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天使宝宝养成记,永远的春天

  过去我没发表过文学作品,一辈子为家庭生计问题忙碌地打拼。年逾六旬,妻子突然重病,成了一个植物人,吃饭和大便都要靠人侍候,我被迫由“生活的苦力”向“男仆和护工”的角色转变。
  自从充当了这个角色,一干就是5年,而且还要把这个角色无休止的延续下去。我苦恼极了,一度让我失去了活下去的勇气。
  3年前,在一次偶然的机会,我认识了作家王振山老师,我向他诉说了我生不如死的日子,很想离开这个世界的想法。
  他说:“你本身就是个传奇,你的原版就是一本好的小说,你这种人间大爱,是我们社会上非常需要的正能量,你可以利用守护你爱人的空闲时间,把你的故事,想法,追求,记录下来,和更多的人分享,这样你可能会改变当前的这种精神状况。”
  可是我那点墨水,已经30多年没拿笔,很多字记得我,可是我已经不记得它们了。
  “没关系的,权当在你那小小的护理病房里,增加了一个虚拟说话的人,一个虚拟交流的群体,即使写错说错也不会有人笑话你。你能坚持利用空闲时间,把过去现在和未来重新展现岀来,会给你增加一些精神食粮,会给你增加意想不到的生活情趣。也可能会出现一个意想不到的结果。”
  我找来了旧的作业本,这些本本背面没有字,我可以在上面写写画画。我又花了两块钱,到村头的小卖店里买了20支铅笔和一块橡皮,至此开始了我的写作生涯。
  纸和笔都有了,写什么呢?我望着妻子,灿烂的阳光从窗外照进来,她那白皙的脸上,似乎泛起了微微的红晕。我说亲爱的,你快点好起来吧!
  我把这10个字记在本本上。不知怎的,我好像觉得我的脸上有点发烧,天哪!我这辈子什么时候像这样和她面对面地说出这样肉麻的话:亲爱的……
  这样的话,从一个老头子口里说出,外人听了岂不笑掉大牙!儿女们听见了,可能也会说为老不尊。我和她结婚半个世纪以来,都没有当面直呼过她的名字,和他打招呼的时候,总是一成不变的一个字:哎——
  不管怎么说,这10个字我记在本本上了,我相信我写的这10个字,是没有错别字的。既然这样,就算我的第一篇短小说吧!
  瞬间的快乐,赶不走眼前旳残酷现实,高昂的医疗费,拖累得全家筋疲力尽。儿女们远在千里之外打工,打过来一张张滴着血与汗的钞票,通过我这双颤抖的老手,源源不断的交给黑白无常,以换取老伴脆弱的生命。有人当面告诫我说,她活下去已经没有任何意义,只能给儿女增加负担,给社会添累赘,你是上辈子欠了她的,她在向你讨债,她一点一点的在吞噬你的生命……长痛不如短痛,不如趁早让她上天堂吧,一了百了。
  每到这个节点,我总是无法管理自己不听话的眼泪,任其自生自灭。一个声音好像在温柔的提醒,是时候了,你和她都该走了。
  望着老伴那双盯着我无神的眼睛,不由得想起了当年,她刚过门的时候,两颗眼睛乌黑闪亮,像两颗璀璨的星星,朝你眨眼、朝你发光、朝你微笑。后庄上的接生婆老张嫲嫲,从土墙屋里跑出来:快,快进来呀!看看你的孩子大人!
  我冲进卧室,她躺在那里虚弱的朝我笑笑,用左手轻轻地拍一下胳膊窝里的婴儿:“看,是个带把的,他爸,给儿子起个名字吧!”
  一声“他爸”,我的眼泪刷刷的流了下来,我趴在儿子的脸上亲了又亲:“儿子呀!是你给我们送来了天下最伟大的称谓,爸爸!妈妈!”
