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旧事的写作时代,是艳情小说吗

《金瓶梅》之 故事的写作年代 学会用历史事实考核故事情节 李洪政 林子斋
上一章我们已经指出:《金瓶梅》中的许多历史事实表明作者写作的年代在万历年间,通过人物生年干支和岁数我们又判断出故事背景年代是嘉靖23年到隆庆5年,这就说明《金瓶梅》的写作年代的确比故事真实背景年代晚若干年,这符合小说的写作实际,至今笔者也没看到过故事边发生、边写作的小说。
值得注意,第68回写到的南河南徙,淤沙无水反映的是万历24年秋至万历29年之间发生在徐州的历史事件,直到第100回故事写韩爱姐去江南湖州,仍然表现的是万历29年的徐州情况。这就告诉我们:第47回及其以后的故事写作的年代一定在万历11年之后,直到万历29年《金瓶梅》仍然在写作之中。既然如此,估计《金瓶梅》真正收笔的时间应该离万历29年不会超过两年,否则作者就不会用万历29年徐州的地理状态来表现故事的结束年代了。由于万历11年是《金瓶梅》第47回中第一次出现的万历年代
,作者有可能想借它表现他开始写作的年代,果真如此则比万历31年早20年,俗话说十年磨一剑,看来不大可能。值得注意第10回武松判刑书上写的是政和三年,按照《金瓶梅》明确标出的假托故事背景年代来看,第2-14回相当政和四年。为什么判刑书上写的却是政和三年呢?考虑到这个日期是《金瓶梅》中第一次明确出现的日期,作者很可能是为了暗示开始写作的年代才这样写的,政和四年的年干是癸巳,恰与万历21年的年干癸巳相同。看来,《金瓶梅》最早动笔写作的年代是万历21年的可能性比较大。
可以肯定的是《金瓶梅》真正收笔的时间应该离万历29年不会超过两年,最晚不应该晚于万历31年。因为通过仔细研究《金瓶梅》的故事情节,我们就会发现故事中还写到了发生在万历29年的明朝的三件重大历史事件,充分说明作者是用万历29年的历史和地理事实来表现故事结束年代的,既然如此他真正收笔的时间就不会比万历31年更晚。
一、大学士献颂赞扬皇帝
第71回写殿头官口传圣敕道:朕今即位,二十祀于兹矣。艮岳告成,上天降瑞,今值履端之庆,与卿等共之。言未毕,班首中闪过一员大臣来,乃左丞相、崇政殿大学士兼吏部尚书、太师、鲁国公蔡京也。俯伏金阶,叩首,称:万岁万岁万万岁!臣等诚惶诚恐,稽首顿首,恭惟皇上御极二十四禩以来,海宇清宁,天下丰稔,上天降鉴,祯祥叠见:日重轮,星重辉,海重阔,圣上握乾符,永享万年之正统;天保定,地保宁,人保安臣等何幸,欣逢盛世,交际明良,永效华丰之祝,常沾日月之光。谨献颂以闻。
通过前两章的研究和总结,我们已经知道阅读《金瓶梅》不能小说怎么说我们就怎么听,应该把故事的说法与历史事实相比对,这样才能区别虚构与写实。不仅小说中有关地理的描述要与历史上真实的地理事实相比对,小说写到的历史事件也应该与实际发生的历史事实相比对。第71回写的颂文是因皇帝坐朝二十年而写,宋史没有这样的事实。既然《金瓶梅》故事是假托宋朝、实写明朝的,我们也认真查阅了《明史》、《嘉靖实录》和《神宗实录》,结果在万历29年的实录中发现了大学士沈一贯献颂的历史史实,这一史实与第71回写的故事情节很相似,嘉靖19年、20年、29年和30年,万历19年、20年均没有类似史实。
《神宗实录》载:万历二十九年十月乙丑朔,上不御殿,颁行万历三十年大统历如常仪。大学士沈一贯题:臣闻王者必世而后仁。解者曰三十年为一世,皇上神明御宇三十年于兹,今日庭颁万历三十年大统历,大小臣工莫不欢呼鼓舞,以为皇上当鼎盛之年,成久道之化。尤愿皇上法天行之键励不息之贞,自今以前三十年如一日,自今以后亿万年如三十年,则道化愈隆,洪基愈固。臣是以颂不忘规,惟圣明留意。幸甚。请注意历史上的这一颂文与《金瓶梅》第71回所写的颂文在几个关键问题上是相同的:两者都是大学士丞相的颂词,大学士并非年年献颂,都是因时值关键年代而献颂,只是三十年与二十年之差而已。三十年为一世,王者必世而后仁,可见三十年的说法符合典故;二十年的说法查不到典故,应该只是《金瓶梅》虚构的写法。看来作者写这段故事是为了反映万历二十九年的这次重大历史事件,《神宗实录》只有此一次记录。若第71回写的颂文是作者独出心裁的臆造,怎么会巧合到这种程度!作者将三十年改成二十年是有道理的,因为《金瓶梅》假托北宋,宋徽宗做皇帝不到二十年怎么能出现三十年的颂文呢?作者之所以要这样写是为了遮人耳目,保障安全,否则岂不就太明显了!而且,沈一贯这位大学士以纳贿闻名,据记载他曾经接纳楚王的贿金一千两,银一万两。他是浙党领袖,处处为神宗的错误辩护,充分暴露出持禄苟客,伴食大官的丑恶嘴脸,此人堪与蔡京相比。不仅如此,故事还通过第75、76、78回的故事反映了与沈一贯献颂词的有关历史事件,它们可以相互为证。
二、省、府、县官员大送日历
