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5

有什么关于古琴的诗词

(一)林中怨曲
  
  这是一片茂密的小树林,树边风色寒,愁里清音现,林智幻长叹了一口气,他知道,他在这个国度是不受欢迎的过客,但是,他却不知道自己究竟应该何去何从。
  林智幻亲眼看见自己的国人在这片土地上犯下不可饶恕的罪孽,他想要阻止,但是,他孤身一人,形单影吊,又能做什么呢?
  林智幻怎么都忘不了,是他的师兄亲手将他推下大海的,他的同胞都是一些残忍的人,都是不可理喻的豺狼虎豹。
  就在这时候,林智幻隐隐约约听见树林里传来了飘渺的古琴声,琴声原本应该是悠扬淡雅的,然而,林智幻却在其中听出了凄凉,听瑶琴,惊心魂,竟然让他忘记了此地是何处,忘记了今夕是何年。
  但见四周伤心烟树如荠,那清如许的江水也尽是行人泪。林智幻想到这里不由自主地向声音传来的方向走去。
  是谁在荒郊野外弹奏古琴,难道是山中的精灵,难道是林里的狐仙?
  古琴和二胡不一样,它不会给人如泣如诉的感觉,但是却比二胡更加委婉缠绵,那种回旋往复的缠绵,让林智幻感到有点心痛;古琴和古筝不一样,它不会给人响亮欢快感觉,但是却更加平和沉稳,让林智幻有一种打心里想要跟着吟哦的感觉;古琴和琵琶不一样,它不会给人锋芒毕露、大珠小珠落玉盘的感觉,但是却更加细腻含蓄。
  林智幻从来没有听过古琴,他只在自己的家乡听过三味线,然而,今天耳边的古琴声,比三味线更加夺人心魂。
  终于,林智幻看见了那个弹琴的妙龄少女,她眉头紧锁,琴声也如泣如诉,仿佛在诉说心中的无尽愁怨。林智幻心中感慨,为什么,为什么古琴的音调可以把欢乐引向高潮,又可以把悲怀抒发淋漓。
  她的手指不动声色地控制着轻缓急重,幽怨迷离,超脱现实之境,泛音轻灵清越,散音沉着浑厚,按音疏缓激越,各种指法弹奏出的音韵宛如在空中舞蹈,又仿佛中国画中的水墨烟云。
  “独坐幽篁里,弹琴复长啸。深林人不知,明月来相照。”会汉语,懂汉诗,在林智幻的家乡被看作是有修养的表现,林智幻此时不由自主地吟诵了起来。
  “唉!”琴声遏然而止。
  少女缓缓抬起头,望着林智幻,很久都没有移开眼睛,看得林智幻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笑得很尴尬,最后,还是林智幻先打开了僵局。
  “你好,我,我叫林智幻,无意间经过这里,听见你的琴声,就走了过来,你的琴声真好听,可是,我从你的琴声中仿佛听见了无穷的愁怨,请问,有什么我可以帮忙的吗?”
  “你能听懂我的琴?他们没人能听得懂,他们都说我的琴不伦不类。”
  “至音不合众听,故伯牙绝琴;至宝不同众好,故卞和泣玉,又何必在乎别人怎么说呢?”
  要得到一个知音不容易啊,对于一个琴师来说,“欲取鸣琴弹,恨无知音赏”是最让人遗憾的事情了。林智幻不经意的一段话,顿时让少女眼中一亮。
  姑娘笑了,笑得很美。“‘泠泠七丝上,静听松风寒。古调虽自爱,今人多不弹。’既然你是知音,我就再弹一首。”
  这首曲子一改刚才的愁闷,变得豪情万丈,洒脱飘逸。
  那是《广陵散》。
  这姑娘名叫钟阿英,乃是坚琴门掌门龚一先生唯一的女弟子。
  此时钟阿英轻拂琴弦,不由得想起了自己和师兄的对话。