  养儿育女,孝敬老人的时光,是紧张、幸福、快乐的。我们俩为家庭,为孩子和老人打拼奋斗,风风雨雨走过了多少艰难岁月,时光流水,日月荏苒,半个世纪过去了,儿女们成家立业,各自过着自己的生活,作为人子的为父母了却了一桩大心事。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谁料老伴这么好的一个人,怎么就得了这种怪病!我怨天尤人。
  一个微弱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她活着已经没有任何价值,让她上天堂吧,一了百了!”
  这令人厌恶时不时敲打我耳鼓的声音,让我既恶心又无奈。我想起了我们夫妻间的恩恩爱爱,想起了我们患难与共……
  我再也压抑不住满腔的怒火,竟然破口大骂:“放屁!”
  这样一个为我不顾一切,甚至搭上自己的生命的好女人,现在却……老天不睁眼!在这种时候,我不能全心全力的帮助她,呵护她,反而落井下石,还是一撇一捺的“人”吗?我要尽我的全力,呵护她到最后一刻!
  为了维持她的生命,我一口口地咀嚼着饭菜喂她,维持她脆弱的生命。我用注射器把一滴滴的水,送进她的胃里,为她提供生命的能量……
  过去的一幕幕在我眼前不断的展现,我把它记录在作业本上,我读给她听,就像我们俩在一起,畅谈逝去的岁月,有痛苦,有欢乐,更有美好的向往……
  我突然发现,他的眼睛里闪出奇异的光,我知道,那是信任的目光,期待的目光,她知道,我能读懂她,她信任我,相信我有能力完成我们最终的梦想。
  她的眼神,分明是给我传递了一个不可违逆的信息:
  要我把我们走过的脚印记录下来,传给我们的子孙后代。他好像在说:哥哥呀!要实现我们的梦想难,难于上青天!因为我要先离你而去了……
  不能走啊!
  我舍得撇下你走吗?可人的命如钉钉……
  这可不像你呀!你是一个从不服输的人,这道坎在你面前算不得什么?你行的,一定能迈过这道坎。求你告诉我,我应该怎么做?
  你想啊!人生最大莫过于死,今天我连死都顾不上了,我要陪你把我们共同该干的活干完,比如养老送终,抏养子女等等。我上辈子欠你的,大上辈子还欠你的,所以我现在连死都顾不上,必须把你的情补上。无论多么艰难,我都要无怨无悔的陪伴着你,不让你孤单。直到你把咱们的一生写出来留给后人,到那时候,我们两个人可以双燕双飞,你说到哪里我就陪你到哪里。
  我还有什么可说的呢!我要努力做好“护工”应做的一切。我时刻提醒自己,抓紧、抓紧、再抓紧,已经到了倒计时了,分分秒秒都十分金贵……
  一年一度的春节到了,人生岁月把我俩带进了70岁的门槛。
  我俩的人生轨迹,渐渐地变成了文字,在病房的床头柜上,高高地摞起默默地向人述说的骄傲。
  儿子、媳妇,闺女、女婿,孙子外孙女,像春天的燕子一样,一个个地飞回家来了,他们围在老伴的病床前:
  “妈妈,过年了,我们回家看你来了。”
  “奶奶,大孙子来看你了,今年我考上了全国的名牌大学,奶奶高兴吗?”
  “姥姥,外孙女来看你了,明年我就考大学了,我也一定会像表哥一样,考进北大,清华!”
  突然,孩子们欢快的叫了起来:“快过来看呀!”
  我急忙跑过去,儿媳妇说:“我妈笑了,我看见她笑了!”
  “爷爷!我奶奶真的笑了,都笑出声来了!”
  “你看看,你看看,我姥姥还在笑呢!”
  老伴真的在笑!
  和煦的阳光,抚摸着老伴的笑脸,我仿佛又看到了50年前的她:青春,靓丽,把人间的大美装满了春天……
  春天,多么美好的春天!