《金瓶梅》还写了许多送日历的故事,例如第75回写平安禀告西门庆:本府胡老爹送了一百本新历日。玳安儿拿宋御史回帖儿来回话:赏了小的一百本历日;西门庆说:胡府尹昨日送了我二百本历日.第76回写西门庆在家宴客,忽有本县衙差人送历日来了,共二百五十本,西门庆把五十本拆开,分给吴大舅、应伯爵、温秀才三人。第78回写宋御史又差人送了一百本历日.由此看来,《金瓶梅》用了三个回目不厌其繁地记述了省、府、县三级官员大送历日的故事。这种描写给读者留下深刻的印象,看来这应该是历史事实的一种反映,不是作者凭空捏造的。有人用宋御史宋乔年的名字来解释,说什么宋的谐音是送,乔是假的意思,他送给西门庆的是乔年,预示西门庆将要死,你看第79回他不就死了嘛!这是典型的索引法,完全没有道理,请注意宋乔年不仅送给西门庆一百本历日,也送给玳安一百本,吴大舅、应伯爵和温秀才都分到了日历,为什么他们在西门庆死的前后没有一个死的!而且,书中不仅写宋乔年送日历,还写了府县官员送日历。看来,各级官员都送日历的故事反映的应该是一件重要的历史事实,才值得《金瓶梅》如此不厌其烦地描写。
据《神宗实录》卷359
6711页的记载:万历十年,神宗宫人王氏生长子常洛,十四年郑贵妃生皇三子常洵。神宗宠爱郑妃,有废长立幼之意,迟迟不立太子。从万历十四年开始就闹起册立太子的事件。以丞相申时行为首的大臣们屡次上疏要求册立太子以安社稷、以正国本,神宗大怒,屡次将上书之人降职罚俸禄、罢官杖责。他用高压手段封敛臣口,如此持续十余年。万历二十九年仍然如此,五月初七,都指挥郑一泰在奏本中说:太子不立,天下震动,此乃万古纲常所系,宗社安危所关.万历皇帝大怒,下谕内阁,指责郑狂肆.五月十一日礼科右给事中杨天民等疏催册立,言皇长子二十龄矣,册立之期已过十年,冠婚之期已越五载神宗大怒,将进士出身的杨天民、王士昌等俱降为边远典史。由此看来,册立已经成为明朝神宗时代的一件历史大事。直到万历二十九年八月二十九日,大学士沈一贯上疏催立,神宗才突然嘉其忠爱诚恳,深合朕心。遂有降谕举行之命。他为什么会有这样大的面子?据历史记载这是因为凑巧皇太后严词督促神宗立太子之事,神宗方才改变了主意,决定立太子,沈一贯是否听到了什么风声才上疏催立,不得而知,可以肯定他上疏的时间正值神宗决定立太子后,于是神宗就答应了沈一贯的请求。沈一贯因此大受感动,以为这是皇帝世而后仁的表现。十月初一朝廷颁行历日,万历皇帝没出席,沈一贯为了讨好皇帝并显示自己的功劳,借颁行历日之机献上了一篇颂词。在这一颂文发表后不久,皇帝于十月十五日正式册立皇长子为皇太子,大赦天下,大奖群臣,并为此举行了一系列的仪式和庆典。至此,由万历十四年开始的册立太子事件才尘埃落定。由此可见,太子立东宫是多么来之不易,怎么能不令大小臣民欢欣鼓舞、奔走相告呢!万历三十年历日的颁发给大小臣工表现欢欣鼓舞的心情提供了一个绝好的机会,这样便赋予万历三十年历日一个不同于一般的意义,其他年代的日历当然不能具有这样的荣誉了。如此则可以想象得出:大小臣工将掀起一个大送日历的热潮,人们将为获得一份日历而高兴。这既表现了人们的愚忠,更表现了臣民多么期盼酒、色、财、气四毒俱全的神宗皇帝能世而后仁,同时也是臣民对立下重大功劳、正在当权的大学士沈一贯的感谢或巴结。在这种情况下,《金瓶梅》不失时机地抓住了这一特殊的历史现象,在《金瓶梅》中写下了省、府、县三级官员大送历日的故事,藉以表现《金瓶梅》的写作年代,就不值得奇怪了。
三、太子立东宫
不仅如此,《金瓶梅》还写了太子立东宫的故事。例如第87回写:太子立东宫,放郊天大赦,武松就遇赦回家。第88回写朝廷册立东宫,郊天大赦.有人说,哪朝都有立太子的事,怎见得《金瓶梅》写的是万历29年的历史?要知道万历年间这三件历史大事是互相关联的,太子立东宫是三件历史大事的核心,既然第71、75、76、78回已经反映了大学士献颂词的故事和省、府、县三级官员大送历日的故事,作者就应该写太子立东宫的故事。果然第87、88回写了这个故事,这岂能偶然!互相关联的万历年间这三件历史大事全部都反映了,这只能证明《金瓶梅》作者的确是有目的、有计划地利用这些故事来表现《金瓶梅》的写作年代。否则,怎么可能这样巧合呢?无根据的臆造不可能如此巧合,孤立看待反映三件历史大事的故事是没有道理的。
三件历史大事全部出现在《金瓶梅》故事情节中,可以确证《金瓶梅》应成书于万历三十年之后,因为它们是互相关联,可以彼此印证的。而且,我们在本章开篇时就谈到《金瓶梅》结束之篇的第100回,故事情节反映的黄河南徙事件仍然是万历29年的历史事实,这可以再次证明作者在故事情节中写作三件历史大事是为了表明《金瓶梅》的收笔时间。既然作者如此强调万历29年的历史事实,而且在全部故事即将结束之时仍然如此强调万历29年的历史事实,可见《金瓶梅》真正的收笔时间就一定得在万历三十年之后,而且也不会拖的太久。我们认为《金瓶梅》应该成书于万历30年或31年,万历31年更合理,因为从第71回到全书结束还有30回没写完的故事情节,一年内肯定完成不了。最晚也不会晚于万历三十二年,因为万历32年总河侍郎李化龙开成了泇河,从此避开了徐州二洪对运河的影响,《金瓶梅》非常关注的徐州从此地位一落千丈,可是《金瓶梅》对于这一特大历史事件毫无反应,充分说明《金瓶梅》作者收笔时间在此事件之前。
据《明史》卷85记载:因为万历24年秋至万历29年之间发生的黄河南徙事件,致使徐州二洪长期淤沙无水,明朝的经济大动脉京杭大运河因此断流近十年,这对于明朝朝廷当然是一件大覃神输鬼没之才,亦无如之何矣!的大问题,震惊朝野。当时就有人提出要想办法让运河避开徐州二洪的影响,下决心完成这个工程。但是直到万历32年总河侍郎李化龙才完成了这个工程。他自邳州直河口至夏镇李家口新开了二百六十余里河道,通过泇河与中运河直接连通,从而避开了徐州二洪对运河的影响。这对于徐州来说当然是一场灾难,从此徐州在运河上的地位就被邳州所取代。据《万历野获编》记载,万历32年后行旅不复取道彭城。其管洪主事,高枕空垒,无一客可延接矣,军民二运,俱不复经,商贾散徙,井邑萧条,全不似一都会.15年香港注册公司www.2012hkcompany.com

