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之沙

新闻媒体在发疯似的报道。头版头条新闻接连出现。有袭击修道院,全部修女因窝藏恐怖分子被捕,四个修女逃亡,其中一位在中弹死去之前开枪打死了五个士兵,等等。国际新闻热火朝天。
来自世界各地的记者云集到马德里,莱奥波尔多·马丁内斯首相为了缓和局势,同意举办记者招待会。五六十位来自世界各地的记者聚集在他的办公室,拉蒙·阿科卡上校和法尔·索斯特罗上校坐在他的两旁。这天下午伦敦《时报》的头条新闻标题——《恐怖分子和修女躲避西班牙的军队和警察》,首相已经看到了。
来自《巴黎竞赛报》的记者问道:“首相先生,您知道现在修女在什么地方吗?”
马丁内斯首相回答说:“阿科卡上校负责这次搜捕行动。我让他回答这个问题。”
阿科卡说:“我们有理由相信她们在巴斯克恐怖分子的手中。非常遗憾的是,有证据表明修女是恐怖分子的同谋。”
记者们飞快地记个不停。 “能谈谈特雷莎修女和几个士兵被枪打死的情况吗?”
“我们得到情报,特雷莎修女跟海梅·米罗一道共事。她以帮助我们找到米罗为借口,跑到一个军营,她在停止射击以前打死了五个士兵。我敢肯定,军队和反恐特别行动小组在作一切努力将逃犯绳之以法。”
“被抓起来送往马德里的修女怎么办呢?” “她们正在受审。”阿科卡说。
首相急于结束这次记者招待会。他很难控制住自己的脾气。找不到修女的去向或者抓不到恐怖分子使人们感到他的政府——还有他个人——无能而愚蠢,而新闻界充分地利用这一点大作文章。
“能向我们提供一点逃亡的四修女的背景吗,首相先生?”一个来自《今日报》的记者问。
“很遗憾。我不能为你们提供更多的消息。我再次告诉你们,女士们,先生们,政府在尽职权范围内的一切努力寻找在逃亡的修女。”
“首相先生,有报告说在袭击阿维拉修道院时采取了残忍的手段。您能回答这个问题吗?”
这给马丁内斯出了个难题,因为事实正是如此。阿科卡严重地超越了他的权力范围。不过他以后再处理上校。现在是显示团结的时候。
他转身面对上校平和地说:“这个问题将由阿科卡上校回答。”
阿科卡说:“我已听说了这些没有根据的报道。事实很简单。我们得到可靠情报,海梅·米罗和他手下十几个人藏在西多会修道院,而且他们全副武装。到我们袭击修道院的时候,他们已经逃走了。”
“上校,我听说您的一些部下调戏——” “那是无耻的诽谤。”
马丁内斯首相说:“谢谢诸位,女士们,先生们,招待会到此结束。你们将得到事态的最新进展。”
记者们走了之后,首相转过身来对阿科卡和索斯特罗上校说:“他们使我们在全世界人的眼中显得像野兽一般。”
阿科卡对首相的看法毫无兴趣。他所关心的是半夜他将接到的那个电话。
“阿科卡上校吗?”
电话里的声音他很熟悉。他的脑子马上清醒过来。“是的,先生。”
“我们对你感到失望哪。在此之前我们本希望看到一些结果的。”
“先生,这事我已经有着落了。”他感到自己全身冒汗,“我请求您再耐心一点。我不会使您失望的。”他屏住呼吸,等待回答。
“你的时间不多了。” 电话挂了。
阿科卡上校放下电话,坐在那里,满腔怒火。这该死的米罗在哪儿呢?

法尔·索斯特罗点燃了第十支香烟。我不能再拖延了,他暗自决定,坏消息最好尽快掩盖。他深深地吸了几口气使自己镇定下来,然后开始拨电话号码。拉蒙·阿科卡接了电话,这时索斯特罗说:“上校,昨天夜里我们袭击了恐怖分子的一个营地,我得到情报说海梅·米罗在那儿,我想此事应当让你知道。”
一阵危险的沉默。 “你抓住他了吗?” “没有。”
“你采取这种行动没征求过我的意见呀?” “来不及——”
“但来得及让海梅逃走。”阿科卡的声音充满怒火,“你凭什么采取这种如此重要的行动呢?”