说来蕊儿的爸爸和姥姥真是搞笑至极,爸爸怕姥姥抱着蕊儿会摔着蕊儿,姥姥怕爸爸会碰着蕊儿,两个人互相担心,谁也不放心谁抱着蕊儿。最后,蕊儿爸爸抱着蕊儿,奶奶和姥姥拿着吃穿等用品。一家人欢欢喜喜的回了家。

“好,今天下午应该就能吃了。做了这么大的手术,这么遭罪的,得好好补补。”说完,帮蕊儿妈妈掖了掖被角。

“养儿方知父母恩。”蕊儿妈妈此时此刻,真真切切领悟了父母的恩情与不易,那感恩的眼泪,那爱的眼泪,不知不觉滑落下来。

蕊儿的第一声啼哭在产房内响起,响亮而清脆,蕊儿妈妈忘了一切疼痛和担忧。明媚的阳光透过洁白的窗帘丝丝缕缕洒在产床上,蕊儿妈妈安静而期待的等待着,等待那小小的人儿,将她抱在怀里,抱在怀里一生一世,直到永远。

蕊儿爸爸着急的时候就直接大声喊着蕊儿妈妈的名字,不着急的时候也不叫什么,就开门见山,直奔主题了。说来也怪,就算很多人在场,蕊儿的妈妈也知道这句话是说给她的,于是,心里盘算了一会,不紧不慢地说道:“买一个柔软的小毯子,你也看不出来好坏,买贵的就是了。还有,婴儿干纸巾,湿巾。”

蕊儿姥姥一边答应着一边看着婴儿床上熟睡的小人儿,开心的笑了。

新生儿黄疸好像不可避免,有的孩子轻一些,有的孩子重一些,蕊儿是重一些的孩子。第四天的早上,护士来测黄疸,蕊儿的黄疸超标,医生建议紫外线治疗。

“晚上睡得可好,有没有通气?”医生温柔的问,带着浅浅的笑意。

蕊儿妈妈怀她的时候很辛苦,吃不下东西,睡不着觉,她经常轻轻的抚摸着肚子说:“宝宝,乖一点哦,妈妈喜欢你,谢谢你选择我做你的妈妈。”

蕊儿的妈妈总说自己十八岁,活泼,天真,不像一个妈妈的样子,缺乏耐心,爱发脾气,但是,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她喜欢蕊儿,爱蕊儿。

这淡黄色的乳汁就像生命的长河绵延不绝,从这一代人的身上到下一代人的身上,一代,一代,又一代,传承,绵延,滋养。

蕊儿妈妈接过碗来,舀起一汤匙,尝了尝,说:“好香好浓的汤!”说完,一口接着一口的喝着。

蕊儿妈妈笑着说:“妈,我知道。”说完,眼角一滴泪滑落下来。

蕊儿妈妈舍不得把蕊儿放在婴儿床上,请姥姥帮忙将蕊儿放在了自己的身边,一整夜没有合眼的看着刚刚来到这个世界的女儿。

蕊儿,一个小女孩。弯弯的眉毛有一双不大不小的眼睛,双眼皮不是很明显,长长的睫毛往上翘着,眉眼时常带着盈盈笑意。

“看看还有什么需要买的,我一起买回来。”爸爸对着妈妈说。

医生带着实习生和护士进来查房了。

蕊儿妈妈身体强健,几天过后身体已经恢复正常,她不讲究坐月子的种种禁忌,所有关于蕊儿的事情都亲力亲为,绝不假以他人之手。

姥姥推着蕊儿跟着护士去游泳了。

“快趁热喝了吧,专门熬得鸡汤补补身子,也好下奶。”蕊儿姥姥端着一个细瓷白碗,上面勾画着粉红的蔷薇花,走到床前说道。

怀胎十月,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就这样在蕊儿妈妈的期待与艰难中度过了。春天蔷薇花开时候蕊儿到来了。

蕊儿在游泳池里游来游去,自由自在。几分钟过去了,蕊儿小小的脑袋上渗出了细细密密的汗珠,护士小姐轻轻的把蕊儿抱了出来,放在一个淡蓝色的浴盆里洗澡。蕊儿伸伸小胳膊,伸伸小腿,好不舒服。蕊儿第一次闻到沐浴液的味道,她闭着眼睛无比的享受这淡淡的清香。

