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野随笔金沙手机娱乐登录

无论阿拉怎么努力工作,平时也不抽烟喝酒,然而他的生活,依旧捉襟见肘。
  
有一天下午,在公园的小河岸堤边上,阿拉无所事事坐在石凳上,埋着头抠着自己的指甲
,没有在意这时候有个人坐在他身边。这个人是一位老人,七八十岁的样子,但是神情飘逸,有点仙风道骨的味道。老人坐在阿拉身旁,突然神秘地叫了一声:阿拉。
   阿拉茫然地抬起头,他并不认识这个人,疑惑地问道:认识我?
   老人微微一笑,并没回答阿拉。
  
你的生活很困难,老人并不看阿拉,望着小河旳流水自顾说,只是你还没遇上一个贵人。
   贵人?阿拉越来越糊涂,我……?
   你。老人说,你可以去试试。去找他。
   谁?阿拉一头雾水。
   是的,就是你。老人并不看阿拉,望着别处,好像在自言自语
。我看了你的面相,生辰八字相符,一脉相通。
  
阿拉张着口,莫名其妙望着老人。但是老人并不理睬他,只是说,就是今晚十二点,你就去见他,在清水弯七幢十八号。说完话,老人丢给阿拉一张纸牌就起身独自走了。
这是一张奇怪的纸牌,上面画着各种符号,阿拉怎么看也看不懂,但是他还是装进了衣袋,回到自己那间小屋里。阿拉在小屋里走来走去,觉得今天遇到的那个老人实在让人捉摸不定,不知道是什么人。
阿拉是三十多岁的单身汉,也没有钱来成个家。他每个月挣的那点工资,除了应付不断上涨的物价,就是要支付这间小屋的房租。这么多年努力打拚,依旧一贫如洗。有时候,他还真抱怨过自己的命不好,没有遇上一个贵人帮助,让自己来改变命运。可是今天?阿拉苦笑了,难道真有这事?
  清水弯,阿拉是知道的。只要是这个城市的人,无论是大人小孩,都是知道这个地方的。因为那个地方,是这个城市的风水宝地,全是别墅群,只有贵人和有钱的主顾才能住那儿,是每个人都羡慕的天堂。
  
好不容易等到夜晚,阿拉看了一下时间,就出了门,打出租车到了清水弯,夜寂静得不见一个人影。阿拉到了别墅区大门,被保安挡着:你去哪儿。阿拉回答:七幢十八号。保安又问:这么晚了,是约定的吗?阿拉想了想,说:是的。保安还问:叫什么名字?阿拉。
  
保安让阿拉拿出身份证登记,又拿起电话拨通号码,说了来人的名字,只听电话里传来一个声音:让他进来。
  
阿拉在保安的指引下,找到了七幢十八号。面对这幢豪华的别墅,阿拉感觉是到了一座宫殿。他在围墙外迟疑不定,走来走去好一会,最终鼓足勇气接响了门铃。门铃停下不久,门前的灯就突然亮了。阿拉的心忐忑不安,额头都冒出汗来,他不知里面会走出什么人来。但是好一会,不见门打开,正在阿拉焦急的时候,门上旳小喇叭传出声音来:你靠近门前。阿拉靠了过去,见门上一个小门打开,一个声音对他说:你把这个纸袋拿去。阿拉伸手拿过从小门递出来的一个鼓鼓的纸袋,正想说什么,然而那小门里又传来声音:你的银行帐号是多少?阿拉不知道对方要这个干什么,但想到自己的卡号里也没什么钱,告诉別人没什么危险,就把号说了出来。对方说:好的,谢谢你。你回去吧。
  
阿拉走出别墅区。掂了掂纸袋,觉得没什么重量,很轻,但是不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他回到小屋,打开纸袋,从里面倒出一些东西出来。阿拉一看,都是一些纸牌,大小和在公园那个老人给他的纸牌一样,上面同样是他看不懂的符号。另外还有一张图片,大小和纸袋一样,是阿拉小心从纸袋取出来的。这张图片,有一个人站在一片祥云之间,目光炯炯有神,气度不凡,像人间的智者,周围站满了许多神仙模样的人,
手持各种兵器,像在保护中间那个人。阿拉左看右看同样看不懂,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对自己有何用处。阿拉很困惑,他翻过图片,见上面写了不少字。阿拉打开台灯,凑近认真看起来。文字大意是,阿拉的生辰八字说明,他是他们家的恩人,会保护图片上那个人不会出事,官居要职。这需要阿拉把图片粘贴他的床头墙上,并把纸袋里的纸牌贴在周围,并把老人给他的那张纸牌用他自己的血随便画上什么符号,粘在图片那个人的额头中间,阿拉的命运就会改变,富贵一生。
  