  “师兄,不是做师妹的不懂礼数,今日偏要说你两句。说起古往今来的众多琴师,便是师旷、嵇康再生,怕也要对师父肃然起敬的。师父望今制齐,参古定法。对琴学大胆改革,而又不失古之雅趣。比如《广陵散》,此曲虽气势磅礴,但过于冗长,师父删繁就简,标新立异,突出兵刃杀伐的气氛,将乐曲简化了。他还突破古已有之的古琴独奏和琴箫合奏,使古琴与民乐合作,甚至与西乐交响乐队合作,使《神人畅》、《古风操》、《潇湘水云》等都得以推陈出新。”
  “师妹怎么这样说,师父这叫推陈出新吗,根本就是乱了华夏雅乐的规矩。面对这样大是大非之事,就是师父嗔怪,师妹误解,我也要坚持到底。”
  “探索者上下求索,自会有些议论,但师父不管风吹雨打,仍独钓寒江雪,单凭这点就让我钦佩。师兄何必以惠子之愚,测圣人之心。”
  “师妹,你才是真正愚不可及。”
  “师兄何必动怒,我想,师兄之所以对师父大肆褒贬,不是因为琴艺上的矛盾,而是因为师父不肯和日本人合作吧。”
  “哼,你知道就好,我劝你还是多劝劝师父,不要站错了队伍。他弹琴就弹琴好了,干吗要帮助那些抗日分子啊,这样的话,会牵连到我们的。”
  “怎么,你自己当卖国贼,你想让坚琴门上上下下都陪着你被人唾弃吗?”
  “我这叫做识时务,哪像你们,冥顽不灵。”
  想到这里,钟阿英不由得手指一用力,琴弦嘣的一声,断了。
  琴弦一断,就算是琴艺再高也无法弹奏了。
  钟阿英不由叹息了一口气,高山与流水皆在,明月并清风俱存,唯昔时的那具古琴,而今却再也弹不出往日神韵,弦上只抖落下些许岁月的沧桑。
  这正是钟阿英现在的心灵写照。
  “你似乎有很多很多的心事?能说给我听听吗?”林智幻突然说道。
  “难道我能对着一个陌生人诉苦吗?”钟阿英淡淡说道。
  “我哪里是陌生人啊,我是你的知音啊,你自己说的。”林智幻笑道。
  钟阿英又笑了,她笑起来很好看,林智幻希望她永远都这么笑着。
  “我是坚琴门掌门龚一先生的弟子,师父生前最讨厌权贵,好多大官请他去奏乐,他都借故推辞了。可是,大师兄吕名霞却贪图富贵,依附了日本人,他阿谀顺旨,为虎作伥,师父屡次劝说不成,反而被他抓进了日本人的宪兵队。我劝师兄救师父,可是,他,他竟然用师父的性命要挟我,要我,要我嫁给他。”
  “真是禽兽不如。”林智幻用拳头猛地敲打身边的树干,震落了片片树叶。
  “师兄什么丧心病狂的事情都干得出来。我不应允,他竟然主动要求日本人将师父当众处决!”钟阿英垂泪道:“你说,我师父是不是被我害死的,如果我对师兄妥协了,就……”
  “这不怪你,我想你的师父也一定不愿意你屈服你师兄的。”林智幻道。
  钟阿英长叹一声道:“哦,我一时激动,失态了。”
  林智幻支支吾吾地说:“不,我,我该向你道歉!”
  钟阿英微微一愣道:“你说什么?”
  “我,我的名字,叫做小林智幻,我,是一个日本人。”林智幻说道。
  “什么?”钟阿英的面色一变:“那么说,你是,鬼子?”
  “不!”林智幻打断道:“我不是!我是日本人,但我不是鬼子。其实,我倒是被我的国人所害。我本是伊贺派的忍者,是大弟子,我的师弟为了和我争夺掌门之位,就趁着出海的时候,将我推下了海中。”
  林智幻越说越激动:“可是,我命不该绝,竟然飘洋过海,而且还被一个中国渔民所救。从那天起,我就告诉自己,杀我者,日本人;救我者,中国人。我从此将自己的姓都改了,我去掉了‘小林’的‘小’,也就是‘小日本’的‘小’,改姓林,那个救了我的中国渔民,就姓‘林’。”
  林智幻一口气说完,心情稍微平复了一下道:“所以,我现在,是一个中国人了。”他看着目瞪口呆的钟阿英道:“怎么,你不信我?”
  “不,我信,就冲你听得懂我的琴声,你就不是坏人。”钟阿英的脸上挤出了一丝笑意。
  