《金瓶梅》是淫书吗?学会从全局出发得出结论 李洪政 林子斋
《金瓶梅》抄本至少在万历二十四年七月已经出现。这是因为最早记载《金瓶梅》抄本的是明朝著名进士袁中郎,他在万历二十四年七月给著名书画家董其昌写信,问:《金瓶梅》从何得来?伏枕略观,云霞满纸,胜于枚乘《七发》多矣。后段在何处?抄竟当于何处倒换?幸一的示。袁中郎为什么会赞扬《金瓶梅》胜于枚乘《七发》多矣呢?枚乘是西汉词赋家,《七发》是他作的一篇词赋,文中说楚太子有病,有吴客来探问,向他叙说了音乐、饮食、车马、游观、田猎、观涛、论道七事的好处,指出腐朽生活的弊害,使太子深受感动,出了一身大汗,病即痊愈。看来,袁中郎认为《金瓶梅》对人的教育,远比《七发》大得多,有病的人看了它会出一身大汗,病就会痊愈。这时《三国志》、《水浒传》、《西游记》已经出现,后来,人们把它们和《金瓶梅》并称为明朝四大奇书。但是,《三国志》写的是帝王将相逐鹿中原;《水浒传》写的是英雄豪杰梁山传奇;《西游记》写的是大闹天宫西天取经;三部奇书写的都是超凡绝俗的人物和惊心动魄的故事,只有《金瓶梅》写的是市井凡人家庭生活。既无传奇式的人物,也无传奇式的故事,既没有概念模式的描写叙述,也没有理想化的提纯拔高,而是精确地在复制生活,真实得无与伦比,前无古人,即便现在读起来也会为它的真实而感动。还在抄本传抄的阶段《金瓶梅》就轰动文坛,袁中郎为之拍案惊奇,著名进士王世贞、王肯堂、王稚登、董其昌、袁中郎、屠本畯、谢肇浙、沈德符等都先后收藏过《金瓶梅》抄本。谢肇浙赞扬《金瓶梅》的写作方法,夸它是稗官之上乘,炉锤之妙手也!清朝著名评论家张竹坡则称它是第一奇书,他评论说:《金瓶梅》是大手笔,却是极细的心思做出来的。此书处处以文章夺化工之巧也夫。于一个人心中,讨出一个人的情理,则一个人的传得也。鲁迅称赞它作者之于世情,盖诚极洞达,凡所形容,或条畅,或曲折,或刻露而尽相,或幽伏而含讥,或一时并写两面,使之相形,变幻之情,随在显见,同时说部,无以上之。近代著名作家郑振铎评论说:表现真实的中国社会的形形色色者,舍《金瓶梅》恐怕找不到更重要的一部小说了。它是一部很伟大的写实小说,赤裸裸的毫无忌惮的表现着中国社会的病态,表现着世纪末的最荒唐的一个堕落的社会景象。《金瓶梅》的出现,可谓中国小说的发展的极峰。在文学的成就上说来,《金瓶梅》实较《水浒传》、《西游记》、《封神传》尤为伟大。《西游》、《封神》,只是中世纪的遗物,结构事实全是中世纪的,不过思想及描写较为新颖些而已。《水浒传》也不是严格的近代的作品。其中的英雄们也多半不是近代式。只有《金瓶梅》却彻头彻尾是一部近代期的产品。不论其思想、其事实,以及描写方法,全都是近代的。
毛泽东认为《东周列国志》只写了当时上层建筑方面的复杂尖锐的斗争,缺点是没有写当时的经济基础,而《金瓶梅》却更深刻,在揭露封建社会经济生活的矛盾,揭露统治者与被压迫者的矛盾方面,《金瓶梅》是写得很细致的,是明朝的真正的历史.《金瓶梅》是《红楼梦》的祖宗,没有《金瓶梅》就写不出《红楼梦》。
然而,也有人说它是淫书,自面世以来人们就对它毁誉不一。例如,明朝进士书画家董其昌就主张:决当焚之,可是他同时却是《金瓶梅》抄本的收藏者和传播者,袁中郎读到的抄本就是从他那里借阅的。著名进士沈德符一方面说恨不得睹其全书,另方面又说《金瓶梅》坏人心术.为什么会这样呢?这是因为《金瓶梅》是以反面人物西门庆为主角写的小说,它描写了西门庆贪恋酒色财气堕落的一生,而且把男女交合之事,房中之术,详尽充分而且反复多次地描画在纸上,达到了惊世骇俗的程度。由于中国社会长期的道德说教,人们不敢公开阅读这样的书。加之人们长期习惯于阅读正面小说,总想学习其中的一些英雄模范人物;不习惯于阅读这种反面小说,所以淫书之谥不胫而走。但是色欲既是人之所恶,又是人之所爱,所以有些人在偷偷地看,为了表白自己是正人君子,又口是心非地税它是淫书,坏人心术,决当焚之.问题在于它究竟是淫书,还是云霞满纸,胜于枚乘《七发》多矣?究竟应该怎样评论才是正确的呢!请注意开篇前写的两首词。
一、开篇前写的两首词 三季词
阆苑瀛洲,金谷陵楼,算不如茅舍清幽。野花绣地,莫也风流,也宜春,也宜夏,也宜秋。酒熟堪酬,客至须留。更无荣、无辱、无忧。退闲一步,着甚来由,但倦时眠、渴时饮、醉时讴。
短短横墙,矮矮疏窗,旮旯儿小小池塘。高低叠峰,绿水边旁,也有些风、有些月、有些凉。日用家常,竹几藤床,靠眼前水色山光。客来无酒,清话何妨,但细烹茶,热烘盏,浅浇汤。
水竹之居,吾爱吾庐,石磷磷床砌阶除。轩窗随意,小巧规模,却也清幽,也潇洒、也宽舒。懒散无拘,此等何如。倚栏干临水观鱼,风花雪月,赢得工夫,好炷心香,说些话,读些书。
净扫尘埃,惜耳苍苔,任门前红叶铺阶。也堪图画,还也奇哉,有数株松、数竿竹、数枝梅。花木栽培,取次教开,明朝事天自安排。知他富贵几时来,且悠游、且随分、且开怀。