阿拉这次真的困惑了,苦笑地摇了摇。他对今天这些事情不可思议,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他站起身来,准备上床睡觉,但是他又停住了。他又静下来想了想,觉得这件事不会无缘无故,信其无不如信其有。他回转身,找来一根针,在指头上扎了一下,拿出口袋那张纸牌,在上面随便画了两下,并按要求粘贴在他的床头。
  
那天,阿拉永远不会忘记的。就是他把那张图片粘贴在床头墙上半个月之后,房租费到了,他拿着卡到银行取款机取钱。一千元的房租,可以住三个月,阿拉到期都会准时把款打到房东的帐号上,不到两分钟,阿拉就操作完成,取出卡来准备离去,却突然又停顿了一下,想到那天晚上去清水弯的事情,对方要了他的银行帐号,不会对卡内的钱有什么影响吧?虽然卡内就那么两三千元钱,对别人而言少得可怜,但却是他的全部家产,可不能让人作了手足。出于安全着想,他决定查查卡内资金的数目。阿拉又回转身把卡插进取款机,按了查询键,就见屏幕上出现了一串数目。阿拉揉了揉眼睛,他不敢相信屏幕上的数字,张大口,站在那儿出神。
   不会吧?好半天他才有了思维的知觉,肯定是银行系统出了问题!
  
这不是不可能的,银行系统有出差错的时候,把储户卡內的资金改动数字,让存款增多。虽然阿拉想到这个问题,但他依旧激动得手足无措,自己都不敢靠近取款机了,紧张得不停用衣袖擦汗。一百万,阿拉的帐户上整整多出百万现金!这是他永远不敢想象的事情,这些天文数字让他有点喘不过气来,他好不容易平静一点,但是身上还在发抖:
  
唯一的解释,还是银行系统出了问题,这钱并不是自己的。就是说,也许再过一会,或者今天,这些钱会自动从帐户上消除,留下自己仅有的那点钱。阿拉吐了一口气,说,这是肯定的。
  
阿拉是个诚实的人,虽然帐户无缘无故多出一百万,但他沒有非份之想,去占有它们。并且,此类事情曾经发生过,有人取用了帐户多出的钱,最后还判了刑。阿拉很理智地平静下来,最终从取款机拿走了银行卡,走了出去。
  回到小屋,阿拉却愣愣怔怔站在那儿,半天沒动一下。他看到了床头墙壁上的图片,想起了半个月前遇到的那个奇怪老头,和去清水弯那天晚上的事,不觉神经一紧,额头又冒出几粒汗珠来。
  
难道这事是真的?阿拉全身又抖动起来。但他又很快安静下来,作出一个决定,打电话向银行查询。
  
阿拉打通了银行的电话,想让银行修复系统,把这笔钱从他的帐户上删除。可这时,电话里传来声音:
   先生,你好,我们银行系统沒有出现任何问题。
  
阿拉听了,心速就有点加快了,他擦着额头的汗,声音有点颤抖:那……那我帐户上那百万元……
   电话里说:电脑显示,那笔钱是从另一个帐户上打过来的。
  
阿拉的心不禁一阵猛跳,一时感到脑子空空荡荡的。似乎自己糊里糊涂被闯进了天方夜谭里。那里都是传说中的故事。没有人会相信故事的真实徃。然而这事就发生在阿拉身上,他的银行帐户上,足足多出百万现金!
  
阿拉有点手足无措了,神经紧张到了极点,深怕什么时候,这种奇迹又会突然从他的跟前消失。他把手装进自己的衣袋,紧紧握住那张本来很羞涩的银行卡,手心湿漉漉出汗了。
  
在阿拉的手心和思想意识里,一大叠钞票,已经厚实地装在衣袋里,他已经成了有钱的主顾,命运得到改变,他再不是那种经济拮据窝囊废的人了。不过眼下,阿拉要重新到银行去,看是否能把这些钱取出来,真的归他属有。他找了一个墨镜戴上,又拿了一个提包,出门的时候,又驻足盯着床头墙上的图片看,心里说:这是真的吗?
  
