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手机娱乐登录 1

生命的漠视

盛夏的日头是毒物的,虽然此时尚是上午时分,但是曦光携带着一抹滚滚热浪已经袭遍闹市的大角小落。虽说是闹市,然而在日头的毒辣猛烘之下,人们多少是畏惧的,都躲在自己的店里,像死鱼晒在干燥房里,懒懒洋享受着空调的滋润,对外边的事物,漠不关心。
  十字路口,几辆摩的横七竖八停靠着。而它们的主人早已躲在附近一家南方电网的楼檐阴凉之处,围成一圈,打起扑克牌;一个输牌的正想赖账和另一个庄主激烈争论,好像全世界都与他们无关。就算是此时有人叫车,也不会挪地半分。市场的空旷地,零星散落着几档卖冷饮的摊子,而摊主却躲在一把大篷伞之下,像一只在沙漠中探头探脑,等着猎物上门的小甲虫。
  一家位于路口三角地带的便利店,门面虽然简陋,但却是一个躲避日头,乘凉解困的好去处。一个着短背心,踢着人字拖鞋的青年晃到柜台前,吆喝一声,要了一瓶可乐,一起盖子,就把身子倚在柜台前,伸长着嘴,像一根吸管似的吸着瓶子里的汽水。
  “怎么,新闻哥,今天又有什么鲜有的新闻?”柜台前,一个络腮胡须渣子,胖脸的男人调趣问道。
  “唉,说什么呢?”短背心一听这话就有几分不满意,他把尚有小半瓶的可乐往柜台上一放:“你的意思,说的好像我很是非一样?我可声明,我胡天星从来不是造谣生事的人,什么是是非非,于我何干?”
  说罢,他转身就要走,看那样子是生气了。
  也在店里闲坐的一个秃头黑色皮肤的中年男人,突然发出几阵“呵呵”笑声:“得了吧,胡天星,在这方圆,谁不知道你的为人呀?昨天,你还兴致勃勃跟我说,你隔壁张大娘的媳妇都多久了,蛋也不生一只,不知道娶这个女人回来干嘛?张大娘急着抱孙子,几乎给气进了医院。”
  “那也确实如此!难道我有说的错吗?”短背心旋转身体,一脸理所当然说道:“女人要是不生儿子,要女人来做什么?看那张大娘,也不知前世造的是什么孽障,居然讨一个这么一无是处的花瓶回来……”
  “可我听说那女人挺厉害的。”黑肤色插话道:“在一家私企上班,月薪五六千呢。胡天星,你恐怕是一辈子也讨不上这样的媳妇吧?”他说罢略有几分取笑之意看着胡天星。
  胡天星满面的羞怒:“什,什么话……这成,什么话……我是,我是这样的人吗?……不管那个了。老李,给我拿一包瓜子……”
  “什么玩意?你的汽水还没给钱呢……”络腮胡须说道,并不去拿瓜子。而胡天星也没说什么,只是冷冷看了一眼老李,搬过一张凳子,慢慢坐下。店内的氛围一时沉凝下去,老李正在百无聊赖往货架里加着货,崩出一句:“这样的破天,热得要死,生意也像死了一样!几时才是个头……”
  胡天星拿出手机,像领着什么任务,不断用眼睛在屏幕上寻找着什么。
  一声“砰当”的沉重之响在浓厚的热浪中环环扫开,完全击破这股沉寂;所有死气沉沉,懒洋洋的东西,也似乎在那一瞬间复活过来。胡天星首先抬头,视线一下子冲出便利店,正看到在十字路口的地方,一辆三轮车,和迎面驶过来的一辆崭新的女式摩托车碰在一起。摩托车侧倒在地,而三轮车的前轮子也歪成不像样子。三轮车的司机见人潮涌动围上来,于是一拐一拐从三轮车上一滚而落,手肘重重撑在炙热的水泥地上,叫嚷着“哎哟……我的腰呀,我的腿呀,我的手臂呀……”
  摩托车司机是一个微胖的青年,戴着一双眼镜,斯斯文文的模样,怔在那里。仿佛这种突发事故感到很无助,只是争辩道:“你,你怎么能这样……你们也评评理,我是正常行驶呀,他逆行,我压根就避不开呀……”
  胡天星对这种天降的热闹,自然不会放过。一个箭头从凳子上穿出去,在那一围原本在打着扑克牌的摩的司机中间插着自己的脑袋。一个身体宽硕,方形脸的大汉颇有怨言,用手肘轻轻往后一顶,中了胡天星的脸颊。他忿然用手一拨,抵住侧面过来的手肘尖子;那方形脸也不乐了,回着头,露出一张凶神之态的脸:“做什么?位子是先来先得的……”
  “那也不是你家买的呀?”胡天星不畏强势。方形脸圆眼一瞪,胡天星心里一悸,十分恼火,但不得不退出去,免得挨打。
  