  (二)突逢巨变
  
  就在这时候,林子外响起了一个声音:“你们哥哥妹妹,你浓我浓,真是郎情妾意,羡煞旁人啊。阿英,你弄清楚,我才是你的未婚夫。阿英,我还以为你有多纯洁呢,你不让我碰一下,却和这个素不相识的人眉来眼去,看来,你其实很贱啊。”
  一群枪手包围了整个小树林子,并在吕名霞的带领下不断缩小包围圈,把两人围在了当中。
  林智幻道:“我们只是偶然相遇,闲话两句,请你不要侮辱这位姑娘!”
  “嘿嘿,师妹,想不到你看上去玉洁冰清,其实,还蛮会乱搞的啊。”
  钟阿英羞得满面通红。
  “师妹,回到我身边来,我们共享荣华。”
  “白日做梦。”钟阿英冷冷地说着,抱住了手里的古琴。
  “师妹,要我放你和这位新认识的情郎哥哥走,也不是不可以,不过,师父的绿绮,你要留下!”
  “呸!做梦!”钟阿英厉声喝道:“琴乃是高雅之物,我就算是砸碎了它,也不会留给你这样的卖国贼。”
  吕名霞冷冷一笑,指着林智幻道:“林智幻,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是谁吗?你的师弟杉下大佐,让我向你问好啊!”
  “什么,杉下,已经知道了我还活着?”林智幻微微一愣。
  “杉下大佐是什么人,你能瞒得了他吗?”吕名霞道:“告诉你,那个救了你的渔民,已经在宪兵队了,只剩半条命,估计很快就要死了。”
  “你们!你们丧心病狂!”林智幻愤怒地吼道。
  “枪在谁的手里,谁就有发言权。”吕名霞道:“杉下大佐对你倒是还念及同门之情,他说,你的命够大,这样都死不了,他可以留你在他的身边,就当多养一条狗好了。”
  “呸!你才是杉下的狗呢。”林智幻怒斥道。
  “对,我是狗,不过,狗也能咬死人的。”吕名霞指着身后道:“他们和我一样,我们都是狗,我只要一声令下,子弹就能够把你们射成马蜂窝,要不要试试看啊!”
  钟阿英忍无可忍道:“吕名霞,你不得好死!”
  “骂吧,尽管骂个够,一会儿就没有机会了。师妹,我数到三,你还不过来,我就下令开枪了。”
  “你开吧,死有何惧,只是,这件事和林智幻无关,你放他走吧。”
  “你觉得有这个可能吗?”吕名霞道。
  林智幻道:“别求他,这种人面兽心的卑鄙小人,自有苍天去惩罚他。”
  吕名霞面孔狰狞,厉声道:“一。”
  枪手举起了枪,林智幻挡在了钟阿英的身前。
  “二。”
  保险栓被拉开了,林智幻和钟阿英岿然不动。
  “三。”吕名霞一挥手臂,顿时枪声大作。
  也就在枪声响起来的同时,林子里传来了一阵轰然震动之声,一道黑黄色的旋风由远及近,迅速地包围了吕名霞和那些枪手。
  等到吕名霞等人看清楚那旋风竟然是无数马蜂组成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他们的头上已经被马蜂扎了无数个红包。枪声凌乱地响了几下,但方向都不准了,基本都是向天开的。那些枪手们慌乱地丢下了枪,飞快地用衣服罩住脑袋,但是衣服不够厚,他们还是被蛰得呜哇乱叫。