索斯特罗倒抽一口冷气。“我们抓住了修道院的一个修女。是她带我们去找米罗和他手下的人的。袭击中我们打死了其中一个。”
“但其余的全跑了吗?” “是的,上校。”
“那个修女现在何处?难道你让她也逃跑了吗?”他的语气强硬。
“没有,上校,”索斯特罗迅速地说,“她就在这个营地。我们一直在审问她,而且——”
“别动手。我亲自审问她。我一小时后就到。我赶到之前,你设法别让她逃跑。”他啪的一声放下听筒。
恰好一小时之后,拉蒙·阿科卡上校到达了关押特雷莎修女的营地。同他一道来的还有他的反恐特别行动小组的12名部下。
“把那个修女带来见我。”阿卡科上校命令道。
特雷莎修女被带到总部帐篷,阿科卡上校在等候她。她走进帐篷时,他彬彬有礼地站起身来,冲她微笑。
“我就是阿科卡上校。” 终于见到了!“我知道您会来的。上帝告诉我了。”
他高兴地点了点头。“是吗?那好哇。请坐吧,修女。”
特雷莎修女很紧张,不敢坐下。“您一定要帮助我呀。”
“我们互相帮助吧。”阿科卡上校向她保证,“你是从阿维拉的西多会修道院逃出来的,对吗?”
“对。真可怕呀。所有那些人。他们干着邪恶的事情,还——”她结结巴巴地说。
还干着愚蠢的事情。我们让你和其他人逃跑了。“你怎么到这儿来的,修女?”
“上帝送我来的,像往常一样,他在考验我——”
“除了上帝之外,还有一些男人带你到这儿来的吧?”阿科卡上校耐心地问道。
“对。他们绑架了我。我必须从他们手中逃脱。”
“你告诉了索斯特罗在哪儿可以找到那些人吧?”
“是的。那些邪恶的东西。一切都是拉乌尔在背后策划的,您明白吧。他让人带给我一封信,说——”
“修女,我们想要找到的那个人叫海梅·米罗。你见过他吗?”
她颤抖起来。“见过的。哦,见过的。他——”
上校向前倾了倾身子。“好极了。现在,你必须告诉我在哪儿可以找到他。”
“他和其他人在去埃塞的路上。”
他皱起眉头,感到迷惑不解。“去埃塞?去法国吗?”
她的话是一派胡言。“对。莫妮克拋弃了拉乌尔,他就派人绑架我,是因为那孩子,所以——”
他尽量控制他越来越不耐烦的情绪。“海梅和他的手下在向北面逃亡。埃塞可是在东面哪。”
“你决不能让他们把我带去见拉乌尔呀。我不想再见他,这你会明白的。我不能见他——”
阿科卡粗鲁地说:“我根本对他妈的拉乌尔不感兴趣。我想知道在哪儿我可以找到海梅·米罗。”
“我告诉您了。他在埃塞等着我。他想要——”
“你在说谎。我看你是想保护米罗吧。我说,我不想伤害你,所以再一次问你。米罗在哪儿?”
特雷莎修女无可奈何地瞪着他。“我不知道,”她轻声地说,茫然地看了看四周,“我不知道。”
“刚才你还说他在埃塞。”他的声音像是甩了一鞭。 “是呀。是上帝告诉我的。”
阿科卡上校听够了。这婆娘不是疯子,就是个出色的演员。无论如何,她这些谈论上帝的话使他感到恶心。
他转过身来,对他的助手帕特里克·阿列塔说:“这个修女的脑子得刺激一下。把她带到军需兵帐篷。也许你和你的手下可以帮助她回忆起海梅·米罗在哪儿。”
“是,上校。” 帕特里克·阿列塔和他的手下是袭击阿维拉修道院的小队的一部分。
四修女逃走,他们负有责任。好了,我们现在可以补偿了,阿列塔心想。
他转身对特雷莎修女说:“跟我走,修女。”
“是的。”亲爱的、神圣的基督,谢谢你啦。她又胡说起来:“我们现在就走吗?您不会让他们把我带到埃塞去吧?”
