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王赴宴,微型小说

每当佳节来临,多少有情人终成眷属,这本是件喜事。可是,目前社会上兴起的大摆喜宴之风,却使多少人家大伤脑筋,弄得喜事不喜。下面讲的“老王赴宴”,就是发生在新春佳节的真实故事。只是应老王的要求,在此只道其姓,不呼其名。
  老王,普普通通的打工仔,因为有严重的关节炎病,重活干不了,一年也挣不了几个钱。一个年幼的孩子正在上学,加上有病在身的妻子,全家生活过得紧紧巴巴。逢年过节单位还得给点补助。春节时,有个远房亲戚要结婚,听说要大操大办。两口子躺在被窝里核计:这婚礼不去参加吧,怕人家笑话小气,有失以往的情谊;去参加吧,的确力不从心。俩口子翻来覆去一宿没睡好,最后决定从自已的实际情况出发:不去!
  当婚期到来时,两口子又产生了犹豫:如果人家来请怎么办?商量来商量去,觉得还是应该做好两手准备,省得临时抓瞎。于是,妻子从准备买粮的钱中拿出200元,一张放在老王的右上兜,一张放在老王的左上兜。如果非去不可,让老王见机行事。老王也想了个脱身计,他吃了早饭就躲了出去。果然,老王前脚出,新郎后脚到,登门邀请。妻子回答说:“早上出去了,找不到就算了吧!”可不懂事的孩子暴露了秘密:“爸爸刚刚出去,就在隔壁。”这下,两口子枉费了心机,老王只好硬着头皮赴宴去了。
  婚宴可称得上“大张旗鼓”,宾客盈门。一摆几十桌。琼浆佳肴,传杯接盏,好不热闹。猜拳行令之声,劝酒道贺之语,塞耳冲天。酒过三巡,菜上三道,新郎新娘临席敬酒,只见老王同桌的新郎的大舅,“刷”地从兜里掏出十张“大白边”,给新娘做压腰钱。新娘的二姨夫也不怠慢,顺手拿出五张“大白边”,给新郎当见面礼。老王见此情景,瞠目结舌,呆若木鸡。他本能地把手伸向了右上兜,又从左上兜哆哆嗦嗦地掏出了两张轻飘飘的“大白边”,脸上大有羞愧之色。
  可能老王多喝了几杯,满嘴泛出苦味。不管是哪道好菜,送到嘴里都是一个感觉:苦!
  宴席散了,老王踉踉跄跄走在回家的路上,他虽然感到头重脚轻,但脑神经还是清醒的,他下意识地摸了摸已经空了的两个上兜,嘴里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叹息,脑子里盘算着买粮的事……

  那年小学同学老王说儿子买房,向许姨两口子借三万块钱。两口子商量了一天,第二天叫他过来取,老王直说感激的话,保证两三年之内还钱。两口子见人家这样说,也就说不急不急,可心里却犯着嘀咕,老王家的条件并不是很好,钱借出去了怕不容易要回来的。
  许姨自从把钱借出去后,老像有个事似的。老伴儿了解她,就说:“借也借了,别想了。”她说:“我知道,可就是心里没个底。”
  男人有点烦了,便说:“刚借出去就惦记着人家还不还,这什么时候是个头?”她说:“等老王还了钱,我就不嘀咕了。”
  钱借出去一年了,许姨这天在楼下和姐妹们聊天,说起了借钱的事情,李姐说:“现在哪还兴个人借钱的,借银行的多好啊!”许姨便说:“那还不是为了省点利息吗?有的因为点利息,最后落成了仇人。”
  许姨一听,扭头就往家走,进家后就和老伴儿叨叨:“唉,咱们借钱出去失算了啊!”
  “又咋了?”
  “都说借了钱,最后会落成仇人的!”
  “不会的,谁会这么没良心!”
  “咱这两年可损失不少利息啊!少借给点就好了!都怪你缺心眼!”
  老伴儿不服气,便说:“他可是你的同学,你们从小青梅竹马的。”许姨沉了脸厉声道:“你胡扯啥!”两人便叮当了起来。
  许姨和老王是同桌,那时彼此有过好感,不过那也是懵懂中的萌动,和这个男人结婚后,她和老王鲜有来往,同学聚会她去得也不多,一门心思过日子。她真没有想到老王会来借钱,借出去就后悔了,老伴儿还拿话来挤兑她,为此两人有六七天没有说过一句话,都在扳着劲儿。
  这天,许姨去街上卖菜,在菜市场老远看到老王也在买菜,她就挤了过去,想和他说句话,这时的老王却头也不回地走了,她想他一定听到了,没有听到干嘛走得那么快?
  她悻悻地回了家。
  老伴儿正在看电视,她放下手里的东西,径直过来,把电视关了,“就知道看电视!”
  “你这是?”老伴儿有些恼,“连个电视也不让看,你又咋了,自从把钱借出去后你就像是变态了啊!”
  “我没变态,是老王变态了!”
  “他欺负你了?”
  “唉……”她把老王躲着她的事情说了。
  “老头子!不行你去把钱给要回来!”
  “干嘛我去要,你们是同学,好说话!”
  “正因为是同学,咋张口要?你去不?”
  老伴儿没有说话,她一看没辙了,借钱出去是她最后定的调儿,只有自己出马了,她说:“我下午就去要。”老伴儿说:“再等等吧,也许人家有急事没有听到你的喊话。这才不到一年时间,再等等吧!”
  许姨心里还是不踏实。
  又一年过去了,老王没来还钱,她就给老王打了电话,那边早已停机了,她就瞒着老伴儿去了老王所在的小区,敲门,里面却没有人,心里顿时慌慌的……
  三年后,老王还是没有来还钱,许姨天天叨叨着。
  这天,她的老伴儿拿回来三万块钱,往她的面前一放,说:“别嘀咕了!老王还钱了!”
  “真的?有利息吗?”许姨有些激动,数了起来,“没给利息呀!”
  “能还咱就烧高香了,还利息?”
  许姨长出了一口气,心里的石头落了地。可咋不见老王亲自来还钱,便问:“老王咋碰上你了?”老伴儿说:“是在路上遇到的,他有急事不能亲自来,人家直说感激的话,我都不好意思了!”
  许姨听后,不由地说:“我这个老同学还是不错的吧,是不,老伴儿?”
  时间没多久,许姨感到身体不适,住进了医院,被确诊为肝癌晚期。
  肝癌晚期手术是不能做了,只能住在医院保守治疗。这天许姨在输液,老伴儿和孩子陪伴着,老王来了,进了门便抱歉地说:“对不起老同学,我来晚了,才听说。”说话间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了三万块钱,说:“老同学呀!听说你病了,正急着用钱,实在是不好意思啊!”说完又从裤子口袋里拿出了一沓钱,说:“这是五千块,不说是利息,是给老同学补养身子的!”
  许阿姨听罢有点蒙了,“你不是早还了吗?”
  “还了?”老王也蒙了。
  “哦,老王,她脑子有些不记事了。”许姨的老伴儿说话了。
  老王还是莫名其妙。
  许姨没有糊涂,老王走了,她问老伴儿:“这是咋回事?”
  原来,老伴儿看到许姨为这借出去的钱食不甘味,怕她落下病,就找儿子要了三万,说是老王还的。
  许姨听后,眼睛湿润了,“老伴儿,谢你了……”
  “还不是你天天嘀咕?”
  “还是实诚人多,老王这人可真不错啊!”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