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随笔,救世天下第二章

摘要:
第三章:逃赫战抬起左手,喝道:弓箭手准备!与此同时雷傲天低喝道:大家准备!雷氏族人皆握紧手中武器,只待族长一声令下,便要拼杀出一条血路。血战一触即发。慢着!这时,从雷氏人群中冲出一白净少年,大声

摘要:
第二章:天命之人。雷氏大寨。寨内数百个雷氏族人提着各种用来打猎的兵器,面色紧张的对峙着将他们雷氏族寨围得水泄不通的帝国军队。寨门外密密麻麻的全是帝国战士,前排是全身裹在黑色厚革里,只露出眼耳口鼻的

第三章:逃

第二章:天命之人。

赫战抬起左手,喝道:“弓箭手准备!”

雷氏大寨。

与此同时雷傲天低喝道:“大家准备!”

寨内数百个雷氏族人提着各种用来打猎的兵器,面色紧张的对峙着将他们雷氏族寨围得水泄不通的帝国军队。

雷氏族人皆握紧手中武器,只待族长一声令下,便要拼杀出一条血路。

寨门外密密麻麻的全是帝国战士,前排是全身裹在黑色厚革里,只露出眼耳口鼻的黑甲战士,一手持着短矛,一手持着圆盾。黑甲战士后面,则是一排排箭已上弦的弓箭兵,一根根蓄势待发的利箭对准着寨里的所有人。

血战一触即发。

气氛紧张到了极点。

“慢着!”

一面倒的战争可能一触即发。

这时,从雷氏人群中冲出一白净少年,大声道:“我知道天命之人的下落。”

这时,匆忙赶来的雷傲天快步走到前面,大声稽首道:“帝国的将领们不知何事光临小部,还请进来喝杯小酒,以赔怠慢之罪。”

“摁?”赫战放下手,望向突然冲出的少年,道:“你是何人?”

话落,对面军队从中间让开一条小道,一骑从后慢慢策来。

“雷雨!你给我回来!”雷傲天见雷雨竟不知从哪冲了出来,连忙上前一把扯住他的胳膊。喝道:“给我退回去。”

来人很是健壮,身穿黑光粼粼的盔甲,黑亮的头盔顶头插着一根红色的翎羽表明着他的身份——统领。

雷雨偏过头定定的看着自己的父亲,说:“我一直都在后面躲着。你早就知道帝国军队会来,所以才急忙的让我离开这里,想将我赶走,对吗?”

日出帝国掌控兵权的除了国君外,还有一位将军与四位统领,亦不知此人是谁。

“你!…”雷傲天望着自己最溺爱,却从小便严厉甚至苛刻要求的儿子,一时不知该说什么。

那统领策马到寨门前,冷冷的看了一眼雷傲天,威吓道:“你是谁!敢请本统领喝酒!”

“让我来,我有办法对付他们。”雷雨给雷傲天一个自信的微笑,拍了拍抓住他胳膊的手,道:“父亲放心,我不会去送死的。”

“回禀统领将军,小的正是雷氏部族的族长,不知将军前来,多有怠慢,还请将军海涵。”

在雷傲天发愣中,雷雨转过身大声道:“回禀将军,小的叫雷雨,乃是雷氏族长的三子。曾在偶然之下见过将军所说的天命之人。”

雷傲天虽不知帝国将领们的关系,但任谁也不想被他人压着,何况是位高权重的统领们。所以巧妙的将统领暗自称为将军,这亦是一记响亮的马屁。

“哼!你可知与本统领说假话会是什么下场!”

