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剑小子

青茗冲过来,护在他身前,厉声叫道:“谁敢动手,你们知道我家公子是谁?”“青茗,不许乱说。”雷九鸣喝住他。青茗哭了起来:“公子爷,难道我们就死在这些江湖毛贼手中?”雷九鸣叹了口气:“青茗,你说出身份,只会死得更快,难道他敢放了我们?”看着青茗急怒的脸,雷九鸣心中十分歉疚:“青茗,是我害了你。”“不,公子,”青茗哭了起来:“是我没照顾好公子爷,我该死啊。”“青茗,不要这么说,如果不跟着我离家出走,你也不会受这么多苦,更不会小小年纪,就丧命他乡,都是我不好啊。”
“男子汉大丈夫,学什么妇人,哭哭啼啼,走走走,江上去,大爷好生招待你们。”大头蛟往外推人。却叫楚天英唤住了。“慢着。”他招手:“先推上来。”大头蛟便又往里推:“算你们运气,多活一刻,乖乖听老大说话。”
雷九鸣站到楚天英面前:“小大人,你还有什么话要说?”楚天英个子本来小,再坐这么一个小凳,更是看相不得。但却偏偏听不得别人说他小,一弹而起,站在长凳上,叉了眼,鼓了眼:“你说什么:”雷九鸣倒吃了一惊,退一步,笑道:“你是官老爷,自然是大人了,但这屋里,又只你年纪最小,不是小大人是什么?”他说得头头是道,楚天英还真无法反驳。哼了一声,道:“刚才你说什么,什么离家出走,说来听听。”
雷九鸣摇头:“很抱歉,这是小生家事,无可奉告。”楚天英手掌一劈:“你莫非很想吃板刀面?”雷九鸣回头就走:“如果味道好,尝尝也不错。”楚天英恼了,大叫道:“我饿了。”他猛不丁崩出这么一句,众水贼都愣了,半天才清醒过来,闹江蛟忙叫:“快安排酒席。”楚天英摇手:“我不喝酒。”“那就直接吃饭。”“也不吃饭。”闹江蛟摸不着头脑了:“老大想吃什么?”“我想吃人肉。”一指青茗:“将他大腿上,选上等的精肉,先切十斤送上来。”
大头蛟就站在青茗边上,听得吩咐,右手拔出刀子,左手便去揪人。青茗到底年纪小,吓得惊叫起来,雷九鸣忙道:“且慢动手。”瞪着楚天英:“你到底想干什么?”
楚天英冷哼一声:“本官问一句,你便答一句,敢说半个不字,本官要吃人肉了。”“真正是强盗,简直不讲理。”雷九鸣抗议。
楚天英不理他,问道:“你刚才说,你是离家出走的?”雷九鸣恼着呢,却又不敢不答,只得点点头。“是偷跑出来,还是打了招呼?”“打了招呼还跑得脱?简直莫名其妙。”雷九鸣不耐烦,楚天英耐心倒好了起来,点头道:“有理,是我问得不聪明。那你为什么要跑出来?”雷九鸣跨上一步:“我家里的事,你到底问着干什么?”他自被擒到要杀,始终温文尔雅,极有修养,但问到他家里的事,却是一脸的恼怒。
“你说是不说?”楚天英瞪着他。“三军可以夺帅,匹夫不可夺志。”雷九鸣一脸昂然。“那好,我饿了。”
下面,大头蛟拔出刀,做势便割。雷九鸣忙叫:“住手。”气虎虎的看着楚天英:“好吧,我告诉你。我跑出来,是因为和家里发生了争执。”“为什么争执,是不是……”楚天英一偏脑袋:“为了一个人。”“是的。”雷九鸣惊讶的看着他:“你怎么知道。”“而且是一个女人,一个年青的女人。”“对。”“这个女人想嫁给你,而你却不想娶她。”“正是这么回事。”雷九鸣大叫,眼睛因兴奋而睁得老大:“你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简直神了。”