“不会的,”阿列塔向她保证,“你不会去埃塞的。”
上校是对的,他心里想,她在跟我们耍花招。好吧,我们来让她看看一些新把戏。我要看她是乖乖地躺下,还是尖声喊叫。
他们来到军需兵帐篷时,阿列塔说:“修女,我们再给你一次机会。海梅·米罗在哪儿?”
他们不是问过我这个问题了吗?或者那是另外一个人?是在这儿或者——这一切是多么混乱啊。“他为拉乌尔绑架了我,因为莫妮克抛弃了他,而且他以为——”
“好吧。如果你想这样的话,”阿列塔说,“我们有办法让你头脑清醒一下。”
“是的,求求你。一切都那么令人迷惑不解。”
阿科卡手下的五六个人走进帐篷,后面跟着索斯特罗手下的穿制服的士兵。
特雷莎抬起头。她茫然地眨着眼睛。“这些人送我去修道院吗?”
“他们会做比那个更好的事情,”阿列塔咧嘴大笑起来,“他们要送你进天堂,修女。”
那些人走近她,把她包围起来。
“你穿的衣服挺漂亮嘛。”一个士兵说,“你肯定你是个修女吗,亲爱的?”
“哦,当然是。”她说。拉乌尔曾叫她亲爱的。这个人是拉乌尔吗?“你明白吧,我们得换衣服躲开那些士兵。”可是这些家伙就是士兵。一切都乱套了。
一个士兵把特雷莎推倒在帆布床上。“你丑不出众,不过让我们瞧瞧你衣服里面是什么模样吧。”
“你们想干什么?”
他伸过手去,撕开她的上衣,与此同时另一个人撕开了她的裙子。
“老妇有这样的身段不坏嘛,是吧,伙计们?”
特雷莎尖叫起来。她抬头看看围着她的士兵。上帝将置他们于死地。他不会让他们碰我的,因为我是他的人。我是和主在一起的人,喝着他纯洁的泉水长大。
一个士兵解开了他的腰带。一会儿她感到粗壮的手将她的两腿分开。当那个士兵趴到她身上时,她又一次尖叫起来。
“现在,上帝呀,现在就惩罚他们吧。” 她等着雷鸣和闪电消灭他们所有人。
又一个士兵趴在她身上。她的眼前是一片红色的朦胧景象。特雷莎躺在那儿等待上帝来攻击,几乎没有意识到那些士兵在蹂躏她。她不再感到疼痛了。
阿列塔上尉站在帆布床边。几个人侮辱了特雷莎一番之后,他说:“够了吧,修女?你随时都可以阻止这种事,只要你告诉我海梅·米罗在哪儿。”
特雷莎修女没有听到他的话。她的脑子里尖叫道:主呀,用你的力量惩罚他们吧。像你在所多玛城和蛾摩拉城①消灭那些家伙一样消灭他们吧。
①所多玛和娥摩拉都是《圣经》里所记载的因居民罪恶深重而被神毁灭的古城。
令人无法相信的是,上帝没有回答。这不可能呀,因为上帝无处不在。她清醒过来。当第六个士兵压在她身上的时候,她突然领悟到,上帝没有听到她说话,上帝根本就不存在。这么多年来她一直崇拜一种至高无上的力量,忠心耿耿地为上帝效力。可是至高无上的力量根本不存在。要是上帝存在的话,他早就来救我了。
那片红色的朦胧景象在特雷莎修女的眼里消失,她第一次看清了周围的一切。帐篷里起码有12个士兵在等着轮奸她。阿列塔上尉在床的一头站着观看。排着队的士兵都是全身穿着制服,衣服都懒得脱。一个士兵从特雷莎身上起来,另一个又趴在她身上。
上帝绝不存在,而尘世间只有魔鬼,这些人都是他的帮凶,特雷莎心想,他们都不得好死,他们所有的人。
当那个人压在她身上的时候,特雷莎一把从他的枪套中拔出手枪,谁都没有来得及反应,她已将手枪对准了阿列塔。子弹打穿了他的喉咙。然后她用枪对准其他士兵,连开数枪。其他人还没有警觉过来,向她开枪之前,已有四人倒下。因为她身上那个士兵压着她,他们不容易瞄准。特雷莎修女和最后一个轮奸者同时被击毙。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