而正巧,这位统领最爱吃的就是这样的马屁。

“将军神威不怒自发,小的丝毫不敢生出欺瞒将军的心思。”雷雨鞠身道,眼睛却眨也不眨的盯着赫战。

“哈哈哈!”那统领大笑三声,躇着马道:“老头你人虽老了,眼光倒是不差。本统领叫赫战,乃帝国四大统领之首,此次前来只为寻找‘天命之人’,如若你能交出此人,我可放你族人性命。如若交不出来,哼,被屠灭的那三十四个部族就是你们的榜样。”

经雷雨这么一说,赫战心中顿时惊喜万分,急切问道:“那你且与我说说,那天命之人所在何处。”

雷傲天闻得已有三十四个部族被其屠灭,深吸一口冷气的同时,也深深憎愤这个赫战的狠辣与歹毒。

雷雨微微笑道:“小的自然要将那恶人下落告知将军,但请将军能放过我族人性命。”

日出帝国四大统领尽管统治的兵马不一,职位却是平等。而这位赫战统领自称四大统领之首,可见其野心与傲气也是非同一般。

赫战嘴角流露出一抹冷笑,大声道:“那是自然!只要你所说属实,本统领不仅保你一族安然无恙,还会重重的赏赐与你。”

雷傲天大声问道:“不知将军所说的‘天命之人’亦是何人?”

“那便多谢将军!”雷雨闻言一稽首,又道:“小的是两年前去山上游玩,无意中遇见在溪边玩水的男孩,他与我一般大小的年纪,但是他的左脚心处却有一个七星胎记。小的好奇之下便与他闲聊了起来,他说这个七星胎记是自打娘胎出来便有的,而且每到夜里还会发着淡淡的星光,神奇无比,小的当时误以为他是天神下凡。呀!竟想不到,他居然是转世的恶魔。真是可恶,居然骗了我!”

“‘天命之人’出生便足下带有七星胎记,实乃远古恶魔转世。国主陛下命本统领搜拿此魔下落,如若哪个部族交不出天命之人,亦将与私藏恶魔之罪灭杀之。”

说到这,雷雨作出一副咬牙切齿的模样,然后指着右方山头道:“他家就在那座山头另一边的一个小村落,小的这就可以带将军去寻找他,只消一炷香便可抵达,捉拿住那转世恶魔。但请将军只抓他一人,莫要伤害他人无辜性命。”

雷傲天闻得‘天命之人’足下七星,脸色瞬间白无血色。足下七星,那不就是自己的三子雷雨么?

赫战听雷雨所述,与国君陛下对他说的一般无二,而且见雷雨那副真切的模样,并不像说谎,于是爽朗应道:“好!你是个善良的孩子,我答应你只捉拿天命之人,绝不伤无辜人的性命。”

“哗~”

“多谢将军。”

与此同时,雷氏寨内瞬间混乱了起来。

雷雨再次稽首,然后回身留恋的看了一眼众族人,最后望着雷傲天,道:“父亲,届时他们都跟我走了,你们便藏到后山深处去吧。孩儿这一走可能就再也回不来了,您要多多保重身体。”说完,雷雨毅然转身离去。

在场的族人们都望向脸色苍白的族长雷傲天,相互议论与争执起来。

“孩子!你一定要活着啊。”

因为他们都知道,三公子雷雨的左足下正巧便有一个七星胎记,是自打娘胎出来便就有的。

雷傲天声音显得有些哽咽,苍老的脸上划过一条泪水的痕迹。

尽管他们都知道这个世界根本就没有神与魔,而什么恶魔转世更是荒诞的谎言。但是此时只要将雷雨交给帝国,便能保住全族人的性命。

听到父亲的呼喊,雷雨停顿了一下,但他没有回头,他怕回头会更难过。于是他强忍着泪水继续往前走。

这无疑让他们从死亡的恐惧中看到了存活的希望。

待雷雨走到身边,赫战将他仔细的打量了一番,然后朝后面喊道:“扎耳哈!”

顷刻间,雷氏族寨内变得喧闹了起来。

这时一个魁壮的扎髯大汉策马而来,下马对着赫战恭敬道:“卑职在。”

“呀!帝国要找的不正是三公子雷雨吗?”

