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梦千寻,漫步大城山【金沙手机娱乐登录】

  一梦清明一夜千寻终成忆,缠绵在雨夜里。
  一梦清明一夜千寻终成忆,徘徊在雨夜里。
  坐了一天的火车终于到了这个让我魂牵梦绕的地方。火车上挤满了人,车内充斥着数不清的异味,而此时的江南小镇,正是三月桃李芬芳的时节,微风轻拂,宜人清香扑面而来,让人沉浸其中。
  初来江南,自是被它独特的风情所吸引。冬天余下的寒气还未完全消散,我下意识地拉紧了衣袖。前往我此次暂居的地方。忽然头顶一凉,原来是雨滴,看了看天色,怕是要下雨了。我加快了脚步,途经一座古桥,应是穿越了万年,才会如此充满了岁月的气息。虽不知被重修过多少次,却可以清楚的感受到这座古桥背后所经历的沧桑。
  三月的小雨在惊蛰的夜里,敲打着离人在渡桥上残存的回忆。
  慢慢地走向这古桥,仿佛穿过千万年,幽深的长巷,扣开朱红的门扉,那锈蚀的铜环,分明还有温度。许是长久不修的缘故,每走一步便发出吱吱的声响。不自觉的停下脚步,强烈的第六感告诉我这个地方我曾来过。可我是什么时候来过?捶了捶那思考过度而疼痛的脑袋,为什么我什么都记不起来呢?
  应是梅雨季节,雨落个不停。淌在江南古典的瓦檐上,落在爬满青藤的墙院上,轻拨人们繁忙而又安逸的心。丝丝点点,朦朦胧胧,不久雨越来越大。带着行李的我,窘迫的寻找着可以避雨的地方。
  油纸伞的花瓣随着微风散去,但为蜉蝣般的绚烂无所顾忌
  咦?雨停了?我抬头,是一把油纸伞,伞边花印带着褶皱,颜色淡极了,好一番古朴气息。而撑伞人是位极清秀的姑娘,散发着淡雅之气。被看的不好意思,我只好别过脸去:“谢谢啊!我叫凉城无梦,初来江南。”
  “初来么?这江南说大不大,可说小也不小,你要去哪里?”浮游把玩着吊坠,在雨水的冲刷下格外明亮,就像整个世界都在其中,不用顾虑旁人,只需随心而安。
  “清泉”
  “正巧,我也去那里,跟上我。”
  “喂!你慢点,你还没说你的名字呢!”我拖着行李快步跟上她。
  “浮游。”她说的很轻,像是清晨的一片落叶被风吹落在湖面,激不起层层涟漪。
  翻涌的思绪想走马灯般来去,有些怀念因为太不可触及而逡巡。
  那是一片深绿色的湖,阳光照耀着湖底的碎石,反射出七彩光芒。有一模糊的身影在这光芒中,我努力的想要看清,却被它伤了眼睛。从我记事以来,这个相同的梦每天都缠绕着我,每次惊醒,都会有身临其境的感觉。而我此次来这江南便是为了寻梦,梦中的场景太过真实,我一定要弄明白。
  江南真是多雨的地方,这几天只能待在家中,内心却是充盈。生长在这闲情的江南,仿佛只要一阵微雨,就可以撩人情思。
  清晨的睡意还未消散,便被急促的敲门声唤醒,揉了揉因熬夜看书而红肿的眼睛。还没等我开门,浮游就一脸嫌弃的进来了。
  “今天是晴天,我打算带你去街市看看,你准备准备。”她一边帮我收拾屋子一边嘟囔着我的屋子是垃圾堆。
  我笑了笑,这几天相处下来,倒是觉得她不错,或许江南的人都有一颗美好的心。本该是开心的,可……我怎么有种要死的感觉。看着被浮游强迫着抹上的粉底液,脸白的吓人。我就不明白我一大男孩,给我化什么妆啊。结果她却没心没肺的来了句“你本该是这样子白的。”是的,我刚出生的时候应该是这么白,可是现在不是女孩都喜欢古铜色的皮肤么?为了显示我的大气,我也给浮游化了“美美”的妆。
  没想到白天的街市也如此热闹,就像电视剧中的古代街巷,两旁的樱花树紧密相连,树被樱花包裹着一丝不露,给来来往往的人带来了一个乘凉的好地方。
  “浮游,你这是……”她踮起脚尖,脸努力的想要凑近我的脸,她算不上妖艳美丽,但却是位落落大方的女子。她的脸因努力踮脚而显出困难的样子真可爱。然后,她轻轻地吻上我的唇,那一刻樱花飞落满天。
  看着走远的她,我回过神来,原来只是帮我拂去飘落在发间的樱花,内心泛起一丝落寞,不久又归于平静。跟上她的步伐,透过阳光我看到她忧郁的侧脸。
  “你有什么心事么?”
  “没有啊!”浮游挤出一个鬼脸给我,“哦,对了,你为什么来江南呢?”
  “也没什么,来寻一位故人。”我挠挠头。
  “故人?是你喜欢的人么?”浮游闭上双眸,似乎是等着我的回答。
  “不知道!”
  “不愿意说就算了!”像生了气的孩子跑开了。
  站在樱花树下的她美极了,淡雾蒙蒙中无疑增加了神秘的感觉。为了更加和谐,我不顾众人鄙夷的目光,抱着树猛摇,樱花纷纷飘落,微风轻吹,与她粉红的衣裙相融,这一刻的她怕是所有人都会为之动容吧!“姑娘,小生送你的这一场樱花雨何如?”许是故意模仿古人说话的语气,我被自己弄笑了。而浮游却羞红了脸,那两朵红晕是大漠中开出的最绚烂的花。四目相对,时间在这一刻为我们停留。她给我的感觉愈来愈熟悉。
