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天不饮酒,在此以前日早先

我是乡政府机关的一名普通公务员。这天早饭后天降小雨,同志们暂时无法下乡。手头有自身要处理业务的同志,就关起们来忙业务,没事儿可做的同志,一看到办公室张贴的先休息半天的通知后,都找玩的地方去了。
  我也在办公室闲来无事的时候,恰逢党委秘书找上门来:“全县创先争优活动已经开展到第二阶段了,第一段的自查自纠活动总结书记还没有写出来,书记说让你替他写一份创先争优总结。”
  一听说是一号领导的任务,我岂敢懈怠:“行。”我爽快地回答。
  快到中午的时候,我一副恭敬的样子把争先创优总结送到了秘书手里,秘书一看材料,很是满意:“这样吧,今天下雨,也是一个难得的空闲时光,我安排机关食堂炒两个小菜,咱俩喝两杯。”
  我赶紧推让:“上级不是有工作日午间不准饮酒的禁令吗?咱若明知故犯,被撞在领导的枪口上,你我都吃不了兜着走。”
  秘书笑笑:“今天适逢下雨,咱机关临时休息自由活动;放心吧,没事;再说,咱今天是给书记帮忙,谁敢没事找事?”
  为谨慎起见,这天中午,我和秘书还是选择到了秘书家里小斟几杯。但就这次私自饮酒,成了乡长给我穿小鞋的开始。
  因为这个秘书是党委秘书,自然跟书记交往多些;乡长有政府秘书,自然与党委秘书合作少些。还因为书记与乡长在工作上多次的政见不一,导致机关干部中不少人“站错队”。
  乡长得知我和秘书“工作日午间饮酒后”,不止一次地或明或暗地敲打我搞小团体,拉帮派。有同事知道我的处境后,抱怨我那天不该只顾给书记写总结,也应该把乡长放在眼里;还有同事批评我,一次乡长讲话后,机关干部们都在鼓掌,有人反映给乡长说唯独我没有拍巴掌。再后来,机关大院里,每次与乡长偶遇,尽管我首先向乡长问好,可乡长就像没事儿一样,仰视的头连眼的余光也不斜视一下。
  一年后,书记与乡长的恩怨几乎到了一触即发的地步。索性的是,上级及时调整了书记和乡长的职务:书记进城当了局长,乡长成了机关党委书记。
  乡长当上书记后,党委秘书也被退居到了二线。我知道,新书记给我穿的小鞋将会更小。果不其然,新书记上任的第二天,办公室就把我分到了本乡镇最偏僻的一个村驻队去了。
  临走的一天,已经退居二线的党委老秘书找到我:“闲不?有空咱再整两杯?”
  我傻笑了一下:“今日不喝酒。”
  又是一年过去了,一天,我到乡机关汇报工作,见到几位老面孔后,唯独不见新书记的影子。问到门卫,门卫笑笑:“新书记已经好久没上班了,现在,政府机关里是新任乡长在主持工作。”
  “新书记呢?”我又问。
  “听说在省城人民医院呢,好像是肝癌晚期吧。”
  “不会吧?”我不相信地问门卫。
  “咋不回呢?”门卫笑笑,“怒伤肝,气伤肺。你朝朝咱新书记的脾气,他哪是人脾气啊?简直是牛脾气,你也知道,从他当乡长时,他就这样,无论大事小事,只要不顺他的心,他立马一蹦三丈高,把你从头骂到尾,直骂得你祖宗十八代不安生为止;不说别的,就他这病,完全是自找的。”
  “嗯、嗯。”门卫说着,我附和着。
  当我挥手说再见时,门卫又说:“前不久,机关干部们私下里送给新书记一个新绰号。”
  “什么绰号?”我扭头问。
  门卫神秘地说:“戴笠——”
  转眼两个月过去了。这天,我正在村委大院处理一件宅基地纠纷时,一位村干部悄悄地告诉我:“今天喝酒吗?”
  “你有啥喜事吗?”我疑惑地问这位村干部。
  “我没有;不过,你有喜事。”村干部神秘地对我说。
  我更疑惑了:“我有啥喜事我自己会不知道?你快告诉我,你葫芦里到底卖的是啥药?”
  停了一会儿,村干部趴在我的肩膀上,小声地告诉我:“新书记死了,你的出头日子到了。”
  “你这是诅咒人的话,可不能胡说!”我警告对方。谁知对方一笑:“信不信由你!”
  一天下午傍晚时,几位村干部和村民到村委来找我聊天,他们说感谢我在驻村的一年半载中,村风村貌发生了较大变化。我回答说都是村委一班人和村民们勤劳苦干的结果,也是党和国家建设新农村政策指导的好。不一会儿,老秘书也给我打来了电话:“不管你今晚有空儿没有空儿,不管你喝酒违纪不违纪,反正今晚我要找你喝酒去。”
  “你来找我喝酒,都是私人家宴,不违纪。”我大声地回答着老秘书,“来吧,我等着,我屋里还有一群村民呢。”
  “那好。”看来,老秘书很是喜悦,“你还记得1976年10月吗?”
  “记得,你提1976年10月啥意思?”我笑秘书扯远了。
  “没意思,但历史有点相似。1976年10月,四人帮倒台,全国人民都把商店的酒买空了,鞭炮也放完了。”老秘书越说越多,“一会儿我找到你,一定一醉方休。”
  “我屋里的村民都是你的陪客。”我回敬老秘书,“放心吧,酒管饱,饭管够!谁叫咱是老同事呢?不过——”
金沙手机娱乐登录,  “不过什么?”老秘书又问
  我轻轻地回答:“不过,我今日不喝酒——”
  “你敢——”

上级的一纸调令,张乡长成了沟子里乡的乡长。听说来了个张乡长,门卫老王笑了:“脏乡长?不用问,他一定也干净不哪去!”
  