“这个白净的小娃娃就和你共乘一骑吧,他看起来挺机灵的,可得把他看紧咯,如果发现他在撒谎,届时你便让他尝尝什么叫做生不如死的滋味。”说完,赫战坏笑了起来。

“这个世界上除了他还会有谁脚底有个七星胎记。”

“哈哈!别说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小毛孩,就算是个壮年汉子,只要到了我扎耳哈手里,那就是一只柔软的绵羊。”扎耳哈撇开挂在身上的大刀,伸出比常人大腿还要粗一圈的胳膊,将雷雨提了起来,让他坐在自己前面,将他环在怀里。然后大笑道:“哈哈!就他这身板,就算用绳子绑着我的手脚,他都翻不出什么浪花来。”

“啊~!这么说雷雨是恶魔转世?”

“哼!莫要大意。”

“哼!狗屁恶魔转世!世上哪有魔鬼?若真有,那也是帝都那个嗜杀的暴君与眼前这个残狠的统领。”

赫战对于自己手下这个百夫长也很无奈,虽然扎耳哈粗犷像只笨熊,但是却有剑客巅峰的实力,更是有着奇大无比的力气,是他最得力的手下之一。

“如若他不是恶魔转世,帝国为何要四处寻搜他的下落,还到处屠杀无辜的性命?”

赫战招招手,将步兵队长唤来,俯身在他耳边轻声嘀咕了几句,而后挥手道:“我们走!”

“哼!那只是帝国暴君为他的杀戮找借口罢了。”

……………………

“就算三公子不是恶魔转世,但是此时……如若我们不交出三公子,雷氏部族可要灭顶之灾啊。届时,我们一个人都活不了。”

“吁~”

“一群贪生怕死之徒,若将三公子交给这帝国狗,哪还有活命的可能。更何况我们雷氏部族的人绝做不出出卖族人的事情,你们若是再敢胡言乱语,休怪我雷霸砍下你们的狗头!是条汉子,就与他们杀个你死我活!”

赫战领着千三百骑兵很快便来到了雷雨所说的地方,只见此处竟是一片异常茂盛的密林,哪有什么村庄。

“二爷说得对,大不了跟他们拼个你死我活。”

赫战的脸色骤然有些难看起来,愤怒的策马来到雷雨跟前。“锵”的一声拔出了配剑抵在雷雨颈间,喝道:“小子,你竟敢骗我?”

“……”

雷雨故作一惊,慌忙道:“小的哪敢,哪敢啊。他们村庄就在山上,山上不仅有个小村庄,还有一个清澈的小湖,小的就是在那个湖边遇上那个人的。”

雷傲天回身,冷冷眼神地将数百族人一一扫过,低吼道:“都给我住口!”

“当真?”赫战半信半疑道。

吵吵嚷嚷的雷氏族人见族长发威,皆安静了下来。

雷雨连忙道:“千真万确,小的哪敢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小的长这么大还没睡过女人呢,又哪想就此死去。”

雷傲天将族内一灰衣壮年支了过来,问道:“雷风,你二弟三弟呢?”

扎耳哈打趣道:“哟哟呵,小娃娃你还是个皱鸡啊,只要你带我们抓到那个‘天命之人’,我扎耳哈便给你找上三个最风、骚的娘们,届时定让你尝到世间最销魂的滋味。”

雷风道:“我听到寨子被帝国军围起来了后,就让二弟带着族里的妇女小孩逃进密道中去了,至于三弟我没看到。”

闻言,雷雨脸颊顿时红了起来。

雷傲天赞赏的点了点头,道:“孩子,你怕死吗?”

见此,扎耳哈笑道:“哟!瞧瞧,这个小娃娃害羞了。”

“我不怕!”雷风立马仰头回道。

“哈哈哈!…”

“好,不愧是我雷傲天的种。”说完,便对着族群众人道:“你们都知道这个世界根本就没有什么神魔,所谓转世恶魔只是暴君给他的杀戮找的借口而已。但是我知道这个世界有一个魔鬼,那就是四处杀戮的帝国暴君亚路斯,那才是真正的魔鬼。你们是懦夫对吗?面对死亡你们害怕了是吗?”