《三季词》表现了作者欣赏自然风景,水色山光,野花绣地,无荣、无辱、无忧。退闲一步,赢得工夫,说些话,读些书。且忧游、且随分、且开怀。他喜欢茅舍清幽,不追求什么阆苑瀛洲,金谷陵楼和过多的财富。这是中国士大夫中的先进思想和人生观。
四贪词 酒
酒损精神破丧家,语言无状闹喧哗。疏亲慢友多由你,背义忘恩尽是它。切须戒,饮流霞,若能依此实无差。失却万事皆因此,今后逢宾只待茶。

休爱绿鬓美朱颜,少贪红粉翠花钿。损身害命多娇态,倾国倾城色更鲜。莫恋此,养丹田,人能寡欲寿长年。从今罢却闲风月,纸帐梅花独自眠。

钱帛金珠笼内收,若非公道少贪求,亲朋道义因财失,父子怀情为利休。急缩手,且抽头,免失身心昼夜愁。儿孙自有儿孙福,莫与儿孙作远忧

莫使强梁逞技能,挥拳裸袖弄精神,一时怒发无明穴,到后忧煎祸及身。莫太过,免灾迍,劝君凡事放宽情。合撒手时须撒手,得饶人处且饶人。
《四贪词》表现出作者反对贪恋酒色财气,认为那样做害处是很大的。只是由于作者不满足于正面说教,于是便以西门庆、金瓶梅等活生生的反面典型作为例证,记述了他们贪恋酒色财气的生活经历,如实地表现了他们像畜牲一样的色情活动,所有贪恋酒色财气的人没有一个人有好下场,他们都遭到了不可避免的悲惨结局。显然《金瓶梅》意在揭露贪恋酒色财气的和种种害处,哪有炫耀、推崇、宣扬之意,它怎么能是坏人心术的宣淫小说呢?这根本是不可能的。
在故事开篇之前,作者开宗明义首先写出了《三季词》和《四贪词》,它们共同表明作者写作《金瓶梅》是为了表明什么是人的真正幸福。看来他主张过力所能及的小康温饱生活,这就是作者的幸福观。这样的幸福观即便是在当今世界也是很先进的,据报道,现今世界各国人民的幸福指数以不丹人最高,他们的幸福观就大致如此。
二、故事的主要内容
《金瓶梅》第一回写的是潘金莲怎样堕落的。第二回西门庆刚出场时作者说他是破落户财主,一个生药铺的老板。他从小是个好浮浪子弟、近来发迹有钱,专在县里管些公事,与人把揽说事过钱,交通官吏,因此满县人都惧怕他。他专一飘风戏月,调占良人妇女。故事首先写他在王婆茶房诱奸了潘金莲,毒死了武大;又骗娶了孟玉楼,弄来一些钱。不久,他又与隔壁朋友花子虚之妻李瓶儿通奸,乘机抵盗了花家的大量财物。他用这笔钱通过亲家陈洪的关系,跟京城里的杨提督和蔡太师建立了联系。花子虚因气病重,死后,他又娶了李瓶儿,霸占了花家的全部财产,用花家的钱在花家的废墟上盖起了供自己享乐的大花园和玩花楼。随后,又利用地位、财物诱奸了仆人来旺之妻宋惠莲,栽赃诬赖来旺,送进大狱,通过贿赂官吏将其流放原籍。他贪财好色,先后玩弄的良人妇女、丫鬟、仆妇、妓女不下十七人之多,足以说明西门庆是个典型的大淫棍。作者以写实之笔生动地描写了各种不同性格的妇女,在西门庆淫威下的各种不同表现,揭露了当时妇女们饱受压迫、欺凌和侮辱的生活状态;也揭露了一些妇女为了淫欲和虚荣表现出来的各种可耻行为。
从西门庆的故事可以看出,这个人的幸福观就是尽情地享受酒色财气给他带来的欢乐,所以他不惜采取各种卑鄙手段去抢夺别人的女人和财产,破坏别人的家庭,致别人于死地。然而,多行不义必自毙;纵欲过度必灭亡,西门庆终于不到32岁就死了。死后,他的妻妾或与人通奸,或改嫁,或死,儿子也不是他的,财产也被别人夺走,这就是贪财好色者应得的报应。这不是迷信,是生活规律,人生哲理。李瓶儿、潘金莲和庞春梅也都因为贪淫而先后可耻地死掉。故事之所以要多次描写性交活动,不是宣淫,而是为了表现贪色者的低级下流,只知交配,与畜生何异!作者通过第80回祭奠西门庆的祭文写的很清楚,直接把西门庆说成男人的生殖器,他的帮闲们则是配件,常在胯下随帮。多么可耻,又多么可怜。骂的狗血喷头,维妙维肖,不亦乐乎!充分表现出作者对西门庆及其狐朋狗友的蔑视和仇恨。诚如第81回回前诗所说:堪叹西门成何业,赢得奸名富半生,这种人除做了一些奸淫邪恶的事,害人害已,没对人类和社会留下什么有益的贡献,白白活了一辈子,浪费了可贵的人生,糟蹋了社会的物质财富。
弄珠客看懂了《金瓶梅》,他在为《金瓶梅》写的最早的序中说:《金瓶梅》秽书也,西门庆是世之大净,金瓶梅三女主角是世之丑婆,应伯爵是世之小丑,都是反面人物,亦楚梼杌之意也,其目的盖为世诫非为世劝也.在中国古典小说的人物形象画廊里,西门庆是独一无二的形象,他是酒、色、财、气四种毒害一应俱全的丑恶灵魂的典型。如果我们能记住这个丑恶的形象及其下场,就不会犯
严重的财色错误,就能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幸福。
为什么明朝著名进士袁中郎在写给著名书画家董其昌的信中,会赞扬《金瓶梅》:云霞满纸,胜于枚乘《七发》多矣。就是因为《七发》只是一篇正面说教的词赋,文中说楚太子有病,吴客来探问,向他叙说了音乐、饮食、车马、游观、田猎、观涛、论道七件事的好处,对比指出腐朽生活的弊害。太子深受感动,出了一身大汗,病即痊愈。其实,正面说教达不到这样的效果,《金瓶梅》就不同了,它以西门庆和金瓶梅三个女人贪恋酒色财气活生生的反面典型生活为例证,对人的教育就深刻的多了。西方现代哲人尼采说:无论在造型艺术还是音乐和诗歌中,除了美丽灵魂的艺术外,还有着丑恶灵魂的艺术;也许正是这种艺术最能达到艺术的最强烈效果,令心灵破碎,顽石移动,禽兽变人。真正看懂《金瓶梅》的人心灵必然受到极大的震动,怎么敢再步西门庆的后尘,也不屑于重复禽兽的行为。犯