墙上那张图像,依旧是一个人站在一片祥云中间,目光炯炯有神,气度不凡,像人间的智者,让人见了心生敬畏。在加上周围排列的各路神仙,更增加了神秘的气氛。阿拉想破脑袋,也想不到这个人与他有什么瓜葛,他们之间有什么联系。但是眼下阿拉不想弄清这些事情绪,现在最重要的是去银行查看那笔是否还在自己的帐户上。
  
阿拉到了银行,把卡插入自动取款机,按了查询键,他的眼睛就睁大像两个乒乓球。他吓坏了,屏幕上的数据让他心都快跳出喉咙,原来的款项,已经到了千万!一时不明白是自己真的走了财运还是进入了一个虚拟的世界,阿拉就真正拥有了这些财富?他精神紧张,但他又想到刚才已经和银行联系了,这些钱是从另一个帐户打过来,是合法来源,自己现在取款不会违法。阿拉心想,那张图片后的文字也许说的是真的,自己要富贵一生了。他重新按了键,就听取款机出口,全是钞票沙沙的声响。
  
阿拉因为这些钱,过上了富贵荣华的生活,当然也不用再去上班了,吃香喝辣还不算,整天在酒店开房,有美女陪着,到处游山玩水,过上了逍遥自在的日子。
  
有一天,阿拉闲来没事,他翻阅报纸,只见报上有一则醒目的大幅标题[官员迷信算命],这篇文章整整占了一个版画,许多官员相信命运,算命未卜未来,有忌辰八字,就入庙敬香施善,破财免灾,扫除官道障碍,如日中天。
  
我的这些钱,难道和这些官员有关?阿拉这样想,似乎有点儿可笑,阿拉从不迷信,但这些事却很使他困惑,使他茫然。
  
但是这得来全不费工夫的钱,谁愿意放弃呢。以前那样拮据的日子,阿拉早过够了,再不愿意回到从前。人的一种追求极度奢侈生活的欲念总是在不断地刺激人的贪婪思想。当天,阿拉又去银行,取了一大叠钞票花费。这次,他发现他的帐户上又多出两千万元。
  
那天晚上,阿拉怎么也睡不着了,也许是这些钱来得太容易了?要不,给他打钱的这个贵人也是相信迷信的官员,和他这样一个生辰八字的人有什么关系而败财免灾?好不容易等到天亮,阿拉就从床上一跃而起,穿上衣服便冲出门去买报纸。
  
一看报纸阿拉就惊呆了,本市土管局王局长,收受贿赂已被双规。王局长多处有豪华房产,其中有一处就是清水弯別墅区七幢十八号。报上的照片和阿拉床头墙上的图象那个人一模一样。
  
还用得着去寻找迷底吗?,阿拉帐户上那些钱,是一个贪官污吏给他打过来的,为的是破财免灾。阿拉一下瘫软下来,他没想到自己无缘无故和一个贪官污吏联系在一起了。但是,他又不甘心就这样放弃眼下这来之不易的舒适日子,否则,又会回归贫穷,这辈子再没出头的机会了。看来,自己要转移地方。
  
阿拉去了银行,重新办了一张卡,把原来帐户上的钱全部转到新户头上。然后,阿拉去了另一个城市,这里没有一个熟人,买了房住下。
  可是,阿拉却心神不定,毎当他出现在大街上的时候,在他身后一一几米距离的地方吧一一只听有人在说他原来那个城市的事情:那个土管局的王局长真厉害,官商勾结,受贿几个亿,大部分资金转移,法院正在追查。阿拉大吃一惊,也为身后有许多警察,猛地转过身来,就像有人跟过来抓他。然而,都是一些路人,没有一个人注意他。但他还是紧张,扫视四周,看人流之中,有没有人盯梢。但是,没有一个这样的人,有的只是他咚咚的心跳。
  
尽管阿拉坐立不安,心里害怕,但是他还是不愿放弃那笔巨额款项,一种侥幸心理油然而生:不会出事的,我只是一个无名之辈,哪会引起別人注意呢?
  
可是,有一天,他的房门被人打开,几个警察进来给他戴上了手铐。在法庭上,阿拉见到了他的贵人一一那个土管局的王局长,正垂头丧气,和他一同接受法庭调查:关于巨额资金转移的事情。

无论阿拉如何努力打拚,但生活依旧过得窝窝囊囊。有时候他穷得发呆了,望着没有边际的天空喊道:老天睁睁眼吧,给我改变命运的机会!
  