楚天英心道:“我能不清楚吗?我家里现就放着一个啊。”叹了口气,道:“好男儿的苦恼,都差不多啊。”这回轮到雷九鸣好奇了:“听兄台话中的意思,莫非……”楚天英在板凳上蹲了下来,抱着脑壳:“你知不知道,我也是有家归不得啊。”“也是因为女人?”“是的,都是那臭女人,赖在我家里不肯走。”
雷九鸣心想:“这么一点点年纪,就逼着娶亲了?”不免将信将疑。他不知道楚天英说的女人,不是老婆,是嫂子。但他极富同情心,眼见楚天英一脸苦恼,不免劝道:“世间事,本多无奈,兄台却也不必过分介怀。”
楚天英抱着头,闷了半天,大头蛟是个急性子,不耐等,问道:“老大,是不是将他们扔江里去喂鱼。”“喂你个大木鱼。”楚天英骂。跳下地,捋着雷九鸣手上绳子,一崩,扯做两截。他这一手,顿时惊住了满屋的人,三蛟帮人众,是震惊他如此轻率的放了雷九鸣这条大虫。而雷九鸣震惊的,却是楚天英的功夫,他自信一身内功已颇具火候,但挣了几次,腕上麻绳都是丝纹不动,里面掺着牛筋哩。想不到楚天英这三寸高一个小人儿,毫不费力的就这么扯断了。
楚天英拉了他手:“雷兄,先前不知底细,多有冒犯,尚请海函。”雷九鸣忙笑道:“不敢,还要多谢史台不杀之恩呢。”“别说这等话,都是天涯沦落人嘛。”雷九鸣热切的看着他:“相逢何必曾相识。”楚天英大喜,叫:“摆酒。”
酒席间,楚天英通了姓名年龄,雷九鸣听说他已十六岁,十分惊异。楚天英便说起昔年的玩皮往事,听得一桌子都乐了。楚天英胸无城府,雷九鸣则是坦荡君子,借着酒宴,真是无话不说。雷九鸣是个志诚之人,家里的事,轻易不肯对人言,一直憋在心里,这时便全倒出来,那种痛快淋漓,真非言语可以形容。
楚天英从他话中得知,他是大家之子,父母追求门当户当,为他聘了一位名门之女,他却不愿意。他饱读诗书,多才多艺,自情窦初开,他就梦想着要拥有可心的,她须有美艳如花,有温柔如水,有幽情如兰,有灵慧如珠。还要有巧遇的姻缘,春草长堤的异遇,或者秋风叶落的巧逢。他要的是一个用整个生命爱着,可以为她生、为她死的女子,而不是一个陪着他平平淡淡过日子的女人。

他这话一出口,闹江蛟差点笑出声来,暗道:“老大果然神机妙算。”故意拒绝道:“我为什么要和你换,我手下帮众上百,你却通共两个随从,死得一个便少一个。”书生大大摇头:“好汉差了,我两个随从,便死一个也还剩一个,而好汉若不顾惜手下性命,他们寒了心,一哄而散。好汉便只剩得孤身一个了。”闹江蛟想得一想,懊恼道:“既如此,便依你。”双手将楚天英高高举起:“老子索性爽快到底,先将你的随从扔过来,龟儿相公,接着了。”用力一扔,将楚天英直砸向那书生。他不怕摔了他老大,书生却怕伤了这无辜的小孩,双臂轻舒,轻轻接着了楚天英,就在这电光火石的瞬间,情形突变。只闻“砰”的一声脆响,楚天英臂上的麻绳断作数截,双手自后反转,一手揪着书生衣领,另一手却扣着一具匣弩,直指书生头脸。
变起仓促,那书生既不防这小小一个孩童竟会算他,也料不到楚天英的身手如此之快,尚来不及转念头,便已受制于人。
楚天英似笑非笑:“不要动,也不要恼。动一动,箭就出来了。恼一恼便是五个透明窟窿。”
那书生格于形势,果然一动不动,抱着楚天英,既恼又气,想想却又好笑,是呀,从古到今,哪见过将敌人抱在自己手里的?