  吕名霞的头上也被蛰了几个大包,他发现,那些马蜂只是盯着自己这些人,对林智幻和钟阿英却是秋毫勿犯。
  “这是怎么回事?”吕名霞一边轰赶马蜂,一边问道。
  “日本忍术分很多种的,控兽之术,也是其中一种,而我就是一个控兽师。”林智幻说到这里就一把抓住了钟阿英的手,大着胆子从两个手忙脚乱的枪手中间钻了出去,拼命地向前奔逃。
  吕名霞怒骂了一声,一边驱赶马蜂,一边奋力追赶,他随手操起腰间的手枪,一个点射就向着林智幻的身上射去。
  钟阿英这时候正好回头,看见了这一幕,她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勇气,一下子扑在了林智幻的背上。
  “啊!师妹!”吕名霞的心猛地一痛,愣了两秒钟。
  “啊!”钟阿英的口中发出惨叫,林智幻惊愕回头,看见钟阿英的背上开出了一朵血花。
  钟阿英的手一松,绿绮掉在了地上,身子瘫软了下来,林智幻慌忙将她背在了背上,正想去取那地上的绿绮,却看见吕名霞的眼中冒火,又再次举起枪瞄准了他。
  “师妹!你竟然为别人挡子弹,可是你却连让我碰一下手都不肯,对不起,我……”
  子弹密集地射了过来,林智幻无奈只好暂时丢下了绿绮,背起钟阿英躲在了大树后面。
  此时天色已经开始昏暗,林智幻从怀里拿出了一个药瓶,将里面的药水向身后倒去,片刻之后,空中飞来了无数的蝙蝠,它们都疯了一样向着吕名霞扑过去。
  吕名霞开枪射击,打死了前面的几只蝙蝠,可是后面的蝙蝠却又前赴后继,丝毫都不畏惧死亡。
  “啊!”吕名霞慌了神,急忙逃窜,而林智幻则趁着这个时候带着钟阿英逃走了。
  躲开了追击之后,林智幻临时找了一个山洞避难,他慌慌张张地将钟阿英放在了地上,钟阿英背后的伤很严重,半颗弹头露在外面。
  林智幻微微叹息道:“钟姑娘,得罪了。”他说着就撕开了钟阿英的衣服,用点燃的灸草炙烤钟阿英的伤口,随后又用烧得通红的尖刀将她背上的子弹给挖了出来。
  钟阿英闷哼了一声,痛得昏厥了过去。林智幻撕下衣服给她包扎了一下,又将自己的衣服脱下,盖在了她的身上。
  钟阿英的脸色煞白,看来是失血过多,林智幻心如刀绞,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必须要及时给钟阿英补充血液才行。林智幻想用自己的血,如果能够救活这姑娘的话,就算要他流光了血,他也不会皱一下眉头。可是,他又担心自己的血型和钟阿英不和,如果这样的话,那么自己想要救人却反而成了害人。
  就在这时候,林智幻突然看见了山洞外高大的椰子树,那上面有一些未熟透的椰子。此地本来没有椰树的,但是这个山谷的气候条件十分特殊,湿热无比,所以竟然长了几棵椰树。