中国的妈妈不善于表达,或者一辈子从未对孩子说过一句“我爱你”,妈妈所有的深情厚爱在一碗汤水,一盘饭菜之中,这爱,这情,这饭菜滋养着我们的生命。

蕊儿爸爸提着新买的奶瓶和婴儿用品回来了。爸爸一回来放下东西连口水都顾不上喝就去给新奶瓶清解消毒。爸爸知道,他的蕊儿要喝奶了,她的小肚肚饿了。

麻药的药劲过去了,一阵阵疼痛袭来,脊背一阵阵的发凉,汗水,泪水,血从蕊儿妈妈的身体里流出。蕊儿姥姥不停的催促蕊儿爸爸找医生过来。护士除了抱两床被子过来之外也是束手无策。是的,生孩子的痛只有妈妈自己忍受,没有人能代替,没有人能分担。是这彻骨的疼痛,这相连的骨肉才是母女的情分超越了世间一切的感情。

医院的护士见惯了各种菜鸟妈妈。护士搬来一张凳子,吩咐蕊儿爸爸帮助蕊儿妈妈下床坐在椅子上,脚底下垫了一个小凳子,腿上放上柔软的枕头。蕊儿姥姥小心的把蕊儿放在了妈妈的怀里。蕊儿张开小口一下子就汗珠了乳头,使劲吮吸起来。

护士抱着蕊儿出了产房。蕊儿姥姥、蕊儿爸爸等候在手术室外。姥姥三步并作两步走上前来,从护士的手中接过小小的蕊儿,抱在怀里,喜笑颜开。蕊儿爸爸护送着蕊儿和姥姥回了病房,看着躺在婴儿床里小小的人儿,姥姥怎么都看不够,那笑脸,那小手,还有那小脚丫,温软如玉,那轻轻的呼吸,那淡淡的气味,还有那金色的光环,明艳如春。

小小的蕊儿带着黑色的眼罩,穿着纸尿裤,躺在保温箱里。蕊儿爸爸坐在保温箱边上的椅子上,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保温箱,生怕眼罩掉了伤了孩子的眼睛,或者保温箱温度高了烧伤孩子。

无戒365写作训练营  第1天

躺在病床上,蕊儿妈妈兴奋的睡不着,紧紧的盯着躺在身边的女儿。小家伙倒是安静,小小的手儿抱着小小的脸,静静的,安心的躺在妈妈的身边。

每一个孩子都是来自宇宙的天使,带着生命本身的使命来到我们的身边,我们庇护着他们的身体,却触碰不到他们的灵魂。他们的灵魂属于自己,属于高贵生命的尊严。当孩子带着生命闪光的光环来到我们身边的时候,我们感叹于生命的神奇,然而,随着孩子一天天的长大,我们将许多自己未曾实现的愿望,将许多本不属于生命的挑剔和评判强加在生命之爱中。

护士轻轻的关上门走了出去。

医生说:“这个奶嘴有些硬,新生儿不适应,去重新买各回来再试。”

产房里,各种手术工具咔嚓咔嚓的响着,医生有条不紊的做着刀口缝合。安静的躺着,心里的激动无法抑制,蕊儿妈妈真想大声的告诉全世界,告诉宇宙,告诉大地,告诉林中的鸟儿,告诉海里的鱼儿,“我有女儿了!”