小厮青茗厉叫一声,直扑过来。楚天英一眼瞟着书生,另分一只眼看他:“你也不要动,你一动,就是要你家公子的性命了。”这话直当得张天师禁鬼的符箫,青茗果然如钉子般钉在当地,再不敢进一步,一双眼睛,盯着楚天英,直似要喷出火来。恶狠狠的道:“你若敢伤我家公子一根毫毛,我必将你碎尸万段。”
“可怕,可怕。”楚天英口中啧啧连声,笑道:“狠话呆会说,现在先听我的,放下鞭子,背过手去,老老实实的让他们绑起来,你只要敢动一动。”楚天英咧开嘴:“那便真要劳你驾,将我碎尸万段了。”
青茗气虎虎的,却是无法可想,只得扔下缆绳,那书生却叫了起来:“青茗,别管我,快跑。”“还想跑?”闹江蛟、大头蛟这时已靠过船来,一拥而上,将青茗按翻在地,一索子捆翻,他们早得吩咐,所用索子乃是掺了牛筋的特选麻绳,更在水中浸湿了,便是神仙也莫想挣得它断。要知楚天英专以此算人,焉能不防人家也在这上面算他?
青茗有心还手时,再多两个闹江蛟也不是他对手,却并不反捆。眼见书生急得顿足,悲声大叫道:“青茗没有照顾好公子,怎么还有脸独自逃生?我死也要和公子在一块的。”
楚天英大赞:“有义气,是条汉子。”看着书生:“现在轮到你了,慢慢的,先把我的脚放下来……对,再双手背过去,乖乖的,不要动。”闹江蛟过来,依样葫芦,将书生手脚尽皆绑了。
主仆两个尽落人手,书生反而不急不了。看着楚天英,眼光中竟然满是笑意:“喂,你这小孩儿,诡计多端的,到底是谁家小鬼。”不防大头蛟砰的就是一脚:“小你个头。”大拇指一翘:“这是我家老大。”书生恍然大悟:“原来是你们老大的公子。”正是祸从口出,话未落音,扎扎实实又挨了一脚,这回踢他的却是闹江蛟了:“老大便是老大,什么老大的什么?”他这一踢,书生方才想起,众水贼方才叫这汉子帮主,而这小孩儿明显不是这水贼头的儿子。那么这小鬼到底是什么来头?他内功深厚,挨两脚权当搔痒,看着楚天英,清明的眼光里,满是疑惑。
众水贼马屁如云,楚天英得意洋洋,来者不拒,阿谄声中,打得胜鼓回寨。
楚天英日前在钱为命大堂上过了一堂,却又起了官隐,命人搬一长凳,做桌案,搬一个脚凳自己坐了,又找一块惊堂木,这便升堂,众水贼将那主仆两个推进屋来。
楚天英惊堂木一拍:“咄,本官升堂,下面肃静。”他不说这一段也还罢了。这一开口,青茗先就笑得前仰后合,他本是一肚子火气,安心来骂娘的,但楚天英实在也太过滑稽,他忍不住就乐了,众水贼也都跟着哄堂大笑。
唉,他这么小小的一个人儿,看上去纯粹是一个小顽童,摆出的这套道具更和小儿的玩具全无二致,他偏偏装出正经八百的样子,别人难道不笑吗?
楚天英恼了,将惊堂木一顿乱敲,好不容易才稳住局面,有了教训,先便定个规矩,喝道:“白面蛟,替本官整肃公堂,再有那无故喧哗者,老大耳括子先抽二十个。”白面蛟挨了青茗一鞭,背上肿起老大一条血痕,至今火烧火辣的疼,正恨得要死呢。打雷般应一声诺,斜眼瞟着青茗。青茗扫他一眼,夷然不惧。他是个燥性子少年,火气上来,天不怕地不怕,但刚才这一乐,心中怒火烟消云散,暂时不想发作,强忍住笑,且看楚天英后面玩的什么把戏。
楚天英惊堂木一拍:“咄,堂下何人,报上名来。”青茗憋不住又要笑出来,那书生使个眼色,微笑道:“小生雷九鸣。”下颌一指青茗:“他是我的书童青茗。”
楚天英心道:“说到要打,他便老实了。怪道说书先生说到官老爷审案,起手总要先打一百杀威棒,原来中间有这么个窍门。”于是更摆出一副阎王爷的嘴脸,一拍惊堂木:“咄,雷九鸣,你可知罪?”
雷九鸣仍旧微笑着道:“小生不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