  我这是在哪里?前面是什么声音?我上前看到几个道士正与一女子打斗,道士的法杖正要打在那女子身上时,我大喊一声:“住手!”
  道士不屑地看了我一眼:“哪里来的书生,不好好读书写字,跑到这里来多管闲事!”
  “你们几个欺负一个弱女子算什么!”不等他们回答,我随手抓了一大把沙子扔向他们,赶忙拉着女子的手慌忙地逃走。我从不会想到连自己都保护不了的人今天竟然会救下一位素不相识的女子,也许注定的缘分是件微妙的事情,不能轻易参透。许久,我累得喘不过气来,一旁的浮游好奇地打量着我:“我不曾与你相识,何故救我?”
  “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嘛,我没有刀,亦不会使用,便只有沙子肯听我使唤了。”
  “真是个呆子。”浮游笑了,清秀的脸蛋多了两个小酒窝,双眼弯成了峨眉月甚是好看。
  “你不怕我是坏人么?”
  “不怕,如果你是坏人,我既救了你,你也定不会对我不轨。”其实我还是害怕的,毕竟江湖险恶,但她不一样,有一种让人愿意信她的本领。
  浮游沉默,半响:“你走吧!我有事在身,不宜久留。”
  “喂,你等等,我救了你,你就这样报答恩人么?”我并不是真的想要她报答我,只是我还没有弄清楚自己是怎么来的,这又是什么地方。
  她回过头,妩媚地一笑:“小女子身无分文,如何报答?难不成你想要我以身相许?”
  我一惊:“不、不、不,你同意我跟着你就好了。”
  最后浮游无奈地摇摇头:“你可以跟着我,但不可以给我找麻烦!”
  “敢问姑娘芳名?在下凉城无梦。”
  “叫我浮游便好。”她渐渐走远,我看到游神,寻着清香跟着她。
  和她在一起不过数日,我竟生起一丝想要护她一生的念头。那夜,樱花树下,她及腰长发,如泼墨倾泻,随裙摆旋转。我在一旁吹萧合奏。
  繁华三月数不尽的夜樱凋零,如同往昔再绚烂也无法追寻。
  “快看!这妖女在这儿!”又是那几个道士。
  “你们想做什么!”
  “交出妖女,我们就放过你!”
  “什么妖女,你才是妖女!”我拾起石头扔向他们,然而并没有作用,他们都躲过了。我只是一介书生,又怎会武功?但她是我要护的人,即便是死也要护她周全。
  道士即将落下的一掌,我挡了,她哭了,我笑了,嘴角多了血色。她抱着我,含泪轻轻地对我说:“不要担心,我这就给你报仇!”浮游的双眼像那极深地狱中的最暗红的彼岸花,看不出瞳孔,唯有无尽的空洞。此时风浪翻涌,我眯了眯眼,原来她会法术啊!那她应该可以保护自己了吧,我可以安心去了呢!
  “无梦!你怎么样?”模糊中我看到她焦急的样子,我忍不住伸出手去抚摸。
  我用尽所有的力气:“我只是……是一介书……书生,能得姑娘垂青,就是万……万幸了,我……无……无悔!”我知道我的手在下沉,手中还有她残留的温度,然后失去知觉。
  “我说过我不准你死!我本是蜉蝣成精,在这清泉湖中修了万年,终于修成人形。可我注定朝生暮死,你又何苦为我而死,希望千年后,待我醒来,你亦如当初!”天空发出一阵强光,照亮了这四海八荒,彻夜不息。
  我莫名走到这清泉湖,心里空空的,像将一个思念的人,从心中抽离,心会有种被剜去的虚空,疼痛落寞。可我什么都想不起来了!我在这湖畔等了三十年,等待一个可以相随的身影,慰藉孤独的灵魂。直到与天地共存。
  “喂,无梦你醒醒啊!”我,我这是?浮游站在一旁一脸生气:“和你说话呢,你居然睡着了!”我睡着了?又是那个梦,可这次如此清晰深刻,甚至心口还在痛。我必须到清泉湖走一趟了。
  “你知道清泉湖么?”
  “不,不知道!”浮游眼中的紧张我尽收眼底。
  “不知道也没关系,我有导航,一起去吧!”我拉着她开始了去往清泉湖的旅程。
  熟悉的场景,思绪在翻腾。我每走一步便多一份沉重,我从未来过,却又如此熟悉,那个梦是真是假?脚下是——沙子!封存的记忆四处游走,我瘫坐在地上。这一切真是一场真切而又虚妄的梦。
  “浮游,是你么?”
  她惊讶时过千年,竟还能想起?
  “是我!我以为我等不到你了。”
  我抱紧了她:“傻瓜,你既让我回来,我怎么忍心辜负你!”
  “有你这句话,我便安心了。”
  眼前一晕。
  “这三百年无尽的等待早已磨灭了我的灵魂,本以为我就只能如此消失在三千世界里,你果真不负言,你要好好的,人妖殊途,你心中有我便好,这段神伤的记忆交给我保存吧!你不该有这些牵绊,对不起,这一次我再也回不来了!”樱花翻飞,女子亲吻上男子的额头,泪水湿了男子的发梢。而那女子像是阳光下的残雪慢慢消失殆尽,不着痕迹。
  我叫凉城无梦,本想一生无梦,无忧无虑,却是一生在梦中度过,难了牵挂……