众人均笑了起来,借此打趣着雷雨。

雷傲天冒着血丝的双眼在族群中巡视一圈,方才喧闹的族人一个个都垂下了头,雷傲天接着低吼道:“如果谁怕死了,想要出卖自己的族人,那么就给我站出来大声的喊,大声的出卖,出卖的光明磊落,不然我雷傲天瞧不起他!有没有人要这样做,大声的告诉我,有没有!”

“好了。”赫战伸出左手,众人皆安静了下来。赫战转过身,对阵他的部下道:“留三百人在这看守,其余人下马与我一同进山。”

“没有!没有!没有!!”数百雷氏族人齐声道。

金沙手机娱乐登录,“是!”众人齐声道。

雷傲天提高了声音再次吼道:“大声的告诉我,到底有没有!?”

进入林中,茂密的草木让人难以行走,众帝国战士皆拔出兵器劈砍着树枝与杂草,艰难的往深处行去。

“没有!没有!没有!!”声音震耳欲聋。

“呔!小子,村子到底在哪啊?”扎耳哈左手提着雷雨的衣领,右手不断地挥舞着手中的大刀,走在队伍的最前面。

雷傲天傲气的点了点头,毅然转身,冲着寨门前大声道:“将军大人,您也听到了,我们部族都是最忠诚朴实的村民,并没有您说的天命之人。但若将军信得过小的,小的自当倾全族之力帮您寻找…”

“应该过了这片林子就到了,快了,快了。”雷雨嘴上应着,眼睛却在四处打量着。

赫战勒住坐骑,打断雷傲天的话:“哼!我最后问你一遍,真的没有天命之人?”

“哼!如果你是再耍我们,届时我就一刀把你的投给剁下来。”扎耳哈扬了扬他的大刀,威吓道。

“没有!”雷傲天毅然回道。

雷雨眼睛亮亮的盯着扎耳哈的刀道:“扎耳哈大爷,您的刀是把好刀啊!只要那么轻轻一抹,估摸着小的脑袋就跟脖子分家了。”

蓦然,赫战抬起左手,喝道:“弓箭手准备!”

“哼!算你识货。我这刀可是帝都一流铸铁师打造,重二十四斤,一般人根本使动不了。”扎耳哈再次挥砍掉挡住路的横枝,只见手腕粗细的树枝随他轻轻一挥刀,便被整齐的消掉。扎耳哈气道:“这叫什么山路,竟这么难走!”

“是吗?竟有那么重。”雷雨口上应道,心里却在暗笑。

“那是自然,我骗你这小娃娃有何用。”扎耳哈一边挥砍树枝一边应答,由于山路难走,又要开路,于是提着雷雨衣领的手也松了开来,想是这么多人在这,量他个小娃娃也跑不了。

而就在这时。

“呀!我们到了,你们看村庄……”雷雨忽的拍了一下扎耳哈,然后朝着某地指去,早就有些不耐烦的扎耳哈闻声抬眼望去。除了一望无尽的草木外,哪还有别的东西。

雷雨乘着扎耳哈分神之际,一只手连忙朝着他手上的刀夺去,另一只化手为刀朝着他拿刀的右手劈去。

“啊!~”

突来的剧痛让扎耳哈松开了大刀,雷雨连忙夺过,接着一肘猛的撞在他的小腹。扎耳哈怎么也想不到这个他看不起眼的小娃娃竟有这么大的劲道,痛的他捂着肚子倒了下去。

雷雨不敢有丝毫耽搁,连忙跃身一纵钻入草丛深处。

留下一群还处于发愣中的帝国战士,迅速逃去。

“我就是你们要找的‘天命之人’,有种你们就追上我。哈哈哈……”

待他们听到雷雨远远传来的这句话的时候,这才完全反应过来。

“快给我追!”一声属于赫战的暴喝从队伍后面传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