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关场仙行记01

摘要:
01站住,你知道这是哪么,这是你来的地方么,嘻嘻。你还是回去念你的书吧,嘻嘻。离离原上草,莫非你叫离离原?一个声音传来。非也,非也,在下不叫离离原,在下姓草,单名一个泡字。初来贵地,不胜叨扰。小伙子冲

紫衣少女攻出两掌,疾如星火,猛如海涛,这六个三英会高手,在紫衣少女掌力过后,已经有一个人受伤栽倒于地。
紫衣少女非有伤人之心,而是想借着伤人,而激起了这几个人的愤怒。
果然,紫衣少女一掌劈倒了一个人,其余五个人暴跳如雷,怪吼声中连连向紫衣少女扑来。
这五个人联合之力,也非同小可,这当儿,紫衣少女叱喝一声,纵身飞泻而去!
紫衣少女这一走,那五个三英会的人那肯放过,当下不约而同地一声暴喝,向紫衣少女追去。
但紫衣少女轻功何等之高,只见她娇影旋处,已经去了五丈开外,两个纵身,已去了二十几丈。
五个三英会之人,追了四十五丈,依旧没有办法可以追上紫衣少女。
其中一个倏然似有所悟,霍在止步,喝道: “不要追了!”
这突然一喝,使其余四个人,不约而同地所脚步放缓了下来,问道: “为什么?”
那老者沉思半晌,道: “莫非有诈?”
其他四人,脸色同时一变,骇然望着那老者。 那老者道:
“这个紫衣少女来得奇怪,看她行踪,又不是有意打架的样子,这其中必定有诈!”
“不错……” 其余之人错字犹未出口,他们的背后,传来紫衣少女道:
“你们不要胡思乱想,我不是在这里么?”
五个三英会高手不约而同地打了一个寒噤,这紫衣少女当真有神出鬼没之能,能毫无声息地飘在他们身后。
那个当先说话老者,脸上神色一变,喝道: “我就先毙了你这个女人……”
喝话声中,纵身扑去,其余四个人,也加入了战圈。
紫衣少女并非存心打架,而是拖延时间,她看时间差不多了,叱喝一声,虚攻五掌,娇影一纵,消失不见。
五个三英会高手怔了一怔!
那个当先说话的老者皱了一皱眉头,似有所思,喃南道:
“怪!这个紫衣少女来得太奇怪……” 另外四个也觉得有理,其中一人道:
“我们打了一场冤枉架,到底为了什么?” 那老头似有所悟道: “我们回去看看。”
一语甫落,当先纵身向谷中飞来。
回到原处一看,一无改变,那个原无受伤的人,依旧躺在地上!
那副棺材,依旧摆在原来的地方! 那原先发话老者眉锋深锁,道:
“确实是一件怪事……我跑遍大江南北,就没有碰过像现在的事……” 其中一个人道:
“沈堂主,莫非那个紫衣少女搬走了江堂主的尸体?”
那个被称为“沈堂主”的老者闻言脸色微微一变,道: “搬走江堂主的尸体?”
“有没有可能,我只是随便问问。” 那老者脸色一沉,自语道:
“江堂主死得突然……莫非是被这个紫衣少女所杀……”语音略为一停,道:
“开棺看看。” 这老者声音一出,使隐在森林暗处的紫衣少女,粉腮为之一变!
如果让他们开了棺材,功败垂成,朱怀宇必定要当场出丑!
紫衣少女心念之间,其中一个人已掀开棺盖,举目向内一望,脸色一变——
那叫沈堂主的老者问道: “怎么了?” 那人应道: “禀告沈堂主……”
那老者不耐烦地喝道: “到底江堂主的尸体在不在?” “在!”
那老者脸上神情缓和了下来,可是隐在林内的那个紫衣少女,却几乎气昏了过去!
她恨得银牙一咬,恨促道:
“你这个笨猪,假如我是三英会的人,还会这样帮助你?……你竟不听我的话,私自闯山,这如何是好。”
紫衣少女又急又气! 这时,那个沈堂主人说道: “盖上!”
那个人碰的一声,把棺盖盖上。
紫衣少女暗道一声:“你既然想死,怎能怪我,可是……唉……”
她轻轻地叹了-口气,想到朱怀宇私自闯山,危机重重,她不由替他担心起来!
三英会的内四堂沈堂主,低喝道: “那么,我们回去吧!”
两个人抬起了棺木,另一个人扶起了一个被紫衣少女所伤的人,进了谷中。
他们的背后,出现了那个紫衣少女,她又气又急,跺脚咬牙道:
“笨猪!你真是一条笨猪,害我白费心机,唉!谁叫我碰上你……”
她黛眉深锁,道: “好歹我只有跟进去看看了……”
话犹未毕,娇影纵处;已进了谷中。
不说这个紫衣少女进入谷中,回笔叙那五个三英会的高手。
这五个人刚入谷之际,蓦然间——
远远传来一声暴喝之声,这暴喝之声传来,使在场五个高手,心里同时一震。
内四堂沈堂主脱口道: “本会之内,莫非发生了事情?”
内四堂主沈堂主声音甫落,从谷内,风驰电掣般地奔出了五条人影,伫立在沈堂主面前。