张乡长上任了。上午八点,张乡长通知办公室秘书小李:“通知全体机关干部,明天上午八点在会议室开会。”
  
按照张乡长的布置,秘书小李及时把会议通知写到了机关大门口的政务公开栏里。写完通知,小李转身走向了办公室,门卫老王走出门卫室,一眼就看到了会议通知:“新官上任三把火。不用问,张乡长明天的第一把火一定是整顿机关干部作风。”
  
正如门卫老王所说,第二天的机关干部会议,首要议题就是整顿机关里干部过去一贯散漫的工作作风。
  
会议开始了,张乡长清了清嗓子:“承蒙上级领导厚爱,我有幸来到本乡工作。和大家走到一起了,我们都是新面孔,新面孔、新形象,希望大家在今后的工作中多捧场,我们共同努力,力争早日打开政府工作的新局面。”
  
谦虚话说到这里,张乡长停顿了一下:“来这里赴任之前,有领导和群众向我反映,咱们有个别机关干部平时深入基层少,不乐意倾听群众呼声,官僚主义严重,办事效率低下,尤其在接待群众来访时,门难进、脸难看、话难听、事难办。不足已经过去,过去的咱就不再提及,我想,今后,咱要努力实践和落实好科学发展观,切实做到权为民所用、情为民所系、利为民所谋。为此,我强调一下,从明天开始,政府办公室要严格考勤制度,各部门要按照各自的工作职责,扎扎实实地做好本职工作。对于工作中出现的拖拉散漫的工作习气,发现一起,处理一起,并记入年终干部考核档案。”
  
简单的会议结束后,不少机关干部职工都说张乡长有魄力,像个干事业的人,今后工作中,自己再不紧张起来恐怕是不行了。
  
果然,在张乡长就职演说后的一个多月了,政府机关大院里出现了可喜的工作局面。门卫老王私下里不止一次地赞叹:“张乡长工作就是有一套,他一上任,机关干部迟到的少了,早退的不见了。”
  
谁知好景不长,一星期后,门卫老王突然发现,有群众来政府机关办事,竟然会找不到具体办事的工作人员,还有群众抱怨:群众来机关办事时,有个别机关干部吃拿卡要,依然像张乡长来就职之前一样,群众意见很大。
  
老百姓的呼声传到张乡长的耳朵后,张乡长找来了秘书小李,小李回答:“这些不良的机关作风我也听说了,但反映最多的是王副乡长负责的计生办,为捞取好处,王副乡长明里严格处罚违反计划生育政策的村民,私下里,他又鼓励百姓偷生,目的就是更多地钻国家计划生育政策的空子,打岔边球,收受贿赂。一次,我和张副乡长夜里喝酒,他还悄悄地告诉我说,其中有一个超生户就是你张乡长的远房亲戚……”
   张乡长听到这里,嘿嘿一笑:“是吗?我咋不知道这门子事儿?”
  
第二天,机关干部们在会议室开例会,张乡长总结了上任以来的各项工作,口头表扬了几位表现突出的机关职工。这时,张乡长话锋一转:“今日,我听说有些机关干部作风官僚,工作中旧病复发,三个代表思想和科学发展观落实不到位,百姓有怨言,群众有呼声。为此,我再次强调:从明天起,杜绝机关内各类违法违纪现象发生,希望大家都要洁身自好,廉洁从政,服务百姓,若再发生一起不正之风,乡政府绝不手软。”
  
张乡长的话就是机关干部头上的一场雷阵雨。有了张乡长一番雷阵雨的洗礼,机关干部们顿时清醒了许多,谁知一月后,又有问题反映到了张乡长的办公桌上。
  
这是一封控告信,控告信反映的是乡人大主席在处理一起村民纠纷时,今天说被告有理,明天又说原告有理。起因就是两村民有纠纷闹到了乡司法所,本来乡司法所长秉公执法,把两村民的纠纷处理得差不多时,考虑到人大主席是负责司法稳定这一块的,司法所长就把调解纠纷结果汇报到了人大主席那里,谁知人大主席一听:“有酒喝了,”先是说原告无理取闹,后有说被告罪有应得。这样一来二去,村民的纠纷就激化了。
  
张乡长看完控告信,一想到自己的乡长帽还得在明月的三月份由人大主席负责选举后报上级任命,张乡长犯难了。
  
这天夜里,张乡长找到人大主席,一阵嘘寒问暖后,张乡长有了第二天机关干部例会的讲话内容:“前一阶段,大家工作都不错,因为机关各项考评措施不完善,我今天重申:从明天开始,希望各位加强自身学习,牢记树立为民思想,扎实做好本职工作……”
   张乡长的讲话完了,大家都偷笑着走出了会议室。
   “一句从明天开始,意味深长啊。”
   “一句话,好了当官的,害了老实的。”
  
从此,每当张乡长再开会讲话,机关干部职工们都先议论:“还少不了‘从明天开始’。”“从明天开始”俨然成了张乡长的口头语。
  
节气进入深冬的时候,秘书小李又写出了一条通知:“从明天开始,各位机关干部职工要认真总结一年来的工作,并形成书面材料,为年终评优评先做准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