了错误的人也会从此走上正道,只有尽早改过才能避免覆灭的危险,才能成为一个高尚的人,一个能称得起人的人。
但是,很多人没有看懂《金瓶梅》,不知道它是戒淫的书。只看到故事中有许多淫荡的情节,就以为它是淫书.说《金瓶梅》是淫书的人,不是道听途说,就是不会从全局看问题,只是抓住一点,不及其余。鲁迅先生为淫书画出了一个界限:淫书着意所写,专在性交,又越常情意欲媟语,而未能文。《金瓶梅》是这样的书吗?我们应该从全局的角度出发来评论它,不应该抓住一点,不及其余。就以人民出版社1985年出版的《金瓶梅词话》为例,它共删除19161字,其总量还不到全书的百分之二。即便保留这些内容,也不能说作者写作《金瓶梅》意在宣淫,恰恰相反,它是为了充分表现那些贪淫者的卑鄙无耻和低级下流。它表现的是被揭露者的品质。不这样写,该怎么表现他们的无耻呢?难道只说他们是奸夫淫妇就可以了吗?值得注意,《金瓶梅》中的性描写主要集中在潘金莲的身上,她正是作者专门从《水浒传》中借来做批判靶子的;再就是王六儿、如意儿,作者很少这样描写李瓶儿、吴月娘、孟玉楼,也不描写韩爱姐和王三官之妻,连春梅也写的不多。如果作者意欲媟语、专在性交,他应该在所有能写的地方都写,事实并不是这样。还应该指出,《金瓶梅》书中的性描写大部分是从比它早一百多年的《如意君传》抄袭来的。
说是淫书的人也不知道《金瓶梅》作者是王寀,王寀的故事就反映出他有饶贴亲娘还磕头的耻辱家史,他写《金瓶梅》就是为了控诉他的仇人,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会写作坏人心术的宣淫的小说呢?不可能。问题在于很多人自己有问题,他们从心底里对淫荡情节感兴趣,虽然《金瓶梅》通过故事情节已经告诉读者贪淫的人没有好下场,但是他们就是不相信。对于这些不知悔改的人来说,不是《金瓶梅》害了他们,只能怪他们自己不见棺材不落泪。
《金瓶梅》不仅写了西门庆这个人,而且,通过他联系到了当时社会的各个方面:朝廷、官场、市井,各行各业,各种人物,揭露了明朝整个社会的腐败。西门庆善于财权交易,利用霸占妇女所得的财产开店铺、贿赂官员,买来提刑官。再利用官职,官商结合,官买官卖,放高利贷,结交达官,贪污腐化,成为利用社会转型之机发大财的大投机商。武松告他毒死其兄、霸占其嫂时,他只能找皂隶李外传打听消息,还不能直接找到县官说上话。他当了官、特别是与朝廷大官结交以后就大不相同了,他的客厅里不仅坐着巡按、御史、而且有钦差大臣,堂堂太尉。他不再拜求知县和其他文武官员,相反的倒是他们需要走他的门路,他竟能插手省市文武官员的升级,其权势达到了炙手可热的程度。在地方上俨然一霸,他贪赃枉法,玩弄妇女,为所欲为,皇亲国戚都要向他低头。他之所以能如此飞黄腾达,靠的是女人和财产,西门庆通过玩弄妇女掠夺别人的财产,再靠钱去任意玩弄妇女;又靠重金去贿赂官员,用金钱购买权势,再用权势转化为更多的钱。财、权、色互相交易,翻来覆去转手几次便成为妻妾成群、有钱有势的官员和财大气粗的富翁了。这样的人似乎很能干,其实他是在错误的人生道路上愈滑愈远。弄珠客序已经说的很清楚,看过《金瓶梅》生畏惧心者君子也,生欢喜心者小人也,生效法心者禽乃兽耳.何去何从,关键在于自己,每个人都有选择的权利。
在作者笔下,西门庆一类的人物,是那样罪恶深重而又多姿多彩,那个社会是那么的暗无天日又五光十色,这是一幅非常形象生动而色彩丰富又变化莫测的图画。画中的人物,几百年后的今天,我们仍然觉得栩栩如生,似曾见过。郑振铎说,它是一部很伟大的写实小说,赤裸裸的毫无忌惮的表现着中国社会的病态,表现着世纪末的最荒唐的一个堕落的社会景象。到底是中国社会演化地太迟钝呢?还是《金瓶梅》的作者的描写,太把这个民族性刻画得入骨三分,洗涤不去?在那个习惯于歌功颂德、粉饰太平的世界里,它竟敢撕破种种真善美的纱幕,把上上下下、内内外外的人间丑恶兜底翻了出来!这说明《金瓶梅》不仅是人生哲理小说,也是揭露官场腐败、社会黑暗、讽刺朝廷的政治小说。万历年间,社会财富有了很大的增长,这对于中国本来应该是一件好事,可惜从皇帝到平民普遍存在享乐腐化的风气,万历皇帝就是一位四贪俱全的典型,又听不进任何正确的意见,所以明朝不久就灭亡了。显然《金瓶梅》有讽喻万历皇帝的意图,可惜这个人和那个社会病入膏肓,已经无药可救了。后世评论:明实亡于神宗,《金瓶梅》对此已经作出预言。
《金瓶梅》对于当今社会也有十分重要的意义,现在社会财富得到了比明朝时期更快的发展,很多人已经积累了巨大的财富。面对这种情况,值得人们深思什么是真正的幸福,我们应该追求什么?中央正在领导我们建设小康社会,特别重视提高中低收入者的收入,目的在于追求共同富裕,全民幸福。《金瓶梅》就是一本讨论什么是人真正幸福的好书,加强《金瓶梅》幸福观的宣传,对加快实现党中央的路线和要求会有一定好处的。有钱人真正懂得《金瓶梅》幸福观,就不会一味追求财富,而会多做一些善事,多为社会、为他人、为文化做贡献,更不会像西门庆那样去追求酒、色、财、气的尽情享受。西门庆的丑恶形象应该是我们最好的戒鉴,且莫再步其后尘,这就是我们从《金瓶梅》中应该体会到的真谛。可惜现在社会人们最关心的是如何发财致富,如何多赚钱,对于文学和文学研究不太关心,看《金瓶梅》的人不多,关心《金瓶梅》研究的人更少。