姥姥走到窗前,摸了摸蕊儿妈妈的额头,叹口气说道:“傻孩子,你得好好休息,要不落下毛病可怎么是好。”

蕊儿安静的睡着,阳光透过窗户照了进来,房间里洒满了爱的味道,那爱来自于遥远的生命源头,来自遥远的宇宙。

蕊儿多少吃了一些奶,慢慢的止住了哭声,安静的睡着了。

蕊儿爸爸这次买回来了三个不同品牌,不同大小,不同材质的奶瓶。笨拙的爸爸说三个里面总有一个可以让她的女儿吃饱。

在疼痛中,夜晚来临了。蕊儿离开妈妈的子宫这个温暖舒适的房子来到这个世界,也有很多的不适应。晚上九点钟的时候,蕊儿开始啼哭,姥姥和爸爸根本没有办法,只得把病床摇起来,把蕊儿放在妈妈的怀里。说来也很奇怪,蕊儿在妈妈的怀里听着妈妈的心跳声,听着妈妈温柔的,略带沙哑的声音居然乖乖的睡着了。

蕊儿爸爸顾不上洗漱,也顾不上喝口水,就出门买奶瓶去了。

姥姥一个人来回于游泳室和病房之间,她放心不下女儿也放不下外孙女,只得来来回回的跑。等蕊儿姥姥再到游泳室的时候,蕊儿已经穿戴整齐被漂亮的护士阿姨推了出来。姥姥随着蕊儿的婴儿车进了病房。

一位年轻漂亮的护士走了进来,说喂好孩子送孩子过去游泳、洗澡、做抚触。话刚说完,又有护士进来给蕊儿妈妈扎针输液。一时间,小小的病房显得格外拥挤。

护士抱着小小的婴儿来到产床前,轻声问道:“你看是个什么?”

看着怀里心满意足的小小婴儿安然入睡,蕊儿妈妈心底涌起无限的温柔。她伸出手,轻轻的抚摸着蕊儿小小的脸颊,露出了微笑。

窗外传来几声清脆的鸟鸣声,抬眼望去,窗角的爬山虎上有晶莹剔透的露珠滚动,新的一天开始了,这是蕊儿来到这个世界的第二天。

爸爸拿出最小的,最可爱的奶瓶沏好奶粉递给了蕊儿姥姥。姥姥抱着蕊儿,小心翼翼的喂奶。“咕嘟,咕嘟”蕊儿终于喝到奶了,虽然不是妈妈的乳汁,却也可以滋养生命,里面包含着爸爸很多很多,浓浓的爱。

蕊儿伸着小小的胳膊,蹬着细细的小腿,小嘴仿佛在吮吸什么。姥姥拿来沏好的奶粉开始为蕊儿,蕊儿的小嘴紧紧的叼住奶嘴,不紧不慢地喝了起来。

文/梅花

蕊儿爸爸摇起病床,给蕊儿妈妈多垫了两个枕头,蕊儿妈妈舒舒服服的靠在床上,轻轻的抱着小小的蕊儿喂奶。可是,第一次喂奶太难了,蕊儿张着小小的嘴巴,就是含不住乳头,蕊儿急得哭了,蕊儿妈妈也急的满头大汗。

当剪短脐带开始,母亲和孩子便是两个独立的生命,各自有着自己生命的尊严和意义。为了这生命高贵的尊严和多彩的意义,母亲和孩子一步步的走向分离,我们感到焦虑,我们感到惊喜,我们感受着生命的厚重,也体验着生命的轻薄。为了实现生命完整的自由,母亲用全部的心血滋养着孩子,滋养这个来自宇宙的天使,为她生命之花的绽放提供阳光,提供水分,提供土壤。这世间最为厚重的情义,不为彼此占有,不为彼此相依,只为别离时那小小的人儿转身间含泪的微笑,只为她的脚步声告诉你“放心吧,前方路途艰险,我自己可以走!”的坚强和乐观。

蕊儿妈妈孕期三个月的时候,蕊儿舅舅背着大包小包护送着她来到郑州照顾女儿,等待外孙女的出生。

终于,终于,手术成功结束,护士给蕊儿妈妈换了一张床,轻轻的推了出去。蕊儿爸爸迎了上来,紧紧的握着妻子的手说:“疼吗?”

