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随笔

摘要:
梦源,事业上可谓是佼佼者了,可爱情上却是个失败者,苦恼者。艾云,生活上的强者,爱情上也是一个落伍者。我呢?女秘书杨小姐不敢想。是的,六年多的接触,她了解梦源。梦源的脾气秉性,举手投足,吃穿住行,什

摘要: 爱情雨作者
北国红豆第二天,梦源坐车去上班。昨天夜里,因为艾云,伊萍,公司事务,梦源几乎一夜未睡。要说梦源痴迷于儿女情中,不能算个好助理,可他偏偏是这样,工作上的雄风,交际上的成功,使梦源在

梦源,事业上可谓是佼佼者了,可爱情上却是个失败者,苦恼者。

爱情雨

艾云,生活上的强者,爱情上也是一个落伍者。

作者 北国红豆

“我呢?——”女秘书杨小姐不敢想。

第二天,梦源坐车去上班。

是的,六年多的接触,她了解梦源。

昨天夜里,因为艾云,伊萍,公司事务,梦源几乎一夜未睡。

梦源的脾气秉性,举手投足,吃穿住行,什么能逃过她这个私人秘书的慧眼呢?

要说梦源痴迷于儿女情中,不能算个好助理,可他偏偏是这样,工作上的雄风,交际上的成功,使梦源在商界里奠定了自己的有利位置。是的,梦源不是神,而是人,是人就有七情六欲。

可是梦源除了和她在工作上配合默契之外,就别无他想了。她知道梦源的心里始终珍存着内心中那份难以达到的爱。对伊萍的痴,对伊萍的恋;对艾云的悔,对艾云的歉意。这一切的一切,她这个私人密秘书是知道的,知道的。她有时真想说出我爱你,真想替梦源多承担一点痛苦,可是她真怕再一次刺痛梦源,刺痛梦源那颗痛苦再不能痛苦的,破碎再不能破碎的心。

爱情上的巨创,梦源的心已经破碎了,谁能理解呢?艾云理解但又不太理解。杨小姐怜惜梦源,但也只是怜惜。其实,梦源也并非是不可能再转情于其他女孩子的,这主要由于艾云,或者是杨小姐等人的本身性格造成的。

她只能默默的付出,从工作上给予梦源帮助,给予梦源照顾,这样她才觉得心里稍稍得以自慰。

艾云爱梦源,同情梦源,怜惜梦源,而且自己对梦源的爱情生活全部了解,自己在事业上又恰恰和梦源创业极其相似。

她喜欢和梦源在一起工作,喜欢看梦源那处理工作的麻利劲。

杨小姐呢?梦源的私人秘书,一天到晚,一年两年就这么陪着自己的助理大人,出入交际厅,出入宴会场,出入各种会议室,梦源的私生活是从来不对她讲的,但是她知道,有时梦源在窗前呆呆出神,有时梦源无人时伤神,她却看到了。

那敏锐的眼力,那冷静的思考;那大事不乱的气魄,那宴会上的谈吐……常常使她心醉,使她着迷。

这两个女人,都爱梦源,只是由于无计可施,怕刺痛梦源,而不敢向梦源表露而已。

梦源,梦源,你只是一味的工作,为什么不能忘掉那过去的一切?虽然你为了爱,可是这种爱你又付出了多大的心血啊!

假如大胆表露,我想梦源那颗破碎的心是可以复原的。所以两个痴情姑娘方法不一样,但爱是一样的。痛苦,忧伤,失望,担心,落泪也在于此。

你失去了伊萍,你失去了艾云,你藏起了一份爱心,因为:你珍惜那段日子,那段恋情。可是你怎么能知道,就在你身边,就有这么一位聪颖漂亮的少女,默默的喜欢你啊!

梦源到了公司里,司机老刘将车停了下来,然后出来打开车门,梦源从车里钻了出来。

梦源,梦源,你明明知道,爱神就在你身边,你为什么不抓住呢?是为了那份爱,还是为了那份爱吗?是的,为了那份爱!

他今天感觉特别疲倦,这几天来的神思恍惚,日夜操劳,梦源瘦了,眼光更加深邃,他走进了办公室。

梦源就是这种人,爱一个女人,如痴如醉,固执如迷地喜欢一个女人。虽然这一切不能得到,可梦源却痴于内而不能自拔。

明知相思无用处,无奈难解相思苦。没有真正爱上一个人,又怎么能理解此时梦源的心呢?

梦源整整忙碌了一天,秘书杨小姐一直陪着他,如痴如醉地陪着他。

下班了,梦源,当整个办公楼灯亮的时候,你离开了你的办公室,又坐上了你的车子。梦源,你感觉出了吗?身后,那一双深情,疼爱,怜惜,炽热的眼睛,再默默地瞅着你的背影!

梦源,梦源,你就是这样,拉开车门,对她说一声:“明天见——”,然后就钻进去,钻进去。钻进属于你的另一个天空——车子里,什么也不想,什么也不想,什么也不想。

车开动了,办公室门旁,一双痴情的双眼,在久久地望着远去的车子,人呆呆的,呆呆的,站在门旁,像一尊久盼亲人而归的望夫石。

走了,梦源,随着你的车走了,去追寻你自己的梦去了,事业梦,爱情梦。

因为你就是这么一个人!

恨!让人恨!亲!让人亲!怜!让人怜!

使所有的女人都羡慕!使所有的女人都忧伤!

驶过闹市区,跨过花园路,车又驶进了你的家,那个你的属于你的孤独的天地。

冷清清的,一个人推开门,一个人走进这三十平方米的空间。

梦源,这才是你的空气。

梦源,这才是你的空间。

这里有你的痴,你的恋,你的痛,你的思。

爱也悠悠,思也悠悠;痛也悠悠,泪也悠悠。

为了那份爱,梦魂思思,梦魂悠悠。

发表评论