三、《金瓶梅》是讽喻神宗皇帝的 刘项故事
《金瓶梅》开篇写了一首词,词曰:丈夫只手把吴钩,欲斩万人头。如何铁石打成心性,却为花柔?且明确指出:此一只词儿,单说着情色二字,乃一体一用。故色绚于目,情感于心,情色并且相生,心目相视。亘古及今,仁人君子,弗合忘之。晋人云:情之所钟,正在我辈。如磁石吸铁,隔碍潜通。无情之物尚尔,何况为人,终日在情色中做活计一节。须眉丈夫只手把吴钩,吴钩,乃古剑也。古有干将、莫釾、太阿、吴钩、鱼肠、躅镂之名。言丈夫心肠如铁石,气概贯虹霓,不免屈志于女人。它开章明义表明它写作的是情色故事,情色是人生难以避免的。
接着,它举出了刘、项的故事,说:请看项籍并刘季,一似使人愁。只因撞着虞姬、戚氏,豪杰都休。题起当时西楚霸王,姓项名籍,单名羽字。因秦始皇无道,南修五岭,北筑长城,东填大海,西建阿房,并吞六国,坑儒焚典。因与汉王刘邦,单名季字,时二人起兵,席卷三秦,灭了秦国,指鸿沟为界,平分天下。因用范增之谋,连败汉王七十二阵。只因宠着一个妇人,名唤虞姬,有倾城之色,载与军中,朝夕不离。一旦被韩信所败,夜走阴陵,为追兵所逼。霸王败向江东取救,因舍虞姬不得,又闻四面皆楚歌,事发,叹曰: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锥不逝兮可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歌毕,泪下数行。虞姬曰:大王莫非以贱妾之故,有费军中大事。霸王曰:不然,吾与汝不忍相舍故耳。况汝这般荣色,刘邦乃酒色之徒,必见汝而纳之。虞姬泣曰:妾宁以义死,不以苟生。随请王之宝剑,自刎而死。霸王因大恸,寻以自刭。史官有诗叹曰:
拔山力尽霸图隳,依剑空歌不逝骓。 明月满营天似水,那堪回首别虞姬。
那汉王刘邦,原是泗上亭长,提三尺剑,硭砀山斩白蛇起手。二年亡秦,五年灭楚,挣成天下。只因也是宠着个妇人,名唤戚氏夫人,所生一子,名赵王如意。因被吕后毒害,心甚不安。一日,高祖有疾,乃枕戚夫人腿而卧。夫人哭曰:陛下万岁後,妾母子何所托?帝曰:不难。吾明日出朝,废太子而立尔子,意下如何?戚夫人乃收泪谢恩。吕后闻之,密招张良谋计。良举荐商山四皓,下来辅佐太子。一日,同太子入朝。高祖见四人须鬓交白,衣冠甚伟,各问姓名。一名东园公,一名绮里季,一名夏黄公,一名甪里先生。因大惊曰:朕昔求聘诸公,如何不至,今日乃从吾儿所游?四皓答曰:太子乃守成之主也。高祖闻之,愀然不悦。比及四皓出殿,乃招戚夫人指示之曰:我欲废太子,况彼四人辅佐,羽翼已成,卒难摇动矣。戚夫人随哭泣不止,帝乃作歌以解之:
鸿鹄高飞兮,羽翼抱龙兮,横纵四海。横纵四海兮,又可奈何!虽有繑缴兮,尚安所施!歌讫,後随不果立赵王矣。高祖崩世,吕后酒鸩杀赵王如意,人彘了戚夫人,以除其心中之患。诗人评此二君,评到个去处,说刘项者,固当世之英雄,不免为二妇人以屈其志气。虽然,妻之视妾,名分虽殊,而戚氏之祸,尤惨于虞姬。然则妾妇之道,以事其丈夫,而欲保全其首领于扉下,难矣。观此二君,岂不是撞着虞姬、戚氏,豪杰都休。有诗为证:
刘项佳人绝可怜,英雄无策庇婵娟。
《金瓶梅》为什么要举出刘、项的故事而不是其他的故事呢?因为刘、项的故事发生在徐州,是徐州最著名的历史故事。汉朝开国皇帝刘邦祖籍徐州沛县,生于丰县,原是泗上亭长,泗上在徐州境内沛县城东。秦朝灭亡后,项羽自立为西楚霸王,建都徐州,他的宫殿就在徐州。《金瓶梅》自身所提供的资料和历史地理资料可以证明它写的是徐州,是在徐州写作的。既然如此,它开篇就举出徐州最著名的刘、项故事是完全合理的,不值得人们大惊小怪。有人认为刘、项的故事来源于宋元话本小说《刎颈鸳鸯会》,只能证明《金瓶梅》抄袭了宋元话本小说,没有什么特别含义。这种说法没有道理,即便上述刘、项故事的文字是袭用宋元话本小说的,也不能否认刘、项故事发生在徐州的历史事实。其实,开篇写刘、项故事就是开篇写徐州,也是开篇写汉文化。汉文化是由徐州文化演变而成的,因为汉朝开国皇帝刘邦和吕后都是徐州人,开国功臣萧何、樊哙、王陵等人都是徐州沛县人,他们把徐州文化带进了汉王朝,从而形成了汉文化,可见徐州是汉文化的发源地。
有人说刘、项故事与正文关系不大,没有必要用他们的故事作楔子。其实,《金瓶梅》故事写的虽然是西门庆和李瓶儿的故事,但是李瓶儿的故事与戚夫人的故事颇有相似之处,戚夫人母子因为受刘邦宠爱,后来被吕后害死;李瓶儿母子也是因为受西门庆的宠爱,后来被潘金莲害死的。《金瓶梅》开篇就写戚夫人母子的故事,就意味它着重要写的正是母子受害的故事。由于刘、项故事是帝王故事,这就不禁让我们想到《金瓶梅》的写作很可能是为了讽喻贪财好色的万历皇帝的。据历史记载万历24年七月明朝著名进士袁中郎给著名书画家董其昌写了一封信,问《金瓶梅》从何处得来,可见历24年前《金瓶梅》已经开始写作;《金瓶梅》自身所提供的资料也可以证明它写作于万历年间。这时,明神宗正在演出一场废长立幼另立太子的大戏。据《神宗实录》卷359
