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随笔

摘要:
有时候,张局都感觉自己有一些变态,他经常会把和自己一起上过床的女人的名字反复在纸上写,然后把有关每个女人记忆深刻的细节一遍一遍的回味。今天他又数来数去,就是少了一个人,怎么也想不起来少了谁。张局小的

教育局在开年终会,主持会议的是张局,参加会议的都是科级以上干部。会议从下午两点开始,开了大约两个多小时,开得人们都有点缠缠绵绵睡意朦胧的。张局有条不紊地总结了12年的工作,大约耗时一小时,部署及展望13年的工作大约一小时。最后,张局停顿了大约三十秒,清咳了两下,然后用惯常的声调说,王局由于身体原因已经提出退居二线的请求。上头的意思是要从我们系统内部提拔一名优秀干部!此言一出,众人像被打了强心剂一样集体“还阳”,目光灼灼地盯着张局。张局不紧不慢地环顾了下众人,见已完全掌控了“局势”,又大声得清了清嗓音说,不过嘛,人选必须符合几个基本条件,这是硬性指标!一,本着领导班子年轻化的原则,五十岁以上的人暂不考虑。二,必须全日制本科及以上学历。三,在一线锻炼过,基层工龄不低于十年。本着公开公正的原则公平竞争!当然拉,能力卓越者条件可适当放宽!随着张局金口玉言的指示,某些人刚刚转阳的眼神闪了几闪之后又逐渐暗了下去。
  
  最有希望的当属办公室主任李伟建和宣传部长孙成祥了。他俩年龄相仿都是四十七八岁,资历也相仿,一个天大一个交大,而且都是在中学任过教。在局里,两人的人缘儿都不错,谁也不敢得罪。唯一不同的是李主任是农村娃,没什么人脉资源。这些年摸爬滚打没人帮衬全凭自身的本事。说实话,混到这个份上,真是难为他了!而孙部长是城里人,大学毕业后在中学教了几年书,然后由老子出面轻而易举的调进了局里。可以说是顺风顺水平步青云。
  
  李主任可睡不着觉了,反复掂量着这件事。他还想再上一步,局长老婆爱玉,他想把那块家传的和田玉手镯送去。他找老婆喜凤商量,喜胖老婆屁股一扭,白了他一眼嘟囔道,那可是你李家的传家宝,将来要留给儿媳妇的!再说那么好的东西,你送给她她识货吗?少说也值十多万呢!李伟建横了他媳妇一眼,骂道,你懂个屁!这叫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人家局长老婆喜欢这东西,什么没见过?!恐怕人家收的比这个要好多少倍呢!人家会不懂?哼!再说了,想办事不送点硬通货能行吗?等我当了局长,要什么样的镯子没有?儿媳妇儿随便挑去!这个帐都算不过来,真是头发长见识短!喜凤不言语了。转天李主任又买了点别的东西带着镯子就直奔局长家。几番例行的寒暄推让心照不宣之后,李主任起身告辞。傍晚的路灯有些昏黄,但此时的他却感觉如阳光普照一般令他兴奋莫名!
  
  张局喜欢舞文弄墨,这个雅好在局里可以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气派的局长办公室就有一张画案,墙上悬挂了装帧好的数幅作品。尤其办公桌后的那面墙上四个苍劲有力的大字“廉洁奉公”使整个办公室既庄严肃穆又不失文化品位。还真别说,局长的字画还是有些功力的,画什么像什么,写什么体像什么体,就是有些中规中矩,缺少那么一点灵气韵味。孙部长这些日子也没闲着,他人脉广,三托两托还真让他找到了本市的一位著名书画家。由孙部长一手安排终于有了做东的荣幸,请书画家和张局席间做文化交流。席间,张局很激动,不住地给画家布菜,不住地说,久仰大名如雷贯耳!画家也很高兴,一边为张局指点笔法,一边顺便咨询了下孩子上学的问题。张局忙说,这个好说好说,一切都不是问题。就这样,觥筹交错推杯换盏,宾主相交甚欢。最后画家很慷慨地说,以张局现有的造诣可以吸收张局为画协名誉成员,并鼓励张局一定要坚持下去,不日就会有建树云云!孙部长在二位领导加文化名流的面前,完全蜕化成了小学生加侍者的角色。时而频频点头做悉心聆听状,时而斟酒布菜殷勤周到……
  没过多久,局里上上下下的流传着一种说法,说张局的作品颇得著名书画家某某的赏识,已经破格吸收为市画协成员,其商业价值的飞涨那是指日可待的!张局也更加勤学苦练,每次见张局不是正在作画,就是刚刚画毕。再看那画,怎么看怎么觉得立意好,笔力足,有灵气韵味。于是乎,以孙部长为首的求画大军络绎不绝。当然,每次都会付上数目可观的润笔费。
  
  半年后,孙部长变成了孙局。李主任很郁闷,喜凤不依不饶的说,我听工会李姐说,那孙猴子七十二变,变着法让局长名利双收!还名正言顺!你说我见识少,你呢?哼!

张局小的时候家里很穷,人长的不帅,考上了一个很垃圾的大学,毕业当了一个村小的老师。吉人自有天相,他到了快三十,才找了一个稍微有些缺心眼的老婆,但是老婆的爸爸厉害,是一个镇的镇长,结婚后丈人帮忙改行去了党政,此后他平步青云,如今已经当上了局长。

金沙手机娱乐登录,张局想,自己不知道是过度劳累还是老了,正拍着脑袋苦思冥想。老婆过来找他说事,他才突然想起来,名单中缺的那个女人,不正是站在自己身边陪伴自己几十年的老婆吗?

当了官,真的金钱美女一起来,挡都挡不住。但是张局对钱看的不是很重,生不带来,死不带走,反正吃喝拉撒有报销,只需签上自己的大名就好。唯独对于美女来者不拒。

就像昨晚的小丽吧,本来局里老办公室主任到龄,打算提小强坐这个位子,小强也有这样的想法,并且送了不少钱。中途又杀出一个小丽,小丽昨晚邀请自己去度假村吃饭,饭后小丽喝醉了,在房间休息,鬼使神差的小丽投进了自己的怀抱,说实话,真是始料未及,但送到嘴边的美味又不能不吃。天亮后,小丽提出了办公室主任的职位,张局如梦方醒,此时无法拒绝。毕竟,提谁不是提,就上报材料的时候名字不一样而已。

有时候,张局都感觉自己有一些变态,他经常会把和自己一起上过床的女人的名字反复在纸上写,然后把有关每个女人记忆深刻的细节一遍一遍的回味。今天他又数来数去,就是少了一个人,怎么也想不起来少了谁。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