吃饭啦。”
王贵干笑道:“你看我,一看到安主编就特高兴,这一高兴就絮叨了,安主编,你们进去吃吧,改天有空咱们再聚聚哈。”
安铁看了一眼柳如月,柳如月的目光躲闪了一下,低着头,安铁说:“行,下次我请你们。”
王贵赶紧说:“那哪行啊,下次还是我请,只要安主编赏光就行。”说完,王贵就揽着柳如月走了,临走时柳如月抬头看了安铁一眼,眼睛里很复杂。
安铁一见王本站地址
贵心里就跟吃了个苍蝇似的,可今天看柳如月和王贵的样子,两人的关系似乎发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可又不是很确定。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