6711页的记载:万历十年,神宗宫人王氏生长子常洛,十四年郑贵妃生皇三子常洵。神宗宠爱郑妃,有废长立幼之意,迟迟不立太子。从万历十四年开始就闹起册立太子的事件。以丞相申时行为首的大臣们屡次上疏要求册立太子以安社稷、以正国本,神宗大怒,屡次将上书之人降职罚俸禄、罢官杖责。他用高压手段封敛臣口,如此持续十余年。万历二十九年仍然如此,五月初七,都指挥郑一泰在奏本中说:太子不立,天下震动,此乃万古纲常所系,宗社安危所关.万历皇帝大怒,下谕内阁,指责郑狂肆.五月十一日礼科右给事中杨天民等疏催册立,言皇长子二十龄矣,册立之期已过十年,冠婚之期已越五载神宗大怒,将进士出身的杨天民、王士昌等俱降为边远典史。由此看来,明神宗另立太子的企图与汉王刘邦企图另立太子的故事何其相似乃尔!《金瓶梅》作者说一似使人愁,愁什么?他是替明神宗和郑妃的前途发愁的。历史已经证明项籍并刘季只因撞着虞姬、戚氏,豪杰都休。而且虞姬和戚氏都落得一个极悲惨的结局,神宗和郑妃再蹈覆辙还会有什么好下场吗!神宗皇帝是个好色贪财的,所以《金瓶梅》中的西门庆也是一个贪恋酒色财气的典型,小说正文记述了西门庆和潘金莲像畜牲一样的色情活动,结果所有贪恋酒色财气的人没有一个人有好下场,他们都遭到了不可避免的悲惨结局。
三件历史大事
第62回写四更天李瓶儿睡下,没半个时辰,迎春起来看,李瓶儿已经呜呼哀哉,断气身亡。至此李瓶儿的故事就基本结束了。第79回写西门庆:到于正月二十一日,五更时分,相火烧身,变出风来,声若牛吼一般,喘息了半夜,捱到早辰巳牌时分,呜呼哀哉断气身亡。从第62回到第79回之间,《金瓶梅》插入了反映神宗皇帝立太子的故事,例如第71回写殿头官口传圣敕道:朕今即位,二十祀于兹矣。艮岳告成,上天降瑞,今值履端之庆,与卿等共之。言未毕,班首中闪过一员大臣来,乃左丞相、崇政殿大学士兼吏部尚书、太师、鲁国公蔡京也。俯伏金阶,叩首,称:万岁万岁万万岁!臣等诚惶诚恐,稽首顿首,恭惟皇上御极二十四禩以来,海宇清宁,天下丰稔,上天降鉴,祯祥叠见:日重轮,星重辉,海重阔,圣上握乾符,永享万年之正统;天保定,地保宁,人保安臣等何幸,欣逢盛世,交际明良,永效华丰之祝,常沾日月之光。谨献颂以闻。这篇颂文是因皇帝坐朝二十年而写,宋史没有这样的事实。既然《金瓶梅》故事是假托宋朝、实写明朝的,我们也认真查阅了《明史》、《嘉靖实录》和《神宗实录》,结果在万历29年的实录中发现了大学士沈一贯献颂的历史史实,这一史实与第71回写的故事情节很相似,嘉靖19年、20年、29年和30年,万历19年、20年均没有类似史实。只有万历29年年有类似记载,据《神宗实录》载:万历二十九年十月乙丑朔,上不御殿,颁行万历三十年大统历如常仪。大学士沈一贯题:臣闻王者必世而后仁。解者曰三十年为一世,皇上神明御宇三十年于兹,今日庭颁万历三十年大统历,大小臣工莫不欢呼鼓舞,以为皇上当鼎盛之年,成久道之化。尤愿皇上法天行之键励不息之贞,自今以前三十年如一日,自今以后亿万年如三十年,则道化愈隆,洪基愈固。臣是以颂不忘规,惟圣明留意。幸甚。请注意历史上的这一颂文与《金瓶梅》第71回所写的颂文在几个关键问题上是相同的:两者都是大学士丞相的颂词,大学士并非年年献颂,都是因时值关键年代而献颂,只是三十年与二十年之差而已。三十年为一世,王者必世而后仁,可见三十年的说法符合典故;二十年的说法查不到典故,应该只是《金瓶梅》虚构的写法。看来作者写这段故事是为了反映万历二十九年的这次重大历史事件,《神宗实录》只有此一次记录。如果第71回写的颂文是作者独出心裁的臆造,怎么会巧合到这种程度!作者将三十年改成二十年是有道理的,因为《金瓶梅》假托北宋,宋徽宗做皇帝不到二十年怎么能出现三十年的颂文呢?作者之所以要这样写是为了遮人耳目,保障自己的安全,否则岂不就太明显了!而且,沈一贯这位大学士也堪与蔡京相比,他以纳贿闻名,据记载他曾经接纳楚王的贿金一千两,银一万两。他是浙党领袖,处处为神宗的错误辩护,充分暴露出持禄苟客,伴食大官的丑恶嘴脸。
据《神宗实录》记载,万历二十九年八月二十九日,大学士沈一贯上疏催立,神宗才突然嘉其忠爱诚恳,深合朕心。遂有降谕举行之命。他为什么会有这样大的面子?这是因为凑巧皇太后严词督促神宗立太子之事,神宗方才改变了主意,决定立太子。沈一贯是否听到了什么风声才上疏催立,不得而知,可以肯定他上疏的时间正值神宗决定立太子之后,所以神宗就答应了沈一贯的请求。沈一贯因此大受感动,以为这是皇帝世而后仁的表现。十月初一朝廷颁行历日,万历皇帝没出席,沈一贯为了讨好皇帝并显示自己的功劳,借颁行历日之机献上了一篇颂词。在这一颂文发表后不久,皇帝于十月十五日正式册立皇长子为皇太子,大赦天下,大奖群臣,并为此举行了一系列的仪式和庆典。至此,由万历十四年开始的册立太子事件才尘埃落定。
《金瓶梅》不仅写了献颂的故事,而且写了许多送日历的故事,例如第75回写平安禀告西门庆:本府胡老爹送了一百本新历日。玳安儿拿宋御史回帖儿来回话:赏了小的一百本历日;西门庆说:胡府尹昨日送了我二百本历日.第76回写西门庆在家宴客,忽有本县衙差人送历日来了,共二百五十本,西门庆把五十本拆开,分给吴大舅、应伯爵、温秀才三人。第78回写宋御史又差人送了一百本历日.由此看来,《金瓶梅》用了三个回目不厌其繁地记述了省、府、县三级官员大送历日的故事。这种描写给读者留下深刻的印象,其实它反映的恰是神宗改变主意决定立太子的历史事实,由于太子立东宫来之不易,必然令大小臣民欢欣鼓舞、奔走相告。前面我们已经指出十月初一朝廷颁行历日,沈一贯献上颂词。万历三十年历日的颁发给大小臣工表现欢欣鼓舞的心情提供了一个绝好的机会,如此则可以想象得出:大小臣工将掀起一个大送日历的热潮,人们将为获得一份日历而高兴。这既表现了人们的愚忠,更表现了臣民多么期盼酒、色、财、气四毒俱全的神宗皇帝能世而后仁,同时也是臣民对立下重大功劳、正在当权的大学士沈一贯的感谢或巴结。在这种情况下,《金瓶梅》不失时机地抓住了这一特殊的历史现象,在《金瓶梅》中写下了省、府、县三级官员大送历日的故事,就不值得奇怪了。其他年代的日历当然不能具有这样的荣誉了。