有一天下午,在公园的小河岸堤边上,阿拉无所事事坐在石凳上,埋着头抠着自己的指甲
,没有在意这时候有个人坐在他身边。这个人是一位老人,七八十岁的样子,但是神情飘逸,有点仙风道骨的味道。老人坐在阿拉身旁,突然神秘地叫了一声:阿拉。
   阿拉茫然地抬起头,他并不认识这个人,疑惑地问道:认识我?
   老人微微一笑,并没回答阿拉。
  
你的生活很困难,老人并不看阿拉,望着小河旳流水自顾说,只是你还没遇上一个贵人。
   贵人?阿拉越来越糊涂,我……
   你。老人说,你可以去试试。去找他。
   谁?阿拉一头雾水。
   是的,就是你。老人并不看阿拉,望着别处,好像在自言自语
。我看了你的面相,生辰八字相符,一脉相通。
  
阿拉张着口,莫名其妙望着老人。但是老人并不理睬他,只是说,就是今晚十二点,你就去见他,在清水弯七幢十八号。说完话,老人留给阿拉一张纸牌就起身独自走了。
  
这是一张奇怪的纸牌,上面画着各种符号,阿拉怎么看也看不懂,但是他还是装进了衣袋,回到自己那间小屋里。阿拉在小屋里走来走去,觉得今天遇到的那个老人实在让人捉摸不定,不知道是什么人。
阿拉是三十多岁的单身汉,也没有钱来成个家。他每个月挣的那点工资,除了应付不断上涨的物价,就是要支付这间小屋的房租。这么多年努力打拚,依旧一贫如洗。有时候,他还真抱怨过自己的命不好,没有遇上一个贵人帮助,让自己来改变命运。可是今天?阿拉苦笑了,难道真有这事?
  清水弯,阿拉是知道的。只要是这个城市的人,无论是大人小孩,都是知道这个地方的。因为那个地方,是这个城市的风水宝地,全是别墅群,只有贵人和有钱的主顾才能住那儿,是每个人都羡慕的天堂。
  
好不容易等到夜晚,阿拉看了一下时间,就出了门,打出租车到了清水弯,夜寂静得不见一个人影。阿拉到了别墅区大门,被保安挡着:你去哪儿。阿拉回答:七幢十八号。保安又问:这么晚了,是约定的吗?阿拉想了想,说:是的。保安还问:叫什么名字?阿拉。
  
保安让阿拉拿出身份证登记,又拿起电话拨通号码,说了来人的名字,只听电话里传来一个声音:让他进来。
  
阿拉在保安的指引下,找到了七幢十八号。面对这幢豪华的别墅,阿拉感觉是到了一座宫殿。他在围墙外迟疑不定,走来走去好一会,最终鼓足勇气按了门铃。门铃响过之后,门前的灯就突然亮了。阿拉的心忐忑不安,额头都冒出汗来,他不知里面会走出什么人来。但是好一会,不见门打开,正在阿拉焦急的时候,门上旳小喇叭突然传出声音来:你靠近门前。阿拉靠了过去,见门上一个小门打开了,一个声音对他说:你把这个纸袋拿去。阿拉伸手拿过从小门递出来的一个鼓鼓的纸袋,正想说什么,然而那小门里又传来声音:你的银行帐号是多少?阿拉不知道对方要这个干什么,但想到自己的卡号里也没什么钱,告诉別人没什么危险,就把号说了出来。对方说:好的,谢谢你。你回去吧。
  
阿拉走出别墅区。掂了掂纸袋,觉得没什么重量,很轻,但是不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他回到小屋,打开纸袋,从里面倒出一些东西出来。阿拉一看,都是一些纸牌,大小和在公园那个老人给他的纸牌一样,上面同样是他看不懂的符号。另外还有一张图片,大小和纸袋一样,是阿拉小心从纸袋取出来的。这张图片,有一个人站在一片祥云之间,目光炯炯有神,气度不凡,像人间的智者,周围站满了许多神仙模样的人,
手持各种兵器,像在保护中间那个人。阿拉左看右看同样看不懂,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对自己有何用处。阿拉很困惑,他翻过图片,见上面写了不少字。阿拉打开台灯,凑近认真看起来。文字大意是,阿拉的生辰八字说明,他是他们家的恩人,会保护图片上那个人不会出事,官居要职。这需要阿拉把图片粘贴他的床头墙上,把纸袋里的纸牌贴在周围,同时把老人给他的那张纸牌用他自己的血随便画上什么符号,粘在图片那个人的额头中间,阿拉的命运就会改变,富贵一生。
  