樱花树下,闭着眼睛扬起脸,让花瓣落在脸上,轻轻抚摸,轻轻滑落,留下清幽的芳香。这一刻,好像换了一个世界,时光变美了。
大城山,好地方!

小小的花朵,有了千千万万的兄弟姐妹在一起,便有了力量。这种力量足够撩拨人身上最敏感的神经,忍不住发热、沸腾,忍不住欢呼、跳跃!微风穿过,花瓣飘洒,刚才还火热的心又多了一丝怜悯、惋惜。

蜿蜒曲折的盘山路,是通往山顶的脉络,汩汩不断的输送着络绎不绝的游人。

樱花粉嫩的花瓣,娇艳的花蕊,以火一般的势头在山顶绽放,燃烧成一片花的海洋,波澜壮阔而又安静恬淡。这是一条绚烂的花海,这头挂在指间,那头铺在云间。把生活编织成一个彩色的梦。

家乡里的山多,它们都有一个很朴实的名字,就像大山里的父母给儿女们起名一样,都是嘴边那些最好叫、最直白的字眼。杨芳林乡的大城山,便是其中之一。

这里的樱花不同,没有拔高突兀的树杆,没有排挤绿叶杂草的孤傲,也没有刻意安排的姿态,在大山的怀抱里舒服安逸的微笑。

今年春天,我有幸走进大城山,见到了真颜。
大城山很大。就像它的名字,它的姓氏——一个简单的大字所说。四周高耸入云的山峰连绵相牵,形成一座天然的城墙,又像一个巨大的怀抱,等候我们随时投入。

清风徐徐,鸟鸣声声,草木芬芳,这里的空气像清泉的源头,没有一丝杂质,缓缓的浇灌每一位游客的身体发肤,洗去我们的疲惫,滋润心房。

半山腰里樱花的身影进入了视野,一丛丛零星分布在有阳光的地方。伙伴们欢呼雀跃,就像在海边遇到漂亮的贝壳,在夜晚的森林里遇到飞过的荧火虫。三月底的大山,是樱花的主场。

作者:袁丽明

走进大城山,里面还有一个平坦的大草原。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把它打造得像篾匠师傅手中的箩筐,箩身是高山垒成的,箩底是草地铺成的。才知道当初那个老村长多年来的念念不忘没有白废。

曾经在武汉的校园里赏过樱花,摩肩接踵的人群在一条走道上蠕动,像一条积满五谷杂粮不消化的肠道。两旁的樱花树昂着高高的头颅,把花朵洒在晴空里、白云里,光秃秃的枝杆上爬满细细密密的花儿,密得没有叶子生长的空隙,像个骄傲的小公主。

来大城山之前,便与它有了不解之缘。那时我在印刷厂上班,一位知识渊博、阅历丰富的老村长经常提起大城山,就像说起家中极其争气有出息的女儿一样,一脸自豪,满心幸福。从他口中听到的大城山,巍峨、雄壮、俊美、灵秀、清幽。一直未曾相遇,是人生的一大遗憾。

大城山,是一座休养生息的胜地。高耸入云的山峰连绵排列,是它铮铮的脊梁;平坦的草地,是它温暖的怀抱;置身山中,既有一览众山小的豪迈,也有世久桃源远离红尘喧嚣的温情。

这个季节的大城山,是最喜庆的。花儿笑弯了腰,虫鸟哼着愉快的小调,小草在清晨的露水里刚洗净脸蛋,不知从哪找来了亮油淘气地抹在身上,泛着明媚的绿光……

伙伴们一路上谈笑风生,聊着年少轻狂的岁月、风花雪月的故事,偶尔一两株早熟的杜鹃也忍不住咧开嘴笑了……

樱花树下,尽是伙伴们与娇花合影、与大自然拥抱的靓影。在花丛中间奔跑、摆酷、起舞,好像自己是一只翩飞的蝴蝶,在丰腴的春光里自由飞翔。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