沈堂主举目一瞧,发现奔来之人,乃是外堂古堂主,当下忙开口道:
“古兄,会中莫非发生了事情?” 古堂主是一个背剑的中年秀士,当下沉声应道:
“不错,本会刚才发现有人闯山。”
“不知道,因为我还没有进入会中,不过,据命令说来人武功极高,是一个蒙面的锦衣人。”
“锦衣人?”
“这是命令所说,兄弟刚才已接汤会长命令,如果没有命令,不得私放任何一个人离山。”
姓沈的堂主哦了一声,那个外堂主问道: “江堂主的尸体已经接回?” “正是。”
“那么,你们即刻回去覆令。”
这番对话,叫隐在另外一处的紫衣少女听得清清楚楚。她心里暗忖:“朱怀宇,正是身着锦衣,不是他有谁?……”
这当儿,姓沈的堂主点了点头,与其余四人,直入谷中。
经过了一片秘林,一个声音冷冷喝道: “什么人?请报字号?”
姓沈的堂主朗声道: “内七号回山覆令。” 暗处传来声音道:
“原来是沈堂主,请过秘林。”
这片秘林,茂盛异常,如想进入三英会总堂,除非绕路,否则必经此地。
不要小看了这片树林,这其中不但隐伏了数十位三英会高手,也埋下了无数暗器!
经过树林,眼前景物又是一变,现出了一片高耸的石林。
这石林一望无际,层峰相叠,高达数丈,姓沈的堂主与门下四人,甫自走进石林之际,又传来一个声音问道:
“什么人请报字号。” “内七号!” “沈堂主请过。”
姓沈的堂主与抬着棺材的高手们,进入了石林,总堂之内,又是一声暴喝之声传来!
姓沈的堂主心头一震,朗声说道: “守关的兄弟请了。” 暗处传来声音道:
“沈堂主有什么事尽管吩咐!” “你们看见有人闯山没有?” “没有!”
姓沈的内四堂堂主怔了一怔,道: “没有?” “是的,我们只是知道有人闯山。”
“没有经过这里么?” 那暗处的人冷冷一笑,道:
“沈堂主过虑了,如有人经过这里,我们还会放他经过?”
姓沈的堂主微一颔首,道: “那么你们辛苦了。” “沈堂主不必客气,请过吧。”
经过石林,又是一片峡山,这峡山长达数十丈,两侧峭岩负壁,形势险恶,大有一夫当关,万夫莫敌之势。
三英会在这峭岩,隐下了大批高手,从秘林,石林、再至这山岩,便可以知道三英人防守森严之一斑了。
这当儿,又是一个声音喝问道: “请报字号通过!” 声音传自峭岩半腰。
“内七号回山复令。” “沈堂主请过。”
走完了这条长达数十丈的狭道,三英会的总堂已经在望!——
一片谷底,叠出了无数的屋宇。
当中,一座耸高的绝色建筑物,脱颖而出,这就是三英会施法重地——总堂。
姓沈的堂主等五人,进入了总堂,连绵的暴喝之声,不断传来。
姓沈的堂主一紧脚步,飞奔而入,眨眼之间,已经进总堂十丈之内。
暴喝声,传自总堂后面。
红色的大门门口,两侧排立二十个人,这二十个人对于总堂后面传来的暴喝声,似是一无所闻。
姓沈的堂主及门下之人,把棺材放在总堂门口,朗声说道:
“弟子内四堂沈风仁谒见会长!”
声音甫落,从门之旁,徐徐度出一个眉清目秀,身着黑衣的中年人来。
伫立两侧二十个人及沈堂主一见此人,慌忙下跪,朗声道: “弟子叩见会长!”
来人,正是一代枭雄——三英会会长——汤金仪! 汤金仪一扫门人,道:
“各位请起!”
响起了一阵震耳欲聋的“谢令”之声,把总堂后面传来的暴喝声,掩余了过去。
姓沈的堂主恭声道: “弟子已将江堂主的尸体搬回,请令定夺。”
汤金仪冷冷一笑,道: “有劳沈堂主辛苦了,你是否查出破绽来?”
“没有”姓沈的堂主应道。 “江堂主之死,十分奇怪,其身上一无伤痕。”
汤金仪脸色一沉,眼光一扫门下这人,道: “总堂周围防卫,是归那一堂责任?”
汤金仪此语一出,沈风仁脸色一变,伏身而跪,道: “是弟子的责任!”
汤金仪缓和了一下脸上神情,道:
“既然是沈堂主的责任,那我就不加见罪,因为沈堂主出,致使来人闯进了总堂。”

01

“站住,你知道这是哪么,这是你来的地方么,嘻嘻。你还是回去念你的书吧,嘻嘻。离离原上草,莫非你叫离离原?”一个声音传来。

“非也,非也,在下不叫离离原,在下姓草,单名一个泡字。初来贵地,不胜叨扰。”小伙子冲着空气四下里拱了拱手,拜了拜。

“好名字。不错,嘻嘻,你叫草泡。”声音说道。

“然也。不知尊驾可否现身一见。”草泡说道。

“你往下看。嘻嘻。”声音说到。

“啊。”草泡在脚旁边,看到一只小老鼠,也拱着手,“你来当守护,真是挺有创意啊。”

“你猜我叫什么。嘻嘻。”小老鼠说道。“这是第一关,成语题。”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