有人用宋御史宋乔年的名字来解释,说什么宋的谐音是送,乔是假的意思,他送给西门庆的是乔年,预示西门庆将要死,你看第79回他不就死了嘛!这是典型的索引法,完全没有道理,请注意宋乔年不仅送给西门庆一百本历日,也送给玳安一百本,吴大舅、应伯爵和温秀才都分到了日历,为什么他们在西门庆死的前后没有一个死的!而且,书中不仅写宋乔年送日历,还写了府县官员送日历。西门庆之死更加说明《金瓶梅》作者是为了讽喻神宗皇帝才写西门庆贪恋酒、色、财、气故事的。从第79回到第86回作者又利用潘金莲写作了她与陈经济通奸的故事,这时,潘金莲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所以第87回写:太子立东宫,放郊天大赦,武松就遇赦回家。武都头杀嫂祭兄,王婆子贪财受报,情节似乎又回到《水浒传》,但是武松却不能亲手杀死西门庆。因为作者是借用西门庆和潘金莲来写《金瓶梅》的故事,他有自己的写作意图。不用怎样说,《金瓶梅》的确利用了万历29年的历史事实,不仅第71、75、76、78回反映了大学士献颂词的故事和省、府、县三级官员大送历日的故事,而且第87回还反映了太子立东宫的历史。不仅如此,第88回再次写朝廷册立东宫,郊天大赦.有人说,哪朝都有立太子的事,怎见得《金瓶梅》写的是万历29年的历史事实?要知道万历年间这三件历史大事是互相关联的,太子立东宫是三件历史大事的核心,互相关联的万历年间这三件历史大事全部都反映了,这岂能偶然!它们可以相互为证,孤立看待这些故事是没有道理的。《金瓶梅》反映神宗皇帝立太子的历史事实,更加说明作者是有意讽喻神宗皇帝的。
四、最后的话
以上十二章的研究得出的结论环环相扣,彼此协调。由此看来,《金瓶梅》采用的写作方法真的是巧妙无比,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在全世界都堪称千古一绝。正如清朝著名评论家张竹坡所说:我喜其文之洋洋一百回,而千针万线,同出一丝,又千曲万折,不露一线。细如牛毛,乃千万根共具一体,血脉贯通,藏针伏线,千里相牵,少有所见。如此妙文,不为之递出金针,不几辜负作者千秋苦心哉?这也是笔者写作此书的用意,让世界各国人民看看中国文化的博大精深,早在四百多年前中国就有如此伟大,如此奥秘的小说出现。
西班牙赛万提斯着的《堂吉珂德》往往被西方称作第一部现代小说,它可能是的在1597年构思出来的,1605年1月出版。但是,中国第一部写社会人情的长篇小说《金瓶梅》的手抄本至迟在万历24年1596年就已经出现,万历45年1617年正式出版。《金瓶梅》正式出版的时间虽然比《堂吉珂德》晚,但是手抄本出现的时间比《堂吉珂德》构思的时间要早。从故事内容看,《堂吉珂德》描写的是一位绅士因为阅读了过多的骑士气概的书籍,思想失去了平衡,认为自己必须成为一个游侠骑士,他配备了一副生锈的盔甲和羸弱的老马,招募了一个农民做侍从,风车成为他不得不与之作战的敌人,演出了一场人间喜剧。《金瓶梅》写的是反面人物西门庆的腐朽生活,面对酒色财气他不是节欲而是纵欲,结果不仅害了别人也害了自己,赔了夫人又折兵,演出了一场人间悲剧。美国评论家丹尼尔J布尔斯廷赞扬赛万提斯:在发现者的领域里可以和哥白尼相比拟。但是,哥白尼是把我们的焦点从地球向外移动到太阳,塞万提斯则是把我们的焦点从外界向内移到人自身。笔者认为《金瓶梅》更是如此,它不仅从神话传奇、帝王将相、英雄豪杰转入普通人的生活,而且,它所讲的什么是人的真正幸福,这是人们需要弄清楚的永恒的主题。它为世人提供的不是精神失常的历险,而是贪恋酒、色、财、气害人害己的生活典型,并且通过西门庆一家的生活反映了明朝的真实历史和明朝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它还创造了令人叹为观止的明写假、暗写真的写作方法,把我们引入一个十分强调实事求是辩证思维的境界。它的许多谜底都隐藏在故事情节之中,作者通过写实笔法向世人揭示了谜底,从而把自己的真相表现了出来,而且还提供了作者最可靠的证据。试问古今中外能有几本这样的书?由此可见,《金瓶梅》不仅是中国人民最值得骄傲、最值得珍惜的文学宝藏,而且也是世界人民最值得骄傲、最值得珍惜的文学宝藏。这是中国人的无尚光荣,然而令人痛心的是直到四百年后的今天,中国人自己还没有真正认识《金瓶梅》的价值,不惟没有进行大规模的赞扬和宣传,而且,被封建人士扣上的淫书帽子至今没有真正摘下来,难道这不也是我们的莫大耻辱吗?!15年香港注册公司www.2012hkcompany.com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