一个高瘦个子的摩的司机后来,占不了先机位子,只好退到后围,把脚踩在凸起的路边台阶上,脚跟蹬高,脖子像够树枝嫩叶的长颈鹿一样伸得长长的。他前面是一个身子短胖的大妈,手里还挎着将要去市场买菜的空篮子;虽然身高处于劣势,但是大妈也不甘示弱呀,利用身体的宽度强势,左右乱挤,想要杀出一条血路,冲到前方。可是在大妈的前方,两个并排的男人,一个留着短竖发,着白色开口T恤衫,一个脸上尽是凹凸不平的肉坑洼,大平的鼻子微微发红。两人在炎炎的热气中,满散着浓臭的汗味,把前方的所有视线全部挡住,使大妈感到很不爽。
  这个本来在猛烈日光烘烤的露天十字路口,已是人员躲避不及的,可是现在因为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那些躲在阴暗处乘凉的人们一下子涌出来,把这个路口挤得十分热闹。大家都为看上一眼现场直播,不惜顶着烈日猛烤,一身臭汗横流,也要在人肉涌动之中左挤右挤的。
  围圈之内,两个当事人还在争辩着谁是谁非。摩托车司机此时也拉下斯文的脸皮,死死一口咬住三轮车司机是倒行逆施,才要负这个责任的。三轮司机在这方面是比较吃亏,他的确是逆行的;但是,他有身上的伤,以及非机动车这个硬条件,并且撕嚷着:“你们这些开机动车,就是会欺负我们这些没有机动车的穷苦人。”
  而围观的人群中的确有人发出这样的声音:“是吧?你们看看,他们这些开车的,总是那么强蛮;完全不顾我们这些没有机动车的穷苦人的感受。那位大叔说得对,小伙子,我看,你还是赔钱吧。别以为开着一辆新的摩托车就很了不起,这马路不是你家开的。”
  说这话的正是胡天星,他总算如愿挤到了前头,仿如为正义宣言一样得意洋洋说着。
  “可话也不能这么说吧,小伙子……”其中一个摩的司机因为自己也是开摩托车的,不禁要为自己的同伴出头:“再怎么说,摩托车是正常行驶,并没有违反交通规则的;而三轮车的确是逆行,这不符合规则。不能说因为是三轮车,它就该是弱者呀……”
  “你就强词夺理吧……”胡天星哂然一笑,“摩托车的速度多快,三轮车的速度多快,这种小学生也懂的道理,我都懒得跟你较劲……”
  “谁是强词夺理?”
  胡天星和那个摩的司机正在一场势均力敌的争论。突然,一把尖锐的女声狠狠穿过人墙。围观和当事人的所有脑袋全部转动,把目光焦点聚在挎菜篮子,身材短胖大妈身上,人群中一下子散出一条空道。大妈尖叫道:“是谁?我的钱包不见了,被人偷了……”
  “呵呵,今天可是收获不少呀,不过半晌时间,居然被我碰到两单大新闻……”胡天星一脸的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隔岸观火神态,晃着身子回到便利店准备售卖他的新闻。
  “不行,我要报警,你们谁也不准走……”大妈心情急切如蚁上热窝,一手拉住旁边的白T恤。
  “什么,我还要赶着回去上班呢……”
  “干我什么事……你的钱包,又不是我偷你的……”
  “我有客人了,我得去拉……”
  人群中,纷纷一边说着一边散去,本来非常拥挤的路口,在大妈的钱包不见之后,一下子空荡许多。车祸的两个当事人也害怕惹屎上身,不顾自己先前的所有伤害,赶紧拉着自己的车辆,也飞奔离去。
  大妈势单力薄,气得脸色胀红,身上的汗珠如雨落,一边大声嘶叫道:“你们通通给我回来,你们这些贼,谁也脱不了干系的,我认得你们,全认得你们……”一边拿出手机,拨通了派出所的电话。
  警车过了很久才来到,把在路口孤苦伶仃,几乎晒成人干的大妈带去派出所录口供。这处十路口又恢复死一样的沉寂,而且是比先前更加沉寂。只有偶尔一辆车穿梭而过,卷起地面一股蒸腾而起的白色气浪滚滚涌动。
  

金沙手机娱乐登录 1

六月阴霾的天气,让我想起了在开发区挂职交警工作时发生在区北一处十字路口的交通事故。

那是下午16:00多,我和三名同事正在108路段巡逻,接到上级指令说某处发生交通事故,让我们先到现场处理。到了现场后,发现十字路口南口停着一辆中型铲车,车跟前站着一名穿着二骨筋背心袖手的男子。十字路口东口十多米处有一名呈跪姿趴在地上的男子,脑浆流了一地,面目全非,已无生命迹象。现场围观许多群众。

金沙手机娱乐登录,经现场对袖手男子询问得知,当时该男子驾驶铲车自南向北途经十字路口,驾驶摩托车男子自东往西经过十字路口。铲车司机想穿过去,摩托车男子也没有减速的意象,结果,铲车开过路口一半,摩托车男子的摩托车挂在了铲车铲尖上,摩托车男子飞了出去,重摔路面,一命呜呼。

我当时问及铲车司机为什么看到摩托车速度很快却不停下等等。铲车师傅一脸茫笑的一席话至今让我记忆犹新。他说“我开的铲车又不是我的,是我老板的,出了事有老板了,他骑摩托的不怕死,我怕球了”。我当时听了他说的话很是愤怒。紧接着,铲车司机被赶来的事故大队民警叫走了,摩托车司机被火葬场的工具车拉走了,环卫工把地上的脑浆也打扫了,我们把现场车辆进行了疏导畅通。

后来,我得知死亡的男子是名附近机修厂的工人,才十九岁,还是家中的独子。铲车师傅四十多岁。

我不知道铲车师傅能否在有生之年幡然悔悟自己曾经的所为。

人活着,应该懂得尊重生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