律诗讲究平仄、对仗,格律比较严。而李白的这首五律却写得极其清新、明快,似乎一点也不费力。其实,无论立意、构思、起结、承转,或是对仗、用典,都经过一番巧妙的安排,只是不着痕迹罢了。这种“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的自然的艺术美,比一切雕饰更能打动人的心灵。

这首五律写的是听琴,听蜀地一位法名叫濬的和尚弹琴。首联“蜀僧抱绿绮,西下峨眉峰”两句,说明这位琴师是从四川峨眉山下来的。李白是在四川长大的,四川绮丽的山水培育了他的壮阔胸怀,激发了他的艺术想象。峨眉山月不止一次地出现在他的诗里。他对故乡一直很怀恋,对于来自故乡的琴师当然也格外感到亲切。所以诗一开头就说明弹琴的人是自己的同乡。“绿绮”本是琴名,汉代司马相如有一张琴,名叫绿绮,这里用来泛指名贵的琴。司马相如是蜀人,这里用“绿绮”更切合蜀地僧人。“蜀僧抱绿绮,西下峨眉峰”,简短的十个字,把这位音乐家写得很有气派,表达了诗人对他的倾慕与敬佩。

白居易《废琴》:丝桐合为琴,中有太古声。古声淡无味,不称今人情。玉徽光彩灭,朱弦尘土生。废弃来已久,遗音尚泠泠。不辞为君弹,纵弹人不听。何物使之然?羌笛与秦筝。

白居易《船夜援琴》:鸟栖鱼不动,月照夜江深。身外都无事,舟中只有琴。七弦为益友,两耳是知音。心静即声淡,其间无古今。

白居易《清夜琴兴》:月出鸟栖尽,寂然坐空林。是时心境闲,可以弹素琴。清泠由木性,恬澹随人心。心积和平气,木应正始音。响余群动息,曲罢秋夜深。正声感元化,天地清沉沉。

王昌龄《琴》:孤桐秘虚鸣,朴素传幽真。仿佛弦指外,遂见初古人。意远风雪苦,时来江山春。高宴未终曲,谁能辩经纶。

白玉蟾《听琴》:十指生秋水,数声弹夕阳。不知君此曲,曾断几人肠?心造虚无外,弦鸣指甲间。夜来宫调罢,明月满空山。声出五音表,弹超十指外。鸟啼花落处,曲罢对春风。

卢仝《风中琴》:五音六律十三徽,龙吟鹤响思庖羲。一弹流水一弹月,水月风生松树枝。

苏轼《琴诗》:若言琴上有琴声,放在匣中何不鸣?若言声在指头上,何不于君指上听?

孟浩然《听郑五愔弹琴》:阮籍推名饮,清风坐竹林。半酣下衫袖,拂拭龙唇琴。一杯弹一曲,不觉夕阳沉。余意在山水,闻之谐夙心。

刘长卿《听弹琴》:泠泠七丝上,静听松风寒。古调虽自爱,今人多不弹。

韩愈《听颖师弹琴》:昵昵儿女语,恩怨相尔汝。划然变轩昂,勇士赴敌场。浮云柳絮无根蒂,天地阔远任飞扬。喧啾百鸟群,忽见孤凤凰。跻攀分寸不可上,失势一落千丈强。嗟余有两耳,未省听丝篁。自闻颖师弹,起坐在一旁。推手遽止之,湿衣泪滂滂。颖乎尔诚能,无以冰炭置我肠。

李贺《听颖师琴歌》:别浦云归桂花渚,蜀国弦中双凤语。芙蓉叶落秋鸾离,越王夜起游天姥。暗佩清臣敲水玉,渡海蛾眉牵白鹿。谁看挟剑赴长桥,谁看浸发题春竹。竺僧前立当吾门,梵宫真相眉棱尊。古琴大轸长八尺,峄阳老树非桐孙。凉馆闻弦惊病客,药囊暂别龙须席。请歌直请卿相歌,奉礼官卑复何益。

贾岛《听乐山人弹易水》:朱丝弦底燕泉急,燕将云孙白日弹。嬴氏归山陵已掘,声声犹带发冲冠。

最后,再分享几首有关于古琴的古诗词:

图片 1

唐诗里有不少描写音乐的佳作。白居易的《琵琶行》用“大珠小珠落玉盘”来形容忽高忽低、忽清忽浊的琵琶声,把琵琶所特有的繁密多变的音响效果表现了出来。另一位诗人李颀有一首《听安万善吹觱篥歌》,用不同季节的不同景物,形容音乐曲调的变化,把听觉的感受诉诸视觉的形象,取得很好的艺术效果。李白这首诗描写音乐的独到之处是,除了“万壑松”之外,没有别的比喻形容琴声,而是着重表现听琴时的感受,表现弹者、听者之间感情的交流。其实,“如听万壑松”这一句也不是纯客观的描写,诗人从琴声联想到万壑松声,联想到深山大谷,是结合自己的主观感受来写的。

问题:有什么关于古琴的诗词?