阿拉这次真的困惑了,苦笑地摇了摇。他对今天这些事情不可思议,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他站起身来,准备上床睡觉,但是他又停住了。静下来想了想,觉得这件事不会无缘无故,信其无不如信其有。他回转身,找来一根针,在指头上扎了一下,拿出口袋那张纸牌,在上面随便画了两下,并按要求粘贴在他的床头。
  
那一天,阿拉是永远不会忘记的。就是他把那张图片粘贴在床头墙上半个月之后,房租费到了,他拿着卡到银行取款机取钱。一千元的房租,可以住三个月,阿拉只要到时总会准时把款项打到房东的帐号上。不到两分钟,阿拉就操作完成,取出卡来准备离去,却突然又停顿了一下,想到那天晚上去清水弯的事情,对方要了他的银行帐号,不会对卡内的钱有什么影响吧?虽然卡内就那么两三千元钱,对别人而言少得可怜,但却是他的全部家产了,可不能让人作了手足。出于安全着想,他决定查查卡内资金的数目。阿拉又回转身把卡插进取款机,按了查询键,就见屏幕上出现了一串数目。阿拉揉了揉眼睛,他不敢相信屏幕上的数字,张大口,站在那儿出神。
   不会吧?好半天他才有了思维的知觉,肯定是银行系统出了问题!
  
这不是不可能的,银行系统有出差错的时候,把储户卡內的资金改动数字,让存款增多。虽然阿拉想到这个问题,但他依旧激动得手足无措,自己都不敢靠近取款机了,紧张得不停用衣袖擦汗。一百万,阿拉的帐户上整整多出百万现金!这是他永远不敢想象的事情,这些天文数字让他有点喘不过气来,他好不容易平静一点,但是身上还在发抖:
  
唯一的解释,还是银行系统出了问题,这钱并不是自己的。就是说,也许再过一会,或者今天,这些钱会自动从帐户上消除,留下自己仅有的那点钱。阿拉吐了一口气,说,这是肯定的。
  
阿拉是个诚实的人,虽然帐户无缘无故多出一百万,但他沒有非份之想,去占有它们。并且,此类事情曾经发生过,有人取用了帐户多出的钱,最后还判了刑。阿拉很理智地平静下来,最终从取款机拿走了银行卡,走了出去。
  
回到小屋,阿拉却愣愣怔怔站在那儿,半天没动一下。他看到了床头墙壁上的图片,想起了半个月前遇到的那个奇怪老头,和去清水弯那天晚上的事,不觉神经一紧,额头又冒出几粒汗珠来。
  
难道这事是真的?阿拉全身又抖动起来。但他又很快安静下来,作出一个决定,打电话向银行查询。
  
阿拉打通了银行的电话,想让银行修复系统,把这笔钱从他的帐户上删除。可这时,电话里传来声音:
   先生,你好,我们银行系统沒有出现任何问题。
   阿拉听了,心速就有点加快了,他擦着额头的汗,声音有点颤抖:那
、那我帐户上那百万元……
   电话里说:电脑显示,那笔钱是从另一个帐户上打过来的。
  
阿拉的心不禁一阵猛跳,一时感到脑子空空荡荡的。似乎自己糊里糊涂被闯进了天方夜谭里。那里都是传说中的故事。没有人会相信故事的真实徃。然而这事就发生在阿拉身上,他的银行帐户上,足足多出百万现金啦!
  
阿拉有点慌乱了,神经紧张到了极点,深怕什么时候,这种奇迹又会突然从他的跟前消失。他把手装进自己的衣袋,紧紧握住那张本来很羞涩的银行卡,手心湿漉漉出汗了。
  
在阿拉的手心和思想意识里,一大叠钞票,已经厚实地装在衣袋里,他已经成了有钱的主顾,命运得到改变,他再不是那种经济拮据窝囊废的人了。不过眼下,阿拉要重新到银行去,看是否能把这些钱取出来,真的归他属有。他找了一个墨镜戴上,又拿了一个提包,出门的时候,又驻足盯着床头墙上的图片看,心里说:这是真的吗?
  