蕊儿妈妈如实的回答医生。

蕊儿爸爸答应着旋风般的出门了。

温暖的阳光透过窗帘洒满了房间,蕊儿躺在妈妈的床上伸着小小的胳膊,咿咿呀呀个不停,爸爸坐在旁边的大床上看着她,海底世界的床铃一圈一圈的转个不停,轻柔的音乐在房间里流淌着。餐厅里,蕊儿妈妈、姥姥和奶奶一边说笑,一边吃饭。一家人沐浴在爱的温暖之中。

蕊儿妈妈伸出手拉住了姥姥的手,动情的说:“妈妈,谢谢您。”

“挺好,注意好好休息,等通气了就可以吃点流食了。”说完,医生一行人浩浩荡荡的走出了病房。

夜里安静极了,病房里只听见呼吸声,柔和的灯光温柔的洒满了房间。蕊儿的小嘴微微的上翘着,她可能梦见了在妈妈的怀里吮吸着甘甜的母乳,她也可能梦见坐在爸爸的肩头伸着小手去摘枝头的桃花。

蕊儿出生三天了,小家伙安静,乖巧,大部分的时间在睡眠中度过,偶尔醒来一会就睁着一双圆圆的小眼睛东瞧瞧,西望望。这天早上,医生护士进来查房的时候告诉蕊儿妈妈尝试着喂母乳给蕊儿。

图片 1

蕊儿妈妈温柔的看着小小的人儿,无限欢喜。“哇啊,哇啊”蕊儿一声接着一声哭了。蕊儿妈妈急忙问:“怎么了,怎么了?”姥姥说:“像是喝不上,着急了。”说完,姥姥往好里抱了抱蕊儿,继续尝试喂奶。蕊儿的哭声越来越响亮,姥姥着急的满头大汗,蕊儿妈妈急忙让爸爸找了医生过来。

蕊儿妈妈看见一个粉粉嫩嫩的小人儿,眉清目秀,笑意洋洋,嘟嘟着小嘴。蕊儿妈妈觉得眼前出现的是一片室外桃园,满园的桃花红艳艳一片。“桃之夭夭,灼灼其华”,蕊儿妈妈觉得女儿就像桃花一样明艳,一样动人。

蕊儿姥姥的嘴角动了动,她不知道怎样说,也觉得母女之间,血脉相连,一切尽在不言中。她拿起棉花球沾了沾温水给女儿润了嘴唇,做完手术不通气不能吃喝,蕊儿妈妈已经有三十多小时滴水未进了,她心疼女儿,看着嘴唇上的裂开的小口子,起来的小皮皮,却也不敢给喂一口水,一粒米。

“妈,我饿了。等我能吃了你给我做鸡蛋面片。”蕊儿妈妈撒娇着说。不管孩子多大,在妈妈的身边总是会成为孩子。

蕊儿出生八天了,要回家了。

疼吗?据说生产时的疼痛如同全身骨头同时断裂,剖腹产需要割开肚皮与子宫,整个手术需要缝合三层,每层至少十八针,这应该很疼,但是,蕊儿妈妈被女儿的降生感动着,丝毫不觉得疼,心里暖暖的。

说完,医生匆匆忙忙的走了出去。因为医院每天都有很多产妇待产,新生儿出生,所有的医生护士都忙的不可开交。

不得不说,现在医院的服务真周到。护士小姐态度温和,业务能力强,不过五分钟,针扎好了,液体缓缓的流向蕊儿妈妈的身体。

蕊儿的姥姥是一个典型的农村妇女,一辈子在庄稼地里辛辛苦苦,任劳任怨的耕作,一辈子在缝缝补补,精打细算的生活。在她的心里儿女读书是至关重要的一件事,不夸张的说,甚至于比她的生命还重要,她唯一的心愿是儿女考上大学走出贫穷落后的小山村。皇天不负有心人,终于,儿女长大成人,如她所愿,考上了大学,走出了小山村,在城市里安家落实,生儿育女。当她知道,远在郑州的女儿怀孕的消息之后,便开始买在小市场里买最好的布料,最好的棉花给外孙女准备小衣服,小被子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