颈联两句写听琴的感受。出句“客心洗流水”,就字面讲,是说听了蜀僧的琴声,自己的心好像被流水洗过一般地畅快、愉悦。其实它还有更深的含义,其中包含着一个古老的典故,即《列子·汤问》中“高山流水”的典故,借它表现蜀僧和自己通过音乐的媒介所建立的知己之感。“客心洗流水”五个字,很含蓄,又很自然,虽然用典,却毫不艰涩,显示了李白卓越的语言技巧。对句“馀响入霜钟”也是用典。“霜钟”出于《山海经·中山经》:“丰山……有九钟焉,是知霜鸣。”郭璞注:“霜降则钟鸣,故言知也。”“霜钟”二字点明时令,与下面“秋云暗几重”照应。此句意思是说,音乐终止以后,馀音久久不绝,和薄暮时分寺庙的钟声融合在一起。这句诗写琴音与钟声交响,也兼寓有知音的意思。《列子·汤问》里有“馀音绕梁,三日不绝”的话。宋代苏东坡在《前赤壁赋》里用“馀音袅袅,不绝如缕”,形容洞箫的余音。这都是乐曲终止以后,入迷的听者沉浸在艺术享受之中所产生的想象。“馀响入霜钟”也是如此。

从“士无故不撤琴瑟”到孔子“弦歌不辍”,都证实了琴在古代生活中的地位。“琴棋书画”,琴居其首。李白平生写过许多有关琴的诗歌,写他沉缅于琴声,忘记了时光的流逝:“不觉碧山暮,秋云暗几重”;写他与友人分手时,不忘记叮咛:“吾醉欲眠卿且去,明日有意抱琴来。”另一位诗人白居易则直接指出:“七弦为益友,两耳是知音。”将自己与琴的亲密关系和盘托出。而朱熹这方面的体会则更为具体而深刻:“乾坤无言物有则,吾独与子鉤其深”,在探索宇宙奥秘的过程中,唯独琴能始终与我相伴,对这种友谊的珍惜之情是不言而喻的。

清脆、流畅的琴声渐远渐弱,和薄暮的钟声共鸣着,诗人这才发觉天色已经晚了:“不觉碧山暮,秋云暗几重。”尾联两句写诗人听完蜀僧弹琴,举目四望,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青山已罩上一层暮色,灰暗的秋云重重叠叠,布满天空。这是以感觉时间过得快来表现听者沉浸于琴声达到入神的状态,衬托出弹者技艺高超。

图片 2

蜀僧抱绿绮,西下峨眉峰。
为我一挥手,如听万壑松。
客心洗流水,馀响入霜钟。
不觉碧山暮,秋云暗几重。

颔联两句“为我一挥手,如听万壑松”,正面描写蜀僧弹琴。“为我”二字表明弹者与听者的友情。“挥手”是描摹弹琴的动作,语出嵇康《琴赋》:“伯牙挥手,钟期听声。”这两句用大自然万壑松涛之声比喻琴音的清越宏远,生动传神地表现出琴声极其铿锵有力的特点。

蜀僧濬怀抱一张绿绮琴,他是来自西面的峨眉峰。他为我挥手弹奏了名曲,我仿佛听到万壑松涛风。我的心灵像被流水洗涤,馀音缭绕和着秋天霜钟。不知不觉青山已披暮色,秋云也似乎暗淡了几重。

图片 3

萃辰天心书院,愿国学智慧走进千家万户……

萃辰天心书院诗歌赏读栏目每日一首诗词赏读,您可以关注萃辰天心书院官方订阅号“萃辰天心国学传播”(cctxgxcb),收听完整图文、音频版哦~

回答:

琴是人们消遣娱乐的工具之一,琴棋书画,古琴是最具高雅的一种乐器,它分很多种,如筝,琵琶,瑶琴,瑟,七弦琴,二胡等。文人雅士,犹喜弄之,诸葛亮的“空城计”就是用平静优雅的琴声退敌的,那是何等的气魄与胆量!“曲有误,周郎顾”,羽扇纶巾的周公瑾周瑜可是调琴高手。“高山流水”就是说琴的故事,浩浩乎高山,洋洋乎流水,只有钟子期通听得出,子期即死,伯牙绝弦,何也?世无知音者也。古人写琴的诗词很多,我只能简单的列举一些了。

听蜀僧浚弹琴*唐*李白

为我一挥手,如听万壑松。

客心洗流水,余响入霜松……

月夜听卢子顺弹琴*唐*李白

忽闻悲风调,宛若寒松吟。

白雪乱纤手,绿水清虚心……

废琴*唐*白居易

玉徽光彩灭,朱弦尘土生。

废弃来已久,遗音尚泠泠……

船夜援琴*唐*白居易

身外都无事,舟中只有琴。

七弦为益友,两耳是知音……

听郑五愔弹琴*唐*孟浩然

半酣下衫袖,拂拭龙唇琴。

一杯弹一曲,不觉夕阳沉……

江上王兴*唐*常建

泠泠七弦遍,万木澄幽阴。

能使江月白,又令江水深……

咏琴*唐*刘永济

雕琢今为器,宫商不自持。

巴人缓疏节,楚客弄繁丝……

听董大弹胡笳声兼寄语弄房给事*唐*李欣

蔡女昔造胡笳声,一弹一十有八拍。

胡人落泪沾边草,汉使断肠对归客……

竹里馆*唐*王维

独坐幽篁里,弹琴复长啸。

深林人不知,明月来相照。

弹琴*唐*刘长卿

泠泠七弦上,静听松风寒。

古调虽自爱,今人多不弹。

图片 4

回答:

唐代:王昌龄

孤桐秘虚鸣,朴素传幽真。

仿佛弦指外,遂见初古人。

意远风雪苦,时来江山春。

高宴未终曲,谁能辨经纶。

回答:

《对琴待月》白居易

竹院新晴夜,松窗未卧时。

共琴为老伴,与月有秋期,

玉轸临风久,金波出雾迟,

幽音待清景,唯是我心知。

《江上琴兴》常建

江上调玉琴,一弦清一心。

泠泠七弦遍,万木澄幽阴,

能使江月白,又令江水深,

始知梧桐枝,可以徽黄金。

《潇湘神》刘禹锡

斑竹枝,斑竹枝,泪痕点点寄相思,

楚客欲听瑶琴怨,潇湘深夜月明时。

《蝶恋花》贺铸

几许伤春复暮,杨柳清阴,偏碍游丝度,天际小山桃叶步,白菽满湔裙处,

竟日微吟长断句,帘影灯昏,心寄胡琴语,数点雨声风约住,朦胧淡月云来去。

《池窗》白居易

池晚莲芳谢,窗秋竹叶深,

更无人作伴,唯对一张琴。

回答:

一,独坐幽篁里,弹琴复长啸,深林人不知,明月来相照,。.二,丝恫今方琴,中有大古声,古声弹无啸,不称今人情。三,若言琴上有琴声,放在匣中何不鸣,若言声在指尖上,何不于看指上听。四,蜀僧抱绿绮,西下峨眉峯,为我一挥手,如听万壑声。谢邀,略献四首古琴诗。

回答:

独坐松深里,长静意古幽。

横琴腿上卧,闭目想韵中。

起手惊鸿鸣,落势水溅处。

松间传古意,百鸟伴和声

弹尽世间喜,吟唱俗间悲。

此景凡无地,必应天上仙。

一鸣惊人8.3日于兴城

回答:

文人雅士以其渊博的学养,深广的意境和高雅的情趣哺育并提高了琴的品位,丰富并充实了琴的内涵,从而使其传达出我国传统文人的心声。听人弹古琴也是莫大的享受,这里,分享一下诗仙李白的《听蜀僧濬弹琴》,感受诗人对听琴的生动描绘!

图片 5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