墙上那张图像,依旧是一个人站在一片祥云中间,目光炯炯有神,气度不凡,像人间的智者,让人见了心生敬畏。在加上周围排列的各路神仙,更增加了神秘的气氛。阿拉想破脑袋,也想不到这个人与他有什么瓜葛,两者之间有什么干系。但是眼下阿拉不想弄清这些事情,现在最重要的是去银行查看那笔钱是否还在自己的帐户上。
  
阿拉到了银行,把卡插入自动取款机,按了查询键,他的眼睛就睁大,像两个乒乓球。他吓坏了,屏幕上的数据让他心都快跳出喉咙,原来的款项,已经到了千万元!一时不明白是自己真的走了财运还是进入了一个虚拟的世界,阿拉就真正拥有了这些财富?他精神紧张,但他又想到刚才已经和银行联系了,这些钱是从另一个帐户打过来,是合法来源,自己现在取款不会违法。阿拉心想,那张图片后的文字也许说的是真的,自己要富贵一生了。他重新按了键,就听取款机出口,全是钞票沙沙的声响。
  
阿拉因为这些钱,过上了富贵荣华的生活,当然也不用再去上班了,吃香喝辣还不算,整天在酒店开房,有美女陪着,到处游山玩水,过上了逍遥自在的日子。
  
有一天,阿拉闲来没事,他翻阅报纸,只见报上有一则醒目的大幅标题《官员迷信算命》,这篇文章整整占了一个版画,内容是许多官员相信命运,靠算命未卜未来。如果有忌辰八字,就入庙敬香施善,花钱破财免灾,让官道畅通,光宗耀祖。
  
我的这些钱,难道和这些官员有关?阿拉这样想,似乎有点儿可笑,阿拉从不迷信,但这些事却很使他困惑,使他茫然。
  
但是这得来全不费工夫的钱,谁愿意放弃呢。以前那样拮据的日子,阿拉早过够了,再不愿意回到从前。人的一种追求极度奢侈生活的欲念总是在不断地刺激人的贪婪思想。当天,阿拉又去银行,取了一大叠钞票花费。这次,他发现他的帐户上又多出两千万元。
  
那天晚上,阿拉怎么也睡不着了,也许是这些钱来得太容易了?要不,给他打钱的这个贵人也是相信迷信的官员,和他这样一个生辰八字的人有什么关系而想破财免灾?好不容易等到天亮,阿拉就从床上一跃而起,穿上衣服便冲出门去买报纸。
   一看报纸阿拉就惊呆了,本市土管局王局长,收受贿赂已被双
规。王局长多处有豪华房产,其中有一处正好是清水弯別墅区七幢十八号。报上的照片和阿拉床头墙上的图象那个人一模一样。
  
还用得着去寻找迷底吗?,阿拉帐户上那些钱,是一个贪官污吏给他打过来的。这个官员,或者听从了算命先生的话,让某个生辰八字相关的人来花这些赃款,可免灾保平安,而阿拉有缘有幸,成了替身。阿拉没想到自己会和这些事联系在一起了。但是,他又不甘心就这样放弃眼下这来之不易的舒适日子,否则,又会回归贫穷,这辈子再没出头的机会了。看来,自己要转移地方。
  
阿拉去了银行,重新办了一张卡,把原来帐户上的钱全部转到新户头上。然后,阿拉去了另一个城市,在那里没有一个熟人,正好可以买了房住下。
  
阿拉现在知道了,他每次从银行取出钱来,就在为他的贵人破财免灾保他平安。可是,这二者之间有必然联系吗?对方的灾难真会转移么?自己因为花了这些钱而会大难临头么?阿拉可不清楚。因为迄今为止,阿拉还没有想到花这些钱有什么不妥,能给自己带来不好的后果。在此期间,阿拉去银行的频率更高了,一天好几次,他要取出大量的资金藏在新居,怕银行帐户冻结,以后没钱花了。尽管阿拉现在的行为暂时合法,然而贪婪让他走进了深渊,并且不能自拔。
  
不过,阿拉还是心神不定,毎当他出现在大街上的时候,在他身后一一几米距离的地方吧一一只听有人在说他原来那个城市的事情:那个土管局的王局长真厉害,官商勾结,受贿几个亿,大部分资金转移,法院正在追查。阿拉大吃一惊,也为身后有许多警察,猛地转过身来,就像有人跟过来抓他。然而,都是一些路人,没有一个人注意他。但他还是紧张,扫视四周,看人流之中,有没有人盯梢,但没人跟踪,有的只是他咚咚的心跳。
  
尽管阿拉坐立不安,心里害怕,但是他还是不愿放弃那笔巨额款项,一种侥幸心理油然而生:不会出事的,我只是一个无名之辈,哪会引起別人注意呢?
  
这一切一直继续到那么一天,阿拉的房门被人打开,几个警察进来给他戴上了手铐。在法庭上,阿拉见到了他的贵人一一那个土管局的王局长,正垂头丧气,和他一同接受法庭调查:关于巨额资金去向的事情。
  